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货车偷税是诈骗罪吗

时间:2020-12-26 05:38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高速货车偷税是诈骗罪吗:偷税漏税30万,现在又说隐瞒了事实,已是诈骗罪,会判几年啊?谢谢为我解答

  我国《刑法》第二百零一条规定了偷税罪,第二百零三条规定了逃避追缴欠税罪。 《刑法》第二百零一条规定:"纳税人采取伪造、变造、隐匿、擅自销毁帐簿、记帐凭证,在帐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经税务机关通知申报而拒不申报或者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的手段,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偷税数额占应纳税额的百分之十以上不满百分之三十并且偷税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或者因偷税被税务机关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又偷税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税数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偷税数额占应纳税额的百分之三十以上并且偷税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偷税数额一倍以上五倍 以下罚金。

  扣缴义务人采取前款所列手段,不缴或者少缴已扣、已收税款,数额占应缴税额的百分之十以上并且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依照前款的 规定处罚。

  对多次犯有前两款行为,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数额计算。"

  《刑法》第二百零三条规定:纳税人欠缴应纳税款,采取转移或者隐匿财产的手段,致使税务机关无法追缴欠缴的税款,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欠缴税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欠缴税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高速货车偷税是诈骗罪吗  第1张

高速货车偷税是诈骗罪吗:房地产企业民间借贷,警惕合同诈骗、逃税罪

  编者按:房地产企业属于资金依赖度高的行业,运营和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推动,资金压力是困扰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房地产企业上市融资困难,商业银行等传统融资渠道收紧,而信托、公司债等成本较高。在重重压力下,不少中小房地产企业不得不选择民间借贷的方式解决资金困难。但是民间借贷的借款、还款方式处理不当将涉嫌合同诈骗、逃税罪。本文拟对一则案例进行分析,提示房企借贷中的刑事风险。

  案情简介

  (一)逃税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刘某系HY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HY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09年至2020年期间,HY公司通过少计其所开发的“HY”项目的销售收入的方式少申报缴纳企业所得税。后经Z市国家税务局第二稽查局调查发现该公司2009年至2020年应缴纳税款总额为728,429.67元,实际申报缴纳税款27,404.90元,逃税701,024.77元。2020年11月10日,Z市国家税务局第二稽查局依此对HY公司作出《税务处理决定书》和《税务处罚决定书》,追缴税款701,024.77元,罚款350,512.39元并限该公司在在收到决定书的15日内缴清应缴税款和罚款。该公司于2020年11月11日收到上述两份决定书但一直未缴纳应缴税款和罚款。2020年11月27日,Z市国家税务局第二稽查局向HY公司下达《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限该公司于2020年12月7日前到Z市荷塘区国家税务局缴纳企业所得税701,024.77元,罚款350,512.39元。HY公司于2020年11月27日收到该文件但仍未缴纳应缴税款和罚款。

  (二)合同诈骗的犯罪事实

  刘某因开发HY项目向邹某某借款3100万元,双方遂于2009年4月27日签订一份《和解协议》,约定HY公司将HY项目中的第一、二、三、四楼商铺和708号、607号等53套住宅用房抵债给邹某某。次日经Z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HY公司开发的HY第一、二、三、四楼商铺和1103号、1109号等45套房产过户至邹某某名下。2009年1月16日株洲市房产局为HY708号房办理预售登记在王某某名下。

  2010年8月3日,HY公司与邹某某签订《商品房回购协议书》,约定HY公司以支付3500万元房款回购HY607号、708号等70套商品房和负一楼车库、第一、二、三、四楼商铺,后因HY公司未按约定支付回购款,邹某某与HY公司、被告人刘某三方于2020年8月22日签订《关于解除2010年8月3日谅解协议》,约定将以房抵债的含负一楼、一、二、三、四楼及607号、708号等30套住房退给邹某某。

  2020年1至3月期间,被告人刘某又将HY607房以432,578元的价格卖给黎某,双方签订认购协议;将708房抵债给戴某某,戴某某将HY708房抵债给陈某2,陈某2又将该房产抵债给李某某,并于2020年3月的一天,由李某某与HY公司签订一份内部认购协议,作价573,080元用于抵戴某某的往来款。2020年5月份,被告人刘某为避免该两套房被邹某某收走,遂要求李某某、黎某到HY公司重新签订内部认购协议,并将时间改为2020年6月30日。

  华税分析

  01、以房抵债引发的涉嫌合同诈骗风险

  实践中,房地产企业进行民间借贷时,为了保障资金安全,债权人往往会要求房地产企业以其建成/即将建成的房产作为担保,但是往往受限于条件,不会采用抵押登记的方法,还是采用签订《购房协议》并去房管部门办理预登记的办法。后续在偿还借款的过程中,房地产企业每卖出一套已经“出售”给债权人的房产,将会跟债权人回购这套房产,并偿还债权人部分借款。如果房地产企业能够正常履约、偿还全部借款,不会引发纠纷。但是如果房地产企业与债权人之间发生纠纷,不能及时偿还借款,而部分抵给债权人的房屋又再次出售,当有债权人举报或购房者举报时,公安机关往往会以涉嫌合同诈骗罪立案。

  根据刑法相关规定,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本罪的诈骗行为表现为下列五种形式:(1)以虚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的名义签订合同的。(2)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这里所称的票据,主要指能作为担保凭证的金融票据,即汇票、本票和支票等。所谓其他产权证明,包括土地使用权证、房屋所有权证以及能证明动产、不动产的各种有效证明文件。(3)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4)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5)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这里所说的其他方法,是指在签订、履行经济合同过程中使用的上述四种方法以外,以经济合同为手段、以骗取合同约定的由对方当事人交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定金以及其他担保财物为目的的一切手段。

  房地产企业将以房抵债的房产再次出售给第三方时,如果根据案件情况,房地产企业无法履约转让涉案房产给第三方,法院往往会认定房地产企业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并且获得了第三方支付的购房款,在与第三方签订履约合同过程中隐瞒真相,所以构成合同诈骗罪,本案即时如此。

  结合税法及刑法考量,笔者建议,房地产企业在民间借贷时,一是对于以房抵债协议内容要慎重,以房抵债行为可能面临被税务机关视同销售确认收入需要缴纳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的风险;二是在后续销售抵债房屋时要谨慎,尽量于向第三方签订购房协议前向债权人确定赎回的时间和条件,也可以让债权人明确授权房地产企业代为出售该房屋,以回避涉嫌合同诈骗罪的风险。

  02、涉嫌逃税罪的风险

  房地产企业开发房地产的过程中涉及税费种类多,税负重,加上交易的复杂性,税务机关查偷税、公安机关查逃税的情况时有发生。房地产企业少缴税款的原因很多,常见的有:一是房地产企业未及时确认收入、成本不真实而少缴税款;二是房地产企业的某些交易行为(例如前述以房抵债行为)被税务机关认定为销售行为而需要缴纳税款;三是因为与政府之间因为某些历史原因(例如因土地规划改变前期拿地成本不合理)有纠纷导致税款缴纳滞后;四是因为后期开发中占地面积有变动,与税务机关就土地使用税计税依据有争议;五是房地产企业与税务机关之间就土地增值税预征率、汇算清缴等有争议。

  而少缴税款如果构成偷税行为,后续又未能及时缴纳税款、滞纳金、罚款的,会面临刑法逃税罪的追责。在司法实践中,对于逃税罪是否存在前置条件观点不一,有认为必须行政程序前置的,有认为无须行政程序前置的,还有承认前置条件,但税务机关未立案处理的逃税案件不影响公安机关刑事立案。我们认为,未经税务机关处理的逃税行为,司法机关不应直接追究刑事责任。理由如下:

  根据刑法第201条、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溯标准的规定(二)》第五十七条规定,“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不补缴应纳税款、不缴纳滞纳金或者不接受行政处罚”是构成逃税罪的前置条件。

  另,最高人民法院在《驳回通知书》((2020)最高法刑申238号)中,进一步明确:“......依据《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溯标准的规定(二)》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向纳税人下达的追缴通知。你在收到通知后,不补缴应纳税款和滞纳金,在法定期间内亦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已符合刑事立案追诉逃税罪的前置条件。因此,你提出的此项申诉理由,系对法律的错误理解,不能成立。”

  因此,我们建议,当房地产企业面临少缴税款被认定为偷税时,应积极进行法律救济,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方式进行争辩,争取改变偷税的定性。而当面临税款较多,企业无法缴纳全部税款、滞纳金等进行税务处理决定的复议时,我们建议企业对处罚决定提起行政复议,因为对于处罚决定是不需要先缴纳罚款的,可以直接提起,而处罚决定的事实认定内容与处理决定往往是一致的,可以在处罚决定的复议阶段进行争辩。同时,我们不建议企业直接就处罚决定提起行政诉讼,房地产企业的涉税行政处罚往往金额巨大因而会经过重大案件审理委员会审理,而经过重大案件审理委员会作出的处理决定可以向审理委员会所在税务机关的上一级机关复议,而直接进行行政诉讼则往往是在作出处罚决定的机关所对应的管辖法院(往往是区、县级法院)进行诉讼。由于涉税问题比较专业,上一级税务机关作为复议机关能更好的进行专业问题的沟通与解决,也能争取调解、和解的空间。

高速货车偷税是诈骗罪吗  第2张

高速货车偷税是诈骗罪吗:河南老板向政府企业催款后被判刑 8年后获清白

  阅读提示

  新安县人卢书敏曾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9年前,他催要百万元货款不成,便起诉当地一家政府投资企业,然而,案子刚开庭,他就莫名其妙地因涉嫌偷税、诈骗被逮捕,被指企图通过法院判决达到诈骗巨额货款的目的,2002年5月,他以犯偷税罪、诈骗罪被判刑6年。“如果我要诈骗,哪有通过法院去诈骗的道理?”卢书敏不停申诉,今年6月8日,省高院作出判决,认定卢无罪。

  多年奔波终使冤案昭雪,拿到判决书的卢书敏百感交集——人虽获清白,曾经的百万身家已荡然无存,公司被拆迁,存货被变卖充当税款,当初的债权也因欠账企业破产而无处讨要。眼下,62岁的卢书敏正忙于申请国家赔偿等,他要走的路依然很长。

  依法讨债,不想招来俩罪名

  法院认定,卢书敏隐瞒事实、伪造证据,企图通过法院判决达到诈骗139万余元货款的目的

  卢书敏是原洛阳市新安县玉联通用燃料有限公司(下称通用公司)董事长,公司成立于1993年,经营石油制品。2001年,卢书敏的儿子卢占峰接任其职务,公司更名为新安县华峰中油销售有限公司(下称华峰公司)。

  1996年至1999年间,洛阳市新鸿陶瓷有限公司、洛阳市卫生陶瓷厂委派业务员任某到通用公司购油。卢书敏说,这两家企业是两个名称、一套人马,是新安县政府投资办的企业。因为烧陶瓷需要燃料,他们经常去通用公司拉油。

  在购油过程中,洛阳市卫生陶瓷厂有时候赊账,业务员任某为通用公司出具欠条共8张,金额130多万元。

  2001年,卢书敏和儿子找到陶瓷厂讨要油款,陶瓷厂则说所有的油款已经付清,双方因此发生争执。

  2001年9月,已经更名为华峰公司的原通用公司决定起诉洛阳市卫生陶瓷厂、洛阳市新鸿陶瓷有限公司,要求其付所欠货款.60元,并委托卢书敏为代理人。

  此案在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并开庭审理,法院依法查封洛阳市卫生陶瓷厂,进行诉讼保全。

  2001年12月7日,也就是法院开庭审理的第8天,卢书敏突然被新安县公安局以涉嫌偷税刑事拘留,不久以涉嫌偷税、诈骗被逮捕。2002年10月6日,新安县检察院指控卢书敏犯偷税罪、诈骗罪,向新安县法院提起公诉。

  2002年11月,新安县法院审理此案,关于卢书敏所犯偷税罪,判决书认定:1999年1月至12月,卢书敏在任通用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采用少报销售收入的办法,偷税.39元,所偷税额占同期应纳税额的64%。

  关于卢书敏所犯诈骗罪,法院认定,卢书敏作为华峰公司的诉讼代理人,为达到非法占有目的,隐瞒事实真相,伪造证据,以“企图通过法院判决”达到诈骗139万余元货款,诈骗数额属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被告人在实施诈骗犯罪过程中,由于洛阳市卫生陶瓷厂举报,未能得逞,系未遂,故比照既遂减轻处罚。

  新安县法院作出初审判决:被告人卢书敏犯偷税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犯诈骗罪(未遂),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二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卢书敏对此强烈不服,深感冤枉。

  申诉后改判缓刑,仍被指偷税

  “我们公司只是代玉门公司销售、申报纳税、缴税,我都不是实际纳税人,怎么偷税?”

  “本来是依法讨账,怎么就成了企图通过法院判决达到诈骗巨额货款之目的?如果我要诈骗,哪有通过法院去诈骗的道理?”卢书敏拿着当初的起诉书和判决书说。

  卢书敏说,1996年至1999年,陶瓷厂业务员任某每次拉油赊账打欠条时,落款都是任某的名字。后来因为担心陶瓷厂不认账,卢书敏曾多次向任某要陶瓷厂的委托书。

  2001年3月,卢书敏等人再次找到任某,让任某出具证明,证明以前的交易系两个单位之间的业务往来。任某便找到本厂办公室负责人,为卢书敏提供了一张加盖有陶瓷厂印章的空白稿纸,并让卢书敏自己依情填写。

  但是,这张空白委托书卢书敏一直放着,并未填写。后来,华峰公司向洛阳市中院起诉陶瓷厂,但欠条落款却是任某个人,在立案时,被告知诉讼主体不符,不能立案。

  在此情况下,卢书敏让公司的人填写了那张空白委托书,内容是证明任某是陶瓷厂业务员,代表陶瓷厂办理购销提货手续,凡不能当时付现款的,厂方负责承付,落款时间提前到了1996年9月16日。

  卢书敏说:“这份委托书虽然确实是我让公司的人写的,但内容都是事实,委托书是为了证明任某的身份是陶瓷厂业务员,行为是职务行为,这些都是客观真实的,根本不存在诈骗,没想到,这成了我犯‘诈骗罪’的证据。”

  对于偷税的罪名,卢书敏更觉得蹊跷。卢书敏说,1998年之前,都是玉门中油兰州运销分公司(下称玉门公司)给他们发油,油卖出去之后,他们再付给玉门公司钱。但因为后来陶瓷厂赊账过多,卢书敏经常借钱偿还玉门公司的油钱。

  为了减轻卢书敏的经济压力,1998年,玉门公司主动要求与通用公司改变合作方式:玉门公司将油放到通用公司,利用通用公司的油罐代储、销售。每销售一吨油,玉门公司付给通用公司20元“补贴”,另外30元的库管费不再支付,这笔钱用于通用公司偿还玉门公司的债务,相关会计、出纳都是玉门公司派的人,实际纳税人也是玉门公司。

  卢书敏说:“1998年以后,销售款由玉门公司控制,缴纳税款的多少和时间也由玉门公司控制,我们公司只是代玉门公司销售、申报纳税、缴税,法院却认定我们1999年1月至12月偷税,我都不是实际纳税人,怎么偷税?”卢书敏不服新安县法院判决,决定向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案子上诉后,洛阳市中院将案件发回新安县法院重审。2003年5月7日,新安县法院作出判决,认定卢书敏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但仍犯偷税罪,因此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10万余元。

  2003年5月8日,卢书敏被取保候审,从2001年12月7日卢书敏被刑事拘留,卢书敏在看守所度过了17个月。

  虽然撤销了诈骗罪,但对偷税的认定,卢书敏依然不服,向洛阳市中院提出上诉,但被驳回。随后,卢书敏的申诉也被洛阳市中院驳回,他决定向省高院申诉。

  主要证据有问题,终被判无罪

  偷税证明竟无国税部门落款和公章,也未开庭质证,省高院撤销原判,宣告其无罪

  2005年2月28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决定,提审此案。河南省人民检察院书面意见称,原判认定卢书敏犯偷税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

  经过5年多的调查,2010年6月8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于作出判决。

  判决认定,卢书敏犯偷税罪的主要证据存在错误。其一,新安县国税局的《税务稽查报告》和检察机关的《检察技术鉴定书》所抄录的相关数据错误,经与通用公司会计凭证对比,有8个月的相关数字抄录错误,有4个月遗漏了会计凭证。

  其二,原判认定通用公司1999年度偷税额占当年应纳税额64%的证明来源不清,程序违法。该证明系洛阳市中院二审期间由新安县人民检察院提交的证据,依据的是新安县国税局稽查队提供的两份附件,但这两份附件均没有新安县国税局或国税局稽查队的落款和公章,且在新安县国税局稽查队的稽查档案中亦没有查到对应资料。证明所载数据来源不清,且没有开庭质证。综合以上情况,原判认定卢书敏犯偷税罪的事实不能成立。

  值得一提的是,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卢书敏的律师说:“原判所采信的主要证据是在卢书敏被拘留、逮捕、公安局移送起诉后才做出的,严重违反了税务稽查的法定程序,剥夺了卢书敏申请复议的权利……”对于律师的辩护,省高院的判决书认定:“卢书敏申诉及其辩护人辩称卢书敏不构成偷税罪的理由和意见成立。”

  河南省高院判决撤销原判,宣告卢书敏无罪。

  拿到这份宣判无罪的判决书,卢书敏流下了眼泪,卢书敏说,他一直相信会有这么一天,9年来他从来没有绝望过,因为他相信法律和正义能还他清白。在新安县人民法院判处他有期徒刑6年后,他不停申诉,为了打官司把家里的房子也卖了。

  欠款企业已破产,该去哪儿讨债?

  卢书敏落难后,公司被拆迁,存货被变卖充当税款,欠款企业也最终“消失”

  此案昭雪,似乎已经有了圆满的句号,然而,还有诸多“副产品”问题没有解决,与9年前相比,卢书敏的生活大不一样了。

  2002年6月,因卢书敏不服税务处罚,华峰公司所有的油品被新安县国税局变卖充当税款,而陶瓷厂欠下的债务也因该厂“破产”而无处讨要。

  在2001年,卢书敏通过法院讨要欠款时,法院曾对陶瓷厂的财产采取查封保全,但在卢被刑拘后,洛阳市中院中止审理此案。此后不到一年,就在卢书敏被关期间,洛阳市新鸿陶瓷有限公司宣告破产,2007年11月,洛阳市卫生陶瓷厂也宣告破产。

  在卢书敏被羁押在看守所期间,新安万基工业园区管委会相关人员,因为招商征地,想征收华峰公司土地,他们曾来到看守所,和卢书敏协商占用华峰公司土地及拆迁补偿办法,由于价格上的争议,双方没有谈妥。2003年6月3日,新安县国土资源局下发处罚决定,认定华峰公司违法超占批准用地8.769亩,处罚没收非法占用土地上的建筑和设施。

  卢书敏申请复议,2003年9月5日,洛阳市国土资源与城市规划局撤销了新安县国土资源局的没收决定。但就在复议期间,迫于各种压力,华峰公司委托其代理人和工业园区管委会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管委会一次性付给华峰公司30万元拆迁费。卢书敏说,等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下达,公司的财产已经被管委会变卖了。

  如今,卢书敏正准备为自己申请国家赔偿,对因蒙冤获罪导致200多万元货款及利息未能讨回,卢书敏也将申请国家赔偿。而关于华峰公司与新安县万基工业园区管委会的土地纠纷,河南省高院已指令洛阳市中院立案受理,62岁的卢书敏要面对的还有三场诉讼。

高速货车偷税是诈骗罪吗  第3张

高速货车偷税是诈骗罪吗:贷款诈骗罪经典案例

  "你好,我来为您解答过去强奸罪经典案例都是怎么解决的这个问题

  被告人陈某某曾与被害人戴某某有不正当的两性关系,2002年1月11日两人吵架, 被害人提出分手,被告人未同意,29日被害人写信给被告人要求分手。2月5日凌晨5时许 ,被告人欲到被害人家,准备继续纠缠,后在途中发现戴,即将其强行拉进自己的车内带至某宾馆508房间,对戴进行虐待后发生了两性关系。

  嗣后,被告人与被害人在该房间内睡至中午11时许,二人又发生了一次两性关系。下午3时许,被告人的妹夫打电话叫其到小水产市场拿水产,二人乘被告人的车子到小水产市场,期间被害人在车上等被告人。后二人又回到该房间一起吃晚饭,饭后二人又发生了一次两性关系。后由被告人驾车送被害人回家,途中因车子没有后牌照被警察拦住,等处理完后,经被 害人家属的要求,被告人将车开到孔浦停车场等戴的表弟来接戴,后被抓获。

  对于本案的整个过程,被告人与被害人的讲法基本一致,在发生两性关系过程中,被害人没有反抗,被告人供述被害人是自愿的,而被害人陈述虽然没有反抗,是为了顺从被告人,心 里是不愿意的。

  二、分歧意见

  对于本案的定性有以下三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和强奸罪。被告人陈某某先采用暴力手段将戴某某拖到车上,并强行带至宾馆,非法剥夺了戴某某的人身自由;在控制了戴某某后,又 多次对其实施奸淫,其行为符合非法拘禁罪和强奸罪的构成要件,已分别构成非法拘禁罪、强奸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强奸罪。被告人陈某某将戴某某拖到车上,并强行带至宾馆的目的是为了不与被害人分手,并不是为了扣押或者拘禁被害人。而其先用暴力手段殴打被害人,用烟蒂烫被害人,对被害人的心里造成了一定影响后,与被害人发生了性关系,虽然被害人没有反抗,但这并不影响其违背妇女意志的实质,因此其行为构成了强奸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构成强奸罪的必备要件是违背妇女的意志。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是否违背了妇女意志,要从实际情况来分析。开始被告人将戴某某带走并采用卡喉咙、打巴掌等手段进行虐待,是因为戴提出分手,被告人不同意而引起的,并不是为了奸淫的目的。虽然被害人说发生两性关系心里不愿意,但并没有实际的行动,从事实来看,发生两性关系时没有进行反抗,在有逃跑及报案的机会时,也未采取行动。在中途,被害人与其家里人多次打电话联系,案发是由于被害人家属的报案引起的,而家属报案时被害人正与被告人在一起。且根据有关规定,第一次性行为违背妇女意志,但事后未告发,后来女方又多次自愿与该男子发生性行为的,一般不宜以强奸罪论处。因此,从本案的事实来看 ,犯罪嫌疑人的行为难以构成强奸罪。

  相关阅读:

  强奸犯罪的成因及对策分析

  强奸犯罪的成因及对策分析 强奸犯罪是一种严重的性侵犯罪,犯罪行为往往给被害人身心造成巨大的伤害,给其家庭抹上一层阴影,对社会也会造成严重危害。2012年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人民法院共受理强奸案15件,涉及被告人16人,被害人15人。

  论未成年人犯强奸罪的现状及其刑罚制度完善

  论未成年人犯强奸罪的现状及其刑罚制度完善 强奸罪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妇女性交或奸淫幼女的行为。强奸罪作为一种性犯罪,不仅给受害人带来了极大的身体伤害,而且带来了无比的精神痛苦,是一种严重的暴力犯罪。

  强奸罪犯罪客观方面

  强奸罪犯罪客观方面 强奸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强行与其性交,或者明知他人为不满14周岁的幼女而与之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强奸罪行为有两种形式: 一、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其性交。

  婚内强奸入罪问题研究

  婚内强奸入罪问题研究 婚内强奸作为一种家庭暴力行为出现在家庭中,在古今中外可谓是屡见不鲜。婚内强奸是指在合法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丈夫违背妻子意志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的行为。

诈骗罪律师会见笔录 金融诈骗罪辩护律师 请诈骗罪律师 诈骗罪多少钱立案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136324.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