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讯逼供不批捕取保候审_取保候审

时间:2021-08-31 05:44    分类:取保候审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刑讯逼供不批捕取保候审:公安部明确禁止刑讯逼供 不得强迫证实自己有罪

  公安部全面修订《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明确“严禁刑讯逼供”

  据新华社电 为保证正确贯彻执行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公安部近日发布修订后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对1998年发布的原规定作出全面修订。“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和“严禁刑讯逼供”被写入总则。“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公安刑事执法的基本任务。

  《规定》共14章、376条,其中新增107条,修改244条,将于2021年1月1日与修改后《刑事诉讼法》同步实施。

  现场发现嫌疑人 可以口头传唤

  《规定》要求,传唤、拘传、讯问犯罪嫌疑人,都应当保证犯罪嫌疑人的饮食和必要的休息时间;明确了讯问应当录音录像的案件范围,对“录音或者录像应当全程进行”进行严格解释,要求“对每一次讯问全程不间断进行,保持完整性。不得选择性地录制,不得剪接、删改”。

  此外,《规定》增加了对在现场发现的犯罪嫌疑人可以口头传唤的规定。

  律师会见嫌疑人 公安不得派员在场

  为保障律师会见权,《规定》强调“看守所应当在48小时以内安排律师会见到在押犯罪嫌疑人”,保证律师在法定期限内确实会见到在押犯罪嫌疑人。在修改后的刑诉法规定“不得监听”的基础上,进一步要求公安机关不得派员在场。《规定》取消了涉密案件委托辩护律师需要经过批准的规定。

  非法证据不得作为批捕和起诉依据

  《规定》对证据的收集、审查和排除非法证据等程序均作了进一步严格规定。为避免发生冤假错案,明确规定,“在侦查阶段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应当依法予以排除”,并明确了非法证据被排除后的法律效果,即“不得作为提请批准逮捕、移送审查起诉的依据”。

  为解决片面注重收集犯罪嫌疑人有罪供述,不注重收集其无罪、罪轻申辩的问题,《规定》要求对犯罪嫌疑人供述的犯罪事实、无罪或罪轻的事实、申辩和反证,以及犯罪嫌疑人提供的证明自己无罪、罪轻的证据,公安机关应当认真核查并附卷。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不得收取费用

  强制措施对公民人身权利影响大,其适用条件、期限、程序等必须严格依法执行。《规定》明确要求,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时,指定的居所必须具备正常的生活、休息条件,能够保证安全,并且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或者办公场所执行监视居住,不得向被监视居住人收取任何费用。为保障强制措施执行后家属的知情权,明确规定应当通知家属拘留、逮捕的原因和羁押处所,并对无法通知、有碍侦查的情形作了界定,同时要求“无法通知、有碍侦查的情形消失以后,应当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严格要求拘留、逮捕后,应当立即将犯罪嫌疑人送看守所羁押,并在拘留证、逮捕证上注明犯罪嫌疑人到达看守所的时间。

刑讯逼供不批捕取保候审_取保候审  第1张

刑讯逼供不批捕取保候审:周君红律师

  犯罪嫌疑人尧某某涉嫌介绍卖淫罪,在侦查阶段疑似遭受到刑讯逼供,周君红律师介入后,在本案批捕阶段成功为尧某某取保候审,以下是本案的法律意见书:

  建议检察机关对尧某某涉嫌介绍卖淫罪一案

  作出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

  犯罪嫌疑人尧某某因涉嫌介绍卖淫罪一案,于2021年11月25日被深圳市公安局XX分局刑事拘留,现羁押于深圳市宝安区看守所。根据嫌疑人尧某某配偶的委托,并经其本人的同意,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指派周君红律师担任嫌疑人尧某某的辩护人,为其提供法律帮助。辩护人接受委托后,通过多次会见嫌疑人,对案件事实有了基本的了解。现获知该案已移送贵院审查批捕,为协助办案部门查明案情、防范冤假错案,特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以供贵院参考采纳:

  辩护人认为,本案犯罪嫌疑人尧某某在某某派出所遭受过刑讯逼供,其所作的有罪供述属于非法证据,应予排除,不得作为批准逮捕的依据。嫌疑人尧某某不构成介绍卖淫罪,建议贵院对尧某某作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

  事实与理由:

  一、嫌疑人尧某某在审讯过程中遭受过侦查人员的刑讯逼供,其被迫认罪的讯问笔录应当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结合全案事实与证据,本案不符合逮捕条件。

  在会见过程中,辩护律师发现嫌疑人尧某某的手腕上有明显被刚烫伤过的痕迹,经了解,原来尧某某在案发当晚11点左右在某某派出所接受讯问时被三位男性民警(名字不详)实施了两次刑讯逼供。其中一个皮肤较黑、身材较胖、年龄大约是30多岁的民警用外形类似手套的带电仪器电他的手脚与后背,另外两个民警则分别摁住他的头与脚,这两个民警看上去更年轻一点,其中一个长得高高瘦瘦、一个长得矮矮瘦瘦,三个民警同时对他进行刑讯逼供,逼迫他承认在11月25日晚上他有用电动摩托车载辨认笔录上显示的61号嫌疑人,并收取了该嫌疑人50元的嫖娼介绍费。实际上,其仅仅只是载了另外两位客人(据称辨认笔录记载是23号与32号嫌疑人),共收取了5元拉客费,而从未载过61号嫌疑人,也不认识他,更没有收取他50元的嫖娼介绍费。但因两次被民警用电手套仪器进行刑讯逼供,尧某某在疼痛难忍的情况下被迫承认了子虚乌有的犯罪事实。后于2021年11月27日,嫌疑人尧某某被送往宝安区看守所羁押,之后再没有民警对他进行过讯问。

  上述尧某某涉嫌被刑讯逼供的事实,辩护律师于2021年12月5日已向驻宝安看守所检察院的王某某检察官反映过(该检察官的手机号是:139XXXXXXXX),后王某某检察官非常负责地于当日下午就及时去看守所内对嫌疑人尧某某的伤情进行了拍照核实,保留了其手腕受伤的证据。辩护律师也于当天下午向宝安检察院检务大厅窗口递交了有关监督意见书,呼吁检察院对尧某某涉嫌受到刑讯逼供一事立即进行调查处理。

  刑讯逼供是指使用肉刑或者变相使用肉刑,使犯罪嫌疑人在肉体或者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者痛苦以逼取供述的行为。刑讯逼供会造成受审人的肉体伤害和精神损害,直接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和民主权利,刑讯逼供粗暴地践踏了刑事诉讼程序价值,破坏了刑事诉讼过程的公正性,又妨害了国家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破坏了社会主义法治秩序,损害了国家司法机关的。其中,《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等都规定了“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严禁刑讯逼供”和“经审查认定的非法证据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定案证据”等。

  故,本案嫌疑人尧某某如果在某某派出所内确实遭受了刑讯逼供,其在遭受刑讯逼供情况下所作的讯问笔录属于非法证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与《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和第十八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对审查认定的非法证据,应当予以排除,不得作为批准逮捕的根据,人民检察院依法排除非法证据后,证据不足,不符合逮捕条件的,不得批准逮捕。

  二、倘若嫌疑人尧某某并未真的遭受过刑讯逼供,其确实有搭载过61号嫌疑人,并收取了该客人50元的嫖娼介绍费,其涉案行为也只属于介绍嫖娼,而不属于介绍卖淫,且介绍嫖娼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

  介绍卖淫是指在意欲卖淫者与嫖客之间牵线搭桥,勾通撮合,使他人卖淫得以实现的行为,俗称“拉皮条”。实践中,介绍的方式多表现为双向介绍,如将卖淫者引荐给嫖客,或将嫖客领到卖淫者场所当面撮合,但也不排斥单向介绍,如单纯地向卖淫者提供信息,由卖淫者自行去勾搭嫖客。但是单纯向意欲嫖娼者介绍卖淫场所,而与卖淫者没有任何联络的,没有进行撮合牵线的,其行为性质只属于“介绍他人嫖娼”,而不属于“介绍他人卖淫”。

  从以上介绍卖淫的概念、构成要件与情形来看,我们不难发现介绍卖淫与介绍嫖娼本质区别在于介绍人员是否在意欲卖淫者与嫖客之间牵线搭桥,介绍人员与卖淫者之间是否存在意思联络。而本案中,嫌疑人尧某某主观上并无介绍卖淫的犯罪意图,其也不认识卖淫人员,嫌疑人尧某某将客人载去有卖淫者的场所,主观目的只是从中收取合理的拉客运输费。倘若因为有人要去嫖娼,而禁止从事交通服务行业的人员为其提供运输服务,显然是强人所难,不符合常理。况且案发当天,嫌疑人尧某某将乘客搭载去卖淫场所后,卖淫者并不在那里,嫖娼行为最终也没有实现。因此,由于嫌疑人自始没有与卖淫者有任何联络并从中进行撮合的行为,嫌疑人用电摩搭载客人去卖淫的场所,该行为顶多属于单方面的介绍嫖娼行为,不属于介绍卖淫行为,且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七十八条[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案(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一)引诱、容留、介绍二人次以上卖淫的;(二)引诱、容留、介绍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卖淫的;(三)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的人患有艾滋病或者患有梅毒、淋病等严重性病;(四)其他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应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本案嫌疑人尧某某没有存在上述任何一项应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本案不符合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案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

  综上,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因介绍嫖娼与介绍卖淫二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嫌疑人尧某某不构成介绍卖淫罪。本案不符合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的逮捕条件,且因嫌疑人疑似受到刑讯逼供,辩护人恳请贵院依据事实和法律规定,对嫌疑人尧某某作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以避免错误逮捕而造成冤假错案,贵院可以建议侦查机关继续侦查,而对嫌疑人采取取保候审措施,查明事实真相,早日还嫌疑人一个清白。这既是对法律和公民人身自由的尊重,也是对我国刑事司法政策的切实贯彻执行。

  以上辩护意见,诚望贵院予以采纳!

  此致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周君红律师

  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

  2021年12月18日

刑讯逼供不批捕取保候审_取保候审  第2张

刑讯逼供不批捕取保候审:最高检修订刑事诉讼规则 完善不批准逮捕后监督撤案等规定

  新华网北京12月30日电(于子茹)最高检今天发布修订后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以下简称《规则》)。修订后的《规则》加强人权司法保障、明确检察环节办案程序、落实司法改革和检察改革要求,更好地服务刑事司法实践。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以及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检察机关内设机构改革等对2012年《规则》的适用带来重大影响。为此,最高检启动修订工作,并于今天正式公布。

  在30日最高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最高检副检察长童建明介绍,修订后的《规则》共17章684条,相比2012年《规则》减少了24条。减少的条文主要是由于刑事诉讼法对检察机关的侦查职权作出调整,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侦查案件范围限缩,对侦查部分条文作了适当精简。对2012年《规则》中关于刑事司法协助的内容已经在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中有明确规定的,作了删减。此外,对一些互相关联的条文作了整合。

  实行非法证据排除,防刑讯逼供和冤错案件

  刑事诉讼法是当事人的权利保障法。修改后的《规则》切实体现尊重和保障人权,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和其他权利,努力使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针对实践中发生的非法取证行为,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切实防止刑讯逼供和冤错案件。明确了非法证据的范围;完善重大案件侦査终结前讯问合法性核査制度;规定人民检察院发现侦查人员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应当依法排除相关证据并提出纠正意见。

  完善不批准逮捕后监督撤案规定

  为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规则》完善不批准逮捕后监督撤案的规定。

  《规则》明确人民检察院对于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在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的同时,应当要求侦查机关撤销案件或者对有关人员终止侦查。

  此外,为防止办案拖延,严格限制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督促侦查机关积极开展侦查活动。

  明确侦查机关在对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后未有效开展侦查工作或者侦查取证工作没有实质进展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的决定。

  完善检察环节缺席审判诉讼程序

  为强化境外追逃的法律手段,《规则》规定了缺席审判程序。

  《规则》明确了对缺席审判案件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的级别、人民检察院提交被告人已出境证据的义务和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的程序等,为与监察机关、公安机关、人民法院的办案程序衔接设定了“接口”。

  ……………………

  相关链接: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全文)

刑讯逼供不批捕取保候审_取保候审  第3张

刑讯逼供不批捕取保候审:被判死缓男子20年不认罪拒减刑 称遭严重刑讯逼供

  被羁押20年,林青华始终不承认自己抢劫杀人的事实,并坚持拒绝减刑。

  1996年7月,这个来自福建省福清市苍霞村的小伙,被指为一起持枪入室抢劫案的凶手,案件造成一死一重伤。

  此后,林青华案历经一波三折。公安机关认定其为嫌犯,对其监视居住。一个月后,林青华承认自己是凶手。而警方结束监视居住后,林青华开始翻供;由于作案凶器等诸多物证均未提取到,福清检方曾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作出不批捕决定。

  之后,林青华被取保候审。两年后,检方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对林青华批捕,并移送法院起诉。福州中院两次判其死刑,林青华两次上诉,福建省高院两次撤销判决,发回重审。

  福建高院发回重的审意见中点出该案诸多疑点:作案凶器来福枪的来源和去向不明;赃物未提取到案;警方对案发现场指纹拍照,但没有指纹鉴定报告等。支撑起案情的,主要是林青华的有罪供述,但出现反复。

  2005年11月,福建省高院最终作出被律师认为“留有余地”的终审判决——以抢劫罪对林青华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监狱里,林青华一直没有放弃申诉。监狱外,家人和几任代理律师都在为其奔走喊冤。

  2021年5月,该案多名证人向澎湃新闻表示,去年下半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一名女性检察官曾来到福建,向他们了解该案情况。

  5月2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2021年7月确实曾派员前往福建调查该案,目前还在审查办理当中。

  两次撒谎隐瞒案发当晚去向,成重点嫌疑对象

  卷入案件,始于林青华的两次谎言。

  当年判决书中认定的案情并不复杂:1996年7月15日凌晨1时许,一名蒙面男子潜入福建省福清市苍霞村的林华英家中,试图盗走电视机时被发现。该男子夺走林华英的金项链和金手镯,随后开枪射击,导致女主人左腿重伤、其女李花中弹身亡。

  那时正值“严打”期间,发生如此恶性大案很快引起当地公安机关的重视。

  案卷资料显示,抢劫杀人案发生后,警方勘察现场,发现电视机后部有指纹,随后对指纹拍照。紧接着,村干部配合警方对苍霞村16岁到40岁的男性“逐人过滤”,提取指纹,并调查事发当晚去向。

  一周后,即当年7月22日,林青华回到村里做笔录,他说了第一个谎言——称事发时在隔壁的三山镇打工。林青华的父亲林训干向澎湃新闻表示,这一谎言和时任村妇女主任林雪玉的叮嘱有关。

  2021年5月23日,澎湃新闻找到已退休的林雪玉。林雪玉表示,林青华事发后不在村里,民警一直找她,她就说林青华去三山镇打工了。后来林青华回村,她就对他做了这个交待。“让他随便说下,还以为没事。”

  很快,林青华的谎言被戳穿。次日,林青华改口说了第二个谎言——在表兄家看录像过夜。警方又发现其所言不实。

  林青华的家人和代理律师后来得知,当年已婚生子的林青华正处于婚外恋当中,并向女友黄某隐瞒了自己已婚的身份。后来他曾供述,当晚他其实是在黄某处过夜,怕事情暴露,他隐瞒了当晚去向。

  案发当晚去向不明,林青华成为了重点嫌疑对象。1996年7月24日,林青华被监视居住。

  4天后,林青华供述自己参与作案,但只是带路,凶手另有其人;1个月后,林青华开始承认,自己就是凶手。

  监视居住结束后,林青华被刑拘,开始翻供,称自己曾遭到严重的刑讯逼供。当时也被关押在福清音西派出所的林玉豹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没直接见到林青华被打,但经常可以听到惨叫声,然后看到林青华被抬着或者扶着走过他们的监室。

  今年73岁的律师周伟督还在为林青华案奔走。过去这些年,他收到了数十封林青华从监狱发来的信件。

  检方一度因“证据不足”不予批捕,两年后重新批捕

  判断林青华翻供后的表述是否为真,其婚外女友黄某是关键证人。

  案卷材料显示,1996年11月21日的第一份询问笔录,记录了警方和黄某的对话。警方询问:7月15日早7点左右,林青华是否到过你处?黄某:15日早具体时间记不清,青华到过我处。

  当年12月11日,警方找到黄某做第二次笔录。警方问:林青华7月15日到22日上午这一个星期时间是否都在和你一起玩?黄某:这一个星期都在我这里玩,有时也在这里住。

  “案发时间是7月14日到7月15日凌晨,这个时间点林青华是否有在黄某处,这个最核心的问题竟然没有问?”林青华代理律师周伟督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至今对警方的两次取证的问法不解。

  1997年1月7日,福清市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作出了不批准逮捕林青华的决定。3天后,林青华获释。

  获释第二天,公安机关认定林青华“从前吸过毒”,将其送往强制戒毒所。半个多月后,林青华又因上述抢劫案被获取保候审。

  之后,林青华曾到多家医院就诊。福清市公安局法医门诊病历显示,林青华的手腕等处有创口疤。福清市医院报告单显示,林青华一只手的第二掌骨中段骨折,骨折两断段有大量骨痂形成。

  林青华虽然获得自由之身,但其抢劫杀人的供述已经在村里传开,被害人一家不断控告,让他很难在村中立足,他带着妻子携女儿离开苍霞村来到福州市区贩卖海鲜。

  之后的两年,林青华一家过上了相对平静的日子。这份平静在1998年12月17日被打破。

  林青华妻子(现已离婚)林碧英告诉澎湃新闻,当天晚上,两人收摊后带着5岁的女儿入睡。警察持枪围住了他们租住的房子,带走了林青华。林碧英一边哭一边追着问为什么,有个民警停下来告诉她,“还是两年前那个抢劫案。”

  10天后,林青华被福清市检察院批准逮捕。

  周伟督对比福清市公安局1996年和1998年两次提请批准逮捕书发现,并没有任何新证据。他认为,命案久拖不决,势必对办案机关造成压力。

  福州中院两次判处死刑,福建高院两度发回重审

  1999年6月21日,福州市检察院以抢劫罪对林青华起诉。

  一审法院最终认定,案发当晚,林青华用黑色猴帽蒙面,携带钢筋、来福枪等工具,窜至某村民家,用钢筋撬开木门,欲窃取电视机时,被女主人发现,林青华随即放下电视机,劫取其金项链1条、金手镯1只,并在欲离开卧室时,朝其家人开了3枪,造成1人死亡、1人重伤。

  2000年3月29日,福建省高院开庭审理此案。罕见的是,法院当庭作出裁定认为:林青华虽然案发当晚去向不明,被害人也指认其犯罪,但认定,“林青华持枪入室抢劫的证据间无法形成锁链”,作案工具和赃款均未提取到案;公安提取的物证来源不明;证人吴洪弟推翻原证言否认借枪给林青华;凶器枪支来源不明;林青华虽然做过有罪供述,但出现反复。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接近福建法院系统的知情人士程坤(化名)对林青华案曾做过细致了解。他向澎湃新闻表示,除了林青华的供述存在反复,经法院调查,其他证人证言也存在诸多问题。

  比如,在侦查阶段自称借枪给林青华的同村男子吴洪弟。福州中院第一次开庭的前一天,吴洪弟曾出具证言,表示自己之前的供述是被“屈打成招”。吴洪弟表示,自己没有来福枪,更不存在借枪一说。2021年,澎湃新闻回访吴洪弟老家,多名村民表示吴已过世。

  程坤表示,案件在二审期间,林碧英曾向省高院反映,公安机关对其调查有误,家中并没有什么猴帽,而笔录中称家里有猴帽。“1996年,我家女儿才四岁,怎么会买黑色的猴帽给她戴?”

  2021年5月,澎湃新闻电话联系林碧英时,她同样做了上述表述。她表示,当时并没有看笔录,就直接签字,想不到笔录内容是这样。过去这些年,她和女儿相依为命,对女儿来说,父亲被指是杀人犯对孩子产生了巨大了影响,“总觉得抬不起头。”

  对于现场指纹,程坤也存在质疑。根据卷宗材料,警方已对现场指纹拍照,也提取了众多指纹,为什么没有一枚指纹作为证据提交给法院?据熟悉该案的知情人士介绍,福建省高院曾在2000年向侦查人员进行询问,有公安负责人称,虽然现场有指纹,但灰尘多,无法提取;询问还问到,既然无法提取现场指纹,为何还要花费如此大精力对全村中青年男子进行指纹取证?一名公安负责人称,是为了威慑犯罪分子。

  案件被发回重审后,2000年6月13日,福州中院再次判处林青华死刑。

  但福建省高院经审理后,第二次发回重审。

  “发回裁定”指出:虽有一定证据认定林青华作案,但作案枪支,钢筋均未提取到案;现场指纹未做指纹鉴定,在公安机关提供的辨认照片中有部分姓名和被辨认人对不上;本案除了林青华在公安阶段的有罪供述外,缺乏其他证据予以证实。

  另有“真凶”?但被扣的来福枪已销毁

  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林青华案在2000年一度出现新的线索。

  当年9月13日,苍霞村一名60岁女子向法官反映此案另有“真凶”。福建省高院的一份调查笔录记载,被该女子举报的男子在林青华案案发第二天失踪,几个月后回村到该女子的儿子家。这名男子向该女子承认做下此案,称“先开枪把女的腿打爆掉,女的大声喊叫,女儿推门从另一间房出来,他本意是欲持枪朝天开,不知为何打到女儿的胸上,只有他一人做案”。

  接到该情况反映后,法院相关办案人员经查发现,该男子因为盗窃、抢劫正关在监狱中。调阅卷宗后,办案人员发现,该名男子所涉抢劫案从作案手段、作案对象等,与林青华抢劫案有相似之处。卷宗中还显示,该男子被刑拘时,警方扣押了一把来福枪。

  上述知情人称,法院办案人员曾一度很重视:如果这把来福枪能和林青华案现场留下的弹壳进行痕迹鉴定,就可以确认两案作案工具是否一致,真凶是否为同一人。遗憾的是,办案人员找到公安机关了解,经办人员称案情已经查清,来福枪已经销毁。男子在监狱,也无法直接提审。

  就这样,这条线索戛然而止。

  2003年8月,福州中院第三次审理此案。在没有证据变化的情况下,仍认定林青华犯抢劫罪。

  此次的判决书中回避了此前发回重审时福建高院提出的疑点。判决认定,受害人辨认出了林青华,并且,林青华在侦查阶段供述的作案过程与被害人的陈述能相互印证,其供述的一些具体细节,如非亲历难以供出。

  最后,福州中院表示,“鉴于本案作案凶器未能提取到案的具体情节,对被告人林青华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2005年11月,福建省高院维持了死缓判决。

  律师周伟督认为,这样的判决是法律适用错误。“既然认定林青华持枪入室抢劫,造成一死一重伤,罪行极其严重恶劣,没有任何从轻或减轻刑罚的理由,怎么能不判处死刑,而只是死缓?这种判决就是疑罪从轻,而不是疑罪从无。”周伟督说。

  喊冤并拒绝减刑,最高检派员调查

  林青华的入狱改变他的家庭的生活轨迹。

  父亲林训干在儿子被捕后频发癫痫;林青华之妻林碧英2004年无奈起诉离婚,独自抚养女儿,此后很少与前夫家来往;不识字甚至讲不清楚普通话的林凤英无力为儿子申诉。

  先是和林青华同村、现年过七旬的律师周伟督为林青华代理申诉,之后又有几名热心律师参与到该案的申诉中。过去的十几年,身在狱中的林青华给周伟督写过数十份信件,希望“周叔”别放弃申诉。

  周伟督回忆,这些年来,他几次向福建省高院、省检察院寄去申诉状,林青华本人也给北京各部门投去申诉信,只是种种努力皆石沉大海。

  周伟督表示,林青华入狱后,服刑两年自动从死缓转为无期徒刑,之后又改为有期徒刑。此后曾有减刑机会,但他拒绝减刑,就是为了自证无罪。

  2010年10月,福建省高院驳回林青华的申诉。驳回理由与终审判决的认定一致。此后,林家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但并没有获准启动再审。之后林家又把目光转向最高人民检察院。

  如今,身患鼻咽癌的周伟督觉得自己时日不长了,“唯一还挂念着就是林青华的这个案子。”

  不过,这个案子受到了最高检的关注。该案多名证人向澎湃新闻表示,去年下半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一名女性检察官曾来到福建,逐一向他们了解该案情况,并做了详细的笔录。

  2021年5月2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2021年7月确实曾派员前往福建调查该案,目前还在审查办理当中。

取保候审最佳时机 取保候审可以一年吗 请律师写取保候审怎么收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baoshi/148157.html
文章标签: ,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