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环案辩护律师王飞_1小时免费咨询

时间:2020-09-18 07:29    分类:取保候审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8911466220。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张玉环案辩护律师王飞_1小时免费咨询  第1张

张玉环案辩护律师王飞:张玉环案再审辩护律师:我不信刑讯逼供者能逃脱法网

  原标题:张玉环案再审辩护律师:我不信刑讯逼供者能逃脱法网

  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案,法院最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在听到张玉环“无罪”的那一刻,该案再审辩护律师王飞觉得“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2017年,在记者曹映兰的帮助下,王飞成为张玉环案的代理律师。在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王飞称,张玉环案的平反与社会媒体、家属以及法律界均密不可分,三环之中,缺少一环都不可。

  在采访张玉环时,他曾这样提到律师王飞:“我在监狱里看报,看法制节目,看到他帮河北廖海军案平反,廖海军被关了16年也能出来,我就想,我也一定能出去。只要我活一天,我就要坚持(申诉)一天。”

  案件平反的关键在于坚持

  广州日报:张玉环案取证的过程难度大吗?

  王飞:这个过程用了三年多。实际上每一个冤案的难度都很大,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我们代理期间光信就寄出去几千封。取证难度倒不是特别大,因为这个案子本身就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指向张玉环作案的,那两份把他绑死将近27年的有罪供述其实前后矛盾很大,两天的时间,一天在田地里面杀人,一天在自己家里面杀人,我就觉得这是个假的。每个人对一个事实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一个人说真话说假话,对于律师是很容易判断的。后来我们看了张玉环写的那么多的申冤信,这种长时间的审讯,其间还放狼狗咬,我觉得这些手段足以让一个人去屈服的。再加上我们之前平反的所有案件都是呈现这样的规律,所以我认为这个案子当时把张玉环作为杀人的犯罪嫌疑人,他就不是靠证据,完全是猜测。

  广州日报:张玉环案平反的关键是什么?

  王飞:我觉得关键就在于一种坚持。实际上我当时就去跟江西高院说这个案子我认为你们应该就知道是冤案,要不然的话两个疑点怎么解决?第一,如果是事实清楚,这个案子为什么需要审八年?还有,判决书里法律规定很清楚,你要定罪必须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张玉环的法律文书上面写着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这就表明法官对这个案子是不自信的。第二,如果证据扎实,两个未成年人能保住张玉环的一条命吗?早就杀掉了。所以我就根据这几个因素判断,我觉得当年他们可能内部认为这个案子是定不了的,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必须要定下来。

  所以,在我看来,这个案子平反的关键就在于坚持,你只要一直去坚持,这个案子判断上它不难。它并不是一个复杂的案件,这是我遇到的最简单的一个冤案,但是当事人被冤枉的时间又是最长的,这就是两个极端。

  除了“口供”外无直接证据

  广州日报:为什么说是最简单的一个冤案?

  王飞:以前有些案件确实有证据好像能够去指向当事人,但是这个案子里面除了口供没有任何直接性证据指向张玉环作案。为什么一个人没杀人,他为什么会去编造说自己杀人,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一个刑讯逼供的证据是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必须要排除掉,非法证据就不能在法庭上出示,所以这个案子也是比较遗憾的,主要是因为疫情影响,如果不是疫情影响,我们当时会非常坚决要求把这个口供给它排除掉。若排除掉以后,这个案子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张玉环作案,是绝对无罪,而不是什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这个案子不存在事实不清的,事实很清楚,不是他干的,就这么一个情况。

  广州日报:你觉得在办案的过程中,刑讯逼供存在的原因是什么?应该怎么去避免这些问题?

  王飞:第一,可能是当时命案必破这种不合理的硬性规定给刑讯逼供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命案必破势必给下面的办案人员很大压力,在真的没有头绪破不了的情况下,他们很可能基于这种压力去寻找替罪羊,让一个不是真凶的人成为真凶,那就必须要进行刑讯逼供。

  第二,是办案人员急功近利,急于立功受奖。因为一般杀人的命案肯定是大案,在任何一个地方大案破了以后都会立功,基于这种利益的驱使,让一些办案人员可能会无视一些最基本的客观事实。所以,有的时候确实不排除有的办案人员就是在故意造假。

  第三,也有可能在特殊的历史时期,根深蒂固的有罪推定思维导致的刑讯逼供。很多办案人员靠一种经验主义,他仅仅凭一些人的说话表情等因素,来造成一些先入为主的观念。因为他心里面就认定了你是罪犯,你现在不承认是因为你在狡辩,这个时候他可能就会变本加厉地实施刑讯逼供。

  广州日报:绝对无罪和事实不清还是很大差别?

  王飞:是的,你看网上一些言论就说他还是嫌疑人,他只是证据不足而已,给他宣告无罪,所以人们就认为警察可以随时再调查他。

  “内心确信,做事会更坚定”

  广州日报:你当时为什么会受理这个案件?

  王飞:这个案子是当时江西电视台的记者曹映兰找到我,而且实际上找到曹映兰的也不是家属,是当年发现这个案子不是一起意外事故而是场凶杀案的村医张幼玲。他比较愧疚,觉得当年如果自己不多嘴的话,张玉环被冤枉这个事情就不大可能会发生。我们后来跟他说这个事情你当年做的没错,你现在做的也没错。你当年出于医生的良知去说真话,没有问题,只不过后来被冤枉,那不是你造成的。

  当曹映兰把一些资料给到我们,我们根据自己职业的敏锐性判断这个案子八成以上恐怕是一个冤案。在我们见了张玉环以后,就更加确定这个案子是一起冤案,后来整个案卷里面的情况就完全证实了我们之前的一些判断。

  广州日报:其实你接下这个案子也挺不容易的,听说差旅费都不够?

  王飞:有时候没办法,人都有恻隐之心,面对一个被冤枉这么多年的人,你看到了就想帮他一把。而且按照我们的经验,确实能实实在在地帮到他,别的律师代理可能也成功不了。从江西乐平案之后,我们在江西高院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对我们的案件相对来说会重视一些。

  我们一直是比较实事求是的,包括在乐平案的时候,我们跟法院多次沟通,我一直说如果经过我调查的一个人,他如果不是冤屈的,我绝对不会给他申冤的。我知道我们律师对社会是有责任的,我不能把一个真正的杀人犯给救出来,然后让他再去杀人了,法官的担忧其实也是我们律师的担忧。所以我们会做大量的调查,来排除掉他是这个案子真凶的可能性,我们说服了我们自己之后才能坚定地去推动这个案子。从这一点来说,法院还是比较信任我们的判断和职业操守。

  在代理张玉环案期间,其实我也做了大量工作,我在他们村子里面待了一个多星期。因为这个案子本身没有什么关于他作案方面的证据,所以我就想了解他的为人、他的性格,然后他跟两家之间有没有什么重大的矛盾。杀人肯定是有个动机的,正常的人不可能因为一个鸡毛蒜皮的事来杀人,后来发现小孩的家庭和张玉环的家庭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矛盾,甚至关系还挺好。在这种情况下,他仅仅因为两个小孩调皮,然后就去杀人,我觉得这是不合常理的。然后我们也看他的房子所在位置,与一条路那么近,他在中午11时去杀人,我觉得他不可能在那么暴露的一个环境和时间去杀人,我当时就判断这个故事是假的,只有假的才会存在很多荒诞和经不起推敲的一些地方。所以我对这个案子的判断其实是从各个方面去进行的,我基本上确信这个口供一定是假的。办案的话,你一定要形成自己的心证,自己的内心确信,你确信这个事情是个什么样的,形成这样的确信以后,你做这个事情就会比较坚定一些。

  “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

  广州日报:你在听到宣判张玉环无罪后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王飞:我觉得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虽然我见张玉环的时候,我没有给他承诺,我内心其实在想,我要救他出来,但是我不敢跟他说。我们没办法给他希望,因为这样的案子每个案子都很难,而且存在不确定性,像我们行业内就说这种案子能够平反,就像你买彩票中了大奖一样,是一个低概率事件。但当时在我的判断看来,一个假的东西做到一个人身上,而且是做成杀人犯,我认为这是超越了司法的底线,我不相信这样的底线能够被突破,所以我还是有信心把这个事情给扭转过来的。

  “不去接,他就没有希望了”

  广州日报:感觉你也是越挫越勇,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接这些难度很大的案子。

  王飞:这就像我之前说的,你去接下来也许他还有一线希望,你不去接,他就永远没有希望了,他又永远不可能去放下这个东西。有的人说你被冤屈了,你就忘掉这一切,我觉得那是我们完全没有体会到那种被冤屈的滋味,实际上不可能忘掉的。有的人可能被冤屈了以后,他以后的人生全部是在申冤,即使申冤不成功,他也会这么做,会伴随终生的。所以我经常见当事人的时候,我一般都会说你是不是确定这个事情不是你干的,他说我确定,我非常确定,我是当事人,我做没做我很清楚。我就说只要不是你干的,你就要抱有希望。有时候确实需要鼓励这些人,因为他在那里边,尤其二十几年,如果不去鼓励一下,他真的一个人就完全绝望了。

  广州日报:你代理了这个案子,应该就是张玉环一个希望。

  王飞:主要他也比较坚持,一般来说,这种特别坚持的当事人也能打动我们。包括现在我们正在代理的一起案件,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也一定是无罪的。

  来源:广州日报

  特别声明:

  以上内容仅供参考,具体信息,请以实际情况为主。

  感谢原作者的辛勤创作,转载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新闻资讯之目的,未与作者取得联系,如有侵权,请原作者速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稿!

  责任编辑:

张玉环案辩护律师王飞:张玉环案再审辩护律师:申请国家赔偿的具体金额还未确定

  原标题:张玉环案再审辩护律师:申请国家赔偿的具体金额还未确定

  东方网·纵相新闻8月10日消息,8月4日16时,江西省高院就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公开开庭宣判,法院最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

  被关押9778天后再审改判无罪,这起引发关注和讨论的冤案背后,那些失去、坚守和归来的故事让人感动。但改判不意味着结束,26年的遗憾也并非道歉和赔偿就能弥补,更多人仍有疑惑,仍然愤怒,仍在追问。张玉环在采访中公开表示要求司法机关追究“刑讯逼供“人员的刑事责任并希望申请国家赔偿。

  张玉环前妻宋小女面对采访时也追问道:“追责可以吗?我的要求过分吗?“

  出事前 宋小女(左)与张玉环(右)的合影

  何时启动追责?追责哪些人?对于刑讯逼供人员的追责时效期过了吗?这样的冤假错案是如何发生的?如何防止和杜绝?就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张玉环案再审辩护律师、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飞。

  “启动追责程序不会拖得太久”

  此前有律师表示,张玉环可能提出700万的国家赔偿,对此王飞在接受媒体时也表示,具体的金额实际上还没有最终确定,“但我觉得700万远远不足以赔偿当事人所受到的创伤。“

  王飞告诉记者,关于赔偿的具体金额,还需要由国家赔偿的代理律师和张玉环再次确认。何时启动追责程序?王飞透露,张玉环刚刚回家,还需要稍微修整一下,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但肯定不会拖的时间很长。“

  “必须追责刑讯逼供人员,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难题”

  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张玉环要求追究司法机关‘刑讯逼供’人员的责任,并说出了一些刑讯逼供者的名字。张玉环前妻宋小女也表示:“我也要追究他们,因为他们害的我三母子全家、张玉环太可怜了。追责可以吗?我的要求过分吗?”

  对此,王飞表示,对刑讯逼供人员的追责是必须的。王飞告诉记者,此前审讯、刑讯张玉环一案的人很多,张玉环说出的一些刑讯逼供的实施者,也只是他能够回忆起来的一部分,但王飞认为,追责不是一个难题。

  王飞表示:“只要司法机关实事求是,愿意去追责,愿意去启动程序,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难题。很多人老讲难度,我认为这是个立场的问题,不是个难度的问题。技术上我不认为存在多大难度,因为我们的监察机关本身在反腐败反渎职这一块力度很大。在这样的力度之下,我不认为一些实施了违法犯罪的人能够逃脱。”

  此外,王飞认为,关于此案,所有触犯刑法的人员都应该进行追责,追责的具体范围很宽泛,包括在审理此案过程中的犯罪、违纪行为:“只不过根据责任的大小来进行判断,比如说当年第一次发回重审的法官,他就依法的守住了自己的底线,承担了自己的责任。但是其他一些人,比如这么简单的一个案件证据如此不扎实,就把他给判了,他们难道没有责任吗?”

  “不是过了20多年你就可以逃避法网”

  很多人关心的事,对于这些人追诉期是否已过?对此,王飞表示,就此案而言,对于违法人员的追诉应该不受时效限制。

  王飞认为,当年刑讯逼供发生以后,张玉环多次向司法机关反映,这相当于当年已经提出了举报。违法行为已经发生,根据法律规定,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该条款是我国刑法确定的两种不受追诉期限限制的情形之一。

  “就像一个案件,实施了一个犯罪行为,受害者去公安机关去报案,但是公安机关不立案,时效就中断了。不可能说你过了20年你就可以逃避法网,因为人家当年已经举报了。除非有人实施刑讯逼供行为后,受害者沉默不语,二十几年沉默不语,追究时效就可能过了,但是他一直在反映,这个案子很清楚,张玉环说他被屈打成招,是冤枉的。”

  “这样的冤案,唯一的选择就是平反”

  王飞向记者回忆,当年接下张玉环的案子,也是因为了解以后感到此事“过于荒唐“。

  王飞表示,此类冤假错案的共性就在于依赖口供,普遍没有客观证据,将口供抽掉,这样的案件都成立不了。而后来当事人普遍反映这个口供是虚假,是遭受到刑讯逼供以后无奈的招认:“实际上我们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看这种口供都会觉得很假,是会引起警惕的”。

  以张玉环的案子为例,王飞表示,不认为当年的司法人员从心底认为是此案是张玉环犯下的:“两条人命的一个案件,始终是给张玉环留了一条命,从它量刑上其实我们能看出来,我觉得最起码当年可能司法人员对这个案子内部分歧非常大。”

  “第二,这样的一个案件,审了8年,是不是他们自己也觉得问题很大?所以我觉得这是个司法人员责任和担当的问题。当时的刑诉法规定的很清楚,认定犯罪事实,证明标准必须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是我们看到南昌中院的判决书里面写着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也就是说你自己都承认,达不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这样的一个法定标准,而只是基本而已。”

  王飞认为,司法不应该容忍这样的案子存在。

  “司法的底线是你不能去冤枉一个人。或者说你在发现冤枉别人以后,不能不去纠正。这样的案件如果允许它不断的去发酵,对司法的权威、公信力的损害是很大的。这些底线是任何人不能突破的。因此这样的案件是必须要平反,它唯一的选择就是平反。”

  “要杜绝冤案,应该从最严厉的角度追究责任”

  王飞坦言,这种冤案带来的司法伤害对于当事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来说,所要承受的代价太大。

  想防范和杜绝这样的案件,必须首先要做到严格的追究当年办案人员的责任。如果达到追究刑事责任的标准,那么就应该追究刑事责任。如果是违纪违法,也应该从最严厉的角度来追究他的违纪违法责任。

  第二还有经济追责,“这样的案件实际上就是因为司法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导致的。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要国民买单呢?我认为财政在支付了国家赔偿以后,这些钱都应该让当年所有的办案人员来承担,在追究他的违纪违法甚至犯罪责任的基础之上,让他也承担经济上的惩罚。”

  (原题为《张玉环案再审辩护律师:只要司法机关愿意实事求是,追责刑讯逼供人员就不是难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

张玉环案辩护律师王飞:我是王飞,张玉环案的辩护律师

  我是王飞,张玉环案的辩护律师以下是喜马拉雅主播【故事FM】发布的专辑【故事FM】中的节目我是王飞,张玉环案的辩护律师的文字稿,由AI机器人自动转码生成,仅供参考。[00:00]嗯

  [00:05]你好

  [00:06]欢迎收听故事FM

  [00:07]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

  [00:09]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00:11]每周135

  [00:12]咱们不见不散1993年

  [00:24]江西省进贤县张家村的村民张玉环被指控杀害

  [00:27]同村的两名男童最后被判处死刑

  [00:30]缓期两年执行

  [00:32]但是在上周二

  [00:33]也就是2020年的8月4号

  [00:35]在服刑了9778天之后

  [00:38]江西省高院判定张玉环无罪

  [00:41]从1993年到2020年

  [00:43]张玉环被关押了将近27年

  [00:45]这使它成为了中国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无罪释放当事人

  [00:51]张玉环被释放之后

  [00:52]他的家人写了一封感谢信

  [00:53]把帮助过他的人的名字都列了进去

  [00:56]一一感谢

  [00:57]而这上面出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律师王飞

  [01:07]故事FM的听众朋友们

  [01:09]你们好

  [01:10]我是张玉华案的

  [01:13]申诉和再审的辩护律师王飞。

  [01:18]我和王菲相识于2014年

  [01:20]那个时候他是公益机构大爱清尘的志愿者

  [01:23]王飞经常给弱势群体做法律援助

  [01:26]此前就给江西乐平安和河北廖海军案

  [01:29]这两起冤假错案成功平反过

  [01:32]王菲最早接触张玉环

  [01:33]这个案子是在2007年

  [01:36]一个江西的一个媒体人

  [01:38]江西电视台的

  [01:39]但是现在在梨视频呢

  [01:40]要曹英岚

  [01:41]啊

  [01:41]找到我

  [01:42]他就说哎呀

  [01:43]有一个呃

  [01:45]我之前的一个采访对象

  [01:47]他呢

  [01:47]有一个心病老是压在他头上

  [01:50]他觉得嗯

  [01:52]他想帮一下这个人

  [01:53]我说你这个采访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

  [01:56]他说是个医生

  [01:58]我说那医生他跟这个当事人有什么关系

  [02:01]他说

  [02:02]当年在他们的村里面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02:06]两个小孩在水塘里面发现

  [02:09]那么本来家人以为这两个小孩是溺亡溺死

  [02:14]准备把这小孩给埋掉

  [02:16]但是呢

  [02:17]就是这个医生

  [02:18]这个医生叫张幼麟

  [02:19]他当时可能也是因为村里面都去看

  [02:22]这种发生这么大一个事情都去关心吗

  [02:24]去看

  [02:24]然后他去看了以后

  [02:26]他说不要买

  [02:27]他说这个孩子有可能是他杀

  [02:30]因为他当时看到小孩的嘴角有绳子的这种勒痕。

  [02:36]呃

  [02:36]然后另外一个小孩呢

  [02:38]好像他觉得当时这个水塘离村子这么远

  [02:43]小孩一般不会去那个地方去下河游泳啊

  [02:47]所以说他就觉得这个恐怕里边

  [02:50]有蹊跷

  [02:51]他当时就建议

  [02:53]建议去报案

  [02:54]那么当时村里面的这个村村民还说

  [02:58]哎呀

  [02:58]报报案是不是要钱?然后他说他说报案不要钱

  [03:02]你们就赶紧去报

  [03:04]实际上他跟张玉环呢嗯

  [03:07]他们还属于属于一个同族的

  [03:11]兄弟的关系

  [03:12]然后呢

  [03:13]后来这个事情就张玉环被被抓了

  [03:17]被带走了

  [03:18]带走了

  [03:18]他当时也觉得

  [03:20]呃

  [03:20]恐怕这个事情也就是张玉环干的

  [03:23]他也没觉得这个案子有什么问题

  [03:25]但是后来有一个有一个契机

  [03:28]就是这个张幼玲她的一个同事

  [03:33]那么可能也因为一些事情进了看守所

  [03:36]然后跟张玉环就恰巧关在一个看守所里边

  [03:41]这个同事出来了以后就就问这个

  [03:44]张友林说你们张家村有一个叫张玉环

  [03:47]你认识不认识

  [03:48]然后他说认识啊

  [03:50]我们还有一些关系呢

  [03:53]他差不多是我的同族的弟弟

  [03:56]他说他怎么了说这个人呢

  [03:58]在监狱里面不断的叫冤叫屈

  [04:01]然后还甚至自杀

  [04:03]啊

  [04:04]他说我没有杀人

  [04:05]我是被屈打成招的

  [04:07]我是冤枉的

  [04:08]那么张幼玲就对这个案子就产生了一些疑惑

  [04:12]当时他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过了很多年

  [04:15]甚至到了2012年了

  [04:17]就是这样一个人

  [04:18]他还在叫冤叫屈

  [04:21]所以说他就心里面就想当年这个案子成为一个凶杀案

  [04:27]也是因我而起那么

  [04:31]他说

  [04:31]我就想把这个事情弄清楚到底是不是张玉环干的

  [04:35]这所以说这个记者呢

  [04:37]实际上应该是张幼林找到了记者

  [04:40]呃

  [04:41]那么当时曹英岚把这些材料发给我以后

  [04:44]我就觉得

  [04:45]很惊讶

  [04:46]我说这个案件的证据这么简单

  [04:50]竟然把人给关了20多年。

  [04:53]几乎就是只有证

  [04:54]只有口供

  [04:55]其他任何的直接证据都没有

张玉环案辩护律师王飞:我是王飞,张玉环案的辩护律师_1

  原创 故事FM 故事FM

  1993 年,江西省进贤县张家村村民张玉环被指控杀害同村的两名男童,最后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但在上周二,也就是 2020 年 8 月 4 日,在服刑了 9778 天之后,江西省高院判定张玉环无罪。

  从 1993 年到 2020 年,张玉环被关押了近 27 年,这使他成为了中国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无罪释放当事人。

  ■ 张玉环无罪返乡后接受媒体专访 图/人民视觉

  张玉环被释放后,他的家人写了一封感谢信,把帮助过他们的人都列了进去。而这上面出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律师王飞。

  ***

  故事FM 的听众朋友们你们好,我是张玉环案的申诉和再审的辩护律师王飞。

  爱哲按:

  我和王飞相识于 2014 年,那个时候他是公益机构大爱清尘的志愿者。王飞经常给弱势群体做法律援助,此前就给江西乐平案和河北廖海军案这两起冤假错案成功平反过。王飞最早接触张玉环这个案子是在 2017 年。

  -1-

  事情起因

  一开始是江西电视台,现在在梨视频工作的记者曹映兰找到了我。她跟我说,她有一个采访对象,叫做张幼玲,是个医生。张幼玲心里头一直有个心病,想找我帮帮他。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1993 年,张幼玲所在的村子里有两个小孩掉进水塘里淹死了。大家一开始都以为是溺亡,准备把小孩埋了。但是他去现场看了以后,觉得有点不对劲。当时他看到一个孩子的嘴角有绳子的勒痕,另外一个小孩脖子上好像有掐痕。而且发现尸体的水塘离村子很远,小孩一般不会去那个地方下河游泳,所以张幼玲觉得这里边恐怕有蹊跷。

  于是张幼玲就跟孩子家长说,先不要埋,孩子有可能是他杀,赶快报警。

  后来张玉环被带走了,张幼玲觉得这个事情恐怕就是张玉环干的,没觉得案子有什么问题。

  但是后来张幼玲的一个同事因为一些事也进了看守所,恰巧跟张玉环被关在一个监室里。

  同事出来以后问张幼玲,张家村有一个叫张玉环的,认不认识?张幼玲说认识啊。张幼玲跟张玉环还有些血缘关系,张玉环是他同族的弟弟。同事说,张玉环这个人在监狱里面老是喊冤叫屈的,甚至还要自杀。他总是说自己没有杀人,是被屈打成招的,是冤枉的。

  听同事这么说完,张幼玲感觉很疑惑。当时他知道这些事情是 2012 年,张玉环已经被关进去了很多年,他很奇怪为什么过去了这么久,张玉环还在里面喊冤。

  张幼玲当时心里就想,当年这个案子因为自己成了一个凶杀案,他现在就想把事情弄清楚,要弄明白到底是不是张玉环干的。于是张幼玲去找了记者曹映兰。

  ■ 王飞律师(右一)和张母

  -2-

  「经不起推敲」的口供

  当时曹映兰把材料发给我以后,我觉得很惊讶,这个案件定罪的证据太简单了,几乎只有张玉环的口供,其他任何的直接证据都没有,而他们仅仅依靠这些,就把张玉环关了二十多年。

  即便我抛开口供的合法性问题,比如说刑讯逼供等等,单纯看它的真实性,我也觉得这个口供所呈现出来的犯罪故事经不起推敲。

  首先口供里说的杀人的时间是在中午 11 点。张玉环的家位于村里主干道的旁边。在这样一个暴露的位置,大中午的时间杀人,我觉得不太可信。

  其次是杀人动机。口供里的杀人动机简单到不可思议,张玉环说,当时自己做活回来后,发现两个小孩在他家屋檐下扒台阶上的土,觉得他们调皮,就打了小孩。小孩反手抓他,他当时很生气,同时联想到他们以前倒过他家里的油盐,所以就顿生杀机,把小孩子杀了。

  张玉环自己有两个小孩,比这两个死去的孩子还要小。小孩子调皮是一个太常见的小事,因为这个原因杀人,不像是一个成年人会做的事情。

  所以我当时觉得这个案子有很大冤错的可能。

  -3-

  面见当事人

  2017 年 3 月份的时候,我们去了一趟南昌监狱。我们任何一个案件都必须要见到当事人,确定他们十有八九是被冤枉的,才会决定帮他们申诉。

  第一次见张玉环时,他特别激动,说话几乎语无伦次。

  他说,20 多年了,没有人来过问我的案子,今天终于有律师来找我了。

  我当时用一种不太相信他的姿态试探他,我问他,这事恐怕是你干的吧?你到底有没有杀人?

  他反应很激烈,他说,我绝对没有杀人,两个小孩跟我没有关系。

  我说,你敢不敢给我发个毒誓?

  他毫不犹豫地发誓。

  我说,既然不是你干的,你为什么认了?

  他说,我真的受不了,我当时是被刑讯逼供的。

  于是他给我讲自己经历了 6 天 6 夜的审讯,被电击,蹲马步,戴飞机铐,他们还放狼狗咬他,咬他的下体。

  每一个冤假错案,我都会听到刑讯逼供的故事,但是放狼狗撕咬,我真的是第一次听到。

  审讯人员的想象力真的是很丰富。

  当时办案人员还威胁张玉环说,如果还不承认杀人,我们会把你老婆也抓来,让她也经历这样的审讯。

  张玉环说当时孩子都还很小,如果老婆也被抓了,那两个小孩就完了,整个家庭就完了。所以他在那个情况下就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认了。

  -4-

  疑点重重

  当时张玉环跟我讲完以后,我觉得九成以上这个人是被冤枉的。我看他的表情,我觉得这个人不狡猾,应该是个本分,甚至有点木讷的男人。我觉得我应该相信他。

  见完面以后,我去进贤县张家村待了有一个多星期。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我喜欢去当事人生活的地方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通过他的为人处事,可以更好地还原当年的情况。让我完成内心对于他的一种确信。

  当时我们见到了村长。村长跟我讲,张玉环被带走的那一天,公安先先找到了他,让他去叫张玉环,说请他去吃饭。村长知道公安找过来肯定没好事,张玉环那天可能要被带走了。

  吃饭的时候他就观察张玉环,看张玉环吃了两大碗,吃得很香。村长当时心想,这个人心理素质也太好了,干了这么大一件事,还能吃得这么香,而且还是在公安面前。

  村长还给我透露,两个小孩失踪的晚上,张玉环也参与去找了两个小孩。

  后来我也了解到,小孩在做尸检时,张玉环也过去围观,回来还跟他的前妻宋小女说这两个小孩是怎么死的,当时宋小女听得害怕,让他别说了。

  -5-

  前妻宋小女

  爱哲按:

  张玉环被抓之后,宋小女一直顶着「杀童者的妻子」这个名声在为张玉环奔走,并同时艰难地抚养着两个孩子。1996 年,因为生活所迫,宋小女改嫁给了现任的丈夫。但是在婚前,她向现任丈夫提出了两个条件:

  1、要无条件地对自己的两个儿子好。

  2、他不得干预自己去探望张玉环。

  ■ 张玉环被释放后,媒体采访宋小女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刷屏,感动了无数人

  我们第一次去进贤县时,宋小女也在。当时我对她拍了些视频,做了点调查。宋小女跟我讲,张玉环是一个好老实的人,她不相信他会杀两个小孩。而且他们家的小孩也那么小,他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宋小女有一年得了子宫癌(误,实为子宫肌瘤发展为宫颈癌),当时手术不是很成功,身体状态很差,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宋小女现任的丈夫说,你去看一看张玉环吧。

  宋小女在监狱里问,张玉环,我已经快要死了,我就是想再问你一下,两个小孩的死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张玉环哭着跟她讲,小女啊,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害那两个小孩,我是无辜的。

  因为命运的捉弄,他们被迫离婚,改嫁,最后分开。但即使成为了前妻,宋小女也没有放弃张玉环,她真的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女人。

  另外我们也了解了一下,两个小孩家跟张玉环家之间有没有什么大的矛盾。

  但村民们觉得,除了张玉环的母亲性格比较泼辣,谁家的牲口吃了她家的东西,可能会骂人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大的矛盾。而且那个年纪较小的小孩跟他们家很要好,两家小孩经常在一起玩,两家距离不到 50 米,中间就隔着一条马路。

  ■ 2020 年 8 月 5 日,南昌,张玉环的母亲张炳莲感谢前妻宋小女。图/人民视觉

  -6-

  被忽略掉的证据

  做了一些调查后,我还见了张玉环当年在看守所同监室的狱友。

  他跟我讲张玉环在里面天天喊怨,老是绝食。狱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花生米,意思是说张玉环是要被枪毙的,因为子弹和花生米长得很像。他因为这个外号还老是跟人打架,不愿意别人这么叫他,他说自己没杀人,凭什么要被枪毙?

  因为刑事申诉近亲属都可以作为申诉人,所以张玉环这个案子中,张玉环的母亲、哥哥,妹妹全都作为申诉人,总共委托了 8 位律师共同发力。其中,我和尚满庆律师是由张玉环直接委托。

  我们主要的工作还是在启动申诉以后跟办案机关不断的沟通,跟他们说这个案件是一个毫无悬念的错案,而且张玉环已经被关了这么多年,希望司法机关能够尽快地把这个案子解决。

  这个过程从 2017 年开始一直持续到 2018 年 6 月份,直到有一天,法院打电话说这个案子立案复查了。我当时很高兴,因为通常司法机关认为案子确实有问题,才可能立案复查。

  这之后,我们主要开始针对案卷材料分析,在案卷里我们看到了一个能直接否定作案时间的证据。

  判决里面认定的作案时间是中午 11 点多,但是案卷里边有一个小女孩的证言,她说当天中午 12 点多,她看到那两个小孩往下马塘水库的方向走去,也就是第二天发现尸体的地方。

  那判决怎么能认定他们 11 点时就被杀了呢?实际上在第二次一审时,律师也提供了这个证据,但在法院的最终判决里完全忽略掉了这个证据,没有给予任何的评价。

  那个年代,人们头脑里可能都是满满的有罪推定论,只要一个人到了法庭,他就怎么看怎么像罪犯。他所有的辩解都被认为是狡辩,是在推卸责任。在这种观念之下,人会丧失一些理性,不太关注对被告有利的事实和证据。

  -7-

  江西高院再审

  我们当时 8 个律师独立阅卷,独立发表意见,互相不沟通,我们就想知道我们能不能达成一致的意见。最后,我们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明显无罪的案件。

  2019 年 3 月份,江西高院打来电话说我们法院已经正式的作出决定,对这个案子进行再审。 按照我以前的一些经验,一个案子被原审法院决定再审,那通常就意味着这个案子要改了。

  2020 年 7 月 9 日开庭,检察院和我们律师的观点是相同的,都是建议改判无罪。

  当然这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既然案子启动再审,就意味着大家在是否有罪的问题上基本上达成了共识。

  ■ 王飞律师和张玉环哥哥张民强、妹妹张丹玉在法院门口

  法庭三个多小时的庭审,我最少说了两个多小时,当时情绪也比较激动。我当时在法庭上说,在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把一个公民抓了,关起来,然后用残酷的刑讯逼供,逼迫别人说假话,这确实是不可思议。即使检察机关建议改判无罪,我也不会感觉到喜悦。我感觉痛心,痛心你们为什么用了二十几年才建议改判无罪?你们当年在做什么?当年我们的司法底线到底有没有人去坚守?

  我的辩护比较喜欢有感而发。我觉得辩护其实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东西,我们只是在为有血有肉的人,他的人生,他的遭遇,他不幸的家庭诉说,我们只需要从一个善良的人的角度,说一些常情常理就足够了。

  -8-

  迟到的清白

  将近一个月之后,8 月 4 日法院宣判结果——无罪。

  我原本认为我会很平静,毕竟这是我意料之中的结果。但当那两个字被宣布时,我心里面还是有一些波澜。三年多的时间,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张玉环得到了他应得的自由。

  爱哲按:

  算上张玉环案,王飞已经成功平反了三起冤假错案,每次平反成功,王飞都会收到非常多新的委托请求。王飞给我数了一下,他现在手上还代理着七八个疑似冤案,大部分都已经被关押了十几年,这其中还包括已经被执行了死刑的

  我最近接手的有一个案件,跟张玉环案类似。

  这个当事人当年已经被执行了死刑,每当他的家人谈起案子都是痛哭流泣,觉得他是被冤枉的。而且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外围调查,觉得那个案子问题很大,可能也是一个冤假错案。

  但很痛心的是,他已经离开了 20 多年。

  那天我见他的家人时,我要了一张当事人的照片。我有时会拿出这张照片看看,觉得自己在跟他对话。我想,也许有一天,我可以还他一个清白。

  -封面图 人民视觉

  未注明来源图片由 讲述者 提供

  搜索往期故事

  Staff

  讲述者 | 王飞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梁子 爱哲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LA1 - Moby(逼供)

  03.把握时间 掌握方向 - 林生祥(宋小女探监)

  04.eero - Eno(庭审)

  05.Unbraiding the Sun - Goldmund(片尾曲)

  故事FM

  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苹果播客 | 网易云音乐 | 蜻蜓FM | 喜马拉雅

  QQ音乐 | 荔枝FM | 懒人听书 | 酷狗音乐

  均可收听

  原标题:《我是王飞,张玉环案的辩护律师 | 故事FM》

  阅读原文

取保候审算犯罪记录吗 亲律师申请取保候审需要多少钱 刑事案件请律师取保候审多少钱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baoshi/76965.html
文章标签: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