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将 套路贷 以诈骗罪论处

时间:2020-12-26 04:08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须将 套路贷 以诈骗罪论处:套路贷中的诈骗罪深度思考(1)

  套路贷中的诈骗罪深度思考(1)

  套路贷已经被归为新型黑恶犯罪的一种,各地也出台了很多办理此类案件的指导意见,内容基本大同小异,对套路贷行为的认定,浙江省的指导意见比较典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套路贷”犯罪时,未采用明显暴力或者威胁手段,被害人依约定交付资金的,则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行为从整体上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被害人财产的诈骗行为,一般可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本文试图深入分析套路贷中的诈骗罪究竟应该如何认定。

  根据指导意见,套路贷犯罪的具体表现包括:假借民间借贷之名,通过“虚增债务”“签订虚假借款协议”“制造资金走帐流水”“肆意认定违约”“转单平帐”等方式,采用欺骗、胁迫、滋扰、纠缠、非法拘禁、敲诈勒索、虚假诉讼等手段,非法占有公私财物。根据这些特点,我虚构若干典型的案例来具体分析。

  案例1:甲向乙借5000元,乙要求甲打了10000元的借条,称是为了完成业务量,实际借款仍然按5000元,甲预扣头期利息,实借3500元给乙。乙到期未还,甲按10000元向乙追债,乙被催了几次后,只好向甲还了10000元。

  这个虚构的案例,符合“虚增债务”、“签订虚假借款协议”、“未采用明显暴力或者威胁手段”、“被害人依约定交付资金”等特征,指导意见认为可以定为诈骗罪,但我认为并不成立。诈骗罪中要有欺诈行为,案例1中的欺诈行为是甲向乙谎称虚增的债务是为了完成业务量,乙因此陷入错误认识,认为虚增的金额是为了帮甲完成业务量,实际并不需要偿还。认真分析的话,乙其实并没有陷入错误认识,甲欺骗乙之前,乙的认识是“债务为5000元”,甲欺骗乙之后,乙的认识仍然是“债务只为5000元”,前后并无不同,不存在错误。而当甲以10000元向乙追债,乙明白甲所谓的完成业务量才虚增债务其实是欺骗,此时乙并不就因此认为债务就变成了10000元,其认识仍然是”债务只有5000元“,乙一直没有陷入错误认识,哪怕乙后来给甲还了10000元,由于这里面没有错误认识存在,所以不成立诈骗罪。有人说,乙确实被骗了,他以为不用按10000元还钱,其实甲就是按10000元来要债,从这个角度,似乎也可以说乙陷入了错误认识,但乙并不是因这种错误认识而处分自己财物的,相反,如果认为乙陷入的错误认识是“不用还10000元”,根据这样的错误认识,乙是不用向甲还10000元才对,如果认为这是诈骗罪,那等于说,乙因为陷入了“不用向甲还10000元”的错误认识,所以自愿还了甲10000元,这种因果关系显然非常荒谬。

  案例2:甲向乙借5000元,乙要求甲打了10000元的借条,称是为了担保还款,只要乙按期还款,借款实际按5000元而不用按10000元,甲预扣头期利息,实借3500元给乙。乙到期未还,甲按10000元向乙追债,乙被催了几次后,只好向甲还了10000元。

  这个案例是实务中非常出现的情形,与案例1有所不同,案例2中甲给乙说,逾期才按10000元还款,乙完全理解这个意思,后来甲也是按这个约定向乙追债的,从表面上看,整个过程并不存在欺骗,如果按指导意见认定是诈骗罪的话,必须分析出到底甲的欺骗行为到底是什么以及乙因此陷入何种错误认识。传统的诈骗罪理论认为,诈骗手段分为“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两种,但按传统理论很难认定甲的行为构成欺骗,说明了传统理论无法概括形形色色的诈术,跳出传统理论的局限的话,我们无妨认为但凡让他人陷入错误认识的手段都可以称为诈骗手段。传统的诈骗理论先分析诈术,再分析行为对象因诈术陷入错误认识,我们换个顺序,先分析行为对象陷入何种错误认识,再考察该错误认识是否由行为人故意引起,答案是否定的话,行为人不构成诈骗罪,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再分析被害人是否具有刑法上的需保护性,应该保护的话,那就可以认定行为人实施了诈术。之所以最后要考察被害人是否有刑法上的需保护性,是因为有这样的情形,比如甲自称是秦始皇骗取乙的财物,宜认定为民事欺诈,不宜认定为诈骗罪。

  运用上面的观点和方法,我们重新分析案例2。事实上这个案例是真实案例,甲多次放贷中,按期还款的情况确实只按5000元收,所以案例2中先以甲未失信为前提,甲失信的情况我们在案例3中讨论。乙认为按期还款就只按5000元还钱,表面上这种认识并无错误,其实不然,乙的认识是一体两面,同时包括了不按期还款就还10000元的内容,乙的错误认识是“如果没按期还款,自己有义务向甲承担10000元正当债务”。乙的这种错误认识当然是由甲故意引起,甲采用的方法是,先给出两种可能“按期还5000”“逾期还10000”,再诱使乙轻信自己对事情的进程有足够的控制能力,忽视另一可能中蕴含的巨大风险,从而放弃对另一种可能进行协商的努力。乙是否需要动用刑法来保护呢?答案也是肯定的,乙只是普通人,在这种只给出两种可能的情形,普通人会错误认为是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的可能,而且基于人性的弱点,普通人都会更相信对自己有利的可能,而甲则清楚缺钱的人几乎都会持续缺钱,但却包装出一种“事前有约,风险可控”的假象,此种情况下,由于另一种可能对乙极为不利,所以乙需要得到刑法上的保护。经过上面三层分析,结论是甲实施诈术,乙因此陷入“逾期后自己将对甲负有10000元债务”的错误认识,乙因错误认识处分了自己的财物,甲因此获得10000元。四个环节,环环相扣,因果分明,诈骗罪成立。指导意见将案例2定为诈骗罪是正确的,但只能按上面的分析才能说明案例2符合诈骗罪的构成。

  案例3:甲向乙借5000元,乙要求甲打了10000元的借条,称是为了担保还款,只要乙按期还款,借款实际按5000元而不用按10000元,甲预扣头期利息,实借3500元给乙。乙到期还5000,但甲要求按借条的10000元,乙考虑到借条确实是自己的签名,只好向甲还了10000元。

  跟案例2不同,案例3甲失信于乙,但本案并没有明显的暴力或者威胁手段,乙也是依约定交付资金的。诈术与错误认识的分析跟案例2相同,乙确实陷入了“逾期后自己将对甲负有10000元债务”的错误认识,但并不是基于这个错误认识处分财物的,故不成立诈骗罪。乙认为按期归还只还5000元,与其说向甲还10000是被骗,还不如说是被胁迫,表面上受威胁或者要挟的程度并不深,但普通人对自己确实有签字的事实是一种有嘴说不清的心态,精神上受到的压抑不容小视,所以可以定敲诈勒索罪,指导意见认为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其实并不准确。

  (待续)

须将 套路贷 以诈骗罪论处  第1张

须将 套路贷 以诈骗罪论处:小心“套路贷”诈骗罪如何认定

  套路贷案件形式复杂,是诈骗分子以贷款名义实施一系列渐进的诈骗活动的作案套路。套路贷背后带来的是大量诈骗罪的发生。让我们以案说法,见识套路贷触犯的诈骗罪到底是如何认定的吧。

  一、案例导入

  上海的一名小伙子,就落入了“套路贷”的陷阱,他从小额贷款公司借了5万块,两年时间利滚利成了572万元,还赔上了自己和父母的住房。

  “套路贷”的套路究竟有多深?诈骗分子以所谓行规为理由,借5万却写11万欠条;新债还旧债,同样招数让欠款滚雪球;套路贷讨债人强占房屋,威逼移房;聘请法律人员,出谋划策、制作合同陷阱、打追债官司。这就是典型的“套路贷”的作案手段。显然,行为人均以诈骗罪定罪处罚。

  二、诈骗罪的认定

  (一)诈骗罪侵犯了什么权益?

  诈骗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侵犯的对象,仅限于国家、集体或个人的财物,包括骗取无形物与财产性利益。而不是骗取其他非法利益。其对象,也应排除金融机构的贷款。因刑法已特别规定了贷款诈骗罪。

  (二)实施诈骗的行为结构是怎样的?

  1、行为人实施了欺诈行为。

  欺诈行为从形式上说包括两类,一是虚构事实,二是隐瞒真相,二者从实质上说都是使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的行为。

  2、欺诈行为使对方产生错误认识。

  对方产生错误认识是行为人的欺诈行为所致,即使对方在判断上有一定的错误,也不妨碍欺诈行为的成立。在欺诈行为与对方处分财产之间,必须介入对方的错误认识。

  3、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后作出财产处分。

  财产处分行为包括处分行为与处分意思。

  4、行为人获得财产,被害人遭受损失。

  根据刑法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才构成犯罪。诈骗罪的数额较大,以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为起点。诈骗未遂,情节严重的,也应当定罪并依法处罚。

  (三)实施诈骗的是什么人?

  诈骗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凡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

  (四)行为人出于什么犯罪目的?

  诈骗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

  “套路贷”是一个披着金融工具外衣的骗局,套路极其深。刑法打击、部门监管双管齐下。如果您有借款需要,请尽量选择正规金融机构。借款中一旦发现问题,特别是利息超过法定上限,或对方刻意绕开法律管制、签署虚假合同,一定要立刻报警!

须将 套路贷 以诈骗罪论处  第2张

须将 套路贷 以诈骗罪论处:最高检等部委发布“套路贷”办案意见:未涉暴力一般以诈骗罪定罪

  原标题:最高检等部委发布“套路贷”办案意见:未涉暴力一般以诈骗罪定罪

  4月9日,全国扫黑办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开发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四个关于办理扫黑除恶案件的意见,并回答记者提问,其中包括关于对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等文件。

  《关于对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区别了“套路贷”与民间借贷。文中称,“套路贷”是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概括性称谓。

  文中总结了五类实践中“套路贷”的常见犯罪手法和步骤,包括亦民间借贷之名、制造虚假资金走账流水痕迹、故意制造违约、恶意垒高借款金额以及暴力催债。

  关于定罪问题,文中称实施“套路贷”过程中,未采用明显的暴力或者威胁手段,其行为特征从整体上表现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被害人财物的,一般以诈骗罪定罪处罚;对于在实施“套路贷”过程中多种手段并用,构成诈骗、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虚假诉讼、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抢劫、绑架等多种犯罪的,应当根据具体案件事实,区分不同情况,依照刑法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数罪并罚或者择一重处。

  全文内容:

  为持续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准确甄别和依法严厉惩处“套路贷”违法犯罪分子,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有关司法解释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等规范性文件的规定,现对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提出如下意见:

  一、准确把握“套路贷”与民间借贷的区别

  1.“套路贷”,是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概括性称谓。

  2.“套路贷”与平等主体之间基于意思自治而形成的民事借贷关系存在本质区别,民间借贷的出借人是为了到期按照协议约定的内容收回本金并获取利息,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也不会在签订、履行借贷协议过程中实施虚增借贷金额、制造虚假给付痕迹、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行为。

  司法实践中,应当注意非法讨债引发的案件与“套路贷”案件的区别,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也未使用“套路”与借款人形成虚假债权债务,不应视为“套路贷”。因使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强行索债构成犯罪的,应当根据具体案件事实定罪处罚。

  3.实践中,“套路贷”的常见犯罪手法和步骤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情形:

  (1)制造民间借贷假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往往以“小额贷款公司”“投资公司”“咨询公司”“担保公司”“网络借贷平台”等名义对外宣传,以低息、无抵押、无担保、快速放款等为诱饵吸引被害人借款,继而以“保证金”“行规”等虚假理由诱使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签订金额虚高的“借贷”协议或相关协议。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还会以被害人先前借贷违约等理由,迫使对方签订金额虚高的“借贷”协议或相关协议。

  (2)制造资金走账流水等虚假给付事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按照虚高的“借贷”协议金额将资金转入被害人账户,制造已将全部借款交付被害人的银行流水痕迹,随后便采取各种手段将其中全部或者部分资金收回,被害人实际上并未取得或者完全取得“借贷”协议、银行流水上显示的钱款。

  (3)故意制造违约或者肆意认定违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往往会以设置违约陷阱、制造还款障碍等方式,故意造成被害人违约,或者通过肆意认定违约,强行要求被害人偿还虚假债务。

  (4)恶意垒高借款金额。当被害人无力偿还时,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安排其所属公司或者指定的关联公司、关联人员为被害人偿还“借款”,继而与被害人签订金额更大的虚高“借贷”协议或相关协议,通过这种“转单平账”“以贷还贷”的方式不断垒高“债务”。

  (5)软硬兼施“索债”。在被害人未偿还虚高“借款”的情况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向被害人或者被害人的特定关系人索取“债务”。

  二、依法严惩“套路贷”犯罪

  4.实施“套路贷”过程中,未采用明显的暴力或者威胁手段,其行为特征从整体上表现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被害人财物的,一般以诈骗罪定罪处罚;对于在实施“套路贷”过程中多种手段并用,构成诈骗、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虚假诉讼、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抢劫、绑架等多种犯罪的,应当根据具体案件事实,区分不同情况,依照刑法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数罪并罚或者择一重处。

  5.多人共同实施“套路贷”犯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所参与的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应当认定为主犯,对其参与或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承担刑事责任;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的,应当认定为从犯。

  明知他人实施“套路贷”犯罪,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以相关犯罪的共犯论处,但刑法和司法解释等另有规定的除外:

  (1)组织发送“贷款”信息、广告,吸引、介绍被害人“借款”的;

  (2)提供资金、场所、银行卡、账号、交通工具等帮助的;

  (3)出售、提供、帮助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

  (4)协助制造走账记录等虚假给付事实的;

  (5)协助办理公证的;

  (6)协助以虚假事实提起诉讼或者仲裁的;

  (7)协助套现、取现、办理动产或不动产过户等,转移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的;

  (8)其他符合共同犯罪规定的情形。

  上述规定中的“明知他人实施‘套路贷’犯罪”,应当结合行为人的认知能力、既往经历、行为次数和手段、与同案人、被害人的关系、获利情况、是否曾因“套路贷”受过处罚、是否故意规避查处等主客观因素综合分析认定。

  6.在认定“套路贷”犯罪数额时,应当与民间借贷相区别,从整体上予以否定性评价,“虚高债务”和以“利息”“保证金”“中介费”“服务费”“违约金”等名目被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非法占有的财物,均应计入犯罪数额。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际给付被害人的本金数额,不计入犯罪数额。

  已经着手实施“套路贷”,但因意志以外原因未得逞的,可以根据相关罪名所涉及的刑法、司法解释规定,按照已着手非法占有的财物数额认定犯罪未遂。既有既遂,又有未遂,犯罪既遂部分与未遂部分分别对应不同法定刑幅度的,应当先决定对未遂部分是否减轻处罚,确定未遂部分对应的法定刑幅度,再与既遂部分对应的法定刑幅度进行比较,选择处罚较重的法定刑幅度,并酌情从重处罚;二者在同一量刑幅度的,以犯罪既遂酌情从重处罚。

  7.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套路贷”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有证据证明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为实施“套路贷”而交付给被害人的本金,赔偿被害人损失后如有剩余,应依法予以没收。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已将违法所得的财物用于清偿债务、转让或者设置其他权利负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追缴:

  (1)第三人明知是违法所得财物而接受的;

  (2)第三人无偿取得或者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取得违法所得财物的;

  (3)第三人通过非法债务清偿或者违法犯罪活动取得违法所得财物的;

  (4)其他应当依法追缴的情形。

  8.以老年人、未成年人、在校学生、丧失劳动能力的人为对象实施“套路贷”,或者因实施“套路贷”造成被害人或其特定关系人自杀、死亡、精神失常、为偿还“债务”而实施犯罪活动的,除刑法、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外,应当酌情从重处罚。

  在坚持依法从严惩处的同时,对于认罪认罚、积极退赃、真诚悔罪或者具有其他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被告人,可以依法从宽处罚。

  9.对于“套路贷”犯罪分子,应当根据其所触犯的具体罪名,依法加大财产刑适用力度。符合刑法第三十七条之一规定的,可以依法禁止从事相关职业。

  10.三人以上为实施“套路贷”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应当认定为犯罪集团。对首要分子应按照集团所犯全部罪行处罚。

  符合黑恶势力认定标准的,应当按照黑社会性质组织、恶势力或者恶势力犯罪集团侦查、起诉、审判。

  三、依法确定“套路贷”刑事案件管辖

  11.“套路贷”犯罪案件一般由犯罪地公安机关侦查,如果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更为适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结果发生地。

  “犯罪行为发生地”包括为实施“套路贷”所设立的公司所在地、“借贷”协议或相关协议签订地、非法讨债行为实施地、为实施“套路贷”而进行诉讼、仲裁、公证的受案法院、仲裁委员会、公证机构所在地,以及“套路贷”行为的预备地、开始地、途经地、结束地等。

  “犯罪结果发生地”包括违法所得财物的支付地、实际取得地、藏匿地、转移地、使用地、销售地等。

  除犯罪地、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外,其他地方公安机关对于公民扭送、报案、控告、举报或者犯罪嫌疑人自首的“套路贷”犯罪案件,都应当立即受理,经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的,移送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处理。

  黑恶势力实施的“套路贷”犯罪案件,由侦办黑社会性质组织、恶势力或者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的公安机关进行侦查。

  12.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有关公安机关可以在其职责范围内并案侦查:

  (1)一人犯数罪的;

  (2)共同犯罪的;

  (3)共同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还实施其他犯罪的;

  (4)多个犯罪嫌疑人实施的犯罪存在直接关联,并案处理有利于查明案件事实的。

  13.本意见自2020年4月9日起施行。

  :

须将 套路贷 以诈骗罪论处  第3张

须将 套路贷 以诈骗罪论处:浙江省公检法“重拳”打击“套路贷” 设置各种“套路”骗取他人财物以诈骗罪论处

  北京商报讯(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7月25日,北京商报记者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公众号“浙江天平”获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于日前对办理“套路贷”相关刑事案件若干问题进行了讨论,并印发了《关于办理“套路贷”相关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纪要》(以下简称《纪要》)。《纪要》指出,要准确认定“套路贷”的行为性质,具备“套路贷”的构成要素,设置各种“套路”骗取他人财物的,以诈骗罪论处。“套路贷”一般以合同形式表现,但不应以合同诈骗罪论处。诈骗不成,反被对方所骗的,不影响诈骗罪的认定。

  《纪要》准确界定“套路贷”的构成要素,提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以低息、无抵押、快速放贷等为诱饵,诱使或者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等相关协议,通过收取“家访费”“调查费”“保证金”“中介费”“行规费”“安装费”“利息”“砍头息”等一种或者多种费用,虚增贷款金额、制造虚假给付痕迹、恶意制造认定违约、多平台借款平账、毁匿还款证据等一种或者多种方式设置“套路”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关系的,属于“套路贷”。“套路贷”案件通常伴有非法讨债的情形,但不是“套路贷”的构成要素。“套路”多少不影响“套路贷”的认定。没有使用“套路”的,不属于“套路贷”。

  《纪要》提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是“套路贷”的本质属性。在“套路贷”案件中,只要有“套路”,就可认定非法占有目的。行为人收取名目繁多的费用,虚增贷款金额、故意设置不平等条款等明显不符合民间借贷习惯,无论对方是否明知,均不影响行为人非法占有目的的认定。

  在认定“套路贷”犯罪数额时,应准确把握“套路贷”犯罪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本质特征,予以整体否定性评价。《纪要》提到,实施“套路贷”违法犯罪行为所产生的“利息”“砍头息”,虽然表现形式是利息,但实质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所产生的违法犯罪所得,均应计入犯罪数额。

  此外,“虚高债务”和以“利息”“砍头息”“保证金”“中介费”“家访费”“调查费”“服务费”“安装费”“违约金”等名目约定的费用,均应计入犯罪数额。已经被行为人实际占有的,以相关犯罪既遂论处;尚未实际占有的,可按相关犯罪未遂论处。行为人实际给付的“本金”,应视为实施“套路贷”的犯罪工具予以没收或追缴,但不计入犯罪数额。

  《纪要》还指出,如果被害人从行为人处收到的“本金”数额大于其后来实际交给行为人“利息”“费用”等累计的金额,则差额部分可以从被害人处追缴。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公安机关应注重追缴差额部分。如果行为人采用掩盖被害人已归还部分借款的事实,以借贷合同上借款金额提起诉讼、仲裁的,被害人已归还的部分借款金额应视为诈骗犯罪既遂的数额。借贷合同上借款金额不计入犯罪数额,但超过借贷合同金额的“利息”应当计入犯罪数额。如果行为人已经非法占有相应“利息”,则利息计入诈骗犯罪既遂数额;如果尚未非法占有相应“利息”,则“利息”计入诈骗未遂数额。

  据悉,该《纪要》自2020年7月24日起施行。

土地合同诈骗罪 河南省诈骗罪量刑标准 诈骗罪立案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136263.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