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资诈骗取保候审要疏通关系

时间:2020-12-26 14:02    分类:取保候审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集资诈骗取保候审要疏通关系:上杭一女子骗人钱财获刑

  本网讯(赖映渠)近日,经上杭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上杭法院以诈骗罪一审判处被告人林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2020年1月至2月间,被告人林某谎称有能力将谢某甲儿子的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但需资金疏通关系为由骗取谢某人民币2.2万元。同年5月至6月间,林某以同样理由骗取谢某乙17万元。

  检察官提醒,非己之利,纤毫勿占;非己之益,分寸不取。贪念一起,就容易行差走错,莫要触犯了法律,追悔莫及。

集资诈骗取保候审要疏通关系  第1张

集资诈骗取保候审要疏通关系:声称可以疏通关系办理取保候审收取家属73万获刑十二年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程昉。

  辩护人刘键,上海市树声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以沪虹检诉刑诉(2020)9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程昉犯诈骗罪,于2020年6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刁某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程昉及其辩护人刘键均到庭参加诉讼,期间,因公诉机关申请,本案延期审理2次,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程昉于2020年11月至12月间,在知悉被害人冯某某的丈夫吴某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即以找人托关系、聘请律师为吴办理取保候审为由,骗取被害人冯某某的信任,多次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让被害人冯某某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款人民币共计735,600元;在此期间,被告人程昉指定将其中的人民币10万元转账给周某,剩余钱款均被程转账花用。

  为证实上述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被害人冯某某的陈述,证人吴某某、李某某、朱某、顾某、周某、邵某、陈某、张某的证言,相关的银行汇款证明、银行卡、存折、对账单、民事调解协议等书证及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出具的《案发经过》等证据,并据此认为,被告人程昉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对被告人程昉定罪处罚。

  法庭审理中,被告人程昉辩称其从被害人冯某某处获取的钱款均用于为冯的丈夫吴某某委托律师、找人请托关系及赔偿被吴打伤的受害人等方面,故其并未虚构事实骗取冯的钱款;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程昉与被害人冯某某的丈夫吴某某原系同居关系,双方存在经济往来,程主观上无非法占有被害人冯某某钱款的故意,且程亦确实在想办法帮助吴某某办理取保候审事宜,客观上亦未采用欺骗手段骗取被害人的财产,故程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辩护人当庭提供了被告人程昉的母亲邱某某的银行明细账目及签有吴某某、程昉姓名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等证据。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程昉于2020年11月至12月间,在吴某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即与吴某某的妻子被害人冯某某联系,声称其能帮助吴某某办理取保候审,后分别以“疏通关系”、“请客吃饭”等理由,要求冯某某向其银行账户或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款共计人民币735,600元,其中人民币10万元冯某某按照被告人程昉的要求汇入周某的账户,其余钱款均被被告人程昉转账取现及花用于网络购物等方面。

  2020年2月8日,被告人程昉被公安人员抓捕归案。

  以上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人冯某某的陈述笔录及调取的银行汇款凭证、工商银行账户历史明细单,证实2020年11月至12月间,因冯的丈夫吴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被告人程昉即与冯某某联系,声称能帮助吴办理取保候审使吴从公安机关释放,冯信以为真,之后,被告人程昉分别以“疏通关系”、“请客吃饭”及“办理取保候审须给好处费”等理由,向冯索要钱款,冯根据被告人程昉的要求,先后多次向程的工商银行账户及程提供的姓名为王晨捷的工商银行账户内汇款共计人民币635,600元,向程指定的姓名为周某的工商银行账户内汇款人民币10万元的事实。

  2、证人吴某某的证言,证实吴于2020年11月7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后,未委托被告人程昉帮助办理取保候审事宜,12月11日吴被取保候审后,发现其妻子冯某某被程昉骗取钱款,故而要求冯向公安机关报案的事实。

  3、证人李某某的证言,证实2020年11月,吴某某的妻子冯某某委托李担任吴的代理律师,后李多次会见了吴某某,在此过程中,吴某某并未表示要求程昉帮助想办法为其办理取保候审的意思,而是让其妻子冯某某自己找吴涉嫌的故意伤害案件的被害人协商的事实。

  4、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2020年11月,有一程姓女子来电咨询过吴某某伤害案,问询能否办理取保候审,之后未形成委托协议,张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亦未受理该案,也未收到过程姓女子分文钱款的事实。

  5、证人周某的证言,证实2020年11月,程昉因其男朋友吴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一事向周请托,要求周托人找关系帮助吴某某办理取保候审事宜,后周就此事向其朋友“邵建平”请托,并向程昉提出需要费用人民币10万元左右;同年12月,周某陪同吴某某的妻子与吴某某涉嫌故意伤害案的被害人协商解决了民事赔偿事宜,后周某收到了吴某某的妻子汇入周银行账户的人民币10万元。

  6、证人邵某、陈某的证言,证实2020年年中,程昉陪同其母亲邱某某与陈某签订借款合同,由邱某某以房产作抵押,向陈某借款人民币55万元,当时邱某某、程昉均称借款目的是为了归还程昉欠吴某某的债务的情况。

  7、调取的账号信息清单、账号交易明细清单等书证,证实被告人程昉收到被害人冯某某给其的汇款后,用于取现花用及网络购物的事实。

  8、调取的人民调解协议书及相关银行个人业务凭证,证实2020年12月9日,被害人冯某某与吴某某涉嫌故意伤害案的被害人达成调解协议,当日冯某某以银行汇款的方式支付了全部赔偿款的事实。

  9、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出具的《案发经过》,证实被告人程昉于2020年2月8日被公安人员抓捕归案的事实。

  上列证据,由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依法收集,并由公诉人当庭宣读、出示,经庭审质证,证据合法、有效,且能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关于被告人程昉辩称其从被害人冯某某处获取的钱款均用于为冯的丈夫吴某某委托律师、找人请托关系及赔偿被吴打伤的受害人等方面,故其并未虚构事实骗取冯的钱款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程昉与被害人冯某某的丈夫存在经济往来,程主观上无非法占有被害人冯某某钱款的故意,客观上亦未采用欺骗手段骗取被害人的财产,程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

  本院认为,

  被害人冯某某的陈述笔录及调取的银行汇款凭证、工商银行账户历史明细单、人民调解协议书及相关银行个人业务凭证,可证实被告人程昉在吴某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即向被害人冯某某声称其能帮助吴某某办理取保候审,后分别以“疏通关系”、“请客吃饭”等理由,诱骗冯某某向其银行账户或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款,后由冯某某与吴某某涉嫌故意伤害案的被害人达成民事赔偿协议且由冯通过银行转账支付了全部赔偿款的事实,证人吴某某、李某某、张某的证言可证实吴未委托程昉帮助其办理取保候审事宜,程亦未通过合法途径为吴涉嫌故意伤害案办理过任何委托手续及支付过分文钱款的事实,调取的账号信息清单、账号交易明细清单等书证可证实程所得款项均被其转账取现及用于网络购物等方面,上述证据能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被告人程昉向被害人冯某某虚构其能帮助冯的丈夫吴某某办理取保候审事宜,后编造理由骗取冯巨额钱款的事实,

  辩护人当庭提供的程的母亲邱某某的银行账目明细可以证实邱以房屋作抵押获取人民币55万元的借款后,将其中41万余元汇给了吴某某,但不能证实被告人程昉在案发前拥有对吴某某的合法债权,且本案被告人程昉系虚构帮助吴某某办理取保候审的事实从而骗得吴的妻子冯某某向其汇款,辩护人提供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不影响对程行为的性质认定,故被告人程昉的上述辩解及其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无事实、法律依据且无证据佐证,本院均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程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程昉犯诈骗罪罪名成立。为维护社会秩序,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利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程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0年2月8日起至2026年2月7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二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二、赃款予以追缴并发还被害人。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卞飙

  审判员凌琳

  人民陪审员施陈明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书记员郑莹

集资诈骗取保候审要疏通关系  第2张

集资诈骗取保候审要疏通关系:朋友被异地刑事拘留后,律师暗示我需要钱疏通关系可以办取保候审,我要给吗?

  我个人建议不要。

  首先,他有没有关系你未可知,这个钱很可能进了他的个人腰包。

  其次,刑事案件关系不是没用,但没有那么好用,当家属问我要不要找关系时,我的回答都是不支持不反对不建议。

  再次,是否能取保候审主要还是取决于案子是否严重,律师是否专业,因为如果案情严重,比如是累犯或者案件一看就是三年以上或者是暴力犯罪,那么是不可能取保的。

  最后,开口就是关系的律师,我可以说100%不专业,很专业的律师无需如此赚钱,如果给了关系人,他构成行贿,他图什么呢?如果没给,他涉嫌诈骗!专业律师从来不会这样的风险做这种事,更不差这点钱。

  只要你能感受到有暗示,就是假的。真的有关系能取保的,我们直接会报很高的律师费,而且是入账开票。

  不要相信,一位专业、负责的律师不会干这种事。

  一、疏通关系是否靠谱?

  从你朋友被异地刑事拘留来看,你这位朋友可能已经涉嫌刑事犯罪。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按照这位所谓的律师暗示疏通关系就可以取保候审,那么羁押在看守所一半以上的嫌疑人都可以取保候审,因为犯罪嫌疑人的家属每一位都愿意花钱将家人捞出来,谁犯了事都疏通关系出来了,看守所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大家纷纷找关系,社会就会陷入混乱。

  取保候审需要满足以下条件之一: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取保候审的。

  是否能够满足以上的先决条件,是办理取保候审的前提。从目前的司法实践及我们律师办理案件的经验来看,被刑事拘留后,侦查机关是认为涉嫌刑事犯罪的。在一个刑事案件中,公安机关负责侦查、检察院负责审查批捕与提起公诉、法院负责审判,各个司法机关相互配合又相互制约。

  从目前的司法环境来看,司法人员收受律师的钱财违法办理取保候审的概率几乎绝迹,哪一个办案人员会为了一个案件违法办案导致自己被追责,这种风险极高。

  律师疏通关系也会有巨大风险。

  律师疏通关系无非是行贿,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旦案发,一方面轻则受到司法行政机关的处罚,重则被追究刑事责任,锒铛入狱;另一方面律师执业证会被吊销。我想一般的律师同行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稍微懂点规矩的律师都会有职业操守与执业红线意识,律师更多的是引导民众相信法律,而不会从事破坏法治的肮脏之事。

  二、非要疏通关系才能办理取保候审吗?

  答案是否定的。在被拘留后,律师及时介入与办案单位沟通了解案情,前往看守所会见嫌疑人询问情况,如果确实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及时提出取保候审的申请书,但取保的事实与理由必须符合实际情况,赢得办案机关的认可。

  虽然在刚被刑事拘留没有提请检察院审查批捕前辈取保的概率并不高,但并不影响有些案件被取保的可能性。刑事案件充满了不确定性,律师能做的工作就是全力以赴去争取,不辞辛劳、不畏艰险。

  如果在刑事拘留阶段没有取保候审,那么公安机关就会将案件提请检察院审查批捕,审查批捕只有7天的时间,对于能够取保候审的案件至关重要,黄金七天时间,也是救人的七天时间。

  在司法实践中有的公安机关担心承担责任,一旦拘留的刑事案件全部提请批捕,检察院不批捕就办理取保候审,批捕后不管对错,都会有检察机关担着。又由于现在捕诉合一,负责批捕的检察官也会负责审查后期提起公诉的工作,一般批捕后进入公诉的概率非常高。

  基于此,审查批捕的时间对于当事人和律师都极为重要。

  审查批捕阶段律师一般做的工作如下:

  1、密切关注案件,最好与公安机关的办案民警保持沟通,或者要求其提请检察院第一时间告知,另外也可以到检察院查询提请批捕的时间。前两天得到消息效果是最好的。

  2、得知进入审查批捕后及时向检察院递交手续,实践中如果已经向公安记挂递交了手续有的检察院不需要再递交,有的检察院还要求再递交手续,为确保万无一失,还是要准备好手续。

  3、递交不予批捕的法律意见书,法律意见书在案件没有进入审查批捕前就要准备好,如没有准备好案件提前进入批捕阶段会造成时间紧张。

  4、要求与检察官当面沟通,虽然有法律意见书,但当面沟通有时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实在不能与检察官当面沟通,电话沟通也是一个有效的方式。

  5、以上工作全部做完后,下一步律师就要会见当事人。向当事人解释审查批捕需要注意的事项,检察官提审嫌疑人时要强调的细节问题,当事人留给检察官的印象也极为重要。

  我想如果将上述工作做了,至少不被批捕的概率将会增加。

  刑事辩护工作是一项复杂、专业、系统的工作,绝不是靠什么疏通关系人就出来了。法律的事情交给法律,千万不要被人欺骗了。

  从我办理刑事案件的经验来看,当亲属被抓,大部分家属会把希望寄托到关系上,认为只要肯花钱肯定能摆平事情。没有摆平应该是钱没花到位或者没有找对人。这是客观存在的!作为律师,我们觉得很悲哀。

  被骗的家属比比皆是,找人找关系一掷千金,到最后除了落得人财两空之外,什么也没得到。

  对法律还是要心存敬畏,心怀善念。

  99.9%是在忽悠你。

  主做刑事的律师除了辩护之外,有两大业务,捞人出来和送人进去。

  结合您的叙述,先说捞人出来,也就是取保候审。这里无外乎三种情况。

  1、这律师真的有关系,牛逼克拉斯;

  2、律师已经提前从侦查机关了解到可以申请取保候审,然后故意编造自己有关系,可以把人弄出来;

  3、律师只是抱着赌一赌、试一试的心态,反正没啥损失,人要真能出来还能捞一笔。

  我认为您的情况第二种概率比较大,不妨等一等。

  至于律师怎么送人,就不说了,说了太丢人。

  一,过了37天再说,也就说逮捕后。

  二,人出来后再给钱,或者约定人出不来退钱。

  为什么要这两点呢?因为我确实办理成功取保候审的案件,都是卡37天取保的。我就是正规办理取保,能不能保就看办案机关了。

  但是为什么不一口回绝呢?因为事实上真的有关系这么硬的律师,我也认识一个本地这么牛的律师。只不过这律师(我们称之为败类),只要你找了他你就掉一层皮少一块肉。

  最后好说,人出来了,不管他吃了多少,你的目的也达到了,自然可以给钱。

集资诈骗取保候审要疏通关系  第3张

集资诈骗取保候审要疏通关系:突发!淄博市律协副会长孟凡亮诈骗1200万元一审被判14年|孟凡亮|王永刚|王庆军

  今天上午十点,此前引发广泛关注的山东淄博市律协副会长,山东天矩律师事务所主任孟凡亮律师被控诈骗罪一案当庭宣判。审判长开庭宣读判决书,前后将近半小时。两名诉讼代理人未到庭,旁听人员中有七八名被告人家属,三名律师。

  一审判决被告人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三百万元;退还被害人非法所得1200万元。

  被告人明确表示不服,要上诉。

  以下为本案的前情回顾:

  律师称需要钱财“疏通关系”,累计索要当事人1500余万

  这桩“千万律师费”的案件是2020年7月,一起发生在山东的股权纠纷案。

  该案涉及两家企业的股权转让,双方在山东青州发生矛盾并报案,青州警方认为该事件属于经济纠纷,因此于2020年3月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此后,纠纷中的一方到武汉公安局进行报案。2020年7月,纠纷中另一方的企业负责人王庆军以及公司另两名员工被武汉警方带走。

  通过朋友介绍,王庆军的儿子王永刚委托山东某律师事务所主任孟凡亮出任父亲的辩护律师,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并支付了150万的律师费。

  支付了这150万律师费后,王永刚认为这名“大律师”肯定会把这起案件给“办好”。

  谁知,这150万律师费只是“开胃小菜”。孟凡亮在代理这起案件后,屡屡要求王永刚给他“加餐”;后来这150万律师费就被加成了1500万“律师费”。

  “一开始孟律师看了我们这边提供的有关材料,又去武汉见了我父亲后,说我父亲没有多大问题,就是经济纠纷,倾向于无罪辩护。但后来我父亲被批捕,他跟武汉那边沟通几次后,回来跟我说,这个事情很严重,要取得对方谅解才可能取保,然后开口说再要300万疏通关系办理取保候审。”王永对媒体说道。

  由于急于给父亲办理取保候审手续,2020年8月,王永刚将300万打入孟某律所的账户,王永刚说转账后孟凡亮还将到账金额拍了照片,声称是发给办事人员确认钱已经到账,对方可以开始办理取保事宜。

  直到2020年1月中旬一天,孟凡亮向王永刚表示,他见到了王庆军涉案的审计报告书,并且向王永刚出具了审计书的草稿,其中显示王庆军涉嫌挪用资金和侵占近2亿元。

  “他说问题很严重,如果可以出600万,他可以找关系修改这份审计报告,结果对我父亲会比较有利。”王永刚说,自己随后将600万打入孟凡亮的律所账户。

  王永刚回忆,除了上述两起疏通关系办理取保和修改审计报告为由索要钱款的情况外,孟凡亮于2020年3月至8月,以取保候审、请客送礼等为由,让自己四次转账共计650万元。

  王永刚补充道,除了要求转账,孟凡亮还让他补签了几份委托合同,将上述部分钱款转成“律师费”,并表示是为了应付查账。王永刚表示,在此过程中,自己对案件背后的法律程序进展并不是很清楚。

  以成功办理取保候审为由“邀功”,再次索要500万“酬劳”

  在经过一年的时间后,王庆军的取保候审是“办”下来了,但这却不是孟凡亮的“功劳”。因为王庆军的羁押期已满,公安机关依法给王庆军办理了取保候审的手续。

  由于武汉公安在没有管辖权限的情况下跨省抓人,王庆军被公诉至法院后,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法院于2020年8月12日,以“没有管辖权为由”向检察院出具《退案函》。

  2020年8月18日,在法院退案后6天,王庆军三人被取保候审,至此,王庆军被扣押400余天。

  法院“无权管辖”退案,王庆军羁押期满获保

  然而,孟凡亮律所却告诉王永刚,取保候审是他的功劳,是他“努力争取”的结果;并再次索要500万元“酬劳费”。

  王永刚至此还相信这是孟凡亮的“功劳”,并准备择日给孟凡亮转账。但当见到自己的父亲时,王永刚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孟凡亮在案件代理期间,根本就是“不作为”。因自己无法到看守所与父亲会面,案件的所有的事情和消息传递都是孟凡亮一手“包办”,自己也一直对他深信不疑,听其“建言献策”。

  从父亲的口中,王永刚得知,孟凡亮多次以“取保从轻”为由要求父亲签署各种协议,并且不让细看。在王庆军被羁押期间,孟凡亮与其会面的时候几乎不谈案情,也很少核对证据,只是不断催促他签署各种协议,并表示“签了就能走出去”。并表示孟凡亮可能是“内鬼”,编造谎言诱骗他承认有罪。

  这位孟律师,一边说自己在“努力办案”需要钱“疏通关系”,一边又对案件敷衍了事。不知其是有着怎么样的“战绩”和“口碑”,才会让王永刚对他这么“死心塌地”,可以前前后后给他转账1500余万。该说他“人傻钱多”还是“认为钱能改变一切”呢?

  律师诈骗确是“死得其所”,但“钱能平事”的思想才是祸患根源

  目前,孟凡亮因涉嫌诈骗王永刚1500余万被批捕,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人为财死”,孟凡亮的贪心,最终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这也算是“死得其所”。但是三番五次转账上千万给孟凡亮的王永刚,却也透露出一个催生贪腐的重要问题:“钱能平事”的思想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我们看到违法犯罪,职权腐败的时候总会悲叹道“根烂了”。在这个“根烂了”的年代,权财拥有“高人一等”的能力,甚至可以逾越法律,催生出各种腐败和不公正的对待。

  是什么原因促使了这样一个环境的形成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又在哪里?

  来源: 律界之家、法律前言

刑拘37天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多久开庭 取保候审的限制 取保候审能办暂住证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baoshi/136337.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