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公路逃费诈骗罪

时间:2020-12-26 05:32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高速公路逃费诈骗罪:井陉表兄弟高速路上“倒卡”逃费 以诈骗罪被判刑

  燕赵都市报记者 张清华

  井陉县一对表兄弟,2020年3月21日至4月28日期间,在石太高速井陉西口干起“倒卡”的“生意”。两人开车从石太高速公路秀林收费站遮挡号牌领取通行卡后,到井陉西收费站广场前再以200元至300元的价格,倒卖给即将过井陉西站缴费的34辆外地长途大货车共计40余次,致使石青高速公路公司被偷逃通行费5万多元(本报2020年5月21日曾报道)。

  2020年5月二人被井陉警方抓获,同年11月,井陉县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涉嫌卖卡两人中的程某有期徒刑13个月、贾某某有期徒刑10个月,分别处罚金1万元。

  高速路上“倒卡”逃费5万多元

  2020年4月28日晚,井陉西收费站收费员在对一辆外地货车进行收费时,发现该车通行卡显示是从秀林口进入石青高速,然而短短两公路路程,通行时间却超过了半个小时。收费员向司机询问车辆行驶情况,没想到货车副驾驶位上的一位年轻男子突然下车,徒步穿过收费站仓皇逃跑。经询问,车辆司机承认,通行卡是刚才逃跑的本地男子以300元价格卖给他的,该车从天津过来,正常通行费应该在五六百元,而使用该男子提供的通行卡,因为是近途上路,通行费只需三四十元,这样能节省200多元。

  石青高速公路公司稽查人员通过稽查发现,从2020年3月21日至4月28日,短短一个多月,竟然有34辆车40余次显示“车证不符”。通过监控发现,在此期间,经常有一辆遮挡号牌的银灰色面包车“闯卡”过关。收集到相关证据后,5月14日,石青高速公路公司向井陉县秀林刑警队报了案。5月17日,犯罪嫌疑人贾某某和程某落网,对“倒卡”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 下一页 尾页

高速公路逃费诈骗罪  第1张

高速公路逃费诈骗罪:今日早报数字报纸

  □通讯员 夏春新

  本报记者 吴佳妮 詹程开

  早报讯 至今年11月底,浙江省高速公路通车路程已达3884公里。随着高速公路联网通车里程及其通达范围不断扩大,单车次收费额明显增多,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的状况也日益猖獗。为此,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成功侦破4起专案,追回赃款2600余万元。

  据省交通投资集团通报,浙江省全路网年通过换卡手段偷逃通行费在2-3亿元以上,通过动态计重作弊偷逃通行费在4亿元左右,年偷逃通行费共计6-7亿元;同时,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呈专业化、集团化趋势。

  省公安厅在接到多起举报线索后,成立了联合专案组,先后组织杭州、温州、绍兴、金华、衢州等地公安机关,在省交通集团公司相关职能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成功侦破了2020年“5·30”、“9·24”、“10·29”和2020年“7·28”等高速公路逃费诈骗专案,摧毁了多个由货车司机组成或由物流企业组织的特大犯罪团伙,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400余人,缴获各类假车牌1500余副,追回赃款2600余万元,有效震慑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记者了解到,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不仅会给高速公路投资企业造成巨额经济损失,还严重干扰了物流运输市场的正常秩序,同时给社会的诚信度带来了严重损害,也破坏了高速公路“治超”等方面的管理,给行车安全带来极大隐患。

  省公安厅表示,公安机关将会同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大打击管理力度,有效遏制和杜绝该类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省交通投资集团也将通过完善制度、提升管理水平、提升技术手段来防范偷逃行为,如:通过车辆识别系统来识别行驶路径并进行对比与取证,防范换卡偷逃通行费车辆;采用整车计重模式来防范利用动态计重作弊偷逃通行费的行为。

高速公路逃费诈骗罪  第2张

高速公路逃费诈骗罪:伪造行驶证逃费349次!车主因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

  5月5日,记者从广东省路桥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所属广东二广高速公司获悉,岗坪主线站成功查处一辆伪造车辆行驶证偷逃路费349次的车辆。根据公安机关调查取证,该车主欧阳某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罚金2000元。

  2020年上半年,湖南籍司机欧阳某购买了一辆8座面包车,往返于湖南至广东等地。他发现高速通行费支出较多,为了减少成本,便通过朋友介绍伪造了一张假冒的7座小客车行驶证,随后拿假证办理OBU套装,安装于自己核定载客8座的面包车上使用,在广东省各高速公路收费站通过行驶ETC车道偷逃通行费。

  此后的半年时间内,欧阳某在广东省各高速公路上逃费高达349次。2020年12月27日,该车在岗坪主线站被工作人员查获后,移交当地公安机关处理。根据交通运输部相关规定,该车主使用伪造证件办理一型OBU套装降低车型逃费,严重侵犯了高速公路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了收费公路正常经营管理秩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规定,欧阳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伪造车辆行驶证骗取ETC通行卡,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罚金2000元。

  【文图】全媒体记者 赫鹏翀

  【通讯员】贺蓉 李炜岗

高速公路逃费诈骗罪  第3张

高速公路逃费诈骗罪:男子高速换卡逃费致富 获利70余万涉诈骗罪

  扬子晚报网5月14日讯(通讯员 沈歆 记者 薛马义)2020年7月,苏州苏嘉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发现了一件蹊跷事,数月来多名长途大货车司机采用在高速公路出口处更换短途高速公路收费卡的方式偷逃高速费用,累积金额达70余万元。经调查发现,崔某、王某、邓某、郭某等四名男子有协助大货车司机偷逃高速通行费的重大作案嫌疑。近日,吴中法院以诈骗罪对该四名男子判处有一年半至十年有期徒刑,并处相应罚金。

  为换卡逃费,扒开高速隔离网

  崔某原先在昆山跑黑车生意,2020年11月,他送客人到黄埭,沿S9苏绍高速驾车行至黄埭一带时,发现其中一处地方路边没有隔离栏,只有隔离网,穿过隔离网就有一条可以行车的小路。崔某心生一计,只要将隔离网剪断,就可以不用经过收费站而从小路下高速,上高速时领取的通行卡就用不着了,通行卡则可以卖给从山东到苏州或途径苏州去浙江的大货车。江苏境内高速过路费比较高,崔某可以自己开车将从苏州境内入口领取的通行卡卖给这些货车司机,他再从小路下高速,大货车司机只要持崔某的卡交费,就可以逃掉在江苏境内高速的全额过路费,只需交苏州一段过路费。

  想到这种方法,第二天崔某就来到小路所在的高速路段,用大力钳将隔离网剪开一个方便车辆通过的口子。随后几天,崔某晚上开车到阳澄西湖服务区,寻找从山东至苏州或浙江省的大货车司机。第一次,崔某找了一辆从山东潍坊到浙江的大货车,问司机要不要苏州境内高速入口领取的短途通行卡,600元一张。司机将信将疑,崔某表示可以先试试,成功下高速了再付钱,司机同意了。崔某让司机在服务区等候,他则开车到S9苏绍高速黄埭入口领了一张通行卡,从之前找好的小路开下高速。考虑到卖掉通行卡后无法反向回到小路上,崔某又从前方的北桥入口再次领一张通行卡上高速。这样,崔某手里持有两张通行卡,他回到服务区,将一张卡交给司机,司机用这张卡成功下了高速,只交了100多元过路费。就这样,崔某赚到了600元。第一次试验成功后,崔某感到这个赚钱的法子可行,买了个手机和号码,专门用来和大货车司机联系通行卡的买卖事宜。

  分工明确,三张假牌照轮番上阵

  发现这个“致富之路”后,崔某继续用同样的方式领卡、卖卡,还将专用号码留给司机,让他们下次再来时打自己电话。这段时间,他每晚能卖1、2张卡,赚了8000元左右。随着生意越来越多,一个人忙不过来,另一方面每次偷下高速时走的小路上也有人车经过,担心被举报,崔某找到之前一起开黑车的邓某做帮手,负责领卡和望风,每领一张卡给他150元。

  考虑到自己的车每次卖完卡以后还要用卡交费才能下高速,崔某就和邓某到之前反方向的北桥到黄埭高速路段,找了一条偷下高速的小路剪开隔离网的口子,每次开两辆车领卡上高速,一趟卖两张卡,再从反方向的小路偷下高速。为避免多次从北桥、黄埭上高速太频繁,两人还选择从S9高速天池山作为入口,并在天池山到光福一段也剪了一个口子偷下高速。随着生意越来越多,崔某又让邓某去找了王某来帮忙,正好王某也有车,就让王某和邓某两人轮流开车去领卡和望风。

  因为高速收费站开始查的比较紧了,为避免大货车交费的卡和车型不符,崔某还花了2000元买了一辆报废的五菱小货车,做了三张假牌照,由王某和邓某轮流开车上高速领卡,崔某开自己的车去送卡给货车司机。后来因为邓某不干了,崔某又叫了老表郭某加入,与王某轮流开货车领卡。

  逃费司机被查,供出四人被抓

  苏州苏嘉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发现车辆逃费报警后,民警立即对偷逃高速通行费的大货车司机进行讯问并进行大量走访调查。通过大货车司机,崔某四人被交代了出来,对自己的犯罪事实,四人供认不讳。

  经查,崔某于2020年11月发现向长途大货车司机倒卖短途的高速缴费卡协助长途大货车驾驶员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能够获利后,纠集王某、邓某、郭某等人一起参与骗取短途高速公路缴费卡,向过境长途大货车司机兜售,直至2020年7月底,崔某等4人在苏嘉杭高速阳澄西湖服务区、苏嘉杭高速白洋湖服务区、苏州绕城距离通安出口1公里路牌处等地向45名长途大货车驾驶员贩卖缴费卡达500余张,每张获利500—800元不等,累计非法获利达30余万元,与上述涉案大货车司机共同骗逃高速公路通行费用达五十三万余元。

  吴中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崔某、王某、邓某、郭某共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公共财物,其中被告人崔某系诈骗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王某、邓某系诈骗数额巨大,被告人郭某系诈骗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系共同犯罪,且四人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但被告人王某、邓某、郭某作用小于被告人崔某。最终,法院综合被告人如实供述、损失得到弥补等情况判处崔某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万元,王某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邓某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1万元,郭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5千元。其后,被告崔某不服上诉,苏州中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提醒: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既破坏正常的交通秩序,也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当偷逃通行费达到一定数额时还可能构成犯罪。司机需守法通行,莫为贪取不义之财,因小失大。编辑 小佳

口头合同诈骗罪 经济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深圳合同诈骗罪辩护律师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136320.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