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罪审查逮捕意见书_南京律师事务所电话

时间:2020-10-01 05:25    分类:法律聚焦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诈骗罪审查逮捕意见书_南京律师事务所电话  第1张

诈骗罪审查逮捕意见书:关于贵院正在审查批捕的廖某某等涉嫌诈骗罪的建议对廖某某作出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

  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

  本律师受廖某某的委托和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在廖某某等涉嫌诈骗罪一案中,担任廖某某的辩护人。

  接受委托后,本律师前往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会见了廖某某,了解了本案相关情况,现综合本案案情及相关法律规定,认为:

  一、本案现阶段并无证据认定廖某某有诈骗的故意,无法据此得知其是否知悉涉案单位所从事的犯罪行为。

  二、廖某某在案中没任何虚构产品事实、隐瞒产品功能的行为。

  三、本案并不存在任何被害人,亦不存在任何人因廖某某的行为而产生任何损失。

  四、廖某某在本案中仅通过周某、陶某的交代而进行工作,其在涉案单位不具有决策、组织等核心权力。

  五、本案缺乏关键证据即涉案保健品的鉴定意见,无法确定是否涉及诈骗行为。

  六、本案不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涉案事实不清、证据未达到充分、明确的标准,建议贵院不予逮捕廖某某。

  具体理由如下:

  一、本案现阶段并无证据认定廖某某有诈骗的故意,无法据此得知其是否知悉涉案单位所从事的犯罪行为。

  根据现阶段了解的事实,涉案单位广州某有限公司(下简称“某公司”)主要系从事保健品推销的单位,被告人廖某某在其中受单位老板周某、陶某的委任,担任销售并协助管理。

  据廖某某所述,其在进入某公司后,曾就公司所销售的如绞股蓝、虫草胶囊等保健品是否为真品、是否具有功效等询问周某、陶某,二人答复相关药品均系正当渠道产品且具有功效,让其放心;另外,廖某某曾考虑过某公司是否具备销售保健品资格,而公司执照系由周某进行办理且存放,故廖某某并无办法查看营业执照。

  考虑到某公司所销售的保健品均系普通人从市面上均可购买,且的确具有降血压、血脂的相关效果,故廖某某所从事的销售业务,实际系销售具备相关资质的产品,其根本不可能认识到所从事的行为涉嫌诈骗犯罪。故本案廖某某并无诈骗犯罪的故意。

  二、廖某某在案中没有任何虚构涉案产品事实、隐瞒涉案产品功能的行为。

  诈骗罪的相关行为人应系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等方式与被害人进行洽谈、沟通,然而本案并不存在相关情况。

  一方面,廖某某所销售的绞股蓝、虫草胶囊等保健品均系通过位于上海的具有资质的第三方公司进行发货,所发出的物品均系合法、正当的商品,并未采用以次充好、以假充真的方式欺骗购买保健品的人员;

  另一方面,在对产品进行销售时,并未对产品的功效作过任何夸大的描述,据廖某某所述,其均系基于产品说明的功效,进行介绍,且严格提醒购买人,由于每人体质不同,产品所能达到的效果亦有所不同。

  据此,本律师认为,廖某某并未实行任何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并不符合诈骗罪的一般情况。

  三、本案并不存在任何被害人,亦不存在任何人因廖某某的行为而产生任何损失。

  在与廖某某进行会见时,本律师特意询问廖某某,本案是否存在被害人的报案。关于此情况,廖某某表示某公司运营过程中,并未收到任何一起投诉,故推测本案无被害人的报案。

  诈骗罪的构成,应具有被害人的财产损失的损害结果,但本案无任何被害人的报案,亦意味着无人在本案中受到损失。

  进一步分析,即便系购买涉案产品的人员在使用产品后并未达到实际功效,亦不能等同于“被骗”,其购买产品所付出的金钱已不能属损失。毕竟,保健品于每一人均有特殊的效果,并不能因未达到效果便认定产品存在问题或销售产品的人构成诈骗犯罪。

  四、廖某某在本案中仅通过周某、陶某的交代而进行工作,其在涉案单位不具有决策、组织等核心权力。

  据廖某某所述,其在某公司的工作期间,受周某、陶某二人所支配。周某主要负责安排廖某某的工作,并给廖某某发放每月6000元的基本工资;陶某则处理公司的日常需要,购买公司物资。

  据此可知,某公司在运营过程中,对外的工作、销售、联系等业务,系由周某制定并予以安排,对内的内部运营,则由陶某处理。故,廖某某在涉案单位中并无任何实权,其仅系受单位上层安排进行工作。

  五、本案缺乏关键证据即涉案保健品的鉴定意见,无法确定是否涉及诈骗行为。

  据廖某某所述,其在被刑事拘留后,侦查机关并未就涉案保健品的鉴定问题上,让其签署任何文件。

  由于本案系涉及具体物品的诈骗犯罪行为,故确认相关人员的行为是否涉及诈骗犯罪前,应就具体物品进行鉴定,并予以确认物品性质。只有在确定具体物品并非廖某某等人所宣传的物品后,才具备进行下一步调查的基础。

  故由于案件并无任何涉及具体保健品的鉴定意见,我们认为本案缺乏关键证据,认定廖某某构成诈骗罪的证据不足。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一百三十九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下列社会危险性的,应当予以逮捕:

  ……

  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是指同时具备下列情形:

  (一)有证据证明发生了犯罪事实;

  (二)有证据证明该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

  (三)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证据已经查证属实的。”

  第一百四十三条规定:“对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或者不予逮捕:

  (一)不符合本规则第一百三十九条至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逮捕条件的;

  (二)具有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

  我们认为,本案极可能不存在诈骗犯罪事实,属《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一百四十三条(二)的相关情况;且现阶段的证据并未达到“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的要求,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故依法应作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

  此致

  辩护人: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

  梁栩境 律师

  2017年5月10日

  关键词:诈骗罪 诈骗罪刑事律师 诈骗罪辩护律师

  阅读量:1409 PC版链接 移动版链接

诈骗罪审查逮捕意见书:关于贵院正在审查逮捕的梁某涉嫌集资诈骗罪一案之 听取辩护律师意见的申请书

  申请人:张王宏律师

  单位: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层。

  电话:139 2428 1720

  申请事项: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三百零九条的规定,申请侦查监督部门当面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

  事实与理由:

  我受梁某及其父亲梁某阳的委托和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在梁某涉集资诈骗罪一案中担任梁某的辩护人。本案现由广州市公安局某某分局侦查,该局已向贵院提请批准逮捕,而贵院正对本案进行审查逮捕中。

  我依法会见了梁某,根据梁某所述,结合所了解的情况,认为:

  一、犯罪嫌疑人杨某某的联某公司只是梁某所有你品公司的一个生意伙伴,梁某在受托管理某众公司前,忙于自有公司的成立事宜,对某众公司的运营模式并不知情;

  二、梁某没有参与过联某公司的运营模式设计,梁某代为进行帐务转款的行为,系与博某等四人一起实施的管理公司帐务的行为,且只有短短半个月左右;

  三、梁某所参与转移款项是否涉及集资诈骗款项,梁某行为时并不知晓。梁某作为行为人,公开通过银行柜台转帐,而非隐密进行,可知其没有帮助犯罪的主观故意;

  四、梁某在受托管理公司过程中,没有收取任何报酬或分红,供应给某众公司的货物亦未得到提高价格的回报,以此反推,可知梁某当时并不知晓联某公司涉嫌犯罪。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本案有充分的事实和理由可认定,杨某某因涉枪犯罪被羁押时,梁某并不知晓杨某某或联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犯罪,梁某参与代管公司期间,根本没有参与犯罪或帮助他人犯罪的行为或主观故意;他受托共同管理他人公司,目的是希望客户的公司正常运营,以稳定客户进而稳定自己公司的收入。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三百零九条规定:“在审查逮捕过程中,犯罪嫌疑人已经委托辩护律师的,侦查监督部门可以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对辩护律师的意见应当制作笔录附卷。辩护律师提出不构成犯罪、无社会危险性、不适宜羁押、侦查活动有违法犯罪情形等书面意见的,办案人员应当审查,并在审查逮捕意见书中说明是否采纳的情况和理由。”为了最大限度地维护梁某的合法权益,为了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我们依法申请贵院侦查监督部门当面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敬请批准!

  此致

  广州市某某区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

  张王宏律师

  2018年1月18日

  附:

  1.《关于建议对梁某涉嫌集资诈骗罪一案作出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

  2. 经办律师 张王宏 的联系方法

  联系电话: 139 2428 1720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层

  邮编号码:

  阅读量:306 PC版链接 移动版链接

诈骗罪审查逮捕意见书:故意杀人罪审查逮捕证据要求

  "为了进一步规范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工作,提高办案质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及其他有关规定,结合审查逮捕工作实际,制定本标准。

  第一章逮捕的条件

  第一条办理审查逮捕案件,应当依照刑法有关规定和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规定的逮捕条件,对案件的事实和证据进行审查,作出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对于同时具备以下三个条件的犯罪嫌疑人,应当依法批准逮捕:

  (一)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

  (二)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

  (三)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方法,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而有逮捕必要。

  第二条“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是指同时具备以下情形:

  (一)有证据证明发生了犯罪事实,该犯罪事实可以是单一犯罪行为的事实,也可以是数个犯罪行为中任何一个犯罪行为的事实;

  (二)有证据证明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

  (三)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证明已有查证属实的。

  第三条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不属于“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

  (一)证据所证明的事实不构成犯罪的;

  (二)仅有犯罪嫌疑人的有罪供述,而无其他证据印证的;

  (三)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和无罪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重大矛盾且难以排除的;

  (四)共同犯罪案件中,同案犯的供述存在重大矛盾,且无其他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了共同犯罪行为的;

  (五)没有直接证据,而间接证据不能相互印证的;

  (六)证明犯罪的证据中,对于采取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依法予以排除后,其余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有犯罪事实的;

  (七)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犯罪主观方面要件的;

  (八)虽有证据证明发生了犯罪事实,但无证据证明犯罪事实是该犯罪嫌疑人实施的;

  (九)其他不能证明有犯罪事实的情形。

  第四条“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是指根据已经查明的犯罪事实和情节,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

  第五条“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方法,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而有逮捕必要”,是指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

  (一)可能继续实施犯罪行为,危害社会的;

  (二)可能毁灭、伪造、转移、隐匿证据的,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的;

  (三)可能自杀或者逃跑的;

  (四)可能实施打击报复行为的;

  (五)可能有碍本案或者其他案件侦查党的;

  (六)犯罪嫌疑人居无定所、流窜作案、异地作案,不具备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条件的;

  (七)对犯罪嫌疑人不羁押可能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其他情形。

  第六条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行较轻,且没有其他重大犯罪嫌疑,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可以认为没有逮捕必要:

  (一)属于预备犯、中止犯、或者防卫过当、避险过当的;

  (二)主观恶性较小的初犯、偶犯,共同犯罪中的从犯、胁从犯,犯罪后自首、有立功表现或者积极退赃、赔偿损失、确有悔罪表现的;

  (三)过失犯罪的犯罪嫌疑人,犯罪后有悔罪表现,有效控制损失或者积极赔偿损失的;

  (四)因邻里、亲友纠纷引发的伤害等案件,犯罪嫌疑人在犯罪后向被害人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的;

  (五)犯罪嫌疑人系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或者在校学生,本人有悔罪表现,其家庭、学校或者所在社区以及居民委员会具备监护、帮教条件的;

  (六)犯罪嫌疑人系老年人或者残疾人,身体状况不适宜羁押的;

  (七)不予羁押不致危害社会或者妨碍刑事诉讼正常进行的其他无逮捕必要的情形。

  对应当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如果患有严重疾病,或者是正在怀孕、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可以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第七条对属于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应当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并建议侦查机关撤销案件。

  第八条犯罪嫌疑人在被取保候审期间违反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侦查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审查原适用取保候审是否符合法定条件。符合法定条件的,应当根据其违反规定的情节决定是否批准逮捕,情节一般的,应当建议侦查机关适用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非逮捕措施;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应当批准逮捕:

  (一)故意实施新的犯罪行为的;

  (二)企图自杀、逃跑,逃避侦查、审查起诉的;

  (三)实施毁灭、伪造、转移、隐匿证据或者串供、干扰证人作证行为,足以影响侦查、审查起诉工作正常进行的;

  (四)未经批准,擅自离开所居住的市、县,造成严重后果,或者两次未经批准,擅自离开所居住的市、县的;

  (五)经传讯不到案,造成严重后果,或者经两次传讯不到案的。

  第九条犯罪嫌疑人在被监视居住期间违反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侦查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审查原适用监视居住是否符合法定条件。符合监视居住条件的犯罪嫌疑人违反规定,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属于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严重”,应当批准逮捕:

  (一)故意实施新的犯罪行为的;

  (二)企图自杀、逃跑、逃避侦查、审查起诉的;

  (三)实施毁灭、伪造、转移、隐匿证据或者串供、干扰证人作证行为,足以影响侦查、审查起诉工作正常进行的;

  (四)未经批准,擅自离开住处或者指定的居所,造成严重后果,或者两次未经批准,擅自离开住处或者指定的居所的;

  (五)未经批准,擅自会见他人,造成严重后果,或者两次未经批准,擅自会见他人的;

  (六)经传讯不到案,造成严重后果,或者经两次传讯不到案党的。

  第二章审查逮捕程序要求

  第十条办理审查逮捕案件,认为证据存有疑问的,可以复核有关证据,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证人。必要时,可以派人参加侦查机关对重大案件的讨论。

  审查下列案件,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

  (一)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犯罪事实、是否有逮捕必要等关键问题有疑点的,主要包括:罪与非罪界限不清的,是否达到刑事责任年龄需要确认的,有无逮捕必要难以把握的,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前后矛盾或者违背常理的,据以定罪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重大矛盾的;

  (二)案情重大疑难复杂的,主要包括:涉嫌造成被害人死亡的故意杀人案、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以及其他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在罪与非罪认定上存在重大争议的;

  (三)犯罪嫌疑人系未成年人的;

  (四)有线索或者证据表明侦查活动可能存在刑讯逼供、暴力取证等违法犯罪行为的

  对被拘留的犯罪嫌疑人不予讯问的,应当送达听取犯罪嫌疑人意见书,由犯罪嫌疑人填写后,及时收回审查并附卷。犯罪嫌疑人要求讯问的,一般应当讯问。

  讯问犯罪嫌疑人时,应当依法告知其诉讼权利和义务,认真听取其供述和辩解。

  讯问未被拘留的犯罪嫌疑人,讯问前应当征求侦查机关的意见。

  第十一条犯罪嫌疑人委托的律师提出不构成犯罪、无逮捕必要、不适宜羁押、侦查活动有违法犯罪情形等书面意见以及相关证据材料的,应当认真审查,并在审查逮捕意见书中说明是否采纳的情况和理由。必要时,可以当面听取受委托律师的意见。

  第十二条审查逮捕过程中,应当依照法律和相关规定严格审查证据的合法性。对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能作为批准逮捕的根据。

  对未严格遵守法律规定收集的其他证据,应当要求侦查机关依法重新收集或者予以补正,保证证据的合法性。

  第十三条现有证据所证明的事实已经基本构成犯罪,认为经过进一步侦查能够收集到定罪所必需的证据、确有逮捕必要的重大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经检察长或者检察委员会决定批准逮捕后,应当采取以下措施:

  (一)向侦查机关发出补充侦查提纲,列明需要查明的事实和需要补充收集、核实的证据,并及时了解补充取证情况;

  (二)批准逮捕后三日以内报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备案;

  (三)侦查机关在逮捕后二个月的侦查羁押期限届满时,仍未能收集到定罪所必需的充足证据的,应当撤销批准逮捕决定。

  第十四条审查逮捕工作应当严格遵循法定办案时限。侦查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已被拘留的,应当在接到提请批准逮捕书后的七日以内作出是否批准逮捕的决定;未被拘留的,应当在接到上述文书后的十五日以内作出是否批准逮捕的决定,重大、复杂的案件,不得超过二十日。

  第十五条批准逮捕担任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犯罪嫌疑人,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的有关规定,事前报请许可。未经依法许可或者罢免,不得批准逮捕。

  第十六条批准逮捕担任政协委员的犯罪嫌疑人,应当事前向其所属的政协组织通报情况;情况紧急的,可以在批准逮捕的同事或者事后及时通报。

  第十七条外国人、无国籍人涉嫌犯罪需要逮捕的,应当依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审查批准逮捕外国人犯罪嫌疑人的规定》以及其他有关规定办理。

  第十八条办理审查逮捕案件,应当严格审查案件的管辖是否符合有关规定。对于不符合管理规定的案件,应当建议侦查机关向有管辖权的机关移送。上级指定管辖的除外。

  第十九条办理审查逮捕案件,发现应当逮捕而侦查机关未提请批准逮捕的犯罪嫌疑人的,应当建议侦查机关提请批准逮捕。如果侦查机关不提请批准逮捕的理由不能成立的,人民检察院可以直接作出逮捕决定,送达公安机关执行。

  第二十条对于不批准逮捕的案件,应当说明理由。

  对于不批准逮捕但需要补充侦查的案件,应当同时通知侦查机关补充侦查,并附补充侦查提纲,列明需要查清的事实和需要收集、核实的证据。

  对于批准逮捕的案件,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可以向侦查机关发出提供法庭审判所需证据材料意见书。

  第三章逮捕质量问题的认定

  第二十一条逮捕质量问题包括错捕、错不捕和办案质量有缺陷。

  第二十二条审查逮捕时,案件证据不能证明有犯罪事实或者依法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而批准逮捕的,为错捕。错捕可以依据以下处理结果确认:

  (一)因没有犯罪事实或者依法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而撤销案件的;

  (二)因没有犯罪事实或者依法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而不起诉的;

  (三)因没有犯罪事实或者依法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而被判决无罪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

  对涉嫌犯罪的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未依法报经许可或者罢免而批准逮捕的,以错捕论。

  第二十三条对于符合逮捕条件的犯罪嫌疑人依法批准逮捕后,因证据不能达到提起公诉或者作出有罪判决的标准,或者出现不应当追求刑事责任的新的事实、证据,或者法律、司法解释有新规定而不认为是犯罪,或者因犯罪嫌疑人有立功表现、真诚认罪悔罪并积极赔偿损失而取得被害人谅解,被依法从宽处理,而撤销案件、决定不起诉或者判决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不属于错捕。

  第二十四条批准逮捕后,因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求刑事责任而依法进行国家赔偿的案件,是否存在错捕情形,依照本标准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的规定认定。

  第二十五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错不捕:

  (一)对有逮捕必要的犯罪嫌疑人不批准逮捕,致使犯罪嫌疑人实施新的犯罪或者严重影响刑事诉讼正常进行的;

  (二)对有逮捕必要的犯罪嫌疑人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后,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复核,在案件事实、证据无变化的情况下改为批准逮捕,经法院审理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

  (三)上级人民检察院发现下级人民检察院不批准逮捕的决定违反刑事诉讼法和本标准的有关规定,改为批准逮捕,经人民法院审理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

  第二十六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办案质量有缺陷:

  (一)批准逮捕后,犯罪嫌疑人被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二款决定不起诉或者被判处管制、拘役、单处附加刑或者免予刑事处罚的。但符合本标准第五条第六项以及第二十三条有关依法从宽处理规定的情形除外;

  (二)对不适宜羁押且无逮捕必要的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的;

  (三)审查逮捕超办案期限的;

  (四)对不符合管辖规定的案件作出批准逮捕决定的;

  (五)根据本标准第二十三条第三项规定应当撤销批准逮捕决定而不撤销;

  (六)对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犯罪嫌疑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未依法排除而予以批准逮捕,但尚未造成错捕的;

  (七)批准逮捕政协委员而未按规定向其所属政协组织通报的;

  (八)不批准逮捕而没有说明理由的,或者需要补充侦查而没有向侦查机关送达补充侦查提纲的;

  (九)违反法律和本标准第二章关于逮捕工作程序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四章逮捕质量责任

  第二十七条对于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错捕或者错不捕的,应当依照有关法律和《检察人员执法过错责任追究条例》、《检察人员纪律处分条例(试行)》等有关规定,追究主要责任人和其他直接责任人的纪律责任或者法律责任。

  对于符合本标准第十三条第三项规定情形的,不追究错捕责任。

  第二十八条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错捕或者错不捕,承办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负主要责任:

  (一)对案件事实、证据存在的关系罪与非罪、捕与不捕的重大问题应当发现而未能发现,或者虽已发现但未在审查逮捕意见书中提出,并且建议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

  (二)办理复议、复核案件,对原错误不批准逮捕决定未提出纠正意见的;

  (三)办理复议、复核案件,对因不符合逮捕条件而不批准逮捕的决定建议变更为批准逮捕并获同意后,案件被撤销、不起诉或者判决无罪的。

  第二十九条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错捕或者错不捕,部门负责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负主要责任:

  (一)对承办人提出的案件中罪与非罪、捕与不捕等重大问题未予重视,或者未认真审核把关的;

  (二)改变承办人正确意见的。

  第三十条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错捕或者错不捕,检察长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负主要责任:

  (一)对承办人或者部门负责人提出的案件中罪与非罪、捕与不捕等重大问题未予重视,或者未认真审核把关的;

  (二)改变承办人或者部门负责人正确意见的;

  (三)明知地方有关机关、团体或者个人的意见不符合法律规定而仍予以采纳,未按照规定及时报告上级人民检察院的。

  第三十一条经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的案件,出现错捕或者错不捕的,由检察委员会对定性和法律适用负主要责任。

  第三十二条本标准关于办案质量有缺陷的规定,应当作为对各级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进行工作指导和实绩检查、考核的依据。

  第五章附则

  第三十三条对人民检察院直接立案侦查案件的审查逮捕,依照本标准执行。

  第三十四条本标准自印发之日起施行。2006年8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届检察委员会第五十九次会议通过的《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质量标准(试行)》同时废止。

诈骗罪审查逮捕意见书:诈骗罪检察院批捕后程序是怎样的

  一、诈骗罪检察院批捕后程序是怎样的

  1、对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不得超过二个月。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可以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延长一个月。

  2、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的案件,应当做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并且写出起诉意见书,连同案卷材料、证据一并移送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

  3、人民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移送起诉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作出决定,重大、复杂的案件,可以延长半个月。

  4、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可以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也可以自行侦查。 对于补充侦查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补充侦查完毕。补充侦查以二次为限。补充侦查完毕移送人民检察院后,人民检察院重新计算审查起诉期限。

  5、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作出起诉决定,按照审判管辖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6、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一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

  二、检察院的办案程序

  1、 受理案件的范围和案件来源

  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刑事案件的范围,应当按照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案件管辖范围的分工执行。

  2、立案前的审查和立案

  人民检察院对于控告、检举、自首、移送、交办和自已发现的违法犯罪材料,应当及时进行审查,并分别情况,进行处理。

  经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即填写《立案请示报告》,经检察长批准或检察委员会决定,制作《立案决定书》。按照案件管理制度的规定及时报上级人民检察院备案。上级人民检察院认为不应当立案的,应用书面形式及时通知下级人民检察院予以撤销。下级人民检察院有不同意见时,可以提请上级人民检察院复议。复议结果应及时通知下级人民检察院执行。

  3、侦 查

  立案侦查的案件,应当制定侦查计划,经主管科、处长或检察长批准后实施.侦查计划的内容包括:应查明的问题和追查的线索、侦查的方法、步骤、措施、时间、注意事项、参与侦查人员的职责分工等。

  从事侦查工作的人员,凭人民检察院的证明文件向有关单位和人员收集、调取证据。对于不能调取的证据,可以拍照、复制。

  4、侦查终结

  对于已侦查终结的案件,应由承办人写出《侦查终结报告》,提出提起公诉、或免予起诉或者撤销案件的意见,对于共同犯罪案件中不构成犯罪的被告人,应提出不起诉处理意见。经检察长或者检察委员会审查决定后,分别制作《起诉书》、《免予起诉决定书》、《不起诉决定书》《撤销案件决定书》并按照规定报上级人民检察院备案。

  综上所述,只要触犯了法律,对于犯罪嫌疑人在符合被批捕的条件下,检察院都会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然后由公安机关来执行,批捕之后仍然要继续进行侦查,准备充分足够的证据,然后就可以对嫌疑人提起公诉,由法院来判决。

诈骗罪司法解释 诈骗罪适用法律 票据诈骗罪立案标准 信用卡诈骗罪立案流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falv/91077.html
文章标签: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