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老宅院继承_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时间:2021-06-27 19:47    分类:律师资讯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北京老宅院继承:农村房屋继承纠纷案件审理情况及典型案例

  一是继承的标的物只能是宅基地上的农村房屋,但因为存在房地一体无法分离的现实,会导致宅基地“跟随房屋式”的处理结果。

  二是分家单的效力要综合判断。分家单形成之后,不乏其他子女对其效力提出质疑的情形,特别是分家单上没有女儿和父母的签字时,应当区分不同情况确认其效力。

  三是全体继承人对老房都有继承的权利。无法确定其他继承人存在明确的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则就不能排除全体继承人对于老房应当享有继承权利。

  四是旧房拆迁利益按房屋所有比例进行分配更显公平。农村房屋被拆迁,房屋和宅基地完全转化为拆迁补偿款时,一般应当在房屋所有权人和共有人之间依照各自所有房屋比例进行分割。

  一、宅基地使用权主体判断以一户一宅为原则

  【基本案情】

  李某与高某夫妻育有儿子两人,高某于2020年过世,因大儿子一直占用夫妻俩的房屋,李某遂起诉两子要求确认宅院内房屋均归其所有,小儿子未发表意见,大儿子主张房屋系由其出资翻建,且李某与高某曾口头答应将房屋赠与给他,再者,即使没有赠与,现在他也是依法继承母亲留下的宅基地和房屋,因此不同意李某的全部诉讼请求。经查,涉诉宅院在1993年确权时登记的宅基地使用权人为李某,其大儿子在该村另分配有宅基地一处。1996年房屋翻建大儿子确有出资出力。

  【裁判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农村居民一户一宅的规定,宅基地使用权的主体资格是以户为单位的家庭,而户内人口由于生老病死、婚丧嫁娶等情况,往往处于流变之中。在部分年长家庭成员死亡后,由于该户尚存,宅基地使用权应当由剩余户内成员继续享有,原则上此时并不存在宅基地的继承问题。本案中,高某去世后,李某仍为该户内人口,李某大儿子在该村已另分配有宅基地,故该涉诉宅院内的房屋应归李某所有。

  【法官后语】

  本案涉及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继承过程中的权属问题。宅基地确权时登记的宅基地使用权人为李某,翻建后的房产亦应属李某夫妻的共同财产,其大儿子在该村另分配有宅基地一处,如再获此处宅基地使用权,违反一户一宅原则,即使是其出资在涉诉宅院内建房,其出资建房的行为可得到金钱补偿,应另行向李某主张债权。另,涉诉房产属李某与高某夫妇的共同财产,高某去世后,其继承人有权继承高某的遗产。本案中,大儿子作为高某的继承人有权向李某主张折价继承高某遗产的份额。

  二、分家单效力判断以实际履行公平合理为原则

  【基本案情】

  闫某与王某为夫妻关系,二人共育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王某、闫某相继于于2020年、2020年去世。现大儿子持分家单起诉另外两子,要求宅基地使用权证登记在闫某名下的宅院内房屋归其所有。另外两子不同意该诉讼请求,两人认为《分家单》虽是真实签订,但无父母和两个妹妹签字,应属无效。经法院向两个女儿询问,两个女儿均明确表示不参与诉讼,也不参与析产和继承。经查,2001年,闫某夫妇与三个儿子签署《分家单》显示:大儿子分得老宅院五间,院落一座,大儿子分别给另外两个儿子一千元作为补偿,落款有三个儿子的签名,也有代笔人张某及证明人冯某的签名。后大儿子分别给付另外两子每人各一千元房屋补偿款。另查,兄弟三人均为所在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除大儿子外另外两子拥有宅基地各一块。

  【裁判结果】

  结合农村分家习俗以及闫某夫妇长期共同居住生活在涉诉宅院内的实际情况,且无证据证明闫某夫妇就《分家单》的内容持有反对意见,同时该《分家单》亦考虑到另外两子的相应份额,由大儿子给予一定的房屋补偿,事实上大儿子确向另外两子支付了相应的房屋补偿款,且一直居住在该房屋,双方已按照该《分家单》实际履行多年。故对另外两子辩称《分家单》无效的意见,法院并未采信,而是尊重双方依照传统习俗签订的《分家单》,对其效力予以确认,从而支持了大儿子的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本案是典型依据分家单处理继承、析产纠纷的案件,分家单的效力判断往往是审判实践中的关键。在对分家单真实性均予以认可的基础上,结合农村分家习俗以及实际履行情况,尊重农村传统习俗,即使分家单存在形式上的瑕疵,但法院也可确认分家单有效。

  三、翻建房屋不影响遗产的性质和继承

  【基本案情】

  周某与聂某是夫妻关系,共育有两子两女。周某、聂某分别于2000年、2007年去世,后房屋由两子共同管理使用并于2008年进行翻建。现两女儿起诉两儿子,要求对父母留下的房屋进行继承分割。两子认为在父母去世后,因老房年久失修经二人全资翻建成新,故现在的房屋在权属性质及物理状态上均发生了改变,与被继承人所遗留的房屋存在明显的区别,现在的房屋不应被认定为遗产。

  【裁判结果】

  针对两子在2008年将涉案房屋进行翻建的问题,因院内老房属于被继承人的遗产,两个儿子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他继承人放弃了对该房产的继承权,故两子在未得到其他继承人明确同意的情况下,对房屋进行翻建的行为,并不能取得房屋所有权,即翻建行为不影响已确定的该宅基地上房屋遗产份额划分。据此,法院支持了两女儿要求继承分割父母遗留房屋的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与普通标的物灭失的“彻底性”不同,农村房屋被拆除后宅基地依然存在,而非“整体性”的彻底灭失。新房的形成是拆除原有旧房并在原宅院内建设而成,不宜简单认定新房仅为翻建人所有,而应将翻建成的新房仍认定为被继承人的遗产。

  四、拆迁利益分配以房屋共有比例计算

  【基本案情】

  夫妻共育有姐妹两人,妹妹外嫁,姐姐与父母生活,姐妹二人的户口均未迁出。

  2020、2020年父母先后去世,后姐姐仍在该院落居住生活,2020年3月,该院落内的十间房屋被划至拆迁范围,姐姐签署了拆迁院落涉及的各项文件,并获得4套回迁房以及150万元补偿款,现妹妹起诉姐姐要求继承拆迁利益中属于父母的遗产。

  【裁判结果】

  父母去世后姐妹双方并未进行法定继承,亦无分家单或协议,因此法院依据便于生产、生活需要的原则,结合涉案拆迁政策以及姐姐常年与父母共同生活,客观上尽到较多赡养义务的实际情况,确定涉案被拆迁的原十间房屋由姐妹按照六比四的比例继承所有,因房屋已被拆迁,故两姐妹根据继承房屋比例分割拆迁利益。

  【法官后语】

  拆迁补偿利益分配问题,应由房屋所有权人和共有权人按照约定分配,没有约定且协商不成的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具体分配数额可根据房屋共有比例计算。即对于宅基地区位补偿款的分配,当以房屋所有权的比例为基础进行分割。

  ■ 温馨提示

  如果您需要更多帮助或遇到任何法律问题,比如遗赠财产继承问题,欢迎向我们的北京遗产继承律师团队进行咨询,我们很乐意为您解答。免费咨询热线:139-1063-8187(08:00-21:00)

北京老宅院继承_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第1张

北京老宅院继承:北京侄子擅自霸占、翻建大宅子,俩姑姑不干了,法院这样判!

  在过去的农村,“宅基地批男不批女”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可实际上,这种做法是缺乏法律依据的。

  只是基于历史原因,大家都这样做,就错误地认为女子无权批宅基地,甚至不能继承父母宅基地上的房产。家住北京的童俊飞(化名),就是这样认为的,结果被亲姑姑诉至法院。

  童俊飞的爷爷奶奶一共生育四个孩子,分别是童大伯、童大姑、童二姑和童爸爸,而童大伯在年幼时就因病去世了。

  用老人的话讲,那个年代养个孩子哪有现在这般费心,几个孩子一起养,转眼就拉扯大了。童爸爸在1980年参加工作后,就将户口转为了居民户口,后来结婚,单位又给分了房子。

  童大姑和童二姑到了适婚年龄,也都嫁到了外村生活。原本热热闹闹的老宅就只剩下童爷爷和童奶奶两个人居住。

  说起这个老宅,还是童爷爷和童奶奶结婚的时候,村里给批的宅基地,两人盖了4间北房用于居住。后来,在童爸爸还小的时候,又盖了2间西房,再后来就基本没动过工了。

  1994年,在童俊飞4岁的时候,童爷爷去世了。又过了4年,童奶奶也因病去世。两位老人留下一座宅子,却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遗愿,姐弟三人都有房子居住,也因此一直没有明确地分割房产。

  直至2020年,童爸爸去世后,童俊飞和妈妈在没有通知童大姑和童二姑也没有办理相关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将老宅内的6间老房拆了,重新建了6间北房,并单方面占有了这座宅子。

  童大姑和童二姑多次找他们理论,却沟通无效,最终,童大姑和童二姑将童俊飞与其妈妈诉至法院,希望判决三方各占三分之一的房产份额,并予以实物分割。

  庭审中,童大姑和童二姑称,在2020年以前,就父母遗产院落及房屋,她们姐弟三人曾协商一致,按法定继承处理,也因此,在二老身故的20余年间,老宅院及房屋一直按老人去世时的现状予以保留。直至2020年春节,涉案院落内房屋被童俊飞与其妈妈非法拆除,并拒绝按法定继承处理,企图单方面以翻建新房的既成事实,单方成为争议院落内房屋的所有者。童大姑和童二姑认为,这种做法剥夺了她们的继承权益,这种行为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童俊飞和妈妈则认为,父母去世后,宅基地理应归儿子所有,女儿已经嫁出去了,并在夫家有属于自己的宅基地,就不应该来争娘家弟弟的宅基地。另外,在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上明确记载这个宅基地的土地使用者是童爸爸,所以,童爸爸过世后,其妻子和儿子对土地上的房产有完全的继承权利,更何况,原遗留的房产已经不存在了,继承标的没了,继承也根本无法进行了。

  法院查明,涉案宅基地原登记的使用权人是童爷爷,后被涂改为“童爸爸”,但涂改处并未加盖颁证机关或有权机关的公章。1980年12月,童爸爸将农村户口转为居民户口。童俊飞与其妈妈在翻建院内房屋时,并未办理相关审批手续。

  法院认为,涉案宅院内房屋是童爷爷和童奶奶所建,在二人去世后,上述房屋属于他们的遗产。童大姑姐弟三人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法院认定三位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均,即各享有三分之一的继承份额。在童爸爸去世后,其应继承涉案房屋的份额依法转移给他的妻子和儿子。故涉案宅院内原有房屋由童大姑和童二姑分别继承三分之一的份额,由童俊飞与其妈妈继承三分之一的份额。

  后童俊飞未经其他全部继承人同意,擅自将原有房屋拆除后重新翻建了房子,但该翻建行为并不影响已确定院内的遗产份额划分。关于童大姑和童二姑要求对翻建后的北房予以实物分割,但因翻建前后每间房屋的建筑面积和空间并非完全一致,亦不具备实物分割的条件,故法院对其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最后,法院判决:涉案宅院内翻建后的六间房,由童大姑、童二姑和童俊飞与其妈妈各享有三分之一的份额。

  圣伟律师提醒您

  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继承自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无遗嘱和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法定继承办理。继承人没有表示放弃继承,并于遗产分割前死亡的,其继承遗产的权利转移给他的合法继承人。

北京老宅院继承_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第2张

北京老宅院继承:继承的房屋已被私自拆除是否影响继承

  原告诉称

  原告孙像、吴素里诉称,原告吴素里之父吴章与被告之父吴久系同胞兄弟关系,吴章、吴久兄弟俩在桃城区赵圈镇勾家村共同共有老宅院一所,包括北房三间,西配房三间和门楼一间。吴炳章、吴炳久兄弟俩年前去世后,因原告一家在北京工作居住,该老宅院一直由被告看管。2011年6月原告孙像因年岁已大,特别思念故居及乡下亲属,要求回老家勾家村老宅院居住便让原告吴素里找被告商议回村居住事宜,当时被告同意原告孙像回老宅院居住。2012年4月份经过乡亲们调解,原、被告达成对该宅院的继承分割及使用一致的书面协议,此后原告吴素里准备将母亲接回老宅院居住清理修缮该房屋时,被告反悔不同意原告孙像回老宅院居住,并意图独占老宅院归其所有。被告出尔反尔,无理阻扰和干涉二原告对上述房屋的继承及使用权,侵害了二原告的合法财产权益,为维护二原告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确认二原告对位于原籍勾家村的老宅一所有继承权并判决上述宅院中的北房一间、西配房一间直到宅院南墙归二原告所有,并由被告负担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

  被告吴素民当庭辩称,2012年4月4日,原告吴素里说让其母亲原告孙像,回我们村住,让我与吴某丁在白纸上签了字、捺了手印,当时纸上没有抬头的“家庭房产继承协议”,内容只有现在第1、3、4行,没有第2行。我父亲已经去世了,我父亲那一辈的亲兄弟三人已经分过家了,都有宅基,现在争议的这套老宅应该是我的,没有二原告的。

  第三人李某(吴××)、吴某丙当庭辩称,二个第三人系该父母遗留本案争议的旧宅院包括地上建筑物的法定继承人,也属于该宅院房产的共有人,二个第三人现占该宅院房产中2/3的比例,既具备对该宅院财产提起独立请求的主体资格,也有权撤销被告私自与原告签订的所谓家庭房产继承协议。

  本院认为

  经征得到庭当事人及诉讼参加人的同意,确定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为:1、原告要求继承老宅一所(包括北房三间、西配房二间和一个门楼)的事实及理由。2、原告要求对上述宅院拥有所有权及使用权的事实及理由。

  针对双方争议的第一个焦点,原告孙像、吴素里称,本案事实如起诉状事实及理由部分,原告吴素里之父吴章与被告之父吴久去世后,原、被告一直对涉诉宅院及房屋未予以分割,双方对该房产属于共同共有关系,双方对上述共有的不动产也并没有约定分割,现原告请求分割该共有财产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3条第2项、第5条、第10条的有关规定,同时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99条规定相符,关于原、被告所争议的遗产位于赵圈镇勾家村老宅院1所,其中有北房3间、西配房2间和1个门楼,现上述房产由被告管理,原告这边的继承人有二原告,另外还有原告之大姐吴×娟、二姐吴×焕、三妹吴×芹、四妹吴×雪,都是吴章的法定继承人,对于上述房产,吴×娟、吴×焕、吴×芹、吴×雪书面表示放弃继承权。提交如下证据:1、吴×娟、吴×焕、吴×芹、吴×雪放弃继承权的书面意见。2、2012年4月4日家庭房产继承协议一份。该证据证明是原告吴素里与被告对涉诉共同共有财产约定分割的协议,该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一致意思表示,该协议的签订以及协商经过了证人吴某丁在场的调解和见证,上面并有吴某丁的签字及捺手印,由此证明该房产有二原告的共同份额。3、要求证人吴西山出庭作证。4、2011年6月9日证明一份。

  证人吴西山当庭证实,当年分家的时候,赵圈镇勾家村老宅院一套是老大吴章和老三吴久的,分家单由吴久拿着。现在由吴西臣管理着;有北房三间、下房二间和一个门楼;当时就是给吴章和吴久分的家;共有兄弟姐妹四人,老大李某出继(吴××)、老二吴某丙、老三吴×臣、老四吴×巧(已去世);出继的是老大李某,就是过继给了外祖父;李某从小到大一直跟随外祖父生活。只有一个宅基我占着呢,是因为和我的老宅子连着,我父亲分家的时候分给我的。正宅就一套,还有一套养老童宅、还有一套闲宅;老大吴炳章与老吴炳久分一套宅院,就是现在案子争的一套;闲院和养老童宅一起分给我了。

  针对二原告以上陈述、所举证据及当庭证人证言,被告吴素民发表如下质证意见,我父亲兄弟三人分家的时候,那一套闲宅分给原告吴素里的父亲吴炳章,当时闲宅上有两间建筑物,后来我大伯吴炳章让给我二伯吴炳印了,而后由我二伯翻盖的,现在在吴西山手中。吴西山和吴某丁和吴福志商量事的时候承认过闲宅是他大伯吴炳章让给他父亲翻盖的。证人吴西山所说不是事实。对二原告提交的证据2有异议,2012年4月4日所签订的协议与你当时签字的时候的内容不符,当时纸上没有抬头的“家庭房产继承协议”,内容只有现在第1、3、4行,没有第2行。对二原告提交的证据2无异议。对二原告提交的证据4有异议,没有这回事。

  针对二原告以上陈述、所举证据及当庭证人证言,第三人李某(吴忠秋)、吴某丙发表如下质证意见,1、对二原告方提交的证据1不发表意见。2、对二原告方提交的证据2有异议,被告方对该协议予以了否认,按被告所说协议如果去了抬头和第2行,那么协议所说的内容就不是指的原、被告所写的宅院了,也显示不出是被告现在所住的房子了,该协议原告与被告不是同一被继承人下的法定继承人,原告吴素里与被告不是亲兄弟,原、被告系二个家庭对同一宅院的财产进行分割,如果被告否认了此协议,该分割的宅院除去被告、第三人是系该院的法定继承人外,其他人不在具备该宅院的法定继承的资格,同时也不会享有该宅院财产共有的权利。原告主张该宅院的份额,应该提供自己享有该宅院份额的相关证据,包括老辈的分家单或遗嘱,原告的主张欠缺证据。3、对证人证言有异议,证人没有带齐证件也一直在门外旁听,不具备证人资格,本案原告吴素里、被告、第三人及证人都系同一祖父母的子孙,按证人当庭所说,证人属于原告赠送给他一套宅院的受益人,证人与原告存在利益上的利害关系,故证人的证言不具备法律效力,证人有证言中称老辈的兄弟三个只有二个分家,不符合情理。对于二原告提交的证据4有异议,被告予以了否认,此证明中的老房子没有说明是哪一处房产。对于被告陈述无异议。提交如下证据:1、2012年5月12日勾家村村委会出具证明1份,该证据没有显示李某(吴××)已经过继,应以村委会证据为准,本案诉争宅院系被告及第三人父母遗留财产,该宅院没有被告的份额。

  针对二被告以上陈述、第三人以上陈述及所举证据,二原告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第三人方提交中所称的吴久与李××夫妇生有子女四人的基本情况地无异议,但其它内容与事实不符,该证明中所说的吴炳久去世后留有宅院一套,并未证实该宅院属于吴炳久夫妇的全部所有财产,长子李某(吴××)虽系吴久长子,但该第三人自幼与其外祖父母形成收养关系,证人吴西山也予以了证实,且第三人的姓也可以体现出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李某已不具有继承其生父母遗产的权利,故其不属于本案涉诉房产的合法继承人,其也不具备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本案的诉讼中被告本人已承认涉诉房产已由其本人进行了翻盖,并由其父母将其涉诉房产分给了他个人,故该村委会子女翻盖,并未明是由谁翻盖,证明事实不清,所说的吴某丙回娘家居住并未说明是经常回娘家还是偶尔回娘家居住,也属证明不清,根据被告本庭自认的事实也可以证实涉诉房产与本案的2个第三人均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和关联性,其第三人所诉请要求撤销本案涉诉协议也与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二原告要求的是继承吴炳章的遗产,并没有侵害被告及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二第三人即使有继承权也只能继承其父母的遗产,与二原告的诉请也没有关联性。

  针对双方争议的第二个焦点,原告孙像、吴素里称,根据第一焦点的事实及证据可以证实,涉诉房产二原告具有所有权和使用权,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特权法》第99条、第100条、第103条、第104条,二原告对上述共同共有房产有合法所有权和使用权。

  针对二原告以上陈述,被告认为,二原告对该涉诉房产没有继承权,因为二原告有他们自己的宅基,并已转让给了他人,所以二原告对该涉诉房产没有所有权和使用权。

  针对二原告以上陈述,第三人李某(吴××)、吴某丙认为,对二原告提交的二份书面证据被告予以了否认,除去和二原告有利益关系的证人证言外再没有老辈分家时的分家情况。第三人李某自幼随外祖父、外祖母生活没有证据显示,无证据证明第三人与被告已经将涉诉的财产分割,所诉的宅院仍属被告和二第三人共有,被告未经占2/3比例的二第三人准许,也无二第三人的授权及委托,签订协议后也未经二第三人的认可及追认,被告的行为是无效行为,协议也是无效协议,故法院应驳回二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孙像与原告元吴素里系母子关系。孙像与丈夫吴×璋(已去世)生育四女一子,即长女吴×焕、次女吴×娟、三女吴×芹、四女吴×雪,一子原告吴素里。第三人李某、吴某丙与被告吴×臣系兄弟姊妹关系,上述三人父母吴久、李××夫妇(均已故)生前生育二子二女,次女已故。原告吴素里与被告吴西臣、第三人李某、吴某丙系堂兄弟姊妹关系,被继承人吴章与吴久系同胞兄弟关系,吴炳章与吴炳久兄弟二人生前在衡水市桃城区赵圈镇勾家村共同共有宅院一所,包括北房三间和陪房及门楼各一间,生前一直未予分割。吴章全家人一直在北京居住生活,上述房屋一直有吴炳久使用管理,吴炳久去世后该房屋由被告吴西臣使用管理,并由吴西臣将该房屋拆除,翻建为现诉争的三间北房,现该房屋由吴西臣使用管理。2011年原告孙像要求居住该房屋,原告吴素里与被告吴西臣经同村村民吴某丁调解于2012年4月4日签订了本案家庭房产继承协议,协议载明:“现有河北省衡水市赵圈镇勾家村老宅三间其中北房一间直到南墙内含壹间西房由吴素里(吴炳璋之子)继承同走一个门楼,特此说明。”协议上有吴素里、吴西臣、吴某丁签名和摁手印。后双方在履行该协议时发生纠纷。诉讼中原告孙像之女即本案法定继承人吴×焕、吴×娟、吴×芹、吴×雪提交书面意见表示放弃继承权,并将应继承份额赠与给原告孙像、吴素里。李某、吴某丙以第三人身份申请参加本案诉讼,并请求撤销被告私自与原告签订的家庭房产继承协议。上述事实有原告及第三人所提交的证据、庭审笔录等在卷为证。

  本院认为,公民的合法继承权受法律保护。原告吴素里与被告吴西臣签订的家庭房产继承协议系双方当时真实意思表示,属合法民事法律行为,诉讼中被告只对该协议中对已不利事实否认,并无证据证实其主张,故对被告之抗辩不予采纳。该协议证实坐落于勾家村老房屋三间及一间陪房和门楼应属于被继承人吴炳章、吴炳久的遗产。依据继承法的规定,继承人除自愿放弃继承权外,其他继承人均可对遗产主张权利。二原告均属于被继承人吴炳章的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要求继承吴炳章的遗产合理合法,应予支持。鉴于二原告主张继承的房屋已由被告吴西臣私自拆除翻建,被继承人遗留的原遗产物已经灭失,故不存在继承原继承物问题,物权的灭失不影响继承权的行使,原、被告双方共同共有状态下被告吴西臣私自原拆原建行为并未获得共有人即二原告的事前认可和事后追认,属违约行为,其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虽然遗产灭失但其不影响继承权的继承,双方在原遗产灭失后重新签订继承协议是双方对以前的修正,反映双方对遗产的继承权利与义务,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依据诚实信用原则,二原告与被告都应履行该协议,现在原物已经不存在,但二原告的继承权并未灭失,被告的私自翻建行为侵犯了二原告的合法权益,由于被告在原建中没有留下二原告应继承的房屋,故被告对这一侵权行为理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二原告要求继承老宅房屋属于合法民事权益,虽原房屋已不存在,但被告应将新翻建房屋预留出二原告应继承的房屋一间。因原有的北房三间已由被告吴西臣拆除并重新翻建,无法提取被拆除房屋完整,准确的价值数据,因此无法对被拆除的房屋进行价值评估。本着方便生活有利于亲情关系存续发展的原则,及考虑到本案原告孙像、吴素里在北京居住,条件困难要求回村居住涉诉房屋,在勾家村再无其他住房的实际。回老家居住生活的实际情况,被告吴西臣住房条件较为宽敞现实,以及二原告主张涉诉宅院及房屋存在共同共有的现实,从有利于社会稳定大局出发,对二原告主张房屋使用权请求,予以采纳。第三人李某、吴某丙主张共同出资翻建涉诉房屋,未有合法有效的证据证实,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十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原告孙像、吴素里对坐落于衡水市桃城区赵圈镇勾家村由被告吴西臣翻建并使用管理的宅院一所中的北房三间中西侧一间享有居住权,二原告对该房屋附属院落及门楼享有使用权。

  二、驳回原、被告及第三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50元,由原、被告均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北京老宅院继承_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第3张

北京老宅院继承:老父亲状告小女儿 要求继承分割老宅院

  老伴儿去世后,范大爷竟从住了一辈子的宅院搬了出来租房住,他自己说,这是因为小女儿一家不愿赡养自己,还想独占房屋。于是,范大爷连同自己另外两个女儿将小女诉至法院,要求对涉案房屋依法定继承进行分割。此案近日在房山法院开庭审理。

  范大爷今年72岁,是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某村村民,与老伴郄老太共生育三个女儿。此前,一家人都住在村里的一处宅院,现在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一座,东房三间。

  2009年,郄老太去世,未留遗嘱。范大爷与小女儿一家居住在老宅院内共同生活。但因为与小女儿一家发生矛盾,无法继续生活在一起,范大爷便搬出老房外出租房居住。

  范大爷认为自己年老体弱,身患多种疾病,小女儿不仅不尽赡养义务,还欲侵占全部房产,所以范大爷与其大女儿、二女儿一同将小女儿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将上述宅院内房产进行遗产分割。

  10月22日,房山法院窦店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三个女儿均到庭应诉,范大爷因身体原因未能到庭,委托大女儿行使相应诉讼权利。

  庭上,三原告坚持认为诉争宅院内房屋系全家出资建房,大女儿与二女儿均有出资,具体建房事宜都是其父母联系张罗的,但小女儿坚持认为所有房屋均系其与丈夫赵某一家陆续建的,房子就应归其所有,并不存在郄老太遗产包含其中。庭上,小女儿丈夫赵某作为妻子的代理人,提交了诸多当初建房买材料、租建材的收据、发票、协议等作为证据。

  庭后,法官了解到,大女儿、二女儿其实并不想与小女儿争夺家产,只是希望父亲年纪大了有个住处。

  “属于我的财产为什么要当成别人遗产分割!”赵某激动地向法官说,并拒绝接受任何调解方案。

  该案未当庭宣判。 J223

律师咨询免费 法律援助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news/145818.html
文章标签: ,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