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格案再审辩护律师_1小时免费咨询

时间:2020-09-16 14:41    分类:取保候审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8911466220。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呼格案再审辩护律师_1小时免费咨询  第1张

呼格案再审辩护律师:呼格吉勒图案代理律师:再审立案成“烫手山芋”

  呼格吉勒图父母李三仁、尚爱云夫妇拿到《再审决定书》

  苗立律师为“呼格吉勒图案”的再审庭审活动做准备。

  11月26日,记者第二次踏进呼格吉勒图父母李三仁、尚爱云位于呼和浩特市山丹小区的家中。尽管距离11月20日那个“激动”的日子已经过去近一周,两位老人仍然小心翼翼地取出只有两页纸的《再审决定书》:“为了这一天,我们盼了18年,奔波了近10年……”

  11月20日,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工作人员把呼格吉勒图一案的《再审决定书》送达李三仁夫妇。同时,内蒙古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经过申诉审查,认为“呼格吉勒图案” 原审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符合再审条件,决定立案。

  “呼格吉勒图案”代理律师苗立认为,这场备受关注、时隔18年的案件能够走到今天,是中国法治建设曲折推进的典型样本。

  “从重从快” 62天结案

  时间回溯至18年前。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卷烟厂职工呼格吉勒图和工友闫峰向警方报案,在呼市毛纺厂附近的公厕内发现一具下身赤裸的女尸。

  在随后进行的侦查过程中,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杀人凶手。

  1996年5月23日,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流氓罪、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

  1996年6月5日,内蒙古高院二审维持原判,核准死刑。

  1996年6月10日,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枪决,距案发仅62天。

  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9年后的2005年10月23日,内蒙古系列强奸、抢劫、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赵志红落网。他主动供述1996年4月9日呼市毛纺厂附近公厕女尸案系自己所为,并指认了现场。赵的供述让当时的办案人员大吃一惊。

  2006年3月,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组成了案件复核组,对“呼格吉勒图案”进行调查。

  2006年11月28日,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赵志红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未提“4·9”女尸案,并休庭至今。

  苗立律师曾无数次梳理“呼格吉勒图案”的发展脉络。她提到,这起案件发生在“严打”期间,当时对处理暴力犯罪案件的要求是“从严、从重、从快”。1983年、1996年和2001年我国开展的三次“严打”,在一定时期内有效遏制了严重刑事犯罪,同时也让一些案件的公正性和合法性受到质疑,因为“严打”也必须在遵从法律的前提下进行。

  此外,死刑核准权于2006年被统一收归最高人民法院行使,在此之前,地方高级人民法院被授权行使部分死刑核准权。

  目前,虽然“呼格吉勒图案”是否为冤案并未经过最终司法认定,但是法律界人士质疑,此案可能在“严打”政策执行中出现了偏差。

  内蒙古大学法学院一位不愿具名的研究者认为,在“严打”过程中,一些地方在实际操作层面可能出现较为严重的偏差。公检法只讲配合,不求制约,甚至一味追求命案侦破率而刑讯逼供,将“疑罪从无”变成了“疑罪从有”,严重损害了法律的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导致冤假错案的发生。

  再审立案成为“烫手山芋”

  从2005年赵志红落网交代“4·9”女尸案起,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就踏上了为儿子申诉的道路。

  “我们知道赵志红交代了案件以后,激动得睡不着觉,‘真凶’落网了,还我儿子一个清白的日子到了。”李三仁至今不能忘记当时的心情。

  但是,案件的司法裁决一等就是9年。

  这期间,李三仁夫妇去北京跑了几十趟,火车票也装了一盒子。尚爱云甚至每周都要去一次内蒙古高院,得到的答复几乎都是:“再等等,快了。”

  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的《刑事错案与七种证据》一书成为李三仁经常阅读的“枕边书”,其中很多页面都被勾画,有的还起了毛边。

  从2005年11月起,新华社内蒙古分社记者汤计曾连续采写5篇内参,反映该案存在受害者体内凶手所留精斑未进行比对并丢失,呼格吉勒图笔录并未供认不讳等诸多疑点。

  2008年9月,作为“呼格吉勒图案”申请再审程序的代理人,苗立律师曾向最高人民法院书面建议:应尽快提审或者委托异地法院再审此案,并采用开庭审理的方式,“如能成行,‘呼格吉勒图案’将被载入中国刑事司法审判史册,成为看得见的‘正义’”。

  与此同时,从2007年到2008年间,全国很多媒体都对该案存在的疑点进行了报道,苗立也在当时接受过多家国内媒体的采访。

  苗立表示,有很多充满正义感的公检法工作人员都希望此案有错必纠,而且当年一些熟悉案情的人员私下承认该案为错案。

  即使如此,在11月20日宣布再审立案前长达9年的时间里,“呼格吉勒图案”连同“赵志红案”始终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苗立认为,案发已经18年,从2005年赵志红落网到现在也9年时间了,“呼格吉勒图案”再审立案阻力不小,“如果再审后认定呼格吉勒图无罪,那么当年的办案人员可能会被问责”。

  “另外,我国法律对刑事再审案件的复查期限没有限制,这也是导致该案久拖不决的一个因素。”苗立说。

  9年时间,“呼格吉勒图案”被拖成了谁都不想碰的“烫手山芋”。

  法治进步推动个案进程

  11月21日下午,苗立律师在内蒙古高院复制、查阅“呼格吉勒图案”案卷。这是2005年赵志红落网后,代理律师首次阅卷,或可从中梳理出此案可能存在的诸多疑点。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卷宗一般包括案件侦查、公诉和审判三个环节的所有证据、口供和其他相关司法材料。这意味着,将有更多的办案细节有望公之于众。

  内蒙古高院新闻发言人李生晨说,内蒙古高院决定采取书面形式不开庭审理本案。但是,“代理律师可以通过阅卷、提交辩护意见等方式履职。我们也一定会严格依法保护所有诉讼参与人的权利,包括代理律师的权利”,并且对此案“抓紧审理,尽快结案”。

  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作出提审、再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六个月。

  此次从内蒙古政法委传出消息复查“呼格吉勒图案”到内蒙古高院决定再审立案不到一个月时间,这和前几年对此案越等越信心不足的情形相比,苗立对此次案件的改判寄望很大,“因为我国的法治环境正在加快步伐进行改善。”

  让苗立颇感振奋的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的《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她认为,《决定》中亮点颇多,比如,错案要倒查,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建立健全司法人员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依法治国进入到一个全新的阶段。”苗立说。

  日前,内蒙古高院、内蒙古检察院、公安厅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和规范刑事案件证据收集审查工作的意见(试行)》,对生物物证、痕迹收集、司法鉴定范围、讯问笔录制作、证据的审查和判断等工作提出了明确具体的要求。《意见》特别强化了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保障,规定对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或其他重大犯罪案件,应当对讯问过程进行全程录音或录像。

  “迟来的正义也是正义,尽管曲折,但我始终相信法治进步的力量。”苗立说。(张玺)

呼格案再审辩护律师:呼格吉勒图案再审改判无罪,法院裁判理由

  原判认定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采用捂嘴、扼颈等暴力手段对被害人杨某某进行流氓猥亵,致杨某某窒息死亡的事实,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

  1.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供述的犯罪手段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

  呼格吉勒图供称从杨某某身后用右手捂杨某某嘴,左手卡其脖子同时向后拖动杨某某两三分钟到隔墙与尸体检验报告所述“死者后纵隔大面积出血”的伤情不符;呼格吉勒图供称杨某某担在隔墙上,头部悬空的情况用左手卡住杨某某脖子十几秒钟,与“杨某某系被扼颈致窒息死亡”的尸体检验报告结论不符;呼格吉勒图供称杨某某担在隔墙上,对杨某某捂嘴时杨某某还有呼吸,也与“杨某某系被扼颈致窒息死亡”的尸体检验报告结论不符。

  2.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刑事科学技术鉴定证实呼格吉勒图左手拇指指甲缝内附着物检出0型人血,与杨某某的血型相同;物证检验报告证实呼格吉勒图本人血型为A型。

  但血型鉴定为种类物鉴定,不具有排他性、唯一性不能证实呼格吉勒图实施了犯罪行为。案发后,侦查机关提取了受害者体内凶手所留的精斑,但并没有将之与呼格吉勒图的精液进行鉴定对比。

  3.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吻合之处。呼格吉勒图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法院审理阶段均供认采取了卡脖子捂嘴等暴力方式强行猥亵杨某某,但又有翻供的情形,其有罪供述并不稳定。对于翻供的理由,呼格吉勒图在笔录中数次表示:

  今天我说的全是实话,最开始在公安局讲的也是实话。后来,公安局的人非要让我按照他们的话说,还不让我解手..他们说只要我说了是我杀了人,就可以让我去尿尿.....他们还说那个女子其实没有死说了就可以把我文立刻放回.“另外,呼格古勒图关于杨某某身高、发型、衣着、口音等内容的供述与其他证据不符,其供称杨某某身高1.60米.1.65米,尸体检验报告证实杨某某身高1.55米;其供称杨某某发型是长发、直发,尸体检验报告证实杨某某系短发、烫发;其供称杨某某未穿外套,尸体检验报告证实杨某某穿着外套;其供称杨某某讲普通话与证人证明杨某讲方言的细节也不吻合。

  综上所述原判认定的呼格吉勒图犯流氓罪除其供述外,没有其他证据予以证明。

呼格案再审辩护律师:呼格案再审结果今公布: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附判决书)

  据新华社消息,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呼格吉勒图故意杀人、流氓罪一案作出再审判决,并向申诉人、辩护人、检察机关送达了再审判决书。

  该案因呼格吉勒图的父母申诉,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11月19日决定启动再审程序,另行组成合议庭并依法进行审理。审理中,合议庭查阅了本案全部卷宗以及相关材料,听取了申诉人、辩护人和检察机关意见,经合议庭评议并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作出如下判决:一、撤销本院(1996)内刑终字第199号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呼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二、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

  15日上午,在宣布呼格吉勒图再审判决无罪后,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赵建平向呼格吉勒图父母表示“真诚道歉,对不起!”。同时赵建平向呼格吉勒图父母转交高院院长胡毅峰个人慰问金3万元。

  1996年4月9日晚19时45分左右,被害人杨某某称要去厕所,从呼和浩特市锡林南路千里香饭店离开,当晚21时15分后被发现因被扼颈窒息死于内蒙古第一毛纺织厂宿舍57栋平房西侧的公共厕所女厕所内。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于当晚与其同事闫峰吃完晚饭分手后,到过该女厕所,此后返回工作单位叫上闫峰到案发女厕所内,看到杨某某担在隔墙上的状态后,呼格吉勒图与闫峰跑到附近治安岗亭报案。

  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流氓罪一案,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6年5月17日作出(1996)呼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流氓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后,呼格吉勒图以没有杀人动机,请求从轻处理等为由,提出上诉。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1996年6月5日作出(1996)内刑终字第199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根据当时有关死刑案件核准程序的规定,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呼格吉勒图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6年6月10日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

  呼格吉勒图的父亲李三仁、母亲尚爱云提出申诉。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19日作出(2014)内刑监字第00094号再审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

  再审中,申诉人要求尽快公平公正对本案作出判决。辩护人辩称,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判认定呼格吉勒图构成故意杀人罪、流氓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通过再审程序,作出无罪判决。

  经审理,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流氓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申诉人的请求予以支持,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和检察机关的意见予以采纳,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主要理由是:

  一是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供述的犯罪手段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呼格吉勒图供称从杨某某身后用右手捂杨某某嘴,左手卡其脖子同时向后拖动杨某某两三分钟到隔墙,与“死者后纵隔大面积出血”的尸体检验报告所述伤情不符;呼格吉勒图供称杨某某担在隔墙上,头部悬空的情况下,用左手卡住杨某某脖子十几秒钟,与“杨某某系被扼颈致窒息死亡”的尸体检验报告结论不符;呼格吉勒图供称杨某某担在隔墙上,对杨某某捂嘴时杨某某还有呼吸,也与“杨某某系被扼颈致窒息死亡”的尸体检验报告结论不符。

  二是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刑事科学技术鉴定证实呼格吉勒图左手拇指指甲缝内附着物检出O型人血,与杨某某的血型相同;物证检验报告证实呼格吉勒图本人血型为A型。但血型鉴定为种类物鉴定,不具有排他性、唯一性,不能证实呼格吉勒图实施了犯罪行为。

  三是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吻合之处。呼格吉勒图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法院审理阶段均供认采取了卡脖子、捂嘴等暴力方式强行猥亵杨某某,但又有翻供的情形,其有罪供述并不稳定。呼格吉勒图关于杨某某身高、发型、衣着、口音等内容的供述与其他证据不符,其供称杨某某身高1.60米、1.65米,尸体检验报告证实杨某某身高1.55米;其供称杨某某发型是长发、直发,尸体检验报告证实杨某某系短发、烫发;其供称杨某某未穿外套,尸体检验报告证实杨某某穿着外套;其供称杨某某讲普通话与杨某某讲方言的证人证言不吻合。原判认定的呼格吉勒图犯流氓罪除其供述外,没有其他证据予以证明。(完)

呼格案再审辩护律师:呼格案真凶死刑 呼格案办案人的下场追责事件始末揭晓

  内蒙古公布呼格吉勒图案追责结果 27人被处分

  1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有关部门发布消息称,呼格吉勒图案经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改判无罪后,有关机关和部门迅速启动追责程序,依法依规对呼格吉勒图错案负有责任的27人进行了追责。

  公检法系统共27人被处分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在官方公布的27人追责名单中,公安系统涉及12人,除了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依法另案处理外,其余11人的处理结果多为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以及行政记大过,其中包括时任浩特市公安局局长王智。检察院系统共有7人被处分,其中包括时任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文达、副检察长郭利平,而法院系统则有8人被处分。

  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布,呼格吉勒图无罪。此时距当事人被执行死刑已有18年。内蒙古公检法三部门随即各自成立调查组,对当年所有参加办案人员进行调查。在等待一年多之后,官方最终公布了追责结果。

  呼格父母一直在“追”责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去年1月下旬,呼格父母也向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递交了控告材料,控告错案背后的所有办案人员,包括专案组侦查阶段的专案组警员、出庭支持公诉的呼市检察院检察官和呼格案一审、二审的所有合议庭法官、书记员。

  呼格的母亲尚爱云此前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跟老伴儿几乎每月都会去呼和浩特市中院、内蒙古自治区高院、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询问调查进展。去年8月份时,他们就被告知,自治区公检法三家的调查均已完成,报告已经提交到上一级主管部门等待批示。

  “该谁承担的责任,谁就一定要去承担。这也是为了让以后的办案人员不再犯错。”尚爱云说,对于当年的办案人员,他们的态度很明确:追责到底。

  呼格骨灰已于去年“迁坟”

  去年11月12日,呼格骨灰被迁入距市区30公里的一处陵园内安葬。尚爱云念叨着,原来孩子被草草葬在荒郊,孤零零的。现在好了,迁入的新墓地很大,对他们也算是一个心理安慰。

  著名法学家江平亲自为呼格撰写墓志铭:“呼格吉勒图18岁时,蒙冤而死。呼格其生也短,其命也悲。然以生命警示手持司法权柄者,应重证据,不臆断。重人权,不擅权,不为一时政治之权益而弃法治与公正。”

  自呼格骨灰迁坟后,等一个追责结果成为两位老人对儿子最后的念想。据媒体此前报道,内蒙古自治区有关负责人曾表示,对于呼格冤案,“公检法三家的责任人都跑不了”。

异地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是坐牢吗 取保候审怎么放人 武汉律师取保候审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baoshi/75879.html
文章标签: ,   ,   ,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miantuanwang5617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