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罪审查起诉阶段_广东律师事务所电话号码

时间:2020-10-01 05:01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诈骗罪审查起诉阶段_广东律师事务所电话号码  第1张

诈骗罪审查起诉阶段:关于顾某涉嫌诈骗案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意见

  关于顾某涉嫌诈骗案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意见

  尊敬的公诉人:

  江苏瑞信律师事务所接受顾某的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其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人,通过本律师的调查取证以及依法会见了嫌疑人,根据事实和法律依据,现对本案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公诉人斟酌:

  一、对起诉意见书认定的涉案金额无异议。

  二、犯罪嫌疑人顾某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三、本案应认定为涉嫌合同诈骗罪。

  1、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虽然诈骗罪与合同诈骗罪存在法条竞合关系,但两者最根本的区别就是侵犯的客体不同。诈骗罪侵犯的客体是单一客体,即财产所有权。合同诈骗罪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侵犯的不仅仅是财产权,更多的则是国家经济活动中的合同管理秩序、诚实信用的市场交易秩序和公平的市场竞争秩序。结合本案实际来看,本案嫌疑人顾某的诈骗行为侵犯了散装水泥交易诚实信用的秩序,以及受害人的财产权。

  2、嫌疑人顾某与受害人之间已形成了口头合同。我国现行《合同法》允许合同以口头的形式存在。本案中,嫌疑人顾某长期给受害人垫资购买并运输散装水泥,虽没有订立书面合同,但他们之间形成的口头合同是双务有偿的,完全符合合同诈骗罪之合同要素。同时,嫌疑人顾某诈骗故意的产生是在合同的履行过程中,也就是说本案无论是主观故意的产生还是客观行为的实施都依附于上述口头合同,而普通诈骗则不能。辩护人认为,就本案而言,有没有书面的表现形式是一样的,嫌疑人的诈骗行为,应认定为合同诈骗。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嫌疑人顾某的行为涉嫌合同诈骗罪,但涉案金额尚未达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第六十九条规定的追诉标准(5000元),所以嫌疑人顾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此致

  亭湖区人民检察院

  江苏瑞信律师事务所

  律师 姜曙滨

  二00八年六月二十三日

诈骗罪审查起诉阶段:李××涉嫌诈骗审查起诉阶段律师意见书

  北京市汉卓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犯罪嫌疑人李志×的委托,指派韩冰律师、陈斌律师担任其涉嫌诈骗罪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人。

  李志×于2015年7月3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8月10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现羁押于××市看守所。

  辩护人自本案伊始即作为李志×聘请的辩护人多次与其会见,在本阶段依法查阅侦查机关移送的全部卷宗材料,对本案情况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和认识。现就如下相关问题向贵院提出如下律师意见,请贵院在审查起诉当中予以充分重视。

  一、关于涉嫌共同诈骗

  虽然本案现阶段的主要工作仍集中在收集、补充证据,但就侦查机关认定本案涉嫌犯罪的基本事实、且多人羁押的前提下,就必须有涉嫌共同犯罪的证据。然而,现在侦查机关所提供的材料,从各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到其它证据,对于李志×与李静×、赵××和康×等人之间的意思联络或各自行为联系,都缺乏基本的证据。

  1、作为故意实施诈骗,侦查机关至少应该证明如何预谋或共谋诈骗的。按起诉意见书认定,是从韩国人柳××等第一次到BT,与李志×、李静×和康×等人商议时,李志×等人就通过提出不良资产处置方案、使得“DS公司信以为真”(起诉意见书语)而起意诈骗了。但根据现有证据,在BT当地处置该项不良资产的前提是BT法院必须有管辖权,而管辖权的前提又是必须设立合资公司转让债权,否则,DS公司的不良资产无法在BT处置。这些条件,是在双方律师参与下、在韩方谈判人员得到公司认可并且自愿签订了协议的情况下才实行的,绝非仅凭李志×简单几句话就“信以为真”了。所以,起诉意见书认定的起意阶段的“共同故意”是没有证据的。

  2、本案李志×等人没有任何共同实施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李志×在中韩共同设立的“DS工程机械BT有限公司”(以下简称“DSBT公司”)当中既无股份也无职务,无论DS公司应付未付李静×的500万元股权转让款还是汇给康×的500万元合资公司开办费用,乃至分两期汇至合资公司的1.9亿元投资款,侦查机关没有查明DS(中国)公司和DS(全球)公司的财务支付的标准和规则,侦查机关也没有提供任何与共同行为有关的证据。换言之,前项所述韩方的转款所依据的就是已经签订的协议,而现有证据表明,协议签订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没有任何共同实施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

  3、采取诉前保全措施必须依法提供相应的担保。按照侦查机关收集的韩方的陈述,其转入合资公司的1.9亿元就是诉前保全的担保;按照李志×等人所做的辩解是由于韩方提供的实物担保不符合条件,李静×才以个人资产提供担保。但起诉意见书却对李静×授权孙宇去办理财产担保(虽然与债务人存在争议),以“伪造”、“冒充”、“变造”、“骗取”等进行认定。即便此项成立,又与李志×何干?

  辩护人简单罗列以上几方面,已经说明本案作为涉嫌共同犯罪侦查,几人之间既无犯意联络,又无共同行为。而侦查机关现在所收集的李志×与李静×、康×等人的意思联络的证据,都是似是而非的。例如,是李志×让韩方转入500万元,是韩方汇入1.2亿元得到李志ד又称”之后汇入7000万元等等。韩方要处置的不良资产难道不是16.5亿元吗,按照双方约定在BT法院诉讼,不是也要达到2亿元吗?侦查机关之所以不能提供本案涉嫌共同犯罪的证据,就是从受理案件开始,就按照韩方报案提供的材料和线索去核实,而没有客观、全面收集反映本案情况的证据,使得本案至今缺乏涉嫌共同犯罪的主客观证据。

  二、关于涉嫌诈骗的类型

  侦查机关的起诉意见书认定,本案系李志×、李静×、康ד以帮助DS公司讨要债务为名”,骗取DS公司1.9亿元,将本案涉嫌诈骗的类型认定为刑法二百六十六条的一般诈骗。辩护人认为,这种认定正是侦查机关没有查明案件事实的结果。

  1、本案起始于HR资产公司与DS公司签订的《保密协议》、《股权转让协议》、《咨询协议》等一系列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多项文件,并非起诉意见书所认定的只是对不良资产处置的管辖权、诉前保全等方案“信以为真”。起诉意见书恰恰对这些双方签署的文件只字不提。这些文件的真实与否,对本案事实的认定有着重要的意义。

  2、起诉意见书对与本案当中涉及的马××、刘××等债务人之间签署的文件也是只字不提;对于那些双方之间签署的债权债务处置文件,有些决定了涉及财产所有权关系可能产生的影响更是加以回避。例如,刘××、刘×等股东将GH置业公司股权全部质押,其对GH假日酒店全资控股之间的关系;刘××、刘×向侦查机关提供了其与李志×之间的欠款,并称已还清大部分债务,却提供不出任何已还款的记录,侦查机关对此不全部调取证据,违背客观、全面调取证据。

  3、没有查清为诉前保全提供担保与导致对王××财产查封被撤销之间的关系,若DS公司按双方协议履行,按时足额交纳诉讼费会不会导致被撤销?换言之,本案侦查工作的重心从开始就集中在办理承兑汇票方面。而HR资产公司与DS公司建立合作关系的基础,是不是以借助金融融资手段、放大资金方式处置不良资产?至于承兑汇票,显然是实现这种方式的一种手段。而侦查机关不但忽略该部分的调查,仅以DS公司报案设定的前提进行调查,对承兑汇票只是追查资金去向。这种本末倒置的侦查结果,将整个案件的事实割裂开了。

  因此,正是由于侦查机关未能细致地对本案涉及的相关协议进行调查,对这些文件查明案件事实性质作用的忽视,造成了涉嫌犯罪类型上的混乱。

  三、关于罪轻或无罪证据的收集

  1、侦查机关对于韩方提供的材料做了大量的有针对性地核实,但很多只是停留在表面,未查明真正的事实;同时对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事实更未进行必要的收集。比如李志×曾任BT区法院副院长多年,这究竟是事实还是谎称,侦查机关很容易调取。但为了证明虚构事实,起诉意见书中以“李志×自称曾任”来认定;所谓“自称”、“曾任”到底是真假?如果是假的,那是虚构,如果是真,难道“自称”就是假的了?

  2、对王××资产情况的了解,在王××公司当中工作的就有韩方人员,对王××资产情况不需要通过李志×,DS公司并非不知情;否则怎么可能形成拖欠16.5亿元货款的结果。韩方主动通过韩××等人联络李志×、李静×,不是简单到听说李志×背景,而是找到通过合资公司方式才能在BT当地解决问题的途径。而侦查机关只是片面收集对李志×、李静×不利的证据。

  3、关于李静×与GH假日酒店、印刷厂所有权关系之争,更是侦查机关没有查明的基本事实之一。在诉前保全提供担保的问题上,李静×向BT市中级法院提供了得到认可的担保物,这个担保物虽存在争议,但侦查机关不能以此争议认定前提的虚假,这恰恰是民事争议需要解决的问题;况且作为与李志×有债权债务关系,其如何了结更是双方之间的事。正如刘××、刘×等债务人否认GH酒店出售,他们不是也把本来抵押给李志×的房屋私下出售了吗?难道侦查机关只算一边的帐,为债务人抹平债务?所以侦查机关不能简单以使用GH置业财务章签订的购房协议就认定为假。

  简而言之,本案侦查机关没有客观、全面收集证据,尤其是对犯罪嫌疑人有利证据的收集。这些证据的全面收集,有利于对案件性质做出正确的判断。

  四、关于民刑交叉

  1、2014年11月4日,DS全球社长金××经韩××介绍派代表到BT,与HR资产管理公司担任法律顾问的李志×商讨在华应收账款转让、资产重组、不良资产处置等相关事宜。双方于2014年11月6日签订《保密协议》。

  2、2014年11月13日,在DS公司律师的全程参与下,双方又进一步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BT市××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章程修正案》及《咨询协议》。根据《股权转让协议》,DS公司以支付500万元对价(但至今未支付)受让股权方式双方成立合资公司。

  3、根据《咨询协议》第一条、第二条,追回债权,可以是诉讼、保全、扣押等所有法律法规允许的任何方式;对于债权追回所需的律师费、诉讼费、保全费等均由DS公司承担;协议有效期为一年(2014年11月14日起至2015年11月13日止)。但律师多次发函催要应交法院的诉讼费用700余万元,始终未付。

  以上事实简述可以看出,此案之所以酿成由DS公司报案为刑事案件,正是由于双方签订的多份协议书,韩方均未按约履行。而双方成立合资公司是处置不良资产的基本方式,至于以发行承兑汇票方式进行放大,不过是公司经营的方式之一。即若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李静×与韩方就此产生纠纷,也应属于公司内部纠纷;即使如韩方控告所言不知发行承兑汇票事由,其诉前保全申请及担保已为法院认可,导致无法完成起诉只是因为韩方没有履行交纳诉讼费的义务。

  综上所述,本案上述问题若无法得到相应证据支持,则不能得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结论。辩护人建议贵院在审查起诉当中对上述问题给予高度重视,在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时,应要求侦查机关通过全面、客观收集证据,解决上述涉及本案性质的基本事实。

  此致

  ××市人民检察院

  北京市汉卓律师事务所

  律师:韩冰/陈斌

  2015年12月11日

诈骗罪审查起诉阶段:涉嫌诈骗罪审查起诉阶段辩护意见

  辩护意见

  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检察院:

  根据《刑事诉讼法》及《律师法》的有关规定,在接受家属的委托并征得吴某某本人同意后,本人受托担任吴某某涉嫌诈骗罪一案在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人。辩护人在查阅有关吴某某的案卷并听取其本人陈述后,现就起诉意见书指控的事实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辩护人认为,本案应当属于单位犯罪。

  1、本案不符合《最高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

  该解释第二条规定:“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的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实施犯罪的,或者公司、企业、事业单位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不以单位论处。”该司法解释出台的背景是因为有部分犯罪人为逃避刑事责任、规避法律风险,通过设立公司等单位的方法来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在这种情形下,为了打击违法犯罪活动,出台了这样的司法解释。不以单位犯罪论处的前提是“个人设立”,这个“个人”,无疑是特指投资设立公司、实际控制公司的人,而不是指一般的工作人员。

  本案中,苏贷网公司绍兴分公司由王某、李某等人设立,吴某某不是投资人,不是股东,只是一名被雇佣的普通员工,不属于该司法解释第二条规定的设立公司的“个人”。

  2、本案的整个活动都是以单位名义实施,所有款项都是由公司收取,符合单位犯罪的法律规定。

  2001年《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明确规定:以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的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亦归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所有的,应认定为单位犯罪。不能因为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没有可供执行罚金的财产,就不将其认定为单位犯罪,而按照个人犯罪处理。

  本案中,所有合同与协议均是以公司名义签订,款项系由公司出借,催收后获取的款项也归公司所有,符合单位犯罪的法律规定,应当认定为单位犯罪。

  3、吴某某仅是公司的普通员工,对公司及客户的人、财、物均没有实际控制力。

  (1)网贷公司分公司所有的设立资金、经营费用、运作方式、管理模式等,都由王某、李某等负责人决定和安排,吴某某通过正常应聘的方式进入公司,因公司有正规的营业执照等手续,其进入公司时只知道公司从事信息商务咨询,并不知公司是否有相应的放贷资质,其在公司的工作性质也相当于兼职,一般上下午仅在公司呆2个小时,公司不为她缴纳社保,她也只是按月领取3-5千工资,并且她在公司期间的主要工作内容也仅是按公司的要求接待客户、在电脑里录入客户的基本信息,不存在任何招揽客户的行为。

  (2)本案中的借款客户主要来自主动上门或中介介绍的途径,吴某某在公司期间主要是接待客户,将客户基本信息录入后,将客户带到李某办公室,客户是否借款,借款多少以及借款合同的签订都是由李某跟客户洽谈,吴某某仅是一名被公司雇佣的普通员工,其未参与公司经营,对公司及客户的资金均没有控制力。

  综合以上三点可以看出,本案中的吴某某只是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所有的犯罪活动都是有李某等负责人控制下的公司所为,本案应当以单位犯罪定罪处罚。

  二、起诉意见书指控吴某某经手客户200人,实际出借总金额120余万元证据不足。

  从公安统计的数据中看,该200人是从网贷公司的借款合同中得出的。但是否借款合同上仅有打印版的吴某某的签名就能直接认定该客户系吴某某经手呢?答案是否定的。吴某某在公司的时间跟其他人员并不一样,其仅将该份工作当做兼职,在公司的时间一般上下午仅呆2个多小时,在其他工作时间,只要有其他公司人员使用吴某某的电脑录入客户信息,吴某某的名字就会出现在借款合同上,故,若仅以合同上有打印版的吴某某的签名来认定其经手客户200人,从而认定实际出借总金额120余万元明显证据不足。

  三、若认定吴某某构成犯罪,其在整个犯罪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也较小,地位较低,是从犯且非恶势力成员。

  诈骗罪的前提是犯罪人必须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本案中,吴某某在进入这家公司工作前就有相应的经济来源,该份工作仅是为其在过渡期提供少许的保障。在公司期间的一切工作内容也均听从主管或老板的安排,对于客户是否贷款,贷款多少、如何收费等事项,吴某某没有任何权利干涉,其主观上不存在非法占有客户财产的故意,其本质上仅是通过自己的劳动谋取相应的合法的经济收入,吴某某本人并没有从这个案件中获取任何的不正当收益,其也是被公司所迷惑,被动地参与到整个案件中,若认定吴某某构成诈骗罪,其仅仅是整个案件中的一个工具,也是受害者,应认定为从犯。

  如前所述,吴某某只是被公司雇佣的普通人员,若认定其有参与公司的犯罪活动,根据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仅因临时雇佣或被雇佣、利用或被利用以及受蒙蔽参与少量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的,一般不应认定为恶势力成员”之规定,吴某某也不应认定为恶势力成员。

  四、吴某某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构成自首。

  6月28日,吴某某主动到柯桥派出所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根据《最高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之规定,吴某某的行为构成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恳请贵院予以充分考虑,谢谢!

  辩护人:北京惠诚(杭州)律师事务所

  何丽娜律师

  xx年xx月xx日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每个律师都写过出彩的文书,欢迎投稿,2000元大奖等您拿!投稿邮箱。

诈骗罪审查起诉阶段:王某某涉嫌合同诈骗罪一案审查起诉阶段法律意见书

  王某某涉嫌合同诈骗罪一案审查起诉阶段法律意见书

  南昌县人民检察院:

  由贵院审查起诉的王某某涉嫌合同诈骗罪一案,北京市盈科(南昌)律师事务所接受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及其家属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王某某的辩护人,经过会见犯罪嫌疑人和了解案情,现对本案提出如下法律意见,请公诉机关依法予以采纳:

  起诉意见书指控犯罪嫌疑人王某某诈骗鑫驼峰公司及鑫驼峰辉通分公司编号QY-01合同下的购货款593万元依法不能成立,因为王某某的行为无法认定为合同诈骗中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1、主体资格上,王某某使用的是合法经营的企业主体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进行的交易,目的是为了履行合同,而不是以虚构单位或假冒他人名义签订合同;更主要的是,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之间一直都有频繁的业务往来,双方除了涉案的合同因为客观原因没有履行以外,其他的合同都实际履行,双方都从经济交易中获益,因而王某某的公司并不是为了实施诈骗而成立的,一直系合法经营的主体。

  2、王某某及其公司对于涉案合同是有履行能力的。在2015年6月18日王某某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前,就已经分别于2015年6月11日、2015年6月18日与益海嘉里(南昌)粮油食品有限公司签订了购货合同,就是为了履行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并且当时王某某的公司经营状况良好,处于盈利状态,其具备履行能力。

  3、王某某存在实际履约行为,并且一直在积极促使交易的完成。在2015年6月18日王某某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前,就已经分别于2015年6月11日、2015年6月18日与益海嘉里(南昌)粮油食品有限公司签订了购货合同,就是为了向鑫驼峰交货,并且于2015年6月19日向益海嘉里(南昌)粮油食品有限公司指定的账户打了40万元定金,这足以说明王某某是存在实际履约行为的,并不是起诉意见书指控的不积极履行合同。并且在公司资金出现困难,无法在约定日期履行合同义务时,也一直在协商处理,向益海嘉里(南昌)粮油食品有限公司请求给予宽限期,以履行好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之间的合同。

  4、王某某没有采取刑事诈骗的行为,连民事欺诈都算不上。在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合同时,没有虚构任何事实,也没有利用受害人的错误认识去签订合同,双方本身也存在长年的业务往来,签订合同并不是因为王某某存在诈骗行为,而是基于双方多次合作的信任基础以及王某某的履约能力。

  5、王某某将资金投入期货市场亏损导致无法履约是造成本案的主要原因,但将资金用于炒期货是否就能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辩护人认为显然是不能认定的。客观上,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是依据双方之间的合同将合同款项打入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的公账户,那么法律上来说,这笔资金就是属于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的,支配权在于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资金出现了什么问题应当由其他的法律关系去调整,与江西良友鑫驼峰实业有限公司是没有关系的,法律也并不要求这类交易必须专款专用。主观上来说,如果王某某将江苏清扬浦粮油有限公司收取的货款拿去个人挥霍、进行非法活动、归还欠款、非经营性支出等方面的,一般可以认定为非法占有目的;但是本案中,王某某是将资金投入到期货市场的高风险经营活动,其属于实际经营活动,因此造成资金无法归还,就不能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这点在《司法观点集成》刑事卷一关于如何认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观点中,最高院作了明确的观点指导,这种情况是不构成合同诈骗罪的。

  6、事后更是主动与受害人联系,更没有采取逃避、躲藏的方式逃避债务,而是一直积极采取补救措施。

  综合以上因素,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王某某不能履行合同是因为存在客观原因,而不是因为其个人为了非法占有合同一方的财产,主观上不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不能构成合同诈骗罪。

  鉴于前述事实与理由及根据的相关法律规定,辩护人期望人民检察院在查实相关事实与证据、正确适用法律的前提下,对犯罪嫌疑人王某某作不起诉处理。

  此 致

  南昌县人民检察院

  辩护人 北京市盈科(南昌)律师事务所

  律师 谢亮亮

  2017年6月3日

合同诈骗罪举报 单位诈骗罪的立案标准 诈骗罪多久能判刑 电信诈骗罪电信诈骗罪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91066.html
文章标签: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