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票套票 诈骗罪_上海律师事务所电话号码

时间:2020-10-01 00:01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火车票套票 诈骗罪_上海律师事务所电话号码  第1张

火车票套票 诈骗罪:昆明铁路警方破获重大火车票款诈骗案 涉案额65万元

  近日,昆明铁路警方成功打掉一个长期以“挂失补”方式诈骗火车票款的犯罪团伙,该团伙涉案人数159人,涉案金额65万余元,截止目前,警方已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45人。据悉,该案是我国实行火车票实名购票制以来涉案规模最大的一起火车票款诈骗案。

  经过对案件深入调查,一个长期以挂失补方式诈骗火车票款的团伙逐渐浮出水面,该团伙成员长期流窜于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等省内外50多个火车站,作案时,团伙成员先用身份证购买一张火车票,乘车前再办理挂失补票,之后再开具一张同一名旅客的临时乘车证明,这样就可以两人同时持有两张一样的火车票。之后,两人用两张火车票错时进站乘车,其中一人到站后以找到原车票为由,将挂失所补办的车票办理退票,以此达到一人购票两人乘车的目的。(央视记者 赵鹏)

火车票套票 诈骗罪:火车票“买短乘长”是不是犯罪?司法如何界定?

  “买短乘长”案件的处理方式

  分歧意见一

  属于违约行为,不宜作为犯罪处理

  董金明

  笔者认为,“买短乘长”区间逃票行为属于违约行为,不宜作为犯罪处理,具体理由如下:

  “买短乘长”的逃票、超乘行为是一种运输合同违约行为。案例中的行为人与承运人的客运合同关系自取得客票时即成立,客票上记载了货运关系的时间、起点、终点等内容,其“买短乘长”逃票超程的行为是一种不按客票上所记载的内容履行合同的违约行为。对此,经营管理者可根据合同法第294条的规定,按照规定加收票款或拒绝运输。

  “买短乘长”的逃票、超乘行为不宜认定为犯罪。以“买短乘长”方式逃票,虽然可累积达到数额较大,但行为人主观恶性一般较小,其行为并未严重扰乱市场秩序。需要注意的是,行为人多次逃票之所以能够完成,有其贪图利益的原因,但管理者存在的制度漏洞,管理人员怠于履行职责也是重要原因。从刑法谦抑性角度来看,应当对该类行为审慎入刑。可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作出行政处罚,另外,《铁路旅客信用记录管理办法(试行)》第6条的规定,对无票乘车、越站乘坐且拒不补票的纳入铁路旅客信用信息记录管理。

  预防和制止“买短乘长”恶意逃票行为应从制度源头着手。实践中,大多数选择“买短乘长”的旅客在上车后能正常补票。对于这些“买短补长”的旅客,显然不适宜采取法律手段。因此,铁路部门必须进一步健全完善相关管理制度。检察机关也可以通过对个案处理的监督,以检察建议等方式建议铁路部门细化补票管理机制,完善乘客合同违约责任追究的执行,同时利用宣传手段强化乘客法治意识,实现源头治理。(作者单位:济南铁路运输检察院)

  分歧意见二

  实施欺骗行为构成诈骗罪

  李猛

  笔者认为,“买短乘长”的行为构成诈骗罪,理由如下:

  ▲ 首先,行为人实施了欺骗行为。欺骗行为是让相对人陷入错误认识继而实施处分行为的主要动因。“买短乘长”等区间性逃票行为中,行为人隐瞒了其不想支付相应区间客运价款这一主观目的,通过“买短”等方式假装具有支付全部客运价款的意思表示,符合事实欺骗的特征。

  ▲ 其次,铁路运输企业产生了错误认识,并对此实施了处分行为。在“买短乘长”模式中,铁路运输企业基于行为人购买了全程车票这一认识错误而处分了财产性利益,在此过程中,行为人采取逃避检查或者利用铁路运输企业管理上的漏洞偷逃相应费用,致使铁路运输企业提供了相应的服务而未收到相应对价,从而遭受损失。

  本案中的运费请求权能否成为诈骗罪的犯罪对象,刑法学界仍存有争议,笔者认为,诈骗罪保护的法益应当包括财产性利益。铁路运输企业运费请求权属于财产性利益,这种财产性利益客观上具有经济价值,符合诈骗罪侵害的法益。

  事实上,区间性逃票行为构成犯罪在域外法上也有类似规定,例如瑞士刑法第150条对逃避支付相应价款的行为设置了“逃避支付罪”。在德国,逃票者可能因为涉嫌违法而受到指控,尤其是逃票惯犯,德国认为逃票属于“利益欺诈”的违法行为,根据德国刑法,逃票行为理论上可以被处以最高一年的监禁。在日本,相关判例也认为,行为人逃票乘车没有告知铁路运输企业真实意图因而构成诈骗罪。(作者单位:成都铁路运输检察院)

  分歧意见三

  具有秘密窃取属性构成盗窃罪

  陈赛

  笔者认为,“买短乘长”逃票行为构成盗窃罪,理由如下:

  ▲ 一、行为人非法占有的对象是在无票区间享有的、铁路部门提供的有偿服务。这种有偿服务的特点是:

  (1)有偿服务是盗窃罪的犯罪对象。有偿服务是一种财产性权益,区别于有形商品的一类服务性商品,其本质上与有形财物一样具备价值性,属于盗窃犯罪的对象。

  (2)“买短乘长”行为窃取的价值等同于无票区间的车票费用。铁路公司面向社会公开发售车票,付款购买相应区间的车票即等同于购买了该区间铁路公司的运送、餐饮等服务,票款等同于服务价值,无票区间的票款等同于无票区间的服务价值。

  ▲ 二、行为人非法占有无票区间的有偿服务,采取了秘密窃取的手段。“买短乘长”行为一般有只买前头票、购买两头票等方式,其行为包含进站、无票乘车、出站三个核心部分。综合考察,行为人非法占有无票区间的有偿服务,窃取行为发挥了核心作用:

  (1)进站过程。行为人由于购买了车票,不会受到铁路部门的拦阻,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准备实施盗窃行为。

  (2)无票乘车。这是行为人完成非法占有最核心的过程。此时行为人在无票情况下,在列车上需要面对乘务员的检查等风险,在这种情形下,行为人往往采取躲藏进卫生间或临近车厢、佯装打电话离开现场等方式逃避查票。相对检票人员来讲,这种躲避行为显然是难以被发觉的秘密窃取行为,行为人正是通过这种行为无偿享受到了无票区间铁路部门的有偿服务。

  (3)出站。出站一般有两种方式,只买前头票的行为人一般紧随人流出站,这种行为系躲避检票的秘密行为。两头购票的行为人“正大光明”出站,但此时盗窃行为已经完成,其不是基于“欺骗”了出站口检票人而实现了无偿乘车,而是通过“欺骗”行为避免了窃取行为完成后自己被查扣、发现。行为人之所以能够无偿占有无票区间的有偿服务,不是基于在出站口“欺骗”检票人,而是基于在无票区间的窃取行为。

  ▲ 三、长期、多次“买短乘长”,盗窃数额应当累计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多次盗窃构成犯罪,依法应当追诉的,应当累计其盗窃数额。这一意思虽然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未予明确,但法理精神可以参照。需要注意的是,“买短乘长”行为一般具有存续时间长、次数多、数额小的特点,不宜根据刑法第264条的规定直接以“多次盗窃”入刑,必须综合考虑总数额、总次数等情节,次数少、总数小的,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情形。(作者单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

火车票套票 诈骗罪:男子利用火车票代售处入账时间差退票套现 63 万,被公诉诈骗罪

  IT之家1月31日消息 据海淀法院网消息,被指利用火车票代售处票款入账时间差,在未实际支付票款的情况下,使用非法收受的他人身份证从火车票代售处打印火车票,再到火车站退票,一天之内共计取得票款63万余元。两男子被检方以诈骗罪公诉至法院。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检方指控,2018年8月,被告人陈某、胡某某在一起吃饭时,陈某向胡某某提出要在自己租赁经营的西A1XX火车票代售处打出一些火车票,然后再退掉套现,让胡某某帮忙找人去退掉这些票,胡某某表示同意。

  2018年9月2日0时至4时许,被告人陈某利用火车票代售处当日16时前将售票款入账即可的时间差,使用非法收受的他人居民身份证,在未实际支付票款的情况下,从西A1XX火车票代售处打印578张火车票(票面价值人民币元)交由被告人胡某某及其雇佣的张某等八人,八人分别到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南站退票,共计取得票款元。

  2018年9月2日,被告人胡某某在北京站退票窗口退票过程中被民警抓获。当日13时许,被告人陈某在北京市丰台区被民警抓获,并从其身上起获火车票220张、涉案赃款64250元。现涉案赃款、火车票已全部起获并发还铁路部门。

  检方认为,被告人陈某、胡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陈某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特别严重,应以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被告人陈某的刑事责任,应以诈骗罪追究被告人胡某某的刑事责任,并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诉。

  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火车票套票 诈骗罪:身陷牵扯了135张的火车票倒卖案件,是在取票现场被抓住了,现在已经被刑事拘留了请问这种案件一般是如何判刑?

  咨询我

  倒卖车票、船票罪,是指倒卖车票、船票,情节严重的行为。

  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倒卖车票、船票,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井处或者单处票证价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第二百三十一条规定:单位犯本节第二百二十一条至第二百三十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一、立案标准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三十条规定:倒卖车票、船票或者倒卖车票坐席、卧铺签字号以及订购车票、船票凭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票面数额累计五千元以上的;

  (二)非法获利累计二千元以上的;

  (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倒卖车票刑事案件有关问题的解释》(199.9.6 法释[1999)17号)

  为依法惩处倒卖车票的犯罪活动,根据刑法的有关规定,现就审理倒卖车票刑事案件的有关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 高价、变相加价倒卖车票或者倒卖坐席、卧铺签字号及订购车票凭证,票面数额在五千元以上,或者非法获利数额在二千元以上的,构成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倒卖车票情节严重”。

  第二条 对于铁路职工倒卖车票或者与其他人员勾结倒卖车票;组织倒卖车票的首要分子;曾因倒卖车票受过治安处罚两次以上或者被劳动教养一次以上,两年内又倒卖车票,构成倒卖车票罪的,依法从重处罚。

  二、犯罪构成

  1、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责任能力的人都可以构成,依本节第231条的规定,单位也能成为本罪主体。单位犯本罪的,实行双罚制。

  2、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且以牟利为目的,此乃本罪在主观方面的两大构成要件,缺一不能构成本罪。

  3、客休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为车票、船票的管理活动。

  4、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倒卖车票、船票、情节严重的行为。所谓倒卖,是指购买车票、船票后加价卖出或者为了卖出而购买车票、船票。本罪的本质在于其目的是否通过加价卖出而获利,至于其目的是否实现则不影响其性质的认定。

  本罪属情节犯,倒卖车票、船票的行为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才能构成其罪,情节不属严重,即使有倒卖车票、船票的行为,也不能以本罪论处。

  三、本罪的认定

  适用本罪时,应注意区别本罪与倒卖伪造的有价票证罪的界限,两罪在主体、主观方面、客观方面等均相同,但犯罪对象不同,本罪的犯罪对象是真实的车票、船票,而倒卖伪造的有价票证,犯罪时象是伪造的车票、船票、邮票或其他有价票证。

  四、实践中需注意的问题

  1、具有倒卖车票、船票的行为,是构成本罪的关键。倒卖,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购买车票、船票后高价或者变相加价出卖。此处倒卖的对象必须是真的车票、船票。如果倒卖的是伪造的车票、船票,则构成倒卖伪造的有价票证罪。

  2.倒卖车票、船票的行为须情节严重,才能构成本罪。

  所谓情节严重主要是指:倒卖车票、船票数额较大;倒卖次数多;倒卖手段恶劣;结伙倒卖车票、船票;内外勾结倒卖车票、船票;高价、变相加价倒卖车票或者倒卖坐席、卧铺签字号及订购车票凭证,票面数额在5000元以上,或者非法获利数额在2000元以上的。

  3.自然人犯本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票证价额l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

  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自然人犯本罪的规定处罚。

  对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从重处罚:

  1、铁路职工倒卖车票或者与其他人员勾结倒卖车票;

  2、组织倒卖车票的首要分子;

  3、曾因倒卖车票受过治安处罚两次以上或者被劳动教养一次以上,两年内又倒卖车票,构成倒卖车票罪的。

诈骗罪合同诈骗罪区别 集资诈骗罪立案标准 关于关于合同诈骗罪 诈骗罪的着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90926.html
文章标签: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