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息借钱赌博 诈骗罪

时间:2020-12-26 05:02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高息借钱赌博 诈骗罪:北京海淀一村会计挪用1.12亿征地款 获刑10年

  海淀区西北旺镇皇后店村会计陈万寿,利用管理本村征地补偿款的便利,在8年时间里将总计1.12亿补偿款私自借给商人李化玉用于投资搞项目。但李化玉的投资经营最终失败,无法偿还这笔巨款。涉案的还有皇后店村党支部书记牛玉冲。

  记者昨天获悉,李化玉的行为构成诈骗罪,被市一中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陈万寿、牛玉冲的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一审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4年。3月31日,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李化玉等人上诉,维持原判。

  借款

  商人借款承诺返20%高息

  在顺义区北务镇林上村南,一处占地近300亩的温室大棚,一半面积处于荒芜状态。这处大棚由黑龙江籍商人李化玉斥资4000多万建设。除了林上村的这处大棚,李化玉还在本市大兴区等处投资建设了其他农业项目。李化玉用来租赁土地、建设大棚的投资款1.12亿余元,大多是海淀区西北旺镇皇后店村会计陈万寿私自出借的该村征地款。由于经营惨淡,李化玉不但没有赚到钱,反而连归还皇后店村的钱都拿不出来。

  时间回溯到1998年,李化玉来到皇后店村租地办厂,与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的牛玉冲、村会计陈万寿相识。经营到2000年时,李化玉的企业经营遇到困难,便向牛玉冲、陈万寿提出借款,牛玉冲当时同意。由于借的钱并不多,绝大多数也都按时归还,牛玉冲、陈万寿对李化玉的信誉没有怀疑。

  虽然从皇后店村借来了钱用于周转,但李化玉企业的经营状况并没有好转。李化玉再次向牛玉冲、陈万寿提出了借钱的请求,并称可以返20%的高息。到2005年,李化玉借的钱已经超2000万,但还钱速度并不快,承诺的20%的高额利息也无法支付。李化玉到处扩张、租地搞项目,资金缺口极大,由于担心村支书牛玉冲不同意继续借钱,李化玉转而直接向陈万寿提出借款请求。到2010年年初,李化玉从皇后店村借走的钱已达6600多万。

  漏洞

  村会计长期一人独掌财务大权

  在案件审理中,皇后店村其他财务人员作证称,村集体银行账户、支票等财务工作由陈万寿负责。村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房屋租金、征地款。2009年以前,财务章、人名章及转账支票均由陈万寿一人管理。2010年左右,牛玉冲一度管理财务章。从2011年开始,由于村里进行拆迁,财务章、人名章又由陈万寿一人管理。

  海淀区及西北旺镇的一系列规定显示,西北旺镇政府要求所辖各村建立土地征占款收入支出账目,实行专户管理、专款专用。对土地征占收入的使用,必须经本级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大会或成员代表大会通过,大额支出须经主管副镇长同意,报镇长审批。

  管理皇后店村相关资金的银行负责人作证称,皇后店村农工商企业中心共有两个账户,一个是基本账户、一个是专款账户。基本账户里的钱可以随意支出,专款账户里的钱是村里的征地款,是不允许随意使用的,需要经过镇里相关领导的批准才能使用。2007年8月,银行与西北旺镇签署过一份协议,内容是村里开设的专款账户,资金支出需要填写支出申请表,并由镇里主管领导审批。但这个协议没有履行,因为在实际操作中,根据金融规定,转账支票如果本身没有问题,按照银监会的规定就必须转款。

  在独掌财务大权的几年中,陈万寿绕开村支书牛玉冲,并且背着西北旺镇,在没有得到镇里领导审批的情况下,随意地将专款账户里的征地款借给李化玉。而在牛玉冲管理财务章的一年多时间里,陈万寿的财务大权受到制约。

  查账

  村支书发现三千万“蒸发”

  2010年五一前后,牛玉冲到本村的开户行办业务,按照他对账目的掌握情况,村里有一笔3000万的存款应该到期。牛玉冲准备提取这笔存款的利息,发给村民。但银行工作人员称账户里没有这笔钱。牛玉冲心生疑惑,要走了对账单,“账户上应该有6000多万,怎么只剩下了几百万,肯定有问题。”

  牛玉冲找到陈万寿,在追问之下,陈万寿不得不承认,从2005年开始,自己私自动用专款账户上的钱借给李化玉。

  牛玉冲立刻找来李化玉,明确向他提出,必须在2011年6月之前将6600余万全部归还。对此,李化玉应承下来,“到那时候肯定能还上钱,我的公司经营得不错。”

  虽然承诺在2011年6月底还上6600余万元,但李化玉最终还是爽约了。为了拖延还款时间,李化玉把假支票交给牛玉冲和陈万寿充数。随后,李化玉又提出借款。在瞒着牛玉冲的情况下,陈万寿将4470万元借给了李化玉。

  文/京华时报记者张剑孙思娅

  落网

  镇领导向海淀公安分局报案

  由于李化玉迟迟不能还钱,牛玉冲只能不停地催款。2012年7月4日,眼见1.12亿集体资金无法追回,牛玉冲向西北旺镇领导作了汇报。7月23日下午,牛玉冲、陈万寿被叫至镇政府,镇领导在与两人沟通后,向海淀公安分局报案。民警到场对两人做了讯问后,将他俩带走。2012年7月24日,公安机关抓获李化玉。

  去向

  大部分资金用于农业项目开发

  在8年时间里,李化玉总共从皇后店村取得1.12亿用于自己的“项目投资”,这笔巨款又去了何处呢?判决书显示,李化玉先后注册了6家公司,这些公司所从事的基本都是农业开发。

  2008年,李化玉来到顺义区北务镇林上村,经过与该村协商,他从林上村租赁到288亩土地,租期50年,用于农业项目开发,每亩租金700元,之后逐年递增。李化玉在这块地上建起了智能大棚,面积7万多平米。李化玉自称,建设这些大棚的总投资大约4000万元。除了顺义区的这一项目,李化玉还在大兴区崔家庄一村、二村,怀柔区雁栖湖镇租赁了土地和厂房,同样用于搞农业项目开发。

  据悉,在长达8年多的时间里,李化玉仅归还了400余万元。

  商人借巨款给情人买车买房

  除了用于项目经营的投资,李化玉自己买房买车,给妻子、情人买房买车,支付子女抚养费,共花费2200多万元。其中,李化玉与妻子富某离婚,孩子由富某抚养,李化玉每月支付3万元抚养费。为情人惠某购买奔驰车和房子。

  李化玉借到了1.12亿的巨款,投资一系列项目,但收益却少得可怜。他称,公司从2008年以后就没有营业收入了,1.12亿的巨款基本被消耗一空。

  判决

  借钱商人犯诈骗罪被判无期

  在侦查工作完毕后,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向市一中院提起公诉,指控李化玉的行为构成诈骗罪,牛玉冲、陈万寿的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牛玉冲、陈万寿利用职务便利,违反财务制度,多次擅自挪用皇后店村土地征用补偿款归李化玉使用,陈万寿的行为共计致使1.127亿被李化玉所骗,其中牛玉冲共同挪用以致被骗的金额为1600万元。

  案件审理中,牛玉冲的辩护律师—北京京豪律师事务所主任汤道金认为,村集体的征地补偿款不受牛玉冲管理,他没有职务之便;指控牛玉冲参与挪用资金1600万元缺乏依据,仅凭李化玉和陈万寿的供述,不能认定;牛玉冲没有挪用资金的犯罪动机和目的,他虽然有领导责任,但其行为不构成犯罪;恰恰是在牛玉冲掌管村里的财务章期间,李化玉没有从村里借到钱。

  市一中院审理后,于2020年12月18日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李化玉诈骗罪成立,判处无期徒刑。认定牛玉冲、陈万寿挪用资金罪成立,分别判处有期徒刑4年和10年。牛玉冲最终被认定共同挪用的资金数额为50万元。一审判决后,李、牛、陈三人均不服,向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今年3月31日,市高院做出了终审裁定,驳回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高息借钱赌博 诈骗罪  第1张

高息借钱赌博 诈骗罪:打造所谓农药基地高息诈骗3410万

  原标题:甘肃一公司打造所谓农药基地高息诈骗3410万

  “昱洁农业”诈骗案4被告受审

  甘肃昱洁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昱洁农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武建伟为了“吸取”社会资金,伙同他人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大型演唱会,表示要在西北打造“无公害农药”基地,对投资人承诺高额利息,诈骗金额高达3410余万元,并将所得赃款挥霍殆尽。6月11日,在兰州中院刑事审判庭上,40岁的河南籍男子武建伟涉嫌集资诈骗罪、合同诈骗罪与其他3人接受审理。参加庭审的另外2男1女中,河南籍男子张清宙捕前系昱洁农业公司副总经理,涉嫌集资诈骗罪;而临洮县女子孙雨微捕前系山东七鑫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七鑫生物公司)法定代表人,涉嫌合同诈骗;另一名男子武建玲是武建伟的弟弟,捕前系昱洁农业公司财务,涉嫌集资诈骗罪。经过审理,该案将择期宣判。

  2008年4月,甘肃昱洁农业公司以中央电视台的名义,邀请多名明星演员,在兰州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昱洁农业之夜”专场演唱会,当天有近万人观看演出,有“投资”意向的老人们也获得赠票。同时,昱洁农业公司又在兰州召开了几场同样声势浩大的“发布会”,炒作自己所谓的“斥资5000万元打造无公害蔬菜”工程项目。起初,昱洁农业科技公司招聘了大量的业务员在投资者面前宣传,要在西北打造“无公害农药”基地,频繁举办学习讲座……16%的年利率制造了一个财富神话。由于没有实体经济支撑,昱洁农业公司拆借还款的做法导致资金链断裂,诈骗事实败露。接着,有400余名投资者先后到公安部门报案,而武建伟则逃匿。

  据起诉书指控,2008年1月至10月期间,仅有初中文凭的昱洁农业公司法人代表武建伟伙同张清宙、武建玲雇佣崔某等业务员,以农业科技产品开发资金短缺为由,并以高额利息为诱饵,骗取杨某某等近400名投资者的信任,而后骗得集资群众集资款3000余万元人民币后逃匿,武建伟将所得赃款挥霍殆尽。

  另外,2005年4月,武建伟以向张某某出售旧变压器为由,与张签订出售协议书,骗取其货款总计44000元后逃匿,所得赃款挥霍殆尽。

  案发后,武建伟被列为网上追捕逃犯。之后,他化名武宗树于2011年11月,伙同女子孙雨微注册七鑫生物公司。由孙雨微任该公司法人代表,自己任该公司总经理。二人在山东乳山以开发建设七鑫生物公司建筑工程为名,骗取四川华城建筑公司总经理张某工程保证金410万元后逃匿,将所得赃款挥霍殆尽。2012年3月,包括武建伟在内的涉案人员先后到案。

  公诉机关认为,武建伟、张清宙、孙雨微、武建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在签订、履行合同的过程中,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相关规定,构成集资诈骗罪、合同诈骗罪。(兰州晨报记者 董子彪)

高息借钱赌博 诈骗罪  第2张

高息借钱赌博 诈骗罪:虚构事实高息借款应如何处理

  【案情】

  被告人何某从2008年起挂靠横峰县诚信贸易有限公司做煤炭批发和零售生意。经营至2010年6、7月,何某的生意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严重亏损状态。从2010年6、7月至今,被告人何某就没有再做过一笔煤炭生意,并已无偿还债务的能力,但为了向债权人支付本金及高额利息,以及维持其个人日常的消费和家庭开支,被告人何某仍以公司做煤生意急需大量资金周转为由,委托陈某帮助其借款和收集承兑汇票。被告人何某对借款当事人许以四分至七分的高额利息,对提供承兑汇票的当事人则承诺在10至15天内将承兑汇票上的金额扣除一定的贴现额后提前兑现。事实上,被告人何某向吴某等人所借资金和承兑汇票根本就未进入公司的财务也未用来做煤炭生意,而是将诈骗来的钱财用于支付其他债权人的本金及高额利息,以及自己挥霍和家庭日常开支,导致吴某等人损失330.1万元人民币。

  【分歧】

  审理中对于被告人何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及构成何罪有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何某借款的目的是为了煤炭批发和零售生意,其借钱时虽未将煤炭经营的真实情况告诉债权人,但只表明他是用欺诈的方法借钱,不等于为了非法占有,应按民事欺诈处理,其仅应当承担偿还借款的责任。

  第二种观点认为,被告人何某在欠下巨额高利贷本息,且明知再借巨款客观上已无归还可能的情况下,隐瞒事实真相向他人借款,骗钱还债的故意明显,符合诈骗犯罪的基本特征。

  【评析】

  笔者支持第二种意见。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被告人何某的行为是否属于民事欺诈?主观上有无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是否属于隐瞒真相虚构事实?笔者认为,被告人何某的行为不是民事欺诈行为,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也虚构了事实,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其行为构成诈骗罪。

  一、诈骗罪与民事欺诈行为的区分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之公私财物的行为。民事欺诈行为则是指在民事活动中,一方当事人故意以不真实情况为真实的意思表示,使对方陷于错误认识,从而达到引起一定民事法律关系的不法行为。两者都可表现为在经济活动中采用欺骗方法取得对特定财物的不法占有状态,主要区别在于:一是民事欺诈行为的当事人采取欺骗方法,旨在诱使对方陷入认识错误并与其交易从而获取一定的经济利益,不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而诈骗的目的是让对方陷于错误认识而处分财产,从而达到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二是民事欺诈行为人在签订合同之后,总会以积极的态度创造条件履行合同;诈骗行为人根本无履行诚意或履行能力,即使有一点履行合同的行为,也是象征性的“虚晃一枪”。三是民事欺诈行为人为了减轻责任可能进行一定程度的辩解,但不会逃避承担责任;而诈骗行为人则是要使自己逃避承担责任,最终使对方遭受损失。

  其中,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是二者相区分的关键所在。尽管“非法占有目的”属于行为人的主观心理状态,但它必然通过一系列外化的客观行为表现出来。因此,我们可以根据行为人实施的客观行为活动为基础事实,综合考虑行为人事前、事中以及事后的各种主客观因素进行整体判断,经过周密论证,在排除其他可能后,得出正确结论。一般来讲,借助合同实施诈骗犯罪的行为,在诉讼证明和司法认定非法占有目的过程中,须综合考虑、审查分析以下几个要素:一要看合同主体身份是否真实;二要审查行为人有无履约能力;三要审查行为人有无采取诈骗的行为手段;四要审查行为人有无履行合同的实际行动;五要审查行为人未履行合同的原因;六要审查行为人的履行态度是否积极;七要审查行为人对财物的主要处置形式;八要审查行为人的事后态度是否积极。

  二、被告人何某的行为符合诈骗罪主客观构成要件

  1、被告人何某通过自己的积极行为实施了诈骗行为。被告人何某在经营活动中欠下巨额高利贷本息,这是其在借款之前的真实经济情况。但因急需资金用于填补不断扩大的高利贷黑洞,被告人何某隐瞒了个人和公司的真实资金状况,虚构了在外地投资、归还银行借款等事实,并以高息作诱饵向吴某等多个债权人借得大笔款项,用以偿还高利贷本息。如果吴某等债权人知道煤炭经营的真实经营状况、被告人何某个人负债情况及其“借款”的真实用途,那么断然不会向何某出借款项。因此吴某等人对被告人何某的借款是基于被告人何某虚构的事实,对客观情况产生错误判断后对各自财产所作的错误处分。可见,被告人何某积极作为的目的并不是出借人吴某等所期望的通过双方履行借、还款义务,各自谋取一定的利益,而只是想让吴某等债权人对其虚构事实信以为真,取得其借款后用于偿还高利贷本息。

  2、被告人何某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被告人何某明知自己及公司的资金状况严重恶化,深陷巨额高利贷,根本不可能再有能力履行借款合同时,通过欺骗手段向他人借钱的结果只能导致出借人财产损失。但为了填补不断扩大的高利贷黑洞,被告人何某只好不断地“拆东墙补西墙”,任凭损失不断降临到各个出借人身上。对于被告人何某而言,其将借款用于填补巨额高利贷本息和挥霍,该二种处分行为导致借款无法归还的后果是一致的。从常理分析,在当时所处的资金状况下,作为一个市场经济人,被告人何某理应认识到通过正常的经营活动已不可能偿还高利贷本金及许诺的高额利息。尽管被告人何某也采取了部分归还的行为,但那是为了拖延问题败露的时间,以争取骗取更多资金,不可能改变诈骗的本质。虽然被告人何某一再表示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但其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取得借款,并将借款用于偿还高利贷本息,致使无法归还,且实际造成出借人巨额损失,已经否定了其辩解,也在客观上和法律上确定了其“非法占有”的存在。至于被告人何某出具的借据,只不过是其“借钱”时的幌子,当然也不存在纠纷发生后,想方设法通过履行还款义务减轻自己的责任,使对方挽回所遭受的损失问题。综上分析,可以认定被告人何某“借钱”之初就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其“借款”行为根本不属于民事欺诈行为。

  3、被告人何某的“借款”金额符合诈骗罪的定罪标准。本案涉案金额达330.1万元,已大大超出了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对于诈骗罪的定罪标准,且属于“诈骗数额特别巨大”。

  综上,何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他人钱财330.1万元,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作者单位:江西省弋阳县人民法院)高息借钱赌博 诈骗罪  第3张

高息借钱赌博 诈骗罪:重庆一公职人员以高息为饵骗取3907万 涉嫌诈骗罪被公诉

  正义网重庆5月30日电(记者沈义 通讯员彭德贵 阮能文)身为国家公职人员,利用其身份作为掩护,打着开办工厂筹集资金的幌子,以月息3%至10%的高息为诱饵,骗取85人的现金3907万元。5月27日,重庆市检察院第四分院以瞿莉涉嫌诈骗罪,向重庆市第四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经查,犯罪嫌疑人瞿莉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重庆市黔江区环境保护局环境监测中心工作。她利用工作之便,建立了广泛的人脉。在此基础上,她以单位集资、为其兄做工程筹集资金、入股湖南某搅拌厂、开办经营服装厂等需要大量资金为幌子,非法向熟人借款,并许诺3%至10%的高额利息,骗取85人的现金3907万元。后因借贷数额巨大,瞿莉自知无力偿还,只好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诈骗罪中的资金去向 合同诈骗罪客观方面 诈骗罪数额巨大的标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136300.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