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保候审脱逃自首_取保候审

时间:2021-10-28 13:24    分类:取保候审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取保候审脱逃自首: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又主动投案的能否认定自首

  指导案例第1303号

  潘平盗窃案

  ——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又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罪行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一、基本案情被告人潘平,男,1993年6月10日出生,农民。2012年5月22日因涉嫌犯盗窃罪被取保候审,2021年3月4日被逮捕。浙江省临安市人民检察院(现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人民检察院,下同)以被告人潘平犯盗窃罪,向浙江省临安市人民法院(现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人民法院,下同)提起公诉。浙江省临安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5月9日至5月13日期间,被告人潘平伙同吴胜(已判刑)等人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临安市青山湖街道,采用工具撬锁、搭线发车等手段盗窃作案3起,窃得摩托车4辆,共计价值人民币10700元。2012年5月13日,被告人潘平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因其需要就医治疗被取保候审。后潘平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经公安机关多次传讯未到案,后于2021年3月4日向临安市公安局投案。浙江省临安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潘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手段多次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潘平在犯罪以后被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期间逃跑,再向公安机关投案,不符合刑法关于自动投案的构成条件,不成立自首。潘平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予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盗窃罪判处被告人潘平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宣判后,被告人潘平未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亦未抗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二、主要问题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后又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罪行的,能否认定为自首?三、裁判理由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后又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罪行的,能否认定为自首,关键是如何认定“自动投案”情节,对此存在两种不同观点:第一种意见认为,对该情形应认定为自动投案。主要理由有:一是犯罪嫌疑人归案是其本人自愿,符合自动投案的本质属性;二是犯罪嫌疑人归案兼具履行取保期间报到归案义务和自动投案的双重属性;三是不认定为自首,会断绝这类犯罪嫌疑人认罪悔过的自新之路,人为增大司法成本,与自首制度立法宗旨相悖。第二种意见认为,对该情形应不应认定为自动投案。主要理由有:一是上述情形不符合刑法关于自动投案的构成要件,犯罪嫌疑人最初的归案情节已经将其自动投案予以否定,其自首的前提条件已经被阻断;二是与自首制度的价值相冲突,如果该情形被认定为自首并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将存在鼓励已经归案的犯罪嫌疑人为获得自首利益而脱逃的隐患。我们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是:(一)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期间逃跑后又投案的,不符合刑法关于自动投案的成立条件1.犯罪嫌疑人在取保候审期间逃跑,逃避侦查,不具备成立自首情节要求的自动性自动性要求行为人出于本人的意志将自己的人身置于司法机关的控制之下接受审查、制裁,还意味着犯罪嫌疑人的投案应当只针对其犯罪行为本身,而不涉及对其他行为或情节的评价。首先,虽然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规定,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的;公安机关通知犯罪嫌疑人的亲友,或者亲友主动报案后,将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但“陪首”和“送首”也是在犯罪嫌疑人同意或者默许接受司法机关制裁的情况下,才能成立。本案中,被告人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表明其不愿意接受司法机关的制裁,不能体现其悔罪态度,不符合自首构成要件中“自动性”的要求;其次,刑法中的“自动投案”是具体而非抽象的判断,必须结合具体行为加以解释。本案中,被告人潘平的主动投案不完全是针对其盗窃犯罪行为,而是包括对其逃跑行为所产生后果的事后补救。如果犯罪嫌疑人不是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而是在被公安机关羁押期间逃跑并构成脱逃罪的,那么其之后的投案可以评价为对脱逃罪构成自首。但对于之前的犯罪,其不再构成自首。2.逃跑后再次投案的,不符合成立自首所要求的自动投案首先,刑法上的自动投案有时间限制。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的“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根据该规定,自动投案的时间应在犯罪以后、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本案中,被告人潘平已经接受讯问并被采取强制措施,属于已经归案,此后再次潜逃,即使其又主动归案,只能被视为对取保候审的弥补,并不符合自动投案的时间要求。其次,自动投案与如实供述不同。是否如实供述,法律允许犯罪嫌疑人有所反复,但是否自动投案应是一次性判断,具有不可逆性。如果将犯罪以后已经归案又脱逃后的状态等同于一直未归案,将会使自动投案的成立时间过于宽泛,认定标准随时可能发生变化,从而造成司法适用的混乱。3.认定被告人潘平不属于“自动投案”与《解释》的规定并不矛盾有观点认为,根据《解释》第一条第(一)项中关于“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规定,犯罪嫌疑人归案后逃跑又投案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我们认为这种理解不当扩大了自首的认定范围。上述规定针对的是犯罪后始终未被抓捕归案的在逃犯罪人员主动投案的情形,所谓归案,指犯罪嫌疑人被置于司法机关的控制之下,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情形。本案中,被告人潘平不属于“犯罪后逃跑”的情形,而是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后逃跑,因而不适用《解释》中的此项规定。(二)将取保候审期间逃跑后又投案的情形认定为“自动投案”,不符合自首制度的价值导向虽然刑法实现保护法益机能的主要方式是依靠国家强制力主动打击犯罪,但犯罪嫌疑人主动归案、投案自首,能够节省有限的司法资源,减少社会不安定因素,因而无论从节约司法成本的角度还是从罪责刑相适应的角度,自首都具有重要的价值。从节省司法成本的角度考察,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脱逃后又投案并没有节约司法资源,反而会耗费更多的司法资源。如果仅考虑逃跑之后再主动投案的行为对诉讼活动的影响,似乎在抓捕犯罪嫌疑人方面节约了司法资源,但不能机械地将逃跑行为和投案行为分割开,而应从整体上予以评判。本案中,公安机关自2012年5月13日抓获被告人潘平后,相继采取了刑事拘留、取保候审等强制措施。而潘平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直至2021年3月4日才归案,导致诉讼活动停滞近二年。因此,从该案诉讼活动的整体上考察,不能认定被告人脱逃后又投案的行为节约了司法资源。从罪责刑相适应的角度考察,犯罪以后主动投案,体现了犯罪嫌疑人主动接受审查裁判的意愿,反映其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相对降低,因而是从宽的处罚情节。但被采取强制措施后没有逃跑又自觉接受刑事审判的,尚且不能认定为自首,而被告人潘平被采取强制措施后逃跑,即使其又主动投案,也至多是抵销其逃跑所反映的主观恶性大的情节,若再被认定为自首获得额外“奖励”,对没有逃跑的其他被告人而言显然不公,有违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三)将取保候审期间逃跑后又投案的情形认定为“自动投案”,与刑诉法的相关规定不协调取保候审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五种刑事强制措施之一,其目的在于减少对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人身自由限制的同时,控制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防止其逃避侦查、起诉和审判,保障司法活动顺利进行。犯罪嫌疑人在取保候审期间应当遵守相关规定,保证随传随到。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了被取保候审人的义务及违反义务的法律后果。从刑法的实质评价分析,在取保候审期间逃跑,不仅表明犯罪嫌疑人对法律缺乏敬畏之心,也表明了其不愿接受法律制裁,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相对较大,属于量刑时从重的情节。如果认定脱逃后又投案的行为成立自首,可能会冲击刑事强制措施的权威性,不利于维护法律的统一,同时也会变相鼓励已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为获得“自首”这一法定从轻处罚情节而伺机先逃跑再投案,这显然有悖于刑事强制措施的立法目的。当然,对于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后又主动投案的,也有其积极价值,不认定该情形属于自动投案和自首,并不影响将其作为归案后如实供述、认罪态度较好等酌定从宽情节在量刑时予以考虑。司法机关综合评判犯罪嫌疑人脱逃和投案情节对量刑的不同影响后,完全可以做到罪责刑相适应,从而起到鼓励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逃走的犯罪嫌疑人主动投案的作用。因此,本案中人民法院依法未认定被告人潘平的投案行为成立自首,但根据其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等情节,对其从轻处罚是正确的。

  撰稿: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吴献平;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人民法院 赵东东审编: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 管应时来源:《刑事审判参考》第120集

取保候审脱逃自首_取保候审  第1张

取保候审脱逃自首:投案后在取保候审期间逃避审判可否认定为自首?

  【案情】

  吴某因琐事故意伤害他人致重伤,案发后数月后向公安机关主动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之后公安对其取保候审,法院受理该案后,对吴某继续取保候审,但在法院庭审后,吴某违反取保候审规定私自离开住所,下落不明,法院中止了对其的审理,公安机关遂对其进行了追逃。2010年11月,吴某又主动投案接受审判。

  【分歧】

  对于吴某的行为是否可以认定为自首,在实践中有存在分歧。一种意见认为不能认定为自首。因为行为人在法院审理期间逃避审判,显然没有悔过自新的锦工,并且使得案件无法得到及时的审结,明显与自首立法本意相违背。但对本案而言笔者认为,主动投案自首后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后又主动投案的可以认定自首。

  【评析】

  刑法总则规定的自首制度适用于一切犯罪,旨在通过鼓励犯罪人自动投案,一方面有利于案件的及时侦破与审判,另一方面促使犯罪人悔过自新,不再继续作案。这两个方面既是设立自首制度的目的,也是设立自首制度的根据。从实质上说,只要自动投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使案件的侦查与审判变得更加容易,或者只要上述行为表明行为人悔过自新,就可以认定为自首。司法解释精神就是在追捕或者通缉过程中投案的都要视为自动投案,那么吴某原来有自动投案行为也能够如实供述罪行就已经构成自首,也就是说,行为人构成自首与否的标准在于案发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一旦构成自首即为不可逆的,不会因为以后的行为而否定此前的自首行为,就如同行为人构成犯罪既遂不可能转化为犯罪中止、犯罪未遂一样,各个犯罪的阶段是不能相互转化的。

  至于其违反取保候审的规定,在传讯的时候及时到案,违反这些法律规定要受相应的处罚的,可能面临保证金要没收抑或是保证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而已。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违反应当遵守的规定的,可以区别不同的情形,按照违反规定的情节严重程度,责令其具结悔过,重新交纳保证金、提出保证人或者监视居住、予以逮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二条也规定:“对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被告人,应当变更强制措施,决定逮捕:已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的被告人,违反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的规定,不逮捕可能发生社会危险的;……”可见本案中行为人违反取保候审期间的规定,对其应当变更强制措施,由公安机关事实逮捕。因此认为行为人在法院审理期间逃避审判,显然没有悔过自新的锦工,并且使得案件无法得到及时的审结,明显与自首立法本意背道而驰,这个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另外,从事实上讲上述两种观点并不冲突,只是前置条件不同而已。笔者的观点是特指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自首被取保候审后出现脱逃又自动投案的情况,而认为不构成自首的观点主要指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又自动投案的情形。事实上,两种观点在对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后又自动投案行为的评价是一致的,即脱逃前具有哪些法定情节,脱逃后又自动投案应当恢复到脱逃前具有法定情节状态的情形,并不因第二次的投案而构成自首(注:在不构成脱逃罪的前提下)。本案被告人在脱逃前就已经具有自首的法定情节,即已构成自首后再脱逃的情形。所以对本案被告人认定自首只是对其第一次投案行为的认定,而非基于第二次投案行为的认定。

  综上所述取保候审期间逃避审判则之前投案行为可以认定为自首应当认定自首,其理由是,自动投案,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符合自首的条件。至于取保候审时逃跑,根据取保候审时的规定进行处罚。通俗的讲自首系《刑法》第四章第三节就是在追捕或者通缉过程中投案的都要视为自动投案,那么吴某原来有自动投案行为也能够如实供述罪行就已经构成自首,也就是说,行为人构成自首与否的标准在于案发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一旦构成自首即为不可逆的,不会因为以后的行为而否定此前的自首行为,就如同行为人构成犯罪既遂不可能转化为犯罪中止、犯罪未遂一样,各个犯罪的阶段是不能相互转化的。

  至于其违反取保候审的规定,在传讯的时候及时到案,违反这些法律规定要受相应的处罚的,可能面临保证金要没收抑或是保证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而已。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违反应当遵守的规定的,可以区别不同的情形,按照违反规定的情节严重程度,责令其具结悔过,重新交纳保证金、提出保证人或者监视居住、予以逮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二条也规定:“对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被告人,应当变更强制措施,决定逮捕:已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的被告人,违反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的规定,不逮捕可能发生社会危险的;……”可见本案中行为人违反取保候审期间的规定,对其应当变更强制措施,由公安机关事实逮捕。因此认为行为人在法院审理期间逃避审判,显然没有悔过自新的锦工,并且使得案件无法得到及时的审结,明显与自首立法本意背道而驰,这个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另外,从事实上讲上述两种观点并不冲突,只是前置条件不同而已。笔者的观点是特指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自首被取保候审后出现脱逃又自动投案的情况,而认为不构成自首的观点主要指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又自动投案的情形。事实上,两种观点在对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后又自动投案行为的评价是一致的,即脱逃前具有哪些法定情节,脱逃后又自动投案应当恢复到脱逃前具有法定情节状态的情形,并不因第二次的投案而构成自首(注:在不构成脱逃罪的前提下)。本案被告人在脱逃前就已经具有自首的法定情节,即已构成自首后再脱逃的情形。所以对本案被告人认定自首只是对其第一次投案行为的认定,而非基于第二次投案行为的认定。

  综上所述取保候审期间逃避审判则之前投案行为可以认定为自首应当认定自首,其理由是,自动投案,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符合自首的条件。至于取保候审时逃跑,根据取保候审时的规定进行处罚。通俗的讲自首系《刑法》第四章第三节所规定的内容,取保候审属于强制措施受《刑事诉讼法》的调整,两法虽为形式与实质的关系,但这两者却并不牵连。故本案中吴某的行为亦可认定为自首。取保候审脱逃自首_取保候审  第2张

取保候审脱逃自首:男子取保候审期间逃脱 8年后投案自首

  据黄山晨刊讯 江西丰城市男子熊某原本可能被判处缓刑,由于取保候审期间出现逃脱行为,面临从重处罚,结果被判处实刑。10月9日,记者了解到,因犯下诈骗罪,被告人熊某被祁门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同时,其违法所得8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据了解,早在2010年8月,熊某伙同杨某、胡某、巢某(均已判刑)用高仿真黄金项链,选择金银加工店实施诈骗,熊某在这个诈骗团伙中负责开车。他们一伙人诈骗来的钱,往往除去购买仿真黄金项链的钱、一路上的开支及熊某每日200元的工资后,按一定比例分赃。2010年8月17日晚,被告人熊某驾车与杨某、胡某、巢某四人来到祁门县,次日在祁门县城共实施诈骗作案3起,诈骗财物价值及现金共计人民币18653元,其中开车的熊某分得赃款800元。案发后,经对实施诈骗所用的高仿真黄金项链抽样送检,安徽省金银饰品宝玉石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检验,送检仿真黄金项链纯度为66.06%,为仿冒金饰品。

  2010年10月4日,熊某被江西省丰城市公安局抓获,后被移交至案发地的祁门县公安机关处理,先是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后,熊某退出全部违法所得。同年11月10日其被祁门县公安局取保候审。然而,熊某在取保候审期间,经公安机关两次传讯未到案,2011年7月14日经祁门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后其被网上追逃。2021年4月10日,慑于追逃压力,被告人熊某到祁门县公安局投案,同日由祁门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法院认为,被告人熊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共同犯罪中,熊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鉴于他是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后被取保候审,属已被采取强制措施,其在取保候审期间经公安机关两次传讯未到案,被网上追逃后再投案的行为,不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依法不能认定自首。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 记者 姚大盛

取保候审脱逃自首_取保候审  第3张

取保候审脱逃自首:自首后取保候审期间逃跑又投案的如何认定

  【案情】:

  被告人郭某某与鲍某甲于2021年5月20日结婚,二人系二婚,婚后无子女,并于2021年1月22日离婚。2021年7月29日,被告人郭某某因家庭纠纷,在家中遭到鲍某甲儿子鲍某乙的殴打后,为发泄情绪,报复鲍某乙及其家人,于当晚21时许,在家中将鲍某甲母亲蒋某某(80岁)拉下床沿并用脚踩踏蒋某某左小腿,致使蒋某某头部、胸口与左小腿受伤。经鉴定,被害人蒋某某左小腿损伤构成轻伤二级、肋骨骨折构成轻伤二级。

  2021年7月29日,被告人郭某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到案后,郭某某对自己故意伤害蒋某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赔偿了被害人蒋某某部分医药费。

  本案起诉后,人民法院于2021年4月27日给被告人郭某某送达了起诉书,2021年5月4日决定对被告人郭某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在审理期间被告人郭某某脱逃,人民法院于2021年6月15日决定对被告人郭某某依法逮捕,并交予公安机关执行。2021年11月16日,被告人郭某某主动向人民法院投案,当日由公安机关执行逮捕。

  【分歧】: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人周某某自首后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又主动投案是否成立自首。

  第一种意见认为,不构成自首。理由是被告人周某某作案后虽曾主动投案自首,也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但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其本是已经归案的被告人,后续的投案自首的行为是对取保候审措施的弥补,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第一条“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又逃跑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之规定,被告人周某某的行为不能认定为自首成立。

  第二种意见认为,构成自首。理由是被告人周某某自首后,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后又能主动投案,根据《解释》第一条“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之规定,应认定被告人周某某自首成立,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评析】:笔者同意第一种意见

  根据《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在本案中,被告人周某某在作案后虽曾主动投案自首,也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但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根据《解释》第一条“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又逃跑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之规定,其行为此时已不能认定为自首。而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根据案件情况,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拘传、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根据该条规定,取保候审显然是刑事强制措施的一种,所以,被告人周某某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又投案不符合《解释》第一条“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规定的时间条件,亦不能再适用该条“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之规定,故被告人周某某投案自首后,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又投案的行为不成立自首。

  同时,其行为也不构成特殊自首。根据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及《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其特别之处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必须是依法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即主体的特殊性;二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并且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或者判决确定的罪行属不同种罪行的,即供述罪行的特殊性。如果其供述的罪行于已经被掌握的罪行属同种的,虽然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但不属于自首。故被告人周某某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又投案虽然已被采取强制措施,但其供述的是司法机关已经掌握的罪行,故其行为也不构成特殊自首。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投案自首后在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又主动投案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作者单位:湖南省怀化洪江市人民法院)

缓刑从取保候审 醉驾如何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选举权 取保候审开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baoshi/151088.html
文章标签: ,   ,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