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疾病的取保候审申请书

时间:2020-12-26 12:44    分类:取保候审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重大疾病的取保候审申请书:取保候审申请书

  紧急重大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加广强律师事务所主任、刑事大要案辩护律师王思鲁向他反映(通过王律师手机)

  如情况紧急,请直接致电: 电话020-

  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楼(地铁动物园站C出口直走400米左右,东风东路小学天伦校区旁,原名天伦大厦。)

  邮政编码:

  Copyright 2020金牙大状律师网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网赌被黑怎么办粤ICP备号-2

重大疾病的取保候审申请书  第1张

重大疾病的取保候审申请书:取保候审申请书_1

  原标题:取保候审申请书

  申请人:洪树涌律师,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州市珠江新城珠江东路6号广州周大福金融中心(广州东塔)29层、10层;

  联系

  申请事项:

  申请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汪某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申请理由:

  2020年10月份,犯罪嫌疑人汪某某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现关押于广州市荔湾区看守所。

  12月16日,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接受汪某某父亲汪某的委托,指派本律师为汪某某的辩护人。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犯罪嫌疑人,可以取保候审:(一)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二)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三)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四)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取保候审的。

  根据上述规定,本律师认为,汪某某可以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第一,汪某某涉嫌的犯罪行为属于可能会被判处有期徒刑、管制、拘役或者剥夺政治权利的情况。

  第二,犯罪嫌疑人汪某某及其亲属有积极配合有关司法机关的表现。

  案发后,犯罪嫌疑人汪某某及家属也有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请求贵局对犯罪嫌疑人汪某某进行取保候审。

  第三,犯罪嫌疑人汪某某系初犯偶犯,以前没有违法犯罪记录。犯罪嫌疑人以前一直表现较好,乐于助人。

  第四,犯罪嫌疑人犯罪的原因主要是法治观念淡薄。

  犯罪嫌疑人因一时糊涂而实施了犯罪行为,其主观恶性相对较小,属于可以挽救的对象。

  第五,本案涉嫌的罪名也非暴力犯罪,汪某某被取保候审之后不会发生社会危险。

  该案属于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并非是暴力犯罪,取保候审之后不会发生危险,也没有证据证明汪某某取保候审之后会有危害社会的行为。

  第六,犯罪嫌疑人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希望能有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

  第七,犯罪嫌疑人汪某某被羁押后,其年老的父母天天以泪洗面,生活陷入困境。

  综上,我们认为,犯罪嫌疑人汪某某完全符合取保候审条件,可以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并且汪某某的家属愿意提供担保。

  犯罪嫌疑人汪某某自2020年10月10日被刑事拘留以来已近三个月了,其犯罪情节也较轻。因此,本辩护人特向贵院提出申请,请求变更汪某某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此致

  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局

  申请人: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

  律师:洪树涌

  2020年 月 日

  :

重大疾病的取保候审申请书  第2张

重大疾病的取保候审申请书:取保候审申请书_2

  取保候审申请书

  被告人:吴某基

  案号:(2020)海南二中刑重字第4号

  申请人:王思鲁律师

  手 机:

  位: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

  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天伦大厦23层

  电 话:020-

  王思鲁律师受吴某基的委托以及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在吴某基被控行贿罪、诈骗罪一案的重审程序中担任吴某基的辩护人,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第九十五条的规定,向贵院申请变更吴某基的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事实与理由:

  我们在本案二审时已经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变更吴某基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的申请,在申请书中强调本案的确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确定吴某基犯行贿罪、诈骗罪的情况,并且强调侦查机关有隐匿关键证据材料的违法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本案的事实认定和公正审理,随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侦查机关没有移送冻结款项的相关材料导致量刑事实不清为由将案件发回贵院重审。

  由于吴某基现已六十二周岁,我们在会见吴某基时发现吴某基行动不便,右半身轻微瘫痪,有中风的前兆迹象,而在查阅本案卷宗后更是发现吴某基患有多种严重疾病,生命健康状况恶劣,符合取保条件,依法属于不应收押在看守所的人,为保障吴某基的生命安全和基本人权,我们恳请贵院对其取保候审。

  一、

  吴某基被控行贿罪、诈骗罪一案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侦查机关严重程序违法的情况,严重影响了本案的事实认定和公正审理

  我们作为吴某基的辩护人参与本案,经过查阅案卷和调查取证,发现本案侦查机关洋浦经济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称洋浦检察院)有隐匿关键证据材料,导致本案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进而作出错误裁判。

  第一,根据某某公司提供的《扣押通知书》《扣押财产清单》等证据材料,洋浦检察院从某某公司处扣押的琼洋浦3***5、3***8、3***0、3***2的《船舶登记证书》《捕捞许可证书》《船舶证书》是某某公司在2005年补办后的船证原本,这些证书的内容与相关渔船在2003年初始登记的证件是一致的,可以证明刘某雷、林某傲等人所提供的渔船证件在内容并不真实。侦查机关扣押了这些船证却将其隐匿起来,没有将这些证据移送公诉机关,导致贵院在本案一审过程中误将刘某雷等人伪造的证件认定为真实的证件,认定事实不清,作出错误的裁判。

  第二,某某公司早在2002年就已经申请到10艘钢质渔船的船网指标,控方在起诉书中认定某某公司是在接受刘某雷等人的渔船挂靠之后的2003年9月才申请船网指标的事实错误。

  第三,刘某雷、林某傲等人提供的书证和证言与控方从洋浦渔政渔监提取的证据材料、某某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相矛盾,因此控方认为刘某雷等人的10艘渔船就是某某公司名下琼洋浦3***1等10艘渔船缺少确实充分的证据支持,也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琼洋浦3***1等10艘渔船在2006年至2011年间有套牌的情况。

  第四,浙江省温岭市海洋与渔业局、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出具的函件违反渔船转移和注销的程序要求,刘某雷等人的10艘渔船在未交还船证并注销琼洋浦3***1等船号的情况下能够在浙江重新入户获得船号显然违反渔船转移规定,这些反常的情况都说明刘某雷等人的10艘渔船并非真正的琼洋浦3***1等某某公司的渔船,而是套用琼洋浦3***1等船号的非法船只,琼洋浦3***1等10艘渔船从未转移到浙江生产,因此控方认定琼洋浦3***1等10艘渔船为刘某雷等人所有,并已于2005年转移到浙江生产的事实错误。

  第五,吴某基申请补办琼洋浦3***1等10艘渔船船证的时间是2002年10月15日,早于温岭海洋与渔业局、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就刘某雷等人的渔船转移生产问题进行沟通的时间,因此吴某基补办船证时根本不存在“船证应注销”的情况,即不存在“隐瞒事实”的可能性,因此控方在起诉书中认定吴某基补办船证的行为隐瞒了事实,进而认定其构成诈骗罪是错误的。

  第六,吴某基补办相关船证的时间是2005年,此时国家尚未实施渔业用油补贴政策,其补办相关船证的行为不可能有骗取渔业用油补贴的故意,控方认定吴某基为骗取渔业用油补贴而补办相关船证的事实错误。

  第七,现有证据证明负责登船检查和审批补贴申请的工作人员均认识到某某公司申领补贴的渔船存在问题,不存在诈骗罪要求的“错误认识”。

  第八,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吴某基在申领渔业用油补贴过程中谋取了不正当利益,也无法证明吴某基为了谋取吴祖教的关照而指使吴某彪给予吴某教财物。

  由于本案的办理过程中侦查机关存在严重影响案件事实认定和公正审理的违法行为,而且证据材料反映出吴某基没有犯行贿罪、诈骗罪,加上吴某基身体状况非常差,羁押在医疗条件不足的看守所已经严重影响其身体健康,从人道主义和司法公平角度出发有必要对其予以取保候审。

  二、

  吴某基患有多种严重疾病,符合取保条件,即使最终需要服刑也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

  (一)

  吴某基患有多种严重疾病,有必要取保候审接受充分治疗

  我们会见吴某基时发现吴某基行动不便,行走、站立都需要紧扶墙壁,其右半身发麻发抖且轻度瘫痪,是脑卒中(中风)的前期迹象,身体健康状况堪忧。

  我们查阅贵院一审的审判卷和相关病历后发现,贵院曾对吴某基的身体健康状况进行了司法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吴某基患有包括高血压3级(极高危)、脑梗塞、腰椎病、椎基动脉硬化供血不足、脊柱转移瘤等多种严重疾病,另外还患有冠心病、支气管哮喘:

  审判卷第14页(附件1P1)显示,海南省海口市人民医院于2020年7月9日诊断吴某基患有“1.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2.脑梗塞;3.腰椎病;4.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5. 脊柱转移瘤”。2020年2020年11月4日,司法医院的岳某梅医生对吴某基作出了基本一致的诊断(附件2)。

  审判卷第14页后一页(审判卷页码漏印,见附件1P2)是吴某基于2020年9月13日在司法医院接受治疗的住院病历,病历显示吴某基“2天前检察院问讯后凌晨3时许睡眠时再次发作头晕、心慌、感憋气、心前区针刺样疼痛,约半手掌大小。含服‘速效救心丸’缓解不明显。看守所卫生室测血压190/120mmHg。至凌晨5时头晕心慌症状有所减轻,测血压150/100mmHg”,体格检查显示诊断时血压为“160/110mmHg”。

  审判卷第15页(附件1P3)的病历显示,吴某基在2020年9月13日入院时付志平医生的初步诊断是“1.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冠心病?2.腰间盘突出?”而在2020年9月16日由岳某梅医生确诊为“1.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2.脑梗塞;3.腰椎病;4.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5. 脊柱转移瘤待查”。

  审判卷第18页(附件1P4)是2020年9月16日吴某基在司法医院的MR检查(核磁共振成像检查)报告,报告结果显示:“1.脑内少许变性灶。2.L4、L5椎体信号异常,转移瘤?建议结合临床。3.L4/5、L5/S1椎间盘突出并L4/5、L5/S1水平椎管狭窄、双侧侧隐窝狭窄。4.L2/3椎间盘膨出。5.L5/S1椎间隙狭窄。6.腰椎退行性变。”证明吴某基患有脑梗塞,且腰椎有性质未明的转移瘤待查。

  审判卷第21页(附件1P5)是吴某基在2020年10月16日检查所得的“十二导全息动态心电图报告”,报告显示吴某基“1.窦性心律。2.偶发性房性早搏。3.完全性右束支传导阻滞。”证明吴某基患有冠心病。

  审判卷第22页(附件1P6)是吴某基的“胃镜检查治疗报告单”,内镜诊断结果是“1.慢性糜烂性胃炎/局部萎缩。2.胃体多发息肉。”

  吴某基在2020年4月21日至2020年5月10日曾在海南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此次住院的病历(附件3)显示吴某基患有冠心病、高血压3级(极高危)、支气管哮喘、动脉硬化等严重疾病:

  附件3第1页是海南省人民医院于2020年5月10日出具的“疾病证明书”,陈某雄医师诊断吴某基患有“1.冠心病,不稳定型心绞痛,心功能不全。2.高血压3级,极高危。3.支气管哮喘。4.动脉粥样硬化。”

  附件3第2页是吴某基在海南人民医院的住院病案,其中出院诊断显示吴某基患“主要诊断: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其他诊断:不稳定性心绞痛;心功能II级,高血压2级极高危;支气管哮喘,非危重;动脉粥样硬化。”

  附件3第3~4页是吴某基的入院记录,记载吴某基就诊海南省人民医院时“测血压170/94mmHg。有高血压病史3年,最高200/105mmHg”,医生入院时初步诊断“1.冠心病、不稳定性心绞痛、心功能不全。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出院诊断“1.冠心病,不稳定型心绞痛,心功能II级。2.高血压3级,极高危。3.支气管哮喘。4.动脉粥样硬化。”

  上述案卷材料及相关病历证明,吴某基被羁押前就已经患有多种严重疾病,被羁押后其健康状况更是不断恶化,随时有生命危险,已经符合《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患有严重疾病”的取保候审条件,有必要让其取保候审接受治疗。

  (二)

  即使吴某基在终审裁判作出后需要服刑,其病情也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的《暂予监外执行规定》(司发通[2020]112号)第五条规定:“对被判处有期徒刑、拘役或者已经减为有期徒刑的罪犯,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暂予监外执行:(一)患有属于本规定所附《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的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第八条规定:“对患有本规定所附《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的严重疾病,短期内有生命危险的罪犯,可以不受本条第一款规定关于执行刑期的限制”。

  前述规定所附《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见附件4)将下列严重疾病纳入适用保外就医的疾病范围:

  “三、严重器质性心血管疾病

  “1.心脏功能不全:心脏功能在NYHA三级以上,经规范治疗未见好转。(可由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高血压性心脏病、风湿性心脏病、肺源性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心肌病、重度心肌炎、心包炎等引起。)

  “2.严重心律失常:如频发多源室性期前收缩或有R on

  T表现、导致血流动力学改变的心房纤颤、二度以上房室传导阻滞、阵发性室性心动过速、病态窦房结综合征等。

  “3.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急性心肌梗死及重度不稳定型心绞痛),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有严重心绞痛反复发作,经规范治疗仍有严重冠状动脉供血不足表现。

  “4.高血压病达到很高危程度的,合并靶器官受损。具体参见注释中靶器官受损相应条款。

  ……

  七、严重神经系统疾病及损伤

  1.严重脑血管疾病、颅内器质性疾病并有昏睡以上意识障碍、肢体瘫痪、视力障碍等经规范治疗未见好转。如脑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脑血栓形成、脑栓塞、脑脓肿、乙型脑炎、结核性脑膜炎、化脓性脑膜炎及严重的脑外伤等。

  ……

  心:诊断明确的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并出现以下情形之一的:1.有心绞痛反复发作,经规范治疗未见好转仍有明显的冠状动脉供血不足的表现;2.心功能三级;3.心律失常(频发或多型性室早、新发束支传导阻滞、交界性心动过速、心房纤颤、心房扑动、二度及以上房室传导阻滞、阵发性室性心动过速、窦性停搏等)。

  ……

  十九、年龄在六十五周岁以上同时患有两种以上严重疾病,其中一种病情必须接近上述一项或几项疾病程度。”

  根据上述规定,结合吴某基的病历、疾病证明,可以发现由于吴某基同时患有极高危的高血压病3级(病历证明吴某基舒张压长期在110mmHg以上且有多个心血管危险因素)、脑梗塞、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心脏功能不全、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等多种可以保外就医的严重疾病,在看守所羁押期间多次发病需要抢救,属于“患有严重疾病,短期内有生命危险”的情形。因此,即使终审裁决作出后吴某基需要服刑,也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如今吴某基是否构成犯罪仍处于未决状况,为保障其生命健康及基本人权,更有必要对其取保候审,接受更充全的治疗。

  三、

  吴某基患有严重疾病,在看守所羁押期间已经多次出现生命危险,依法属于不予收押的人,应尽早变更其强制措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第十条规定:“看守所收押人犯,应当进行健康检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收押:(一)患有精神病或者急性传染病的;(二)患有其他严重疾病,在羁押中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的,但是;罪大恶极不羁押对社会有危险性的除外;(三)怀孕或者哺乳自己不满一周岁的婴儿的妇女。”

  《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试行)》第五条规定:“看守所对人犯收押前,应当由医生对人犯进行健康检查,填写《人犯健康检查表》,凡具有《条例》第十条规定情形之一的,不予收押,由送押机关依法作其他处置。对于收押后发现不应当收押的,提请办案机关依法变更强制措施;对可能患有精神病的人犯,由办案机关负责鉴定。”

  《看守所执法细则》(公监管[2010]287号)第二章第一节相关内容规定

  “不予收押具有《保外就医疾病伤残范围》所列疾病,在羁押中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的,以及70岁以上的老年人。其中,因涉黑、涉恶、涉及暴力犯罪等不羁押对社会有危险性而必须羁押的,应当由看守所所属公安机关主要领导书面批准”,“健康检查结果出来后不符合收押条件的,看守所应当及时提请案件主管机关变更强制措施。”

  《公安部关于规范和加强看守所管理确保在押人员身体健康的通知》第一条第三款规定:“看守所发现具有以下情形的,可以不予收押:患有精神病或者急性传染病的;怀孕或者哺乳自己不满一周岁的婴儿的妇女;具有《保外就医疾病伤残范围》所列疾病或者有严重外伤,在羁押中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的,以及70岁以上的老年人。其中,因涉黑、涉恶、涉及暴力犯罪等不羁押对社会有危险性而必须羁押的,应当由看守所所属公安机关主要领导书面批准。”

  吴某基被羁押于定安县看守所时就曾多次因病情发作出现生命危险,定安县看守所将吴某基送海南省人民医院治疗诊断,诊断结论认为吴某基病情严重,不适合继续羁押(该诊断书现留存于定安县看守所),定安县看守所因此两次要求侦查机关洋浦检察院变更强制措施。洋浦检察院为此将吴某基从定安县看守所转移回洋浦看守所,但洋浦看守所体检后也拒绝收押,因此吴某基至起诉时一直羁押在海南省司法医院接受治疗(见起诉书第4页,附件5),后来因为司法医院进行翻修而被迫还押于洋浦看守所。

  吴某基被羁押于司法医院时,主治医生也曾经多次向家属、办案部门反映吴某基病情严重,而且吴某基腰间有一个肿瘤性质待查,而司法医院的治疗条件仍有局限,最好将吴某基转至大医院接受治疗。吴某基从司法医院转移回洋浦看守所后,其健康状况每日愈下,如今每天都需要通过吸氧等手段来维持生命健康。

  附件病历已经证明,吴某基如今患有多种严重疾病,在羁押期间多次出现生命危险,其后长期在司法医院接受治疗,同时吴某基也不属于涉黑、涉恶、涉及暴力犯罪等不羁押对社会有危险性而必须羁押的情况,因此依法属于看守所不应收押的人,并且看守所应提请贵院依法变更强制措施。由于吴某基被控行贿罪、诈骗罪一案已进入重审程序,吴某基亦换押移交贵院管辖,所以我们建议贵院结合前述法律规定,考虑吴某基的具体实际情况,对吴某基予以取保候审。

  四、

  对吴某基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

  吴某基现在身患重病,行动不便,生活自理困难,已失去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的可能性。事实上,吴某基取保候审后主要是前往大医院接受治疗,其严重的病情限制了行动范围,而且吴某基自到案以来口供一直稳定,坚信法院会公正审理此案,因而也没有实施脱逃等妨碍诉讼行为的可能性。所以对吴某基取保候审既能保障其生命健康权等基本人权,又能保证其接受充分治疗,也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

  综上所述,吴某基患有严重疾病,符合《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款规定的取保候审的条件,在看守所羁押期间多次出现生命危险,已经不适宜再继续羁押,客观上有对其取保候审的必要,而吴某基的女儿吴某燕亦愿作吴某基的保证人。所以,我们依法向贵院提出变更吴某基的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的请求,恳请贵院考虑吴某基的实际情况,予以批准。

  此致

  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

  王思鲁律师

  2020年 6 月

  26 日

  代理律师 王思鲁

  的联系方法

  联系 138 0273

  6027

  联系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天伦大厦23层

  邮编号码:

  附件:

  1.

  一审法院对吴某基所作的司法病情鉴定。

  2.

  司法医院于2020年11月4日对吴某基病情的诊断。

  3.

  吴某基被刑事羁押前的病历。

  4.

  《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

  5.

  琼检二分公一刑诉[2020]68号《起诉书》。

  6.

  吴某燕的身份证复印件。

  (金牙大状律师网原创,欢迎转载,但需注明出处)

重大疾病的取保候审申请书  第3张

重大疾病的取保候审申请书:患重病取保候审_单位取保候审申请书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新京报快讯 (记者王梦遥)据媒体报道称,2020年1月12日,江西省抚州中院作出裁定,该院在审理过程中,因被告人王林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对王林中止审理,对其他被告人继续审理。

  同时王林的辩护律师陈有西还向媒体证实,目前王林已获取保候审,人在医院治疗。

  抚州中院作出的“中止审理”裁定意味着什么?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副教授门金玲告诉新京报(公号ID:bjnews_xjb)记者,在当事人身体状况出现无法正常接受法庭审判的情况下,法院可以启动中止审理,待身体恢复后继续审理,“审理的过程应该是当事人在最理性、冷静和正常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况下进行,这样才能把案件的事实审理清楚,当事人才能理性接受判决,如果身体状况不允许可以中止审理,合议庭这样做没有问题。”

  门金玲也表示,中止审理的情况在司法实践中“不常见”,“在我国,庭审程序还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形式化,所以遇到因被告人身体状况不适合庭审而中止审理的情况不多。”

  按照法律规定,法庭审判是从宣布开庭之后到宣布判决之前,这个期间如果身体出现不适,可以适用中止审理,“一般刑事案件一审庭审期限是2个月到3个月,情况特殊依法可延长到六个月,这个期间很少有出现中止审理的情况。”

  身体状况要什么程度才能适用这一程序?门金玲解释称,法律条文对身体状况“不适宜”接受审判的情形一般是概念性表达,具体的情形依据事实标准判断,要结合具体事实决定。

  对于记者问到王林取保候审与案件中止审理的关系,门金玲告诉新京报记者,二者是不同的法律程序,取保候审是强制措施的一种,是依法变更了羁押强制措施,而中止审理是案件审理过程中暂时性终止审判的程序,待中止理由消失,恢复庭审。但二者的相同点是都或与身体状况有关,按照法律规定,身体状况也是可以取保候审的理由之一。

  此前报道:“大师”王林涉弟子命案被移送至抚州中院

  2020年1月12日,江西省抚州中院作出裁定书称,案件审理过程中,因被告人王林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对王林中止审理,对其他被告人继续审理。

  王林的辩护律师陈有西向澎湃新闻(证实,目前王林已获取保候审,人在医院治疗。裁定书显示,王林被控4宗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行贿罪。

  律师:王林被捕后长期在医院接受侦查

  裁定书显示,王林因病托管于江西省中寰医院。2020年1月12日,陈有西在朋友圈发信息介绍,王林(2020年)1月10日在南昌中寰监管医院突发重病陷入昏迷,转入地方医院救治。监管医院进行了及时救治和专家会诊,并及时通知了家属和审理法院。

  “法院通知律师后,昨天(1月11日)夜里我们赶到南昌,向法院提出了中止审理王林案并取保就医的建议。”陈有西称,1月12日上午,他和四位家属在医院见到王林,听取了监管医院和地方医院主治医师的病情介绍。

  陈有西还称,王林2011年发现患有血管炎和多种疾病,2020年被捕后,因病长期在监管医院接受侦查,病情多次反复,律师三次提出取保申请,都被以?情重大复杂不宜取保为由,未被允许。

  被控非法拘禁罪、诈骗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行贿罪

  裁定书显示,抚州市检察院于2020年11月11日将王林等6名被告人诉至抚州中院,王林被控4宗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行贿罪。

  检方指控,另外5名被告人中,黄钰刚犯非法拘禁罪,刘锋、朱理通犯故意杀人罪,邱武林犯包庇罪,兰勇犯毁灭证据罪。

  2020年8月20日,江西省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逮捕了“7·10”非法拘禁案犯罪嫌疑人刘锋、朱理通,对犯罪嫌疑人王林、黄钰刚以涉嫌非法拘禁罪逮捕。

  在早前的2020年7月9日15时许,萍乡警方接警称,萍乡市民邹某被身份不明人员绑架,安源分局立即依法立案侦查,发现刘锋、朱理通有重大作案嫌疑。

  警方随后分别在江西、广东将刘锋、朱理通二人抓获。据警方进一步侦查了解,黄钰刚(广东省深圳市人)、王林(香港居民)亦涉及此案。

  王林曾以“空盆来蛇、断蛇复活、纸灰复原、意念移物、凌空题词、徒手断钢筋、轻功悬空提水行”等“超凡本领”,以气功“大师”的身份享誉政商两界。

  包括原江西省检察院原检察长丁鑫发、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宋晨光、原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等高官,都与王林关系密切。

  而当时刚过完46岁生日的“7·10”非法拘禁案受害者邹某,是曾头顶全国劳动模范、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萍乡市人大常委会成员等光环的富商邹勇,他另一知名度更高的头衔则是王林的关门弟子。

  一、要申请低保,必须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1. 无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又无法定赡养人、扶养人或抚养人,以及虽有法定赡养人、扶养人或抚养人但其无赡养、扶养或抚养能力的城市居民。

  2. 尚有一定收入,但家庭月人均收入低于本市当年城市低保标准的城市居民。

  3. 持有本市东城等八城区或其他郊区(县)人民政府所在地的非农业户口城市居民,与具有本市农业户口或外地户口的人员结婚,并在上述地区定居,家庭月人均收入低于本市当年城市低保标准的家庭成员。

  4. 原为本市非农业户口、刑满释放或解除劳动教养后,未及时办理户口手续且家庭月人均收入低于本市当年城市低保标准的人员。

  5. 其他符合享受城市低保待遇条件的人员。

  二、申报资料:

  1.本人申请,并填写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审批表;

  2.身份证、户口簿复印件(需明确是所在地户籍);

  3.导致贫困的相关证明材料,如:病情证明、受灾情况证明等。

  4.家庭收入证明。

  三、办理流程

  1、申请对象向户籍所在地街道、乡镇社会救助事务管理所提出书面申请、提供有关材料、填写申请表;

  2、街道、乡镇社会救助事务管理所调查核实申请人的填报情况;

  3、 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根据调查核实情况作审批决定。决定批准的,报区县民政部门备案并通知申请人;对不予批准的,书面通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

  4、 批准享受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待遇的居民,由管理审批机构采取适当形式予以公布;

  5、从批准之月起发放低保金

  咨询我

  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可以取保候审。《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

  (一)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

  (二)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三)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四)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取保候审的。取保候审由公安机关执行。

  取保候审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 诈骗罪被取保候审吗 申请取保候审有哪些有利时间点 取保候审多久可以出来

  昆明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声_1小时免费咨询

  英国刑事辩护律师_1小时免费咨询

  刑事诉讼法对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做出了哪些规定_刑事诉讼中申请回避有哪些规定?《刑事诉讼法》关于附带民事诉讼的相关规定?

  取保候审能否出境_取保候审坐牢吗

  取保候审判刑会有案底吗_取保候审的律师费

  北京取保候审保证金吗_逮捕后还可以取保候审吗

  取保候审买通哪个关系_侦查阶段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讯问内容_取保候审怎样不留案底

刑拘后取保候审有案底吗 北京办理取保候审 刑事案件取保候审保证金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baoshi/136285.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