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罪审查起诉律师意见书_辽宁律师事务所电话

时间:2020-10-01 04:31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诈骗罪审查起诉律师意见书_辽宁律师事务所电话  第1张

诈骗罪审查起诉律师意见书:李××涉嫌诈骗审查起诉阶段律师意见书

  北京市汉卓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犯罪嫌疑人李志×的委托,指派韩冰律师、陈斌律师担任其涉嫌诈骗罪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人。

  李志×于2015年7月3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8月10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现羁押于××市看守所。

  辩护人自本案伊始即作为李志×聘请的辩护人多次与其会见,在本阶段依法查阅侦查机关移送的全部卷宗材料,对本案情况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和认识。现就如下相关问题向贵院提出如下律师意见,请贵院在审查起诉当中予以充分重视。

  一、关于涉嫌共同诈骗

  虽然本案现阶段的主要工作仍集中在收集、补充证据,但就侦查机关认定本案涉嫌犯罪的基本事实、且多人羁押的前提下,就必须有涉嫌共同犯罪的证据。然而,现在侦查机关所提供的材料,从各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到其它证据,对于李志×与李静×、赵××和康×等人之间的意思联络或各自行为联系,都缺乏基本的证据。

  1、作为故意实施诈骗,侦查机关至少应该证明如何预谋或共谋诈骗的。按起诉意见书认定,是从韩国人柳××等第一次到BT,与李志×、李静×和康×等人商议时,李志×等人就通过提出不良资产处置方案、使得“DS公司信以为真”(起诉意见书语)而起意诈骗了。但根据现有证据,在BT当地处置该项不良资产的前提是BT法院必须有管辖权,而管辖权的前提又是必须设立合资公司转让债权,否则,DS公司的不良资产无法在BT处置。这些条件,是在双方律师参与下、在韩方谈判人员得到公司认可并且自愿签订了协议的情况下才实行的,绝非仅凭李志×简单几句话就“信以为真”了。所以,起诉意见书认定的起意阶段的“共同故意”是没有证据的。

  2、本案李志×等人没有任何共同实施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李志×在中韩共同设立的“DS工程机械BT有限公司”(以下简称“DSBT公司”)当中既无股份也无职务,无论DS公司应付未付李静×的500万元股权转让款还是汇给康×的500万元合资公司开办费用,乃至分两期汇至合资公司的1.9亿元投资款,侦查机关没有查明DS(中国)公司和DS(全球)公司的财务支付的标准和规则,侦查机关也没有提供任何与共同行为有关的证据。换言之,前项所述韩方的转款所依据的就是已经签订的协议,而现有证据表明,协议签订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没有任何共同实施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

  3、采取诉前保全措施必须依法提供相应的担保。按照侦查机关收集的韩方的陈述,其转入合资公司的1.9亿元就是诉前保全的担保;按照李志×等人所做的辩解是由于韩方提供的实物担保不符合条件,李静×才以个人资产提供担保。但起诉意见书却对李静×授权孙宇去办理财产担保(虽然与债务人存在争议),以“伪造”、“冒充”、“变造”、“骗取”等进行认定。即便此项成立,又与李志×何干?

  辩护人简单罗列以上几方面,已经说明本案作为涉嫌共同犯罪侦查,几人之间既无犯意联络,又无共同行为。而侦查机关现在所收集的李志×与李静×、康×等人的意思联络的证据,都是似是而非的。例如,是李志×让韩方转入500万元,是韩方汇入1.2亿元得到李志ד又称”之后汇入7000万元等等。韩方要处置的不良资产难道不是16.5亿元吗,按照双方约定在BT法院诉讼,不是也要达到2亿元吗?侦查机关之所以不能提供本案涉嫌共同犯罪的证据,就是从受理案件开始,就按照韩方报案提供的材料和线索去核实,而没有客观、全面收集反映本案情况的证据,使得本案至今缺乏涉嫌共同犯罪的主客观证据。

  二、关于涉嫌诈骗的类型

  侦查机关的起诉意见书认定,本案系李志×、李静×、康ד以帮助DS公司讨要债务为名”,骗取DS公司1.9亿元,将本案涉嫌诈骗的类型认定为刑法二百六十六条的一般诈骗。辩护人认为,这种认定正是侦查机关没有查明案件事实的结果。

  1、本案起始于HR资产公司与DS公司签订的《保密协议》、《股权转让协议》、《咨询协议》等一系列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多项文件,并非起诉意见书所认定的只是对不良资产处置的管辖权、诉前保全等方案“信以为真”。起诉意见书恰恰对这些双方签署的文件只字不提。这些文件的真实与否,对本案事实的认定有着重要的意义。

  2、起诉意见书对与本案当中涉及的马××、刘××等债务人之间签署的文件也是只字不提;对于那些双方之间签署的债权债务处置文件,有些决定了涉及财产所有权关系可能产生的影响更是加以回避。例如,刘××、刘×等股东将GH置业公司股权全部质押,其对GH假日酒店全资控股之间的关系;刘××、刘×向侦查机关提供了其与李志×之间的欠款,并称已还清大部分债务,却提供不出任何已还款的记录,侦查机关对此不全部调取证据,违背客观、全面调取证据。

  3、没有查清为诉前保全提供担保与导致对王××财产查封被撤销之间的关系,若DS公司按双方协议履行,按时足额交纳诉讼费会不会导致被撤销?换言之,本案侦查工作的重心从开始就集中在办理承兑汇票方面。而HR资产公司与DS公司建立合作关系的基础,是不是以借助金融融资手段、放大资金方式处置不良资产?至于承兑汇票,显然是实现这种方式的一种手段。而侦查机关不但忽略该部分的调查,仅以DS公司报案设定的前提进行调查,对承兑汇票只是追查资金去向。这种本末倒置的侦查结果,将整个案件的事实割裂开了。

  因此,正是由于侦查机关未能细致地对本案涉及的相关协议进行调查,对这些文件查明案件事实性质作用的忽视,造成了涉嫌犯罪类型上的混乱。

  三、关于罪轻或无罪证据的收集

  1、侦查机关对于韩方提供的材料做了大量的有针对性地核实,但很多只是停留在表面,未查明真正的事实;同时对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事实更未进行必要的收集。比如李志×曾任BT区法院副院长多年,这究竟是事实还是谎称,侦查机关很容易调取。但为了证明虚构事实,起诉意见书中以“李志×自称曾任”来认定;所谓“自称”、“曾任”到底是真假?如果是假的,那是虚构,如果是真,难道“自称”就是假的了?

  2、对王××资产情况的了解,在王××公司当中工作的就有韩方人员,对王××资产情况不需要通过李志×,DS公司并非不知情;否则怎么可能形成拖欠16.5亿元货款的结果。韩方主动通过韩××等人联络李志×、李静×,不是简单到听说李志×背景,而是找到通过合资公司方式才能在BT当地解决问题的途径。而侦查机关只是片面收集对李志×、李静×不利的证据。

  3、关于李静×与GH假日酒店、印刷厂所有权关系之争,更是侦查机关没有查明的基本事实之一。在诉前保全提供担保的问题上,李静×向BT市中级法院提供了得到认可的担保物,这个担保物虽存在争议,但侦查机关不能以此争议认定前提的虚假,这恰恰是民事争议需要解决的问题;况且作为与李志×有债权债务关系,其如何了结更是双方之间的事。正如刘××、刘×等债务人否认GH酒店出售,他们不是也把本来抵押给李志×的房屋私下出售了吗?难道侦查机关只算一边的帐,为债务人抹平债务?所以侦查机关不能简单以使用GH置业财务章签订的购房协议就认定为假。

  简而言之,本案侦查机关没有客观、全面收集证据,尤其是对犯罪嫌疑人有利证据的收集。这些证据的全面收集,有利于对案件性质做出正确的判断。

  四、关于民刑交叉

  1、2014年11月4日,DS全球社长金××经韩××介绍派代表到BT,与HR资产管理公司担任法律顾问的李志×商讨在华应收账款转让、资产重组、不良资产处置等相关事宜。双方于2014年11月6日签订《保密协议》。

  2、2014年11月13日,在DS公司律师的全程参与下,双方又进一步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BT市××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章程修正案》及《咨询协议》。根据《股权转让协议》,DS公司以支付500万元对价(但至今未支付)受让股权方式双方成立合资公司。

  3、根据《咨询协议》第一条、第二条,追回债权,可以是诉讼、保全、扣押等所有法律法规允许的任何方式;对于债权追回所需的律师费、诉讼费、保全费等均由DS公司承担;协议有效期为一年(2014年11月14日起至2015年11月13日止)。但律师多次发函催要应交法院的诉讼费用700余万元,始终未付。

  以上事实简述可以看出,此案之所以酿成由DS公司报案为刑事案件,正是由于双方签订的多份协议书,韩方均未按约履行。而双方成立合资公司是处置不良资产的基本方式,至于以发行承兑汇票方式进行放大,不过是公司经营的方式之一。即若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李静×与韩方就此产生纠纷,也应属于公司内部纠纷;即使如韩方控告所言不知发行承兑汇票事由,其诉前保全申请及担保已为法院认可,导致无法完成起诉只是因为韩方没有履行交纳诉讼费的义务。

  综上所述,本案上述问题若无法得到相应证据支持,则不能得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结论。辩护人建议贵院在审查起诉当中对上述问题给予高度重视,在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时,应要求侦查机关通过全面、客观收集证据,解决上述涉及本案性质的基本事实。

  此致

  ××市人民检察院

  北京市汉卓律师事务所

  律师:韩冰/陈斌

  2015年12月11日

诈骗罪审查起诉律师意见书:王某某涉嫌合同诈骗罪一案审查起诉阶段法律意见书

  王某某涉嫌合同诈骗罪一案审查起诉阶段法律意见书

  南昌县人民检察院:

  由贵院审查起诉的王某某涉嫌合同诈骗罪一案,北京市盈科(南昌)律师事务所接受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及其家属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王某某的辩护人,经过会见犯罪嫌疑人和了解案情,现对本案提出如下法律意见,请公诉机关依法予以采纳:

  起诉意见书指控犯罪嫌疑人王某某诈骗鑫驼峰公司及鑫驼峰辉通分公司编号QY-01合同下的购货款593万元依法不能成立,因为王某某的行为无法认定为合同诈骗中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1、主体资格上,王某某使用的是合法经营的企业主体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进行的交易,目的是为了履行合同,而不是以虚构单位或假冒他人名义签订合同;更主要的是,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之间一直都有频繁的业务往来,双方除了涉案的合同因为客观原因没有履行以外,其他的合同都实际履行,双方都从经济交易中获益,因而王某某的公司并不是为了实施诈骗而成立的,一直系合法经营的主体。

  2、王某某及其公司对于涉案合同是有履行能力的。在2015年6月18日王某某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前,就已经分别于2015年6月11日、2015年6月18日与益海嘉里(南昌)粮油食品有限公司签订了购货合同,就是为了履行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并且当时王某某的公司经营状况良好,处于盈利状态,其具备履行能力。

  3、王某某存在实际履约行为,并且一直在积极促使交易的完成。在2015年6月18日王某某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前,就已经分别于2015年6月11日、2015年6月18日与益海嘉里(南昌)粮油食品有限公司签订了购货合同,就是为了向鑫驼峰交货,并且于2015年6月19日向益海嘉里(南昌)粮油食品有限公司指定的账户打了40万元定金,这足以说明王某某是存在实际履约行为的,并不是起诉意见书指控的不积极履行合同。并且在公司资金出现困难,无法在约定日期履行合同义务时,也一直在协商处理,向益海嘉里(南昌)粮油食品有限公司请求给予宽限期,以履行好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之间的合同。

  4、王某某没有采取刑事诈骗的行为,连民事欺诈都算不上。在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合同时,没有虚构任何事实,也没有利用受害人的错误认识去签订合同,双方本身也存在长年的业务往来,签订合同并不是因为王某某存在诈骗行为,而是基于双方多次合作的信任基础以及王某某的履约能力。

  5、王某某将资金投入期货市场亏损导致无法履约是造成本案的主要原因,但将资金用于炒期货是否就能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辩护人认为显然是不能认定的。客观上,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是依据双方之间的合同将合同款项打入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的公账户,那么法律上来说,这笔资金就是属于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的,支配权在于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资金出现了什么问题应当由其他的法律关系去调整,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是没有关系的,法律也并不要求这类交易必须专款专用。主观上来说,如果王某某将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收取的货款拿去个人挥霍、进行非法活动、归还欠款、非经营性支出等方面的,一般可以认定为非法占有目的;但是本案中,王某某是将资金投入到期货市场的高风险经营活动,其属于实际经营活动,因此造成资金无法归还,就不能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这点在《司法观点集成》刑事卷一关于如何认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观点中,最高院作了明确的观点指导,这种情况是不构成合同诈骗罪的。

  6、事后更是主动与受害人联系,更没有采取逃避、躲藏的方式逃避债务,而是一直积极采取补救措施。

  综合以上因素,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王某某不能履行合同是因为存在客观原因,而不是因为其个人为了非法占有合同一方的财产,主观上不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不能构成合同诈骗罪。

  鉴于前述事实与理由及根据的相关法律规定,辩护人期望人民检察院在查实相关事实与证据、正确适用法律的前提下,对犯罪嫌疑人王某某作不起诉处理。

  此 致

  南昌县人民检察院

  辩护人 北京市盈科(南昌)律师事务所

  律师 谢亮亮

  2017年6月3日

诈骗罪审查起诉律师意见书:诈骗案审查起诉阶段辩护意见

  诈骗案审查起诉阶段辩护意见

  审判长、合议庭:

  山东求新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高某及其亲属的委托,由赵秀玲律师担任高某涉嫌诈骗一案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本着对法律和当事人高度负责的态度,为彻底了解案情,辩护人多次会见了高某,听取了其陈述和意见,有针对性地询问了本案相关问题,并在贵院调阅了本案的卷宗材料,再进行了详尽的阅卷后,对本案已十分清楚。

  辩护人对起诉意见书指控高某涉嫌诈骗罪所依据的证据不足,侦查机关没有证据证实被害人损失的数额,高某的行为有可能不涉嫌犯罪,恳请检察机关查明相关案情后,依法作出不起诉的决定并为高某变更强制措施。现根据事实和法律,独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检察机关参考并采信:

  依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根据刑法的上述规定,成立诈骗罪必须是嫌疑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被害人因此受到损失,如果被害人没有因嫌疑人的行为造成任何损失,嫌疑人的行为是不能认定为犯罪的。 2016年7月份,高某通过其同事郑某介绍,通过某平台向金某借款用于个人日常消费。某平台虽然宣称借款年利率24%,但是实际借款过程中违规操作,七天的借款利息为借款本金的24%,利息在本金中预先扣除、收取高额逾期违约金、逾期管理费等,演变成诈骗借款人财产的“套路贷”。据高某陈述,假如其通过平台借款1000元,借款期限七天,先通过平台出具1000元的借条,金某预扣借条金额24%的利息,通过其个人账户转账给高某,是该笔款项是七天的利息,高某接着将收到的预扣利息转给金某的账户,金某收到高某转回预扣的利息后,再转账给高某借款本金760,七天借款期限到期后,高某要按照借条数额还款1000元本金,按年利率24%支付利息。从转账记录上看金某出借给高某的款项与借条金额相符,但高某实际收到的仅是借款本金的70%左右甚至更少。如果借款到期,高某没有钱偿还借款,金某会再向高某出借款项用来偿还上一笔借款,但是高某如果想偿还上一笔借款,再向金某借款的金额要超过上次借款金额的一倍,金某会按照相同的方式进行操作。如此恶性循环,借款金额不断垒高。因此,公安机关不但要查明金某转账给高某的借款数额,还要查明高某转账给金某的还款数额,以证实金某的实际损失数额,不能仅以金某转账给高某的数额来认定。辩护人通过登陆高某的某平台账户,根据高某某平台账户与金某某平台账户之间的转账明细数据来看,高某转账给金某的数额元,金某转账给高某的数额.92元,高某转账给金某的数额要远远高于金某转账给高某的数额。如果该数据属实,金某不但没有任何损失,而且还可能涉嫌“套路贷”诈骗,高某才是真正的受害人。因此,起诉意见书指控的高某诈骗48万多元完全是依据金某提供的截图数据,与高某某平台显示的数据严重不符,至于这两份数据中哪一份属于认定两者之间借款数额的证明材料应当予以证实,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则不能认定高某的犯罪行为成立。

  (二)金某提交的证据并非是电子证据的合法提取方式,不能够作为证据使用。

  金某在报案时向公安机关提交的证据材料是其个人某平台截图,而且也并非是全部数据材料,不具有客观真实性,此项证据的取证方式不合法。电子证据的收集和提取方式有严格的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审查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规定,收集、提取电子数据,应当制作笔录,记录案由、对象、内容、收集、提取电子数据的时间、地点、方法、过程,并附电子数据清单,注明类别、文件格式、完整性校验值等,由侦查人员、电子数据持有人(提供人)签名或者盖章;电子数据持有人(提供人)无法签名或者拒绝签名的,应当在笔录中注明,由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有条件的,应当对相关活动进行录像。金某提供的证明自己与高某之间借款的证据材料属于电子数据,根据上述规定,公安机关应当严格按照电子数据的提取方式提供相应的证据材料,否则不能够作为指控犯罪的合法证据使用,其证明事项也就不能够成立。

  二、高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金某完全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来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

  2016年7月份,高某经同事郑某介绍通过某平台向金某借款,虽然利息特别高,高某一直都是有借有还,没有逃避债务。2016年8月份,高某向金某借款,金某说不借给他了,高某就想不借就不借吧,无所谓。当时郑某说,“你把2016年6月份我帮你办的假结婚证,和找人办的购房合同、购房发票找出来,拍照发给金某,金某就借给你了”,当时郑某就通过将上述材料的照片发给金某,金某还是像之前一样借款给高某,高某也按时还款,直到2016年9月份,高某开始逾期,逾期还款利息、违约金、逾期管理费等数额越来越大,借了还,还了借,借款数额向滚雪球一样不断垒高,高某就陷入“套路贷”的泥潭,无力还款。2016年8月份,虽然高某提供了虚假的材料,让金某对高某产生信任,继续向高某出借款项,但是高某收到款项后一直也是按时还款,直到随着债务的不断累加,高某实在无力按时还款,10月份以后就不再借款了。2016年11月某平台向高某催收债务,至2017年3月期间,高某先后分七次偿还73500元现金,全部交给了某平台催收人员一董姓男子。通过高某向金某借款的整个过程来看,时间共计三个月,高某一直处于借了还,还了借的状态,主观上绝无没有恶意逃避债务,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而且高某借款后一直在原居住地居住,在原工作单位按时上班,也没有更换手机号码等方式等逃避平台和金某催款。虽然高某删除了了金某的好友,但是金某仍然可以通过电话,短信,郑某等方式联系到高某。而且,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期间高某也一直在还款,在案发前金某通过郑某联系高某还款,高某也表示现在没钱,等有钱了就还,一直没有隐匿财产,恶意逃避债务,意图非法占有金某财产的客观行为。高某有稳定的工作,每个月工资5000元以上,金某一直都能联系到高某,如果是合法债务,金某完全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益,金某不起诉的真正原因就是金某可能没有实际损失,而且可能涉嫌“套路贷”,非法债务得不到法院的支持。希望检察机关能够查明以上事实,维护法治的公平与正义。

  (一)高某的行为属于主动投案,且如实交代自己主要犯罪事实的行为,应当认定为自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一条第(三)项的规定,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体现了犯罪嫌疑人投案的主动性和自愿性。

  根据诉讼文书卷2018年10月28日出具的“查获经过”中表述高某的到案方式为投案自首,此时公安机关尚未确定高某的犯罪行为,高某主动向其所在工作单位负责人员交代其通过某平台向金某借款的情况,并去单位所在地的某派出所交代自己借款的事实,此时犯罪行为属于公安机关尚未发现的状态,其行为属于自愿主动投案。本案诉讼文书卷2018年10月12日高某在某办公室所做的第一次询问笔录中如实向某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工作人员交代了自己经同事郑某介绍认识了金某,通过向其提交个人身份信息、单位出具的居住证明在某平台向金某借款的事实,也主动交代了为了大额借款而向金某提供假的结婚证、购房合同的事实,属于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完全符合《解释》有关如实供述的认定,应当认定其行为属如实供述。

  综上,高某的行为属于主动投案,且如实交代自己主要犯罪事实的行为,应当认定为自首。

  高某并无任何犯罪前科,其与金某之间的借款属于民事借贷行为,本不应当作为刑事犯罪处理。高某为继续借款而向金某提供假的证明材料是因为其法律意识淡薄,未能认识到自己行为的违法性,金某手中持有高某提供的身份信息和工作证明,能够以民事诉讼的方式解决二之间的借款行为,不需要浪费国家的刑事司法资源。高某工作稳定,且平时表现良好,此次系初犯、偶犯,在犯罪归案后,也能清楚认识到自己行为对他人权益造成了侵害,认罪悔罪态度较好,能够在到案后全面、客观的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综上所述,本案电子证据取证方式不合法,受害人提供的证据不具有客观真实性,不足以证实金某实际损失的数额,高某涉嫌的犯罪数额依法不能认定,公安机关指控的犯罪可能依法不能成立。即使指控的犯罪成立,高某还有自首等法定、酌定减轻、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社会危害性及人身危险性较低,故恳请贵院在审查起诉时予以重视并予以考虑作出不起诉的决定或者为高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辩护人:赵秀玲律师

  山东求新律师事务所 2019年1月31日

诈骗罪审查起诉律师意见书:诈骗犯罪一案的审查起诉阶段法律意见书

  ******涉嫌诈骗犯罪一案

  审查起诉阶段法律意见书

  致:**********人民检察院

  受犯罪嫌疑人******父亲的委托,北京市京师(重庆)律师事务所指派高金宽律师担任******涉嫌诈骗犯罪一案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人。辩护人依法查阅了本案的全部案卷材料,针对本案的法律适用,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对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指控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构成诈骗罪,不持异议,对量刑部分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第一,犯罪嫌疑人******系从犯,犯罪情节轻微。

  犯罪嫌疑人******不是犯罪方法的设计者,在整个犯罪过程中,仅起到辅助或次要作用,由此可见,******的主观恶性较小,犯罪情节轻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于处罚。

  第二,犯罪嫌疑人******认罪态度好,属坦白。

  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机关抓捕的过程不存在拒捕情形,且到案后如实供述了案件事实,认罪态度较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属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第三,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有现实悔罪表现。

  犯罪嫌疑人******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之前无任何违法犯罪行为。******到案后,对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非常悔恨,承诺今后绝不做任何违法违规的事情。在案件处理上,******认罪认罚,且愿意尽最大努力退赔退赃,弥补造成的违法后果,不存在现实的社会危险性及人身危险性,更没有再犯的危险。

  综上所述,犯罪嫌疑人******的行为虽然构成犯罪,但其犯罪情节轻微,认罪态度良好,具有现实的悔罪表现,无再犯可能性,具有教育改造的基础和条件,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可以免于刑事处罚。

  辩护人建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对其作酌定不起诉处理。

  请求贵院予以审查批准。

  北京市京师(重庆)律师事务所

  辩护人: 律师

  年 月 日

  联系人:高金宽 律师

  电话: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云杉南路10号重庆涉外商务区

集资诈骗罪怎么量刑 深圳合同诈骗罪 诈骗罪量刑标准 诈骗罪10万会判多少年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91051.html
文章标签: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