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被羁押的取保候审_取保候审

时间:2021-12-06 05:39    分类:取保候审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没有被羁押的取保候审:6次申请取保候审被拒,被羁押三年多的他成了“植物人”

  津云新闻记者 郭强

  2021年6月,涉挪用公款罪、行贿罪的嫌疑人马彬被刑拘,患有胰腺炎的他被羁押了3年后,于今年3月,突发脑梗,病发之后,马彬的家属和律师曾6次提出“取保候审”和就医的申请,相关单位均拒绝了他们的请求。当他们终于收到“取保候审”通知书时,马彬已躺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icua病房里,再也醒不过来了。

  2021年11月20日,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部三楼,重症监护室(ICUA病房)门前,马彬的儿子马浩宁穿着一身黑色衣服,表情颓废地等待着。

  透过病房的玻璃,马彬躺在病床上处于昏迷状态,身上密布管线,身边多台仪器正在工作。

  马彬的病历显示,马彬目前大面积脑梗死、脑疝,气管切开、呼吸机辅助呼吸,病情危重。“父亲到现在为止,已昏迷十几天未醒了。”马浩宁告诉记者,医生说他父亲现在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最好的结果就是植物人。

  资料显示,马彬,家住北京市房山区,是宝恒投资有限公司、中油丰年(北京)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北京瑞雪丰年科技有限公司三家企业的董事长。

  据马浩宁介绍,2021年6月18日,马彬在北京家住小区的地下车库失踪,其家人向北京警方报警。10多天以后,他们才得知,马彬被黑龙江司法机关带走,后被带至哈尔滨某处,被关押至6月24日,然后被黑龙江省图强林业检察院以涉嫌行贿罪名刑事拘留。

  2021年6月24日,马彬因为涉嫌行贿罪被黑龙江省检察院指定管辖,同日由黑龙江省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指定图强林区检察院侦查管辖,图强林区检察院同日决定刑拘,同年7月8日由黑龙江省检察院大兴安岭 分院决定逮捕,次日由图强林业局公安分局执行。

  马彬本人则于2021年6月25日被羁押于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8月23日被羁押于兴隆林业地区看守所,10月24日被羁押于加格达奇区看守所,2021年5月被羁押在漠河看守所。

  2021年3月6日,前往加格达奇看守所探访马彬的律师,发现马彬没有在看守所,从看守所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马彬被带去了医院。3月7日,马彬的儿子马浩宁从北京赶到加格达奇医院,隔着十多米远见到了久未谋面的父亲正在输液。

  “看守所工作人员不允许我们到身边。”马浩宁说,当时他的父亲,走路已经需要看守所工作人员搀扶,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父亲对马浩宁叮嘱了一句“照顾好家里”,便被带走了。

  看着父亲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马浩宁的心里特别难受。他从医生那里获知,马彬是因为脑梗,所以来到医院治疗。担心父亲病情的马浩宁委托律师向相关部门提出了取保候审的申请。

  3月17日,马浩宁收到不许取保候审的通知书。“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说,这种病很常见,不会有事。”

  没想到,半年多后,马彬就到了“危重”程度。

  “3月6日,第一次出现脑梗,一直到10月,我们和律师曾6次向主审法官提出取保候审,对马彬进行保外就医的申请,但是都没有任何音讯。”马浩宁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在出现第一次脑梗后,每次律师去看马彬时,马彬都会给律师说,他经常出现头痛、头晕的情况。

  10月16日,律师到漠河看守所见马彬时,被看守所的工作人员告知,马彬被送到了漠河人民医院。得知消息的马浩宁和家人再次从北京赶过来,见到马彬时,他已经眼斜嘴歪,反应迟钝。“父亲见到我们后,愣了十几秒才认出我们。”马浩宁说,见到父亲后,他还询问家里的情况,让我照顾好家人。

  “漠河人民医院同时告知我们和法院、看守所,马彬的情况无法在他们医院继续进行治疗。”马浩宁告诉记者,他们再次申请取保候审,希望到有医疗条件的医院进行救治,但是法院以“走程序”和“开会”为理由拒绝了取保候审。

  10月18日,经过家属的争取,马彬被送上了前往哈尔滨的火车,在火车上马彬就陷入了深度昏迷。17个小时后,哈医大二院的主治大夫在经过诊断后通知马浩宁:“由于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马彬右脑大面积坏死,不做手术只有等死,做了手术也不一定能救活,救活后最好的情况是植物人。”

  10月19日晚,取保候审通知书送到了马彬家属的手里,但马浩宁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他更关心的是,父亲还能不能醒过来。

  “我父亲在被抓之前身体比较健康,只有胰腺炎一种病。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马浩宁不明白。

  自3年前马彬被带走后,其家人一直为他做无罪辩护。如今人已经这样,马浩宁决定,还父亲一个清白,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2021年5月,马彬在加格达奇看守所时写下一份《对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图强林区检察院相关检察员实施非法拘禁、刑讯逼供犯罪的刑事控告状》,控告原图强林区检察院多名工作人员对其实施了非法拘禁和刑讯逼供。

  在他的自述中还提到侦查人员曾将马彬蒙上头套,外提到野外,进行刑讯。除了拳打脚踢外,还拿钝器往其双腿部猛击,后又用方钢在其腿上滚动碾压,最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笔录让其签字。在看守所用冰冻矿泉水瓶暴打其头部,留下严重后遗症,导致严重的耳鸣、眩晕。

  2021年庭审上,马彬当场脱下了外裤,要求对他进行验伤。但是直到他躺进医院再也无法醒来,也没有等到他要求的验伤通知。马浩宁认为,之前的任何一次申请若能及时批准,都可能救回一条命。

  记者致电了马彬案的主审法官,该法官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没有被羁押的取保候审_取保候审  第1张

没有被羁押的取保候审:当事人被取保候审不代表无罪,也不一定就是“情节轻微”

  原标题:当事人被取保候审不代表无罪,也不一定就是“情节轻微”

  首先

  直接回应很多当事人对“取保候审”的错误理解,再次提醒:取保候审不代表无罪,当事人被取保候审也不意味着法院必须在三年以下进行量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

  (三)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四)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取保候审的。

  其次

  但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规定,办案机关对涉案人员按照上述条款作出取保候审决定后,法院必须按照该条款中的刑罚要求,对当事人进行量刑(如办案机关认为当事人“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而决定对其进行取保候审,但法院最终仍有可能会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

  同时,上述四种法定情形在司法实务中,会衍生出各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的具体事实。

  而且,司法实务与法理、法律规定之间又可能存在不同程度的偏离。办案机关对于案件事实、定性存在一定争议,或是指控涉案人员构成犯罪存在证据不足等问题的案件,为了避免错案追究责任、防止将自身至于“错捕”“错羁”的不利境地,完全可以找出一些理由来“认为”涉案人员“情节轻微”,符合“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独立适用附件性”;或者即使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也满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等条件。

  此种情况,你可以理解为公安、检察院将“皮球”踢给了法院。公安、检察院使当事人处于取保状态,法院判决无罪时,办案机关不致于承担错误逮捕、错误羁押的责任;法院判决有罪时,取保候审决定也不会给办案机关带来麻烦。

  此类案件在实务中并非是“主流”,但亦须高度重视,刑事案件无小事,这既是对当事人的提醒,也是对辩护律师的提醒!

  最后

  强调一个重要的行内术语“不捕直诉”

  基于很多当事人甚至是律师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当办案机关对当事人取保候审后,其往往认为已经“无罪”,误以为“释放证明书”即是办案机关认为其无罪的证明文件,在取保后没有继续做好应做的辩护等工作。

  “取保候审”的问题并不复杂,即使没学过法律,从“取保候审”的概念也能明白。可能很多人习惯性的将“取保候审”念作“取保”,而忽视了“候审”,取保候审只是一种阶段性的强制措施,并不代表案件的最终处理结果。

  当然,司法实务中存在办案机关认为无罪而取保的情况,也有办案机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在取保后对案件不了了之的情况。对于上述两种情形,不予批准逮捕与取保候审,从形式上确实有类似无罪的效果。

  但对于当事人和律师,更应审慎的对待取保候审,防止办案机关认为当事人有罪,但基于各种因素的考虑,仍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作出取保决定。

  实务中,我们甚至碰到过在公安、检察院阶段被取保候审的当事人,最终被法院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案件。

  所以

  提醒当事人一定注意,取保候审不代表无罪,也没有法律规定取保后法院一定要在三年以下对当事人进行量刑。当事人即使被取保,也切不可“掉以轻心”,涉及到刑事案件的当事人均应及时、有效的做好辩护和应对!

  :

没有被羁押的取保候审_取保候审  第2张

没有被羁押的取保候审:检察院不批准逮捕,给我取保候审这是什么意思我在被进去的几率有多大

  咨询我

  可以向检察院申请取保候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六十七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

  (一)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

  (二)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三)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四)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取保候审的。

  取保候审由公安机关执行。

  第九十七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有权申请变更强制措施。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收到申请后,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决定不同意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不同意的理由。

没有被羁押的取保候审_取保候审  第3张

没有被羁押的取保候审:郭美美案发后一直被羁押 暂不会被取保候审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巍)昨天下午,郭美美被东城检方正式批准逮捕,其涉嫌的罪名是开设赌场罪,记者从其代理律师处获悉,郭美美在案发后一直处于被羁押状态,目前来看不会被取保候审。

  8月20日下午4点16分,东城检方在官方微博上发布称,“2021年8月13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受理了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提请批准逮捕的郭美美涉嫌开设赌场案。经东城区人民检察院审查,于8月20日以涉嫌开设赌场罪依法对郭美美批准逮捕,由公安机关对此案继续开展侦查工作。”

  记者联系到郭美美的代理人吴俊强律师,其表示将会担任郭美美的辩护人为其出庭辩护,由于目前案件还处于侦查阶段,因此不方便透露案情,吴律师说,案发后郭美美一直处于被羁押状态,从目前情况看,不会被取保候审。

  郭美美此次被批捕涉嫌的罪名是 “开设赌场罪”,该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营业性地为赌博提供场所、设定赌博方式、提供赌具、筹码、资金等赌博的行为。

  我国《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根据此前警方核实的郭美美开设的赌场每场赌资都在百万元以上,其构成上述开设赌场罪中情节严重情形的规定,郭美美或将面临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的处罚。

  此前郭美美因涉嫌在巴西世界杯期间赌球,被北京警方采取强制措施。7月14日,郭美美等人因涉嫌赌博等罪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郭美美在公安机关承认,她通过网络下注参加赌球并亲自组织赌博,且进一步供认她长期参与赌博活动,以及为牟取暴利开设赌局的犯罪事实。据警方初步查明,郭美美曾先后60余次往返澳门、香港及周边国家赌博。

  北京警方现已查明,郭美美涉嫌开设赌场、从事性交易、发布虚假信息提高赌博网站知名度等违法犯罪行为。

在检察院取保候审 非法拘禁罪取保候审 危险驾驶罪的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期限缓刑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baoshi/152264.html
文章标签: ,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