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逃票构成诈骗罪_河北律师事务所号码查询

时间:2020-10-01 00:10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火车逃票构成诈骗罪_河北律师事务所号码查询  第1张

火车逃票构成诈骗罪:争议丨坐火车逃票的行为 能认定为诈骗吗?

  原标题:争议丨坐火车逃票的行为 能认定为诈骗吗?

  近日,一则新闻报道,一位家住无锡的乘客,因逃票被警方以诈骗罪刑事拘留。该乘客杨某是上海某公司的工程师,在从上海往返无锡的一年内,杨某通过买“两头票”“买短乘长”的方式,一年内共恶意逃票达480余次,涉案金额近2万余元。

  上车买票,天经地义,逃票行为是一种不诚信的行为,确实应当予以谴责和处罚,铁路方面也有补票罚款等相关处罚措施。但是,坐火车逃票的行为能认定为诈骗罪吗?用刑事手段规制逃票行为,真的合情合法吗?

  杨某与铁路部门之间成立何种法律关系?

  杨某和铁路部门之间的纠纷本质上应当属于民事纠纷,杨某和铁路部门之间形成了一个铁路运输合同,杨某作为乘客应当购买车票,而铁路部门负责运输乘客到目的地,所以本质上杨某属于违约行为,铁路部门发现有逃票行为及时制止,并且要求杨某补足车票、付清罚款即可,如果杨某拒不支付车费,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强制其支付车费。

  铁路部门出台的相关规定对逃票行为的处罚非常明确,根据《铁路旅客运输规程》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行为时,除按规定补票,核收手续费以外,还必须加收应补票价50%的票款:

  (1)无票乘车时,补收自乘车站(不能判明时自始发站)起至到站止车票票价。持失效车票乘车按无票处理。

  所以在有法律法规规定的情况下,按照规定补齐票价就足以解决问题。

  即使认定杨某的行为性质恶劣,已经严重影响铁路部门对票务的管理秩序,还可以采用警告、罚款、拘留等行政手段,还没有到达要用刑事手段予以规制的程度。

  逃票行为是否符合诈骗罪特征?

  退一步讲,即使抛开逃票行为的刑事处罚必要性不谈,单从诈骗罪构成要件上看,逃票行为也难以认定为诈骗罪。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欺骗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诈骗罪(既遂)的基本构造为:行为人实施欺骗行为——对方(受害者)产生(或继续维持)错误认识——对方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或第三者取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害。

  警方认定的罪名是诈骗罪,我们都知道现在购买车票大多是从网上购票,取票是从互联网取票机上取票,而出战检票的基本上全是自助检票机。诈骗罪的核心环节就是被害人产生(或继续维持)错误认识,也就是说受骗人必须是具有处分财产的权限或者处于可以处分财产地位的人(但不必是财物的所有权人或占有人),诈骗罪中的受骗人只能是自然人,自助检票机不能成为诈骗罪的受骗者,因为机器不可能存在认识错误。换言之,行为人不可能对机器行骗,不存在如果机器知道真相就不会处分财产的问题。如果认为自助检票机也可以成为欺骗行为的受骗人,就会导致诈骗罪丧失定型性,从而使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丧失罪刑法定主义机能。

  杨某通过自助检票机的核验进出闸机,没有欺骗任何自然人,司法机关进行事后调查时,铁路局的任何员工都不可能声称自己被骗,杨某之所以能够进出闸机,并不是因为向自助检票机或者铁路局职工传递了不真实的信息,恰恰相反,因为他的票是“真实”的,所以才能够进出闸机。

  从这个角度来看,以诈骗罪定罪亦不妥当。

  现阶段刑罚理念应避免“打击扩大化”

  该则新闻下方留言区,很多网友对警方采取刑拘措施点赞,认为杨某这种占小便宜的人就该严厉打击,貌似对各种不正当行为苛以刑罚的治理方式很符合大众认知和舆论方向。实际上,这是一种假象。

  刑事法律关乎生命与自由,刑罚的适用应极其严谨和慎重。大众是感性的,读者根据自己的感性认识表达看法无可厚非,表达愤慨、发泄情绪皆是其自由。但对于公检法等国家司法机关而言,对任何法律事件的判断必须严格遵守法律规定,严守刑法谦抑性以及罪刑法定等基本原则,不可越雷池一步,避免“刑罚扩张论”和“打击扩大化”。这是由国家司法机关的地位和性质所决定的。

  众所周知的广州许霆案,许霆利用ATM机故障漏洞取款,许取出17.5万元,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发回重审后改判五年有期徒刑;河南农民偷逃过路费案,因骗免高速公路通行费368万被判处无期徒刑,后本案主审法官因证据审查不严被免职。还有内蒙古玉米案、天津老太气枪案、深圳鹦鹉案等,这些案件之所以饱受诟病,其中一个方面就是刑罚对大众生活的过度干预,让本可用民事、行政等手段解决的问题上升到了刑事层面。

  刑罚看似是一种简单、粗暴、有效果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刑罚实则是一把双刃剑,合理使用能够保护大众,过度使用则会自我损伤。我们不能没有刑法,但刑法却不是万能的。

  :

火车逃票构成诈骗罪:火车票“买短乘长”是不是犯罪?司法如何界定?

  (来源:铁路运输分院)

  原标题:火车票“买短乘长”是不是犯罪?司法如何界定?

  来源 | 检察日报

  图片来源于网络

  随着高铁的普及运营,“买短乘长”现象日益凸显,不仅影响铁路运行的管理秩序,而且造成承运方的财产损失。“买短乘长”已成为新闻关注的热点,对该行为的定性也成为学界和实务部门研讨的话题。

  基本案情:2019年4月29日,某次列车的乘警在对乘客车票例行查验的时候,发现了一名男子疑似逃票人员,其购买的是甘肃兰州到天水的火车票,只有1站地,但列车已经过去天水6站。盘问之下,该男子交代自己准备在山东济南下车,经进一步调查,发现该男子自2017年以来共恶意逃票68次,逃票金额合计7783元。

  本期研讨问题

  “买短乘长”行为罪与非罪界限

  “买短乘长”犯罪行为定性问题

  “买短乘长”案件的处理方式

  分歧意见一

  属于违约行为,不宜作为犯罪处理

  董金明

  笔者认为,“买短乘长”区间逃票行为属于违约行为,不宜作为犯罪处理,具体理由如下:

  “买短乘长”的逃票、超乘行为是一种运输合同违约行为。案例中的行为人与承运人的客运合同关系自取得客票时即成立,客票上记载了货运关系的时间、起点、终点等内容,其“买短乘长”逃票超程的行为是一种不按客票上所记载的内容履行合同的违约行为。对此,经营管理者可根据合同法第294条的规定,按照规定加收票款或拒绝运输。

  “买短乘长”的逃票、超乘行为不宜认定为犯罪。以“买短乘长”方式逃票,虽然可累积达到数额较大,但行为人主观恶性一般较小,其行为并未严重扰乱市场秩序。需要注意的是,行为人多次逃票之所以能够完成,有其贪图利益的原因,但管理者存在的制度漏洞,管理人员怠于履行职责也是重要原因。从刑法谦抑性角度来看,应当对该类行为审慎入刑。可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作出行政处罚,另外,《铁路旅客信用记录管理办法(试行)》第6条的规定,对无票乘车、越站乘坐且拒不补票的纳入铁路旅客信用信息记录管理。

  预防和制止“买短乘长”恶意逃票行为应从制度源头着手。实践中,大多数选择“买短乘长”的旅客在上车后能正常补票。对于这些“买短补长”的旅客,显然不适宜采取法律手段。因此,铁路部门必须进一步健全完善相关管理制度。检察机关也可以通过对个案处理的监督,以检察建议等方式建议铁路部门细化补票管理机制,完善乘客合同违约责任追究的执行,同时利用宣传手段强化乘客法治意识,实现源头治理。(作者单位:济南铁路运输检察院)

  分歧意见二

  实施欺骗行为构成诈骗罪

  李猛

  笔者认为,“买短乘长”的行为构成诈骗罪,理由如下:

  ▲ 首先,行为人实施了欺骗行为。欺骗行为是让相对人陷入错误认识继而实施处分行为的主要动因。“买短乘长”等区间性逃票行为中,行为人隐瞒了其不想支付相应区间客运价款这一主观目的,通过“买短”等方式假装具有支付全部客运价款的意思表示,符合事实欺骗的特征。

  ▲ 其次,铁路运输企业产生了错误认识,并对此实施了处分行为。在“买短乘长”模式中,铁路运输企业基于行为人购买了全程车票这一认识错误而处分了财产性利益,在此过程中,行为人采取逃避检查或者利用铁路运输企业管理上的漏洞偷逃相应费用,致使铁路运输企业提供了相应的服务而未收到相应对价,从而遭受损失。

  本案中的运费请求权能否成为诈骗罪的犯罪对象,刑法学界仍存有争议,笔者认为,诈骗罪保护的法益应当包括财产性利益。铁路运输企业运费请求权属于财产性利益,这种财产性利益客观上具有经济价值,符合诈骗罪侵害的法益。

  事实上,区间性逃票行为构成犯罪在域外法上也有类似规定,例如瑞士刑法第150条对逃避支付相应价款的行为设置了“逃避支付罪”。在德国,逃票者可能因为涉嫌违法而受到指控,尤其是逃票惯犯,德国认为逃票属于“利益欺诈”的违法行为,根据德国刑法,逃票行为理论上可以被处以最高一年的监禁。在日本,相关判例也认为,行为人逃票乘车没有告知铁路运输企业真实意图因而构成诈骗罪。(作者单位:成都铁路运输检察院)

  分歧意见三

  具有秘密窃取属性构成盗窃罪

  陈赛

  笔者认为,“买短乘长”逃票行为构成盗窃罪,理由如下:

  ▲ 一、行为人非法占有的对象是在无票区间享有的、铁路部门提供的有偿服务。这种有偿服务的特点是:

  (1)有偿服务是盗窃罪的犯罪对象。有偿服务是一种财产性权益,区别于有形商品的一类服务性商品,其本质上与有形财物一样具备价值性,属于盗窃犯罪的对象。

  (2)“买短乘长”行为窃取的价值等同于无票区间的车票费用。铁路公司面向社会公开发售车票,付款购买相应区间的车票即等同于购买了该区间铁路公司的运送、餐饮等服务,票款等同于服务价值,无票区间的票款等同于无票区间的服务价值。

  ▲ 二、行为人非法占有无票区间的有偿服务,采取了秘密窃取的手段。“买短乘长”行为一般有只买前头票、购买两头票等方式,其行为包含进站、无票乘车、出站三个核心部分。综合考察,行为人非法占有无票区间的有偿服务,窃取行为发挥了核心作用:

  (1)进站过程。行为人由于购买了车票,不会受到铁路部门的拦阻,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准备实施盗窃行为。

  (2)无票乘车。这是行为人完成非法占有最核心的过程。此时行为人在无票情况下,在列车上需要面对乘务员的检查等风险,在这种情形下,行为人往往采取躲藏进卫生间或临近车厢、佯装打电话离开现场等方式逃避查票。相对检票人员来讲,这种躲避行为显然是难以被发觉的秘密窃取行为,行为人正是通过这种行为无偿享受到了无票区间铁路部门的有偿服务。

  (3)出站。出站一般有两种方式,只买前头票的行为人一般紧随人流出站,这种行为系躲避检票的秘密行为。两头购票的行为人“正大光明”出站,但此时盗窃行为已经完成,其不是基于“欺骗”了出站口检票人而实现了无偿乘车,而是通过“欺骗”行为避免了窃取行为完成后自己被查扣、发现。行为人之所以能够无偿占有无票区间的有偿服务,不是基于在出站口“欺骗”检票人,而是基于在无票区间的窃取行为。

  ▲ 三、长期、多次“买短乘长”,盗窃数额应当累计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多次盗窃构成犯罪,依法应当追诉的,应当累计其盗窃数额。这一意思虽然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未予明确,但法理精神可以参照。需要注意的是,“买短乘长”行为一般具有存续时间长、次数多、数额小的特点,不宜根据刑法第264条的规定直接以“多次盗窃”入刑,必须综合考虑总数额、总次数等情节,次数少、总数小的,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情形。(作者单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

  :

火车逃票构成诈骗罪:阅读材料,回答问题。2019年1月9日,郑州铁路公安部门在开往上海虹桥的G370次列车上一举打掉了两个逃票团伙,抓获逃票成员11人。刘某等人为了减少运输成本,多次采用“买短乘长”、购票进站和出站“两头

  5.

  阅读材料,完成问题。

  材料一:2020年2月7日,宁波鄞州区法院开庭审理并宣判一起利用疫情虚假出售口罩诈骗案。21岁的应某冒用“鄞州二院女护士”的身份,通过结识受害人吴先生,向其透露有获取医用口罩的特殊渠道,待对方支付6295元口罩款后便停止联系。这是浙江首例宣判的利用疫情诈骗案,被告人应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

  材料二: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检察机关依法履行检察职能,严格依法追诉、惩治扰乱医疗秩序、防疫秩序、市场秩序、社会秩序等犯罪行为,切实维护社会稳定,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材料三: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强调: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顺利开展。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

火车逃票构成诈骗罪:高铁逃票定什么罪?这三位法官争了起来…

  来源:公众号“审判前沿”

  转自:庭前独角兽

  作者:吴扬传 北京海淀法院

  特别提示:凡本号注明“来源”或“转自”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所分享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学习参考,不代表本号观点。

  本合议庭隶属于夫余国北海县金袋市地方裁判所。审判长是充满干劲的中年判事--清水正则,另外两个成员是刚从泽捉岛大学毕业的年轻判事补--本多直男,和快要退休领取养廉银的老判事--大久保忍之。最近他们审理了一个逃票的刑事案件,以下是他们的合议庭笔录。

  基本案情

  被告人波多野太郎(40岁,程序猿)家住金袋市无毛町,在上泽市上班,每天都需要往返金袋市和上泽市之间。两地之间有多趟新干线高铁直达,都路经 “上泽-浅冈-山桃-鸭池-金袋”5个车站,共计120公里。因同一身份证件无法购买同一天同一趟车次的多张车票,波多野太郎一般用自己的身份证件购买的进站票,用其表弟的身份证件购买出站票。

  比如购买“上泽--浅冈”的短途车票用于上车,然后用表弟身份证件购买“鸭池--金袋”的车票用于下车,无票乘车区间80公里。在“浅冈-山桃-鸭池”这段路中,如遇到列车员查票,波多野就躲进厕所,列车员有时候不敲门,如果敲门,他就说自己买了票,列车员就走了。

  自2017年1月至2018年6月期间,共计逃票500次,每次可省40余元,总共逃费20000元。后高铁公司在计算机系统中发现被告人波多野有数百次进站记录,却无出站记录,而其表弟的名字有数百次出站记录,却无进站记录,故报案。6月25日,波多野在金袋车站被一直跟踪他的警察逮捕,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行,并赔偿了高铁公司相关经济损失。

  ◆金袋市检察院检察官二阶堂有望认为,被告人波多野构成利益诈骗罪,请求判处其一年有期徒刑。

  ◆被告人波多野太郎及其辩护人古美门忠胜对事实认可,但认为不构成利益诈骗罪,本案应当判决无罪。

  理由如下:被告人波多野在上泽车站上车时,并未采取任何欺骗手段,在金袋车站下车时也没有采取任何欺骗手段,毕竟他持有的上车车票和下车车票都是真的。他实施的唯一的可能涉及违法的行为,就是在“浅冈-山桃-鸭池”这一段的行车过程中,看到列车员要来查票,他就躲进了厕所中,使得列车员根本不知道被告人在车上,或者不知道被告人没有票。这顶多是使用盗窃的手段,非法享受了“浅冈-山桃-鸭池”这一段路的行车服务,这段服务可以认为是财产性利益。

  夫余国刑法对于以诈骗手段非法获取财产性利益的行为,规定了利益诈骗罪,但是对于以盗窃手段非法获取财产性利益的行为,没有规定为利益盗窃罪。

  所以被告人的这种行为属于逃债,是一种民事行为,而非犯罪行为,依照罪刑法定的精神,被告人波多野无罪。

  合议结果

  合议庭关于被告人波多野太郎的逃票行为属于盗窃财产性利益的行为,还是诈骗财产性利益的行为存在争议,多数意见认为被告人是用诈骗手段非法获取财产性利益。

  但由于本案出站口和入站口均使用的是自动检票机,被告人波多野诈骗的不是自然人,是机器,故可能构成计算机诈骗罪,而非公诉人指控的利益诈骗罪。

  合议庭决定要求公诉人更改起诉书,变更诉因,将起诉的利益诈骗罪更改为计算机诈骗罪。更改起诉书之后,重新开庭再次审理。

  法律规定

  夫余国刑法第246条规定:“欺骗他人使之交付财物的,处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前款方法,获得非法的财产性利益,或者使他人取得该利益的,与前款同。犯罪未遂的,应当处罚。”

  第250条规定:“除第246条规定的情形之外,向他人用于处理事务的电子计算机输入虚假信息或者不正当指令,从而制作出有关财产权得失或变更的不真实的电磁记录,或者提供有关财产权得失或变更的虚假电磁记录,供他人用于处理事务,由此取得或者使他人取得非法的财产性利益的,处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犯罪未遂的,应当处罚。”

  第235条规定:“窃取他人的财物的,为盗窃罪,处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五万元以下罚金。犯罪未遂的,应当处罚。”

  合议笔录

  审判长:清水正则

  裁判官:大久保忍之

  裁判官:本多直男

  书记官:小林芳子

  正 文

  清水正则:大久保桑、本多桑,我们一起来讨论一下这个被告人波多野逃费案件。

  对于案件事实,在开庭的时候,公诉人出示了相关的证据,有被告人供述、被告人的亲友(妻子、表弟、同事)的证言,上泽市车站、金袋车站站长、列车员等人的证言,被告人的购票记录,车站出入口及车厢内出入口的摄像头录像。

  二阶堂检察官请求以利益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波多野一年有期徒刑。被告人对于自己的犯行事实是予以认可的,但是认为自己无罪,辩护人古美门也是这个意见。

  本多桑和大久保桑,二位什么意见?

  本多直男:盗窃罪和诈骗罪的主要区分在于被害人有没有实施对财物的处分行为,这种处分行为必须是伴随着处分意思的。

  如果被害人没有处分意思,仅实施了无意思的处分行为,就不是诈骗,应该是盗窃。

  比如说在超市里面,在本来装有12块巧克力的盒子里再偷偷塞入3块巧克力,然后拿到收银台结账,收银员没有看出来,就以12块巧克力的价格结账了。

  收银员作为管理者,他虽然是把15块巧克力一块给了行为人,但是他并不知道里面会多出3块巧克力来,这就是一种无意思的处分行为。行为人是在盗窃3块巧克力,而不是在诈骗。盗窃的着手发生在把3块巧克力放进盒子里的时候。

  还有把昂贵货物的价格二维码撕掉,贴上一个类似的便宜货物的二维码,然后拿去结账,也是一样的,都是盗窃行为。

  我们的这个案子也存在类似的情况。被告人波多野是在盗窃乘车利益,而不是在诈骗。

  西部电影中的牛仔会趁列车员不注意,把自己挂在火车车厢外面搭个便车,只不过本案的被告人波多野是把自己关在厕所里,而不是挂在车厢外面,他之所以能够免费搭乘这一段路,主要是因为他躲进了厕所,不是因为他诈骗了什么。

  既然我国刑法没有规定利益盗窃罪,那这种盗窃乘车利益的行为就不是犯罪,宣判无罪好了。虽然我也觉得这种立法有点问题,为什么诈骗财产性利益的就构成犯罪,盗窃财产性利益的却不构成犯罪,国会那帮子人的想法很奇怪。

  大久保忍之:我不太赞同本多君的观点,你所引用的超市盗窃的例子,其实是有一定争议的。而且我们也不应该把被告人波多野的行为切开来看待,而应当把他作为一个整体对待。

  他在上车之前就已经买好了上车和下车的两张车票,这种行为就已经很奇怪了,正常人不会这样买票的。这说明他在购买车票时已经产生了犯意,并且做了充分的准备。

  他在上泽车站上车的时候,他就是在欺骗列车员,隐瞒了自己的真实乘车路线和意图,然后在下车的时候,也是对自己真实乘车路线进行了隐瞒,是通过自己的行为来进行一种虚假陈述。

  至于中间的“浅冈-山桃-鸭池”这段路途中是否有列车员查票,被告人是否躲进厕所里,虽然对于犯行能否成功有一定影响,但不是主要的。因为列车员有可能不查票,或者虽然他躲进厕所了,列车员非得要查他票的话,也可以等在厕所门口的,要求他出来出示车票的。

  但实际情况是,作为一个本应严守职责的列车员,不对被告人查票,或者虽然知道有人躲进厕所了,却不去敲门,或者简单的问一下你哪儿下车,然后不去核实就走了,这说明查票的环节并不是那么有用,或者说列车员会轻率的认为他买了票,这其实就是一种有意思的处分行为了。

  把这些场合连成一个整体,认定为利益诈骗罪是比较妥当的。

  本多直男:大久保先生的说法虽然有一定道理,但还是请允许我再补充一下我的意见。

  被告人波多野在进入上泽车站时是有真火车票的,不过他很有可能隐瞒了自己的真实乘车意图,但是自动检票机只会查明旅客有没有进站上车的权利,不会查明旅客会在哪个车站下车,即使有管理员在场,他也是同样看看旅客有没有上车的票而已,不会在乎他去哪。在金袋车站出来的时候,自动检票机也只验证旅客有没有车票,能否出站,而不会验证旅客是从哪儿上的车。

  所以被告人是没有虚假陈述的,这个案子只能评价中间的逃票行为。

  被告人之所以没有被查票的列车员抓住,主要还是因为他实施了积极的逃避检查的行为,而不是作出虚假陈述。被告人上车时用的是“上泽-浅冈”的车票,他到了浅冈就应该下车或者补票,但是他没有,火车一开动,驶离浅冈的那一刻,被告人就已经在非法获取财产性利益了。火车行驶完“浅冈-山桃-鸭池”这段无票路程之后,被告人的盗窃行为已经宣告既遂,至于后面怎么出站的,其实不重要。

  清水正则:概括一下,我们争论的焦点就在于两个:

  首先是能否把被告人的乘车行为作为一个整体看待;其次是被告人的免费搭乘行为到底是通过盗窃的方式得逞,还是通过诈骗的方式得逞。

  我认为本案还是应该作为一个整体行为看待的,购买两头票的行为其实就是一种犯罪预备,但虽然是犯罪预备,并不代表一定是诈骗罪的犯罪预备,也可能是盗窃罪的犯罪预备,被告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诈骗还是要盗窃。关键还得看他的实行行为,他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获得了财产性利益,以及获取的是什么财产性利益?免费乘车还是免除债务?

  被告人波多野之所以能过数次得逞,一方面是通过躲进厕所、逃避检查的方式来免除了途中补票的义务;另一方面还在于出站时冒用了他人身份信息购买的车票,这种车票虽是真的票,但是权利主体是假的,被告人是冒用了他人的身份才得以放行的,否则他不补全票的话,就根本出不去,这的确是一种诈骗行为,这个事实点是容易被忽略的地方。

  进而,我们需要判断的是,上述两种方式中那种方式更为重要?

  大久保忍之:清水审判长说的很有道理,被告人波多野的行为的确是环环相扣的,不是仅靠一个环节就能使得犯罪得逞。

  首先在途中躲避列车员查票这个环节,目前证据不是很足,不知道他到底是否向列车员作出了虚假陈述,不过,我们即使抛开这个环节不论,光看他出站的那个环节,那可是实实在在的诈骗行为了。就像清水审判长说的那样,如果他不利用他人身份买票,他就必须补交全部价款才可能出去。

  也就是说,如果把出站时非法“免除债务”这一财产性利益作为犯罪对象,他也是构成利益诈骗罪的。

  本多直男:我还是那种观点,如果途中逃避检查的行为更为重要,则依照非法获取“乘车利益”来讨论定罪问题,当然后面的出站行为也是一种利用非法手段“免除债务”的行为,两种行为的确是可以分别构成犯罪的,但考虑到二者之间的天然关系,一般不做重复评价。

  在本案中,从现有证据来看,被告人的确是通过躲避而非诈骗的方式来获取“乘车利益”的。

  在后面的出站环节,他虽然使用了他人的身份信息,但车票是真实的,而且出站时都是自动检票,不是人工检票。如果非得说他是在诈骗,那也不是普通的利益诈骗,很有可能是计算机诈骗罪,他诈骗的对象是机器,不是人。

  我个人更倾向于认为,不要把这种功能不全,十分弱智的自动检票机当做计算机系统看待,他的功能其实就是一把比较复杂点儿的锁,车票就是一把钥匙,那么被告人波多野的行为也是偷偷的配了一把锁,然后打开锁之后溜走,这也不是诈骗,是盗窃了,归根结底还是利益盗窃,不构成犯罪的。

  清水正则:“浅冈-山桃-鸭池”这段路线中,被告人到底是通过盗窃的方式逃避补票,还是通过诈骗的方式逃避补票,的确是不太清晰的。

  也许两种情况都有,被告人有时候是假装自己有票,有时候是躲进厕所不开门,检票员也没有注意他,有时候列车员可能就没有来查票,所以说这个行为的定性的确很有争议。但是最后的出站环节是比较清楚的。

  一方面,我认同大久保桑的观点,这是以“非法免除债务”为犯罪对象的利益诈骗。但是在关于是否构成计算机诈骗罪的问题上,本多桑的意见具有很大参考价值,提到了我们没有注意的问题点。

  但我认为被告人在利用别人的身份信息购买出站车票的时候,就是在提供虚假事实,在欺骗计算机系统了,后面的出站行为是继续这样的欺骗。这样的话,我建议以计算机诈骗罪认定本案。

  大久保忍之:我同意审判长的意见。如果我们要把被告人的行为作为一个整体看待,为什么就不能把整个路线中的各个车站、列车公司都作为一个整体看待呢?

  随着社会的发展,各个职能的分工非常明确,但他们最终还是属于一个功能整体的,所以我们在讨论被害人的时候,也不能把被害方割裂开来。

  就像在超市里面,收银员、称量员、安全员的职责是不一样的,行为人可能为了达到偷走商品的目的,得针对不同人员实施不同手段的犯罪行为,这些是前后相连的,无法割裂,只能是从整体上研究。

  清水正则:是的,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的劳动和物的功能会深度结合,可能今后对人进行诈骗和对机器进行诈骗的区别会越来越小。

  本多直男:我保留我的意见。

  清水正则:既然已经达成多数意见,我建议让二阶堂检察官更改起诉书吧。

  大久保忍之:同意,我让书记官跟他沟通。

  清水正则:还有一个细节,可能是自动验票机的程序设计瑕疵。

  如果在出站验票时,必须核实旅客是否从车票载明的上车车站进行了进站刷票操作,没有进站刷票记录的,一概不予放行;同时针对只有进站记录,没有出站记录的旅客进行重点监控,除非旅客有证据证明自己是按票下车,否则在下次购买车票时必须补缴全程票价。那就能杜绝很大部分此类犯罪。

  本多君可以研究研究这个犯罪预防的问题。

  本多直男:了解。

  以上内容除了法律规定和体现的公平正义是真实的以外,其他的东西都是作者编的!

什么情况下属于诈骗罪 诈骗罪共同犯罪 合同诈骗罪的非法占有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90930.html
文章标签: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