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租的车抵押借款构成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_江苏律师事务所电话号码

时间:2020-09-30 21:37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将租的车抵押借款构成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_江苏律师事务所电话号码  第1张

将租的车抵押借款构成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将租来的轿车用于抵押贷款构成合同诈骗罪吗?

  原标题:将租来的轿车用于抵押贷款构成合同诈骗罪吗?

  王某先后与多家汽车租赁公司签订了租赁汽车协议,交纳了租金,取得小车使用权后,王某通过更换小车牌照,伪造机动车登记证书、行驶证等相关证据,伪造身份证等方式将车分别抵押给他人,得到抵押所得款项后用于个人挥霍和归还部分借款。

  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采用向他人租赁车辆、伪造车辆相关证件或伪造身份证,冒用他人身份以物作抵押向他人借款,使被害人陷入错误的认识而处分财产,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构成诈骗罪。具体理由如下:

  一、合同诈骗罪的认定与否

  依据刑法224条规定,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取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取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合同诈骗罪有其特殊行为方式,在客观方面表现为采用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使对方当事人产生错觉,信以为真,“自愿”地签订或履行合同,从而骗取数额较大的财物。

  本案中,王某与汽车租赁公司签订租赁合同时,使用的是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证件等信息,其租赁车辆的意思表示和租赁合同本身的目的相符。虽然王某签订租赁合同主要是为其之后以物作抵押向他人借款的诈骗行为做准备,但是王某并非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用欺诈手段骗取租赁公司的财物,即其最终目的不是利用租赁合同诈骗获得车辆,而是利用所租车辆、采用欺骗手段使被抵押人陷入错误认识处分财产,骗取其财产而获益。故其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依据刑法第266条规定,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该罪基本构造为:行为人以不法所有为目的实施欺诈行为,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即受益,被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失。

  首先,本案中,王某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王某对租赁的车辆只有使用权而非处分权,故意更换车牌照、伪造车辆相关证件的目的是通过将租赁的车辆抵押他人以获得抵押款项,王某得到抵押所得款项后用于个人挥霍和归还部分借款,是一种对于抵押款项非法占有不再归还的目的行为。

  其次,王某采用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欺诈手段。王某对被抵押人隐瞒了租车的事实,采用更换车牌照、伪造机动车、行驶证、身份证等欺骗手段虚构车辆为自己所有,从而使被害人陷入这种错误认识将自己的财产处分、自愿交付给王某。对于租赁公司这方,王某隐瞒了将车抵押给他人的事实真相,其已将抵押款项用于个人挥霍和归还部分借款,所以也无法将车辆赎回,侵犯了租赁公司的财产权。

  第三,王某所实施行为使自身取得财产而获益,使被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失。这一系列欺诈行为不仅与租赁公司财产权受到侵犯致较大财产损失有直接因果关系,还与被抵押人错误认识从而处分财产的损失有因果关系。

  综上,王某的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且其行为使被抵押人和租赁公司遭受了财产损失,故王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扫描进入小程序

  :

将租的车抵押借款构成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男子用租赁轿车抵押借款 构成合同诈骗罪

  中安在线讯 据安徽商报报道 近日,凤阳县男青年席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先后租赁两辆共价值15万余元的轿车,用于抵押借款实际到手3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5万元。

  凤阳县的席某某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为了尽快搞到钱,他竟动起了租车抵押借款、拆东墙补西墙的歪脑筋。 2016年2月27日,席某某以每天300元的价格,租了一辆轿车,租车到期后,他并没有归还车辆,而是以本人的名义抵押给刘某,借得现金2万元。拿到钱后还了部分债,其余的钱没几天就被其挥霍掉。他没有钱赎回被抵押借款的轿车,归还不了车辆,就躲了起来。2016年3月7日,席某某又故伎重演,租来一辆汽车,并通过办假证的方法,将车主改为自己,然后将车子抵押给别人,拿到1万元钱。

将租的车抵押借款构成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租赁27辆车抵押借款424万 男子涉嫌合同诈骗在兰州受审

      中国甘肃网5月19日讯据兰州晨报报道 (记者 董子彪)榆中籍男子张进军多次将租赁来的车辆抵押后借款,此后将借款用于自己挥霍,而抵押的车辆达27辆,涉案金额高达424万余元。该案在2014年12月由兰州中院一审做出判决,宣判后张进军不服,提出上诉,省高院因案件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5月18日,张进军再次因涉嫌合同诈骗罪,在兰州中院接受审理。庭审中,张进军对部分指控提出异议。该案将择期宣判。

      案发:租赁来的车辆抵押借款

      2013年6月18日,兰州大拇哥汽车服务公司在联系租车客户张进军时,对方手机一直关机。张进军在几个月内从该公司租走十余台车。而张进军还是宝莱、跑跑等多家汽车租赁公司的常客。

      此后,各租赁公司纷纷查找自家车辆,发现张进军租走的所有车辆均被抵押给他人用于借款,遂报警。2013年7月2日,张进军成为网上追逃对象。3日后,在会宁某酒店被抓获。

      指控:构成合同诈骗罪

      该案于2014年12月由兰州中院做出一审刑事判决,张进军不服,提出上诉。2015年省高院审理后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张进军犯合同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终审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兰州中院重新审判。

      据指控,2011年1月15日至2013年6月15日,张进军先后从兰州宝来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兰州大拇哥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租赁汽车27辆,抵押借款424万余元挥霍。公诉机关认为,张进军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与他人签订汽车租赁合同,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

将租的车抵押借款构成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骗租车辆“抵押”还债是诈骗还是合同诈骗

  【裁判要旨】汽车承租人以租车的名义控制他人汽车,用之骗取钱财的,该诈骗数额应以行为人“实际取得”数额即所骗租的车辆价值认定。

  【案情】2013年1月,被告人李某因欠他人债务无法归还,便想到了用租车抵押给他人借钱。1月18日,被告人李某到浙江义乌市浦江县艺雅车行,交纳了1500元押金后,用假的身份证(傅某)、驾驶证在该车行签订了汽车租赁合同,租了一辆黑色丰田小轿车。租车后被告人李某找人制作了一套假的机动车登记证书、机动车行驶证,将车辆的所有人改为傅韬。1月26日,被告人李某通过他人介绍找到陈某,将该车抵押给陈某,以傅某的名义从陈某处借了2万元人民币。1月28日,通过查询,陈某发现傅某所提供的机动车证等是虚假后,便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当日将被告人李某抓获。经鉴定,被告人李某所骗车辆价值人民币84000元。1月31日,被害人义乌市浦江县艺雅车行老板虞某在弋阳县公安局领回了被骗的丰田汽车一辆。

  【审理】弋阳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汽车租赁合同过程中,骗取他们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被告人李某在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案发后,被告人李某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可认定为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评析】本案是一起汽车承租人将租赁的汽车用于“抵押”借款或抵债从而恶意占有的案件。本案所涉及的主要问题有三:一是被告人以欺骗手段“租赁”汽车,尔后将车辆“抵押”骗取借款,该犯罪行为如何认定?二是诈骗数额如何认定,是车辆的价值,还是实际骗取的数额?三是如果是诈骗车辆,承租人给付的租金是否计入诈骗数额?

  1、关于本案的定性

  合同诈骗罪从诈骗罪中分离而来,两者的根本区别在于,合同诈骗罪在侵犯他人的财产所有权的同时,还侵犯了国家的合同管理制度和市场交易秩序。

  从实践中的汽车租赁诈骗案件来看,行为人实施了两个欺诈行为,一是骗租汽车的行为;二是伪造车主的行驶证、身份证等证件后将骗租的汽车典当、质押或者直接变卖以套取现金的行为。在这前后两个行为中,一般均签订了租赁合同和典当协议,有的虽然没有签订书面合同、协议,但也都有口头约定,成立口头合同;因此,汽车租赁诈骗案件符合合同诈骗罪的形式特征。在实践中,从出租汽车的主体来看,既有租赁公司作为出租主体,出有自然人作为出租主体。汽车租赁诈骗犯罪行为,不仅给租赁公司的财产造成巨大损失,更重要的是破坏了汽车租赁这一市场秩序,因此,对出租方为租赁公司的这一类租车诈骗案件,不应以普通诈骗罪论处,而应以合同诈骗罪论处。但是,对于出租汽车一方为自然人的汽车租赁诈骗案件,由于其中的汽车租赁关系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市场交易行为,而是公民之间的一种临时的有偿或无偿借用关系。在这种情形中,行为人将从他人处租借的汽车,用于变卖、典当或质押套取现金,侵犯的只是车主的财产所有权,因此,这种诈骗行为应以诈骗罪论处。

  本案中,被告人李某与车行签订了汽车租赁合同并交纳了租金,取得了车辆的使用权,也因此承担了归还租赁车辆的义务。但是被告人李某并不具备履行汽车租赁合同的真实意思,而是为达到非法占有的目的。同时,被告人李某又采用欺骗手段,虚构身份,使被害人陈某相信其有车辆的处分权,与其签订“抵押”合同,骗取借款的欺骗行为,将车辆进行“抵押”处分且逃匿,前后两次行为依照《刑法》第224条第(5)、第(4)项的规定,均构成合同诈骗罪。

  有一种意见认为本案属于连环诈骗,笔者不认同这种观点。所谓连环诈骗,是指利用合同诈骗的行为人为了弥补前一次诈骗造成的亏空,而去骗取一定的财物,以此相冲抵。连环诈骗行为人基于主观上两个独立的犯罪故意,不连续地实施两次或两次以上的诈骗犯罪行为。而从本案被告人李某实施的合同诈骗行为来看,手段行为汽车租赁合同诈骗的犯罪目的是占有汽车,而目的行为抵押借款合同诈骗的犯罪目的亦即整体犯罪行为的最终目的是占有钱财,行为人正是放弃了对骗得之汽车的占有才最终实现了对他人钱财的占有,作为手段的汽车租赁合同诈骗的犯罪目的并不是整体犯罪行为目的的一部分,从罪数理论上属于牵连犯,司法实践从一重罪论处。

  2、关于诈骗数额的认定

  本案中诈骗数额如何认定,审判实践中有两种不同观点。观点一认为,两个合同诈骗罪为牵连犯,应当以骗得的租赁车辆的价值来认定诈骗数额。观点二认为,两个合同诈骗罪为连续犯,应当累计诈骗数额,即以骗得的租赁车辆的价值与骗得的借款数额之和来认定诈骗数额。笔者持第一种观点。汽车租赁诈骗案件中存在两个诈骗环节,第一个环节是行为人以租车为名将车骗到自己的控制下。这一环节行为人实际取得的是汽车;第二个环节是行为人伪造车主的行驶证、身份证等,将车辆销赃或用于质押、典当以套取现金。这一环节行为人实际取得的是汽车的变卖款、典当款或借款。行为人通过这两个欺诈行为,实际取得的数额是各不相同的,有的甚至相距甚大,这就产生了以行为人的哪个“实际取得”作为诈骗犯罪数额的问题。应该说,行为人出于骗租车辆后变现的动机,通过第一个环节的欺诈行为,已非法占有有了车辆,这时其诈骗行为已经得逞;至于其是通过直接销赃,还是通过典当、抵押借款的方式变现,只是其对赃物的处置方式问题,而行为人非法占有公私财物后,对财物如何处置,不影响非法占有的成立。抵押诈骗行为是为了实现最终非法占有租赁物价值这一目的的手段行为,其与租赁诈骗行为构成牵连犯,应当从一重处。因此,汽车租赁诈骗案件中,行为人的“实际取得”应是指所骗租的车辆的价值,而不是行为人将所骗租车辆变现的实际所得数额。

  同时,在汽车租赁诈骗案件诈骗数额的认定中,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探讨,即行为人支付的租车费用是否应从诈骗数额中扣除。在汽车租赁诈骗案件中,行为人要取得对车辆的控制,必须根据租赁合同的要求支付相应的对价,即租金。对于行为人所支付的这部分租金应否在诈骗数额中扣除,实践中有两种做法:一种做法是认为行为人支付租金,是行为人为了实施诈骗行为所必须付出的“犯罪成本”,不应从诈骗数额中扣除。另一种做法是认为行为人要取得车辆的控制权,就必须支付相应的租金,这就使行为人最终实际取得的财物必然是车价与租金的差价,这说明行为人是不可能占有有整个车辆的价值的,行为人事先支付的这部分租金应在诈骗数额中扣除。笔者认为,根据诈骗数额认定的“实际取得说”,上述第二种做法是比较合理的。特别是,正如上文所指出的,在汽车租赁诈骗案件中,行为人的非法占有目的,有的在租车之前即已产生,有的则是在合法租车后才产生。对于后一种情形,认定行为人所付租金系其为实现犯罪所支付的“犯罪成本”显然是不能成立的。

集资诈骗罪逮捕 合同诈骗罪量 诈骗罪是不是必须请律师 报警诈骗罪的立案程序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90858.html
文章标签: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