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逃费属于诈骗罪吗

时间:2020-12-26 05:44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高速逃费属于诈骗罪吗:189人高速诈骗团伙受审 半年两车逃费8.5万余元

  查看原图

  从杭州富阳开货车到温州,本需付1100元高速通行费,货车司机尹某却只要付200元。

  从温州开货车到义乌,本需付350元高速通行费,货车司机曹甲却只要付175元。

  如此美妙的“经济增长点”,他们是如何找到的?又是通过什么手段来减少高速通行费的?

  昨天下午2点15分,龙湾法院开庭审理尹某等4人的偷逃高速通行费诈骗案,谜底一一解开。而这只是我市去年破获的全省最大高速公路偷逃通行费诈骗案中的一个缩影。

  去年12月,温州警方侦破盘踞在浙江省高速公路上的庞大诈骗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89人,均系安徽籍大货车司机。

  一次换卡,两车能省千元

  尹某今年39岁,安徽人。法庭上,他自述了偷逃高速通行费的经过:

  我在温州七八年,一直跟瓯海的蔡老板开大货车拉货。我开的是红色解放牌货车,车牌皖L09146,车上请了老乡朱某(27岁)跟车。另外有3个同事,分别是蒲某(另案处理)、易某(另案处理)、曹甲,他们各开一辆跟我同款的红色解放牌货车。

  去年4月份,我们听老乡说在高速上换车牌和通行卡可以偷逃高速通行费,便动了心思。

  我们的方式是两辆车合作,出车时都带着对方的车牌。我的车从温州出发到义乌,开往富阳装货,再运回温州。如果我们一辆车在富阳,一辆在温州,就约好出发时间。富阳回温州就在晚上8点左右从诸暨上高速,温州去义乌则在第二天凌晨2点左右从永嘉上高速。

  等两辆车都到达诸永高速永嘉服务区,我们停车后,在服务区地下通道调换通行卡。有时候,我们也会在高速永嘉路段临时停车点换卡,但这样不太安全。

  换掉通行卡后,富阳回温州的车子一般在温州东下高速,温州去义乌的车子在义乌东下高速。这样,本来是诸暨到温州东的距离,换卡后变成永嘉到温州东。同理,本来是永嘉到义乌东的距离,变成诸暨到义乌东。

  从富阳到温州的高速通行费原需1100元左右,从温州到义乌要350元左右。通过换卡换牌照,富阳到温州只要200元左右,温州到义乌东只要175元左右。

  雇佣人员,也属共同犯罪

  去年10月,尹某、杜某、曹甲和曹乙在市区双屿被公安机关抓获。

  公诉人称,截至被抓,尹某和杜某驾驶的货车共逃费5.3905万元,曹甲和曹乙的车逃费3.1575万元。根据其犯罪事实,应以诈骗罪追究这四人的刑事责任。

  曹甲询问:“我儿子只是我雇他给我开车的,可不可以不要判……”而杜某也说,他只从尹某那拿到每月4000元的工资,关于偷逃通行费赚来的钱,他一分钱也没有拿过。

  对此,法官说,虽然杜某和曹乙是拿工资的,也没参与分赃,但他们明知尹某和曹甲在偷逃通行费却没制止,并实施帮助,属共同犯罪。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昨天,记者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了解到,因人数众多,这涉及189人的大案件移交到苍南、平阳、瑞安等8个县(市、区)的公安部门办理。将于近期陆续开庭审理,其中苍南法院已开庭审理,并未当庭宣判。

高速逃费属于诈骗罪吗  第1张

高速逃费属于诈骗罪吗:互换高速通行卡逃费六万元 三货车司机犯诈骗罪被判刑

  新华报业网讯 按事先约定,两辆货车从不同城市上高速公路相向而行,中途相遇后交换通行卡,然后各自前往目的地,制造短距离运输的假象。13日,苏州市姑苏法院审结了这起案件,三名被告人因犯诈骗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至四个月不等,并分别处罚金三千元。

  2020年年初,孙某等三人利用高速公路联网收费后,由于收费系统不能识别车辆上下行方向,且单卡的有效使用时间长达24小时的特点,在差不多时间同时从两地对向出发,两辆车出发后,在中途服务区互换高速公路通行卡。这样一来,只要下高速公路时不选择对方车辆上高速公路时的服务站,就减掉了两辆车重合的路段,制造出短距离上下高速公路的假象,以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尝到了“省钱”的甜头后,三人通过用这个方法与两两结伙或者伙同他人,在10个月内偷逃过路费二十余次,少交费用近6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互换车辆通行卡、减少实际计费里程的欺骗手段、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构成诈骗罪。一审判决被告人孙某、王某、李某分别为有期徒刑九个月到四个月不等,并分别处以罚金三千元。

  法官表示,为少交车辆通行费,通行卡“狸猫换太子”的可能并不是个案。对于这种现象,除了建议司机不要因为贪图小利而触犯刑法,还建议有关单位对收费系统进行进一步的升级,还可将经常换卡的车辆记入“通行黑名单”,一旦发现这样的车辆上路就用人工方式通知沿线各收费站,并通报该车的行驶路线。在收费系统安装车牌识别器后,届时一辆什么号牌的车,从什么收费站进站,是上行还是下行等相关信息都能准确记载后,就可以完全杜绝换卡等偷逃费这一现象。

高速逃费属于诈骗罪吗  第2张

高速逃费属于诈骗罪吗:全省首例 ETC逃费诈骗 车主被判刑

  伪造行驶证办理ETC,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数万元,车主王某最近被成华区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1万元。据称,该案也是我省首例以诈骗罪定罪的ETC逃费案件。

  2020年1月,王某购买了一辆福田牌小型普通客车。原本该车核载人数为9人,王某却通过不法渠道给该车伪造了核载人数为7人的假行驶证。2020年3月26日,王某利用伪造的假行驶证,在银行办理了载客人数为7人的ETC自助缴费卡,并以此在四川成德南高速公路上行驶并偷逃通行费。经查,2020年1月至2020年7月,王某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共计人民币42008元。

  川高稽查监控中心查获该逃费行为后,迅速向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区分局报案,并于2020年8月27日成功将涉案司机挡获,王某对自己偷逃通行费的行为供认不讳,并于2020年9月9日补缴通行费42008元。

  随后,成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该车车主提起公诉。

  成华区法院经开庭审理最终认定,王某通过伪造行驶证和以伪造行驶证办理的ETC自助缴费卡,隐瞒了案涉车辆为9座的真相,使高速公路管理部门陷入案涉车辆为7座的错误认识,并以此标准收取通行费,王某通过少交通行费达到骗取财物的目的,数额较大,共偷逃过路费42008元,其诈骗罪成立。成华区法院最终判决王某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1万元。川高公司 成都商报记者 周茂梅(来源: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

高速逃费属于诈骗罪吗  第3张

高速逃费属于诈骗罪吗:法院回应高速逃费判无期案:费用多因惩罚性收费

  本报讯 (记者褚朝新)2010年12月21日,河南农民时建锋因用两套假军车牌照通行2361次,偷逃高速公路过路费368万余元,被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12日,该案主审法官娄彦伟就该案的事实认定、定罪量刑等问题进行了解释说明。

  伪造军车号牌骗免养路费有司法解释

  娄彦伟称,2002年4月10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生产、买卖武装部队车辆号牌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规定:“使用伪造、变造、盗窃的武装部队车辆号牌,骗免养路费、通行费等各种规费,数额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平顶山中院认为,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精神,本案被告人时建锋使用伪造的武装部队车辆号牌骗免高速公路通行费,检察机关指控时建锋犯诈骗罪罪名成立。

  超过二十万即算诈骗数额特别巨大

  平顶山中院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关于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河南省公安厅于1998年11月23日颁布施行的规定:诈骗数额特别巨大为二十万元以上。

  该院解释称,本案犯罪数额高达368万余元,属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作案时间长,且采取伪造武警牌照、武警证件,非法购买武警制服等手段,综合考虑本案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犯罪情节和犯罪后果,依法对被告人时建锋判处无期徒刑是适当的。

  证据来源

  “数据永久保存,是客观的”

  判决书称,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平顶山分公司和河南省高速公路联网监控收费通信服务公司,分别向法院提交各自统计的通行次数和逃费金额,两者略有不同,按照相关规定以后者数据为准。

  该服务公司两证人称,该单位不仅保存了郑尧高速的通行数据,还保存了河南全省高速公路的通行数据,数据永久保存。而保存这些数据为了各个高速公路公司通行费拆分,便于利益分配。

  证人还强调,其单位与郑尧高速没有隶属关系。

  该院认为,数据是永久保存的,如同银行账户往来款项记录,是客观的。

  费用计算

  “可能因超载太多有惩罚性收费”

  判决书称,两辆假军车通行2361次、逃费元,这一数据被认为收费过高。

  昨日,平顶山市一名知情官员介绍,该车核载25吨,但实际中经常超载拉货七八十吨。

  2007年,河南省发改委、交通厅联合下发的《关于我省经营性高速公路载货类汽车计重收费标准的通知》(豫发改收费[2007]234)规定,载货类汽车计重收费的基本费率,根据不同的路段,从0.09-0.11元/吨公里不等。超过公路承载能力认定标准100%以上的重量部分,暂按基本费率的3-5倍计重收取车辆通行费。

  该官员称,最后确定的过路费比较多,可能是因为超载太多有一定的惩罚性收费。本报记者

  褚朝新

  观察家:真实的368万过路费突显民生之痛

  368万元过路费的真实存在,可能比这笔过路费掺水造假,问题更加严重。真实的天价过路费则让大家看到了,高额公路收费究竟有多高。

  近日,河南平顶山市中院判决了一起偷逃“天价”过路费案,禹州农民时某在两辆卡车上套用了假军车牌照营运,偷逃过路费2361次,逃费金额为368.2万余元,以诈骗罪获无期徒刑。

  案子甫一公布,引发了舆论热议:8个月内,能骗逃368万元过路费吗?昨日,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就此案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本案的一些细节。依据河南省高速公路联网监控收费通信服务有限公司出具的统计表,2008年5月4日至2009年1月1日,涉案的两台车共通行2361次,且附有空驶或载物和载物重量、超载率等详细信息,证明其合计逃费金额确实为元。而且该公司属于第三方公司,与高速公路没有隶属关系,信息客观可信。

  本案中,时某冒用军车牌照,伪造了相关证件,骗逃高速公路的过路费,明显是违法行为,依最高法的相关司法解释,应定为诈骗罪。平顶山中院的解释,或许打消了很多人对本案事实的质疑。时某的确偷逃了368万元的过路费。

  然而,法律事实认定后的判决,使人们得到这样一组真实的数据:两台车,8个月,挣了20万,过路费是368万。高额过路费越真实,越突显民生之痛。

  依法院的判决,时某驾套牌车,从河南鲁山县下汤镇向许昌等地运送砂石,在郑石高速公路下汤、长葛西、禹州南等收费站多次骗免通行费。我们来算算高速公路的过路费有多么“惊心动魄”。

  根据上市公司中原高速()于2007年公布的《关于郑州至石人山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及车辆通行费标准的公告》,郑石高速公路全长约183公里(郑石高速现在称为郑尧高速),我们即以全程计算。时某的斯太尔自卸货车为25吨,属于E型车辆(20-40吨),收费标准是0.230元/吨公里。那么时某的套牌车,如果不超载,一次一辆车需交过路费高达1052元。这个数字与偷逃2361次相乘,也是240万元左右的高额数字。如果加上超载部分3-5倍的收费,那么最终得出368万元的过路费,并没有算错。

  但对公众的感受来说,368万元过路费的真实存在,可能比这笔过路费掺水造假,问题更加严重。后者可能只是事关一个交通收费机构的诚信,那么真实的天价过路费,则让大家看到了,高额公路收费究竟有多高。这个案例带给人们的心理冲击,不是一个小小的法庭所能承受的。

  时某处心积虑,冒用军车牌照偷运砂石,8个月,收入仅20万,这还不到过路费的一个零头。目前,各地对运输生鲜蔬菜的车辆不再收取过路费,我们吃的蔬菜中,已经没有了这些高额过路费。不过,对更多的产品的运输来说,天价过路费仍然存在,并将通过其他种种产品,而最终让每个人买单。

  不少中国制造的产品,在国外的售价甚至比在国内还便宜。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国内的物流成本太高,包括过路费、油价、管理费用等。

  时某已然服判入狱,而我们还得继续承担高速公路的高额过路费。而且收费如此之高的高速公路,在全国还有多少?

  徐明轩(法律工作者)

盗窃罪和诈骗罪的区别 合同诈骗罪谁起诉 集资诈骗罪律师辩护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136328.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