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车牌出租后 发生继承_律师事务所

时间:2021-06-29 07:47    分类:律师资讯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北京车牌出租后 发生继承:丈夫北京7.21暴雨去世 女子与婆婆打官司争车牌

  原标题:争报废车婆媳法庭相见

  丈夫在7·21大雨中去世,车子报废,为了要车牌,任女士将婆婆蔡老太告上法院,要求继承车牌。

  今日上午,本市首例车牌继承案在房山法院城关法庭开庭,双方都要求继承车牌。

  据悉,因北京市出台限购政策,非京籍的任女士如不能继承丈夫名下的车牌,就无权在京买车。

  庭审现场被告一方:车子是早买的与原告无关

  上午9时30分,原告任女士和代理人走进法庭,被告蔡女士却并未出庭,而是由小儿子作为代理人出庭应诉。

  任女士说,丈夫李某在7·21北京暴雨中死亡,直到7月23日,李某才被找到,而其名下的一辆夏利车也在洪水中被淹报废,因和婆婆蔡女士对报废车的继承问题有很大分歧,她起诉到法院,请求判令由她继承涉案车。

  任女士说案发当日,丈夫李某外出办事,但是直到晚上都没有回家,因此家人外出寻找,最后在周口店附近发现了丈夫,“当时因为暴雨桥断了,我丈夫的车掉到了桥下,救援人员先是发现了车,后在车里看到了我丈夫。”

  任女士说,自己和丈夫在2010年1月15日结婚,俩人婚后没有子女,丈夫出事后,因处理后事的问题,她和婆婆有些不愉快,“我是被轰出去的,连门锁都换了。”任女士认为涉案车是丈夫所有,现在丈夫死了,自己有权继承车子,“车子报废了,我也要继承车牌。”任女士当庭大声喊道。

  此时坐在被告席上一直不语的李先生反驳道:“车是哥哥和前妻在2006年购买的,钱也是自己和母亲出的,与原告没有关系。”小叔子称,“哥哥去世后,我带嫂子去过公证处,当时她说将车牌归母亲继承,我们给她1万元,但后来又变卦了,要求给1.5万元,我母亲一生气就不同意给钱,这就闹到了法院。”

  原告:婆婆老了开不了车

  我在学本车牌该归我

  “现在只有个车牌了,出于她对我母亲的不尊重,所以车牌也不会给她。”李先生的话音未落,坐在原告席上的任女士就大喊起来:“你们尊重我了吗,换了门锁都不告诉我一声,把我赶出门,我说过不要车牌,但现在改主意了,非要不可。”

  法庭上,李先生告诉法官,因为车辆已经报废,自己曾经向车管所京南分所咨询过,车管所告知,凡是7·21中报废的车,如果家人继承后,该车辆不能再买卖,原告曾说要了车牌后,再买一辆新车,将车和车牌卖掉或出租,这都是违反规定的。

  “你管我干什么用,我就是要争。”任女士表示,自己和婆婆之争,全都因为小叔子自己想要车,但随即被李先生否认:“我名下有车,我争来有什么用。”

  “婆婆70多岁了,开不了车,我才30多岁,也正在考车本,所以车牌该归我。”任女士说。

  因为被告不同意调解,庭审进行到11点时,法官宣布休庭,将择期宣判。

  文/记者洪雪

北京车牌出租后 发生继承_律师事务所  第1张

北京车牌出租后 发生继承:丈夫在北京暴雨中去世 媳妇为争车牌告婆婆|北京|暴雨|去世

  丈夫在7·21大雨中去世,车子报废,为了要车牌,任女士将婆婆蔡老太告上法院,要求继承车牌。

  今日上午,本市首例车牌继承案在房山法院城关法庭开庭,双方都要求继承车牌。据悉,因北京市出台限购政策,非京籍的任女士如不能继承丈夫名下的车牌,就无权在京买车。

  庭审现场被告一方:车子是早买的与原告无关

  上午9时30分,原告任女士和代理人走进法庭,被告蔡女士却并未出庭,而是由小儿子作为代理人出庭应诉。

  任女士说,丈夫李某在7·21北京暴雨中死亡,直到7月23日,李某才被找到,而其名下的一辆夏利车也在洪水中被淹报废,因和婆婆蔡女士对报废车的继承问题有很大分歧,她起诉到法院,请求判令由她继承涉案车。

  任女士说案发当日,丈夫李某外出办事,但是直到晚上都没有回家,因此家人外出寻找,最后在周口店附近发现了丈夫,“当时因为暴雨桥断了,我丈夫的车掉到了桥下,救援人员先是发现了车,后在车里看到了我丈夫。”

  任女士说,自己和丈夫在2010年1月15日结婚,俩人婚后没有子女,丈夫出事后,因处理后事的问题,她和婆婆有些不愉快,“我是被轰出去的,连门锁都换了。”任女士认为涉案车是丈夫所有,现在丈夫死了,自己有权继承车子,“车子报废了,我也要继承车牌。”任女士当庭大声喊道。

  此时坐在被告席上一直不语的李先生反驳道:“车是哥哥和前妻在2006年购买的,钱也是自己和母亲出的,与原告没有关系。”小叔子称,“哥哥去世后,我带嫂子去过公证处,当时她说将车牌归母亲继承,我们给她1万元,但后来又变卦了,要求给1.5万元,我母亲一生气就不同意给钱,这就闹到了法院。”

  原告:婆婆老了开不了车我在学本车牌该归我

  “现在只有个车牌了,出于她对我母亲的不尊重,所以车牌也不会给她。”李先生的话音未落,坐在原告席上的任女士就大喊起来:“你们尊重我了吗,换了门锁都不告诉我一声,把我赶出门,我说过不要车牌,但现在改主意了,非要不可。”

  法庭上,李先生告诉法官,因为车辆已经报废,自己曾经向车管所京南分所咨询过,车管所告知,凡是7·21中报废的车,如果家人继承后,该车辆不能再买卖,原告曾说要了车牌后,再买一辆新车,将车和车牌卖掉或出租,这都是违反规定的。

  “你管我干什么用,我就是要争。”任女士表示,自己和婆婆之争,全都因为小叔子自己想要车,但随即被李先生否认:“我名下有车,我争来有什么用。”

  “婆婆70多岁了,开不了车,我才30多岁,也正在考车本,所以车牌该归我。”任女士说。

  因为被告不同意调解,庭审进行到11点时,法官宣布休庭,将择期宣判。

  来源:法制晚报

北京车牌出租后 发生继承_律师事务所  第2张

北京车牌出租后 发生继承:北京男子去年7·21水灾去世 婆媳争继承车牌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在北京,车牌号已经被视为重要的财产。任女士的丈夫李某在去年北京7·21水灾中去世,为了争夺李某留下的一辆京牌夏利车,任女士将自己的婆婆蔡老太告上了法庭。北京房山法院昨天下午开庭审理了此案。

  在去年7月,任女士的丈夫李某在7·21暴雨中死亡,其名下的一辆夏利车也在洪水中被淹报废,因和婆婆蔡女士对报废车的继承问题和任女士有很大分歧,所以任女士起诉到法院,要求继承京牌夏利车还有丈夫李某在银行生前的存款,包括车辆残值。根据公安部2007年9月开始实施的《服务群众十六项措施》的规定,机动车报废后,机动车所有人可以按规定申请继续使用原机动车号牌号码。据了解,任女士本身不是北京籍的户口。根据北京市限购政策,非京籍人士必须连续5年以上在本市缴纳个人所得税,才能参与摇号购车。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一辆已经报废的车任女士还要和她的婆婆来争夺一个主要的原因。

  在庭审中蔡老太没有出席,她的小儿子作为被告代理人出席了庭审。蔡老太的小儿子表示,在哥哥去世后,关于财产分割问题,他们曾和任女士去过几次公证处,但是每次都没有谈拢,任女士提起诉讼后,蔡老太更是不同意把车给任女士。这个案件在今年3月份已经进行过举证质证,所以在法庭上主要是调解,最终双方表示有这个意愿。任女士律师说,任女士比较年轻,因此坚持继承车的主张,但是在存款、和车辆的残值方面可以做让步。最后经过法官努力,进行调解,车归任女士所有,而她的丈夫李某留下的银行存款还有车的报废后的所有的收入都归她的婆婆蔡老太。(记者孙莹)

北京车牌出租后 发生继承_律师事务所  第3张

北京车牌出租后 发生继承:北京首例车牌继承案和解 儿媳获车牌婆婆得钱

  男子在北京“7·21”特大暴雨中去世,其所开的私家车报废。为争得车牌,该男子的妻子任女士将婆婆告上法庭,并当庭与代婆婆出庭的小叔子进行了激烈交锋(本报曾报道)。昨日下午在房山法院城关镇法庭,这起本市首例车牌继承案开庭再审。庭上,原被告双方在平和的气氛中取得一致意见,由任女士获得车辆并从而取得车牌,婆婆则继承儿子存折上及车辆报废后的所有钱款。

  >>现场

  遗产确认证据 法官当庭出示

  昨天在庭上,任女士称,自己是四川人,和丈夫结婚有两三年了,平时自己卖服装上白班,老公看台球厅上晚班。“7·21”当日,下了一天的雨,自己下班后没见到老公,特别心慌,就打电话给弟弟,大家到处找找不到,还报了警,直到7月23日接到警方电话,才知道丈夫遇难了,他开的一辆夏利车也被洪水淹没报废。

  后来,在和婆婆家人商量如何继承老公遗产时,双方在被损毁车辆及钱款方面出现争议。“那辆车是老公的,他人已经死了,尽管车已报废了,我也要求继承,为的是留个念想。”任女士称。

  庭上,法官向原被告出具了该车被暴雨损毁的多幅照片。为核清涉案车辆状况,法官曾两次去房山区大石河报废汽车解体场了解,并当庭宣读了关于该车辆所做的两份笔录。

  笔录显示,该车辆为2006年购买,根据北京市相关政策,若报废不仅可以卖些废铁,还可获得7000元补贴。车辆已完全损毁,车牌照也不见了。

  根据任女士诉求,吕少罕还当庭宣读了3月21日赴农业银行、建设银行所查询的两份遗产存折,存款分别为4333.29元、1947.18元。

  >>和解

  媳妇要车不要钱 婆婆要钱不要车

  昨天,任女士表示可以放弃除该车辆以外的钱款,“我要继承车,可以在钱款上让步,也希望能将车辆手续尽快给我。”任女士称,自己继承车辆后,会买一辆旧车,将该车牌过户。

  对此,代母亲出庭的弟弟则称车牌子就在自己手上,“找到哥哥那天,是我和朋友找了吊车拖走的车,我们也想留个念想。最初公证时就说平均分配,要钱就不要车,要车就不要钱。同意车辆由原告继承。最先是她不光想要我们的车,还想要我们家的钱,这事儿才闹到这地步的。”

  因双方都有调解意愿,法官最终调解为任某继承该损毁车辆,其婆婆继承车辆补贴、银行存款及车辆报废收入等共一万余元。

  随后,在法官主持下,原被告双方约定了车辆手续等交付日期。

  >>法官说案

  继承人继承车辆一定要先办过户

  主审该案的法官吕少罕分析认为,该案实际很简单,就是一件遗产继承案,先确认遗产,再明确继承。该案的难点是遗产的确定,车辆是财产,才是遗产,车牌只是一行政许可,不是遗产,也不能继承。故任女士继承的是该部车辆,并非车牌,但是其因北京市限购政策规定,车牌成了车辆附加值上最大的价值。

  吕法官说,车牌是车辆附加的一部分,继承人继承了车辆,也就继承了车牌。若车辆没有报废,继承人可直接将车辆过户给自己;若车辆损毁,但尚未办报废手续,继承人可在继承车辆后将车牌过户,然后再办报废手续,以使车牌发挥最大价值;若继承人继承了该车辆后,就办理了报废手续,该车牌的价值便灭失了。

  继承的遗产,若可分割,便可进行分割,若不可分割,法庭将会根据发挥遗产最大值的原则,判一方所有,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 (记者张淑玲)

法律援助热线 法律咨询免费 律师咨询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news/146034.html
文章标签: ,   ,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