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申请商标“勿踩雷”之不良影响与误认


北京知产法院成立近四年,商标类案件逐年递增,已当仁不让占据了知识产权类纠纷的头把交椅。在北京知产法院审理的数以万计的商标授权确权类行政案件中,反映出商标申请注册存在多个“拦路虎”,其中,“不良影响”条款就是最“危险”的一头“拦路虎”。


“不良影响”之历史名人



在香港有一家著名的眼镜店品牌,叫做“溥仪眼镜”。溥仪眼镜和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评委)打了一场官司,那么这场官司因何而起呢?起因就是他的商标,商评委认为溥仪是众所周知的末代皇帝,用来做商标会造成不良影响。

溥仪眼镜不服判决,上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中院),一中院同意商评委的看法,认为溥仪的“特殊性”易造成不良影响。溥仪眼镜不服判决,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高院),北京市高院认为,溥仪经过“改造”成为了新中国的公民,用在商标上不会造成不良影响。


(2009)一中行初字第1783号

(2009)高行终字第524号


“不良影响”之宗教



少林寺是世界闻名的千年古刹,有很多和少林寺有关的商标案例。

河南省卧龙酒厂申请了在第33类酒类饮品上申请了“少林”商标,少林寺表示反对,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少林”与嵩山少林寺名称构成要素不同,在实际使用中,公众不会将二者相联系。

少林寺不服裁定,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少林寺称:

一、少林寺历史悠久,只要一提到“少林”,公众将会联想到少林寺;

二、戒酒为佛家弟子一大戒律,争议商标将“少林”应用到酒类商品上,极大地伤害了宗教感情。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饮酒是佛家禁忌,将“少林”商标使用到酒类商品上有可能伤害佛教徒的宗教感情,造成不良影响。


(2010)一中知行初字第334号


“不良影响”之公共利益



说道“秀水街”,应该有很多人都知道,包括海外游客游北京时的必玩项目中都有逛秀水。

曾经有过一件“秀水街2号”商标。

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商标复审阶段驳回了“秀水街2号”,其认定为:秀水街是北京著名商业街,以此作为商标进行商业使用,容易使消费者对指定使用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从而造成不良影响。

申请人陆常清不服该裁定,起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院认为:无证据证明陆常清申请的“秀水街”商标存在高于北京市“秀水街”的知名度,以至于产生有别于北京市“秀水街”的含义,使得消费者不再将该商标与北京市“秀水街”相关联,因此对原告陆常清的主张不予支持。

陆常清不服,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法院认为:陆常清是自然人,并无证据证明其与“秀水街”有何关联,其将“秀水街”在不同商品上注册,属于对公共资源的不当占用,容易产生误导公众的后果,对公共利益造成损害,造成不良影响。


(2009)一中行初字第2121号

(2010)高行终字第335号


“不良影响”之原料误导公众



田七,众所周知是一种中草药,功效是散瘀止血,消肿定痛,我们在很多的常用药物上都能看见田七的身影。

当有人要将“田七”申请注册商标,你会不会想着:这个牌子应该把田七玩得很“6”吧?

那究竟事实如何呢?

商标申请者是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其申请的商品品类是第5类医药制剂、医用营养品、婴儿食品、净化剂、兽医用制剂、消灭有害动物制剂、消灭有害植物制剂等,那么这些商品和田七有关系吗?该公司称,以上商品不管是主要原料还是附属原料来看都不会用到田七。

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了该申请,称该商标易使消费者对商品的原料产生误认,造成不良影响。该公司不服,上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院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决定。


(2009)一中行初字第75号


“不良影响”之商品来源误导公众



放眼人类历史,哪些书的销量会名列前茅?

销量最多的是《圣经》,其次《毛主席语录》,接下来就是在近20年内创造了席卷全球的文化现象的《哈里·波特》系列了。

对“哈里·波特”,相信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围绕其展开的商标案件也有不少,以下就是其中一例。

该商标系申请人姚蕻申请注册,华纳公司提出异议复审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就异议作出裁定:“哈里·波特”在公众中已有很大知名度,申请人姚蕻明知此情况,将其作为商标注册,违背了诚信道德原则,也容易使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产生不良影响。

姚蕻不服,起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辩称:《哈里·波特》系列第一部在中国发行是在2000年9月,而其申请“哈里·波特”商标是在2000年8月8日。

法院认为:一、在姚蕻申请该商标前,人民网对国外哈里·波特系列书大卖已有报道,该书已被大众熟知;二、“哈里·波特”并非汉语固定词汇,姚蕻对其创意来源并无合理解释。最后,法院判决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决定。

姚蕻不服该判决,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法院对其上诉主张不予支持。


(2009)一中知行初字第2483号

(2011)高行终字第541号


 “不良影响”之产地误导公众



挺拔的塔和“小吧黎”文字会让你想到什么?不少人肯定会想到巴黎和巴黎标志性建筑埃菲尔铁塔。

此商标曾经引起一次很有意思的辩论。商标评审委员会:“吧黎”与“巴黎”文字近似,塔状图形容易使人联想到巴黎。商标申请人:商标名称中“小吧”用于咖啡馆或酒吧,已经将类似“巴黎”的部分拆开。

最后,商标申请人上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做出了结论:“小吧黎”是偏正结构,“小”是形容词,修饰“吧黎”,“吧黎”容易使人联想到巴黎,容易使消费者对产地产生误认,造成不良影响。


(2009)一中行初字第1910号


在行业竞争激烈的市场条件下,商家往往愿意选择彰显个性、较为独特的商业标识,目的是为了能够在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独树一帜引起消费者的关注,但一味的标新立异可能就会涉及到触碰社会公序良俗、社会道德的底线,很难被社会公众接受。因此这也是许多商标会以“不良影响”被驳回的主要原因。

商标在审查过程中,商标审查员不仅对商标的字面含义进行审查,还会对商标的文化属性和社会的主流价值取向进行审查,因此我们在进行商标注册时一定不要一味追求标新立异,博人眼球,反而容易触犯不良影响的条款,商标申请还是应当三思而后行。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589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