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前放弃继承北京_律师在线咨询

时间:2021-07-09 17:17    分类:律师资讯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免费1小时咨询

遗产继承前放弃继承北京:您好想请问下在遗产继承前放弃继承权会生效么,谢谢

  遗产继承前放弃继承权可依据《继承法》第二条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第二十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从上述法律条文可以看出,继承人对被继承人遗产享有处分权的起始时点,应为被继承人死亡之时。被继承人尚在人世时,继承人对被继承人的财产(也即遗产并没有处分的权利)。因此,继承人在被继承人在世时做出放弃遗产继承的意思表示,属于无权处分行为,依法当属无效。当然,如果继承人在被继承人死亡后,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的意思表示,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遗产继承前放弃继承北京_律师在线咨询  第1张

遗产继承前放弃继承北京:继承发生前放弃继承权有效吗

  曹成律师北京安嘉律师事务所(北京一家专注于婚姻家事案件的精品律所)创始合伙人,执行主任;北京市律协婚姻家庭委员会委员北京广播电台嘉宾律师北京电视台第三解调室点评律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家二级婚姻家庭咨询师。个人简介曹成律师在创办安嘉律师事务所之前,曾任律师事务所资深婚姻律师、世纪律师事务所婚姻家庭部主任、林鑫沃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曹律师专业代理婚姻家事案件10多年,一直专注于婚姻家事领域的案件研究和实践。不仅具备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经验,还具备深刻的洞察力与缜密的剖析能力,在处理各类复杂的婚姻纠纷案件中,能够深入理解委托人在婚姻家庭矛盾中的痛苦复杂心情,尤其在与委托人沟通过程中,能够迅速、准确把握案件的关键,将深奥而枯燥的法律问题通过日常生活中的例子深入浅出的进行重新阐释,并根据委托案件的不同情况,为当事人量身定制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特别擅长重大疑难离婚案件的策略筹划、离婚公司股权分割、涉外离婚诉讼,遗产继承等复杂的婚姻家事诉讼业务。另外,曹成律师还专注于对家族企业、高净值人士提供私人财富规划的法律研究与非诉服务。在服务过程中凭借过硬的专业能力、熟络的人脉资源和良好的职业素养,获得了客户的广泛好评。专业研究曹成律师认为,为委托人提供专业、细致、耐心的法律服务是一名婚姻家庭律师理应具备的专业素养。但是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仅凭一己之力帮助所有深陷婚姻纠纷泥潭的朋友并不现实,为了能够给当事人提供更优质的法律服务,曹成律师组建了一支专业敬业的婚姻家庭法律服务的律师团队。该团队专门承办股权分割、房产分割、过错赔偿、涉外离婚、继承、综合业务等婚姻家事领域的法律事务,是一支理论功底扎实,实战经验丰富,专业素质过硬的律师团队。经过多年的发展,安嘉所婚姻家事团队共同钻研和办理过超过3000个家庭纠纷案件,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曹成律师团队潜心替委托人着想,主张采取各种灵活的策略和多样的办案方法,以期将婚姻破裂对当事人造成的情感伤害、财产损失和其他不利因素降到最低。成功案例代理过的婚姻相关的复杂大案:1.某夫妻共同经营的公司上市,因男方婚内出轨导致夫妻要离婚,曹成律师协助其夫妻协议离婚,为客户挽回损失超过1.3亿;2.某夫妻开连锁餐饮在公司上市关键阶段,因男方长期保养小三,女方提出离婚分割财产要求,在曹成律师律师的协调下,双方最终私下协议离婚为客户挽回损失超过4.3亿;3.帮助鄂尔多斯某房地产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涉案金额超过20亿)的客户保住部分核心资产,巧妙的通过公司股权归属的定义,为客户挽回巨额损失。详细>>

  在线咨询

遗产继承前放弃继承北京_律师在线咨询  第2张

遗产继承前放弃继承北京: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的法律效力

  摘 要:根据我国《继承法》第25条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需要在遗产处理之前作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但在现实的司法实践中不乏有继承人通过口头或协议的方式作出放弃将来继承遗产的承诺。我国《继承法》对该承诺在继承遗产时的效力并没有相关规定。笔者认为,我们应该参考英美法系及大陆法系的相关不能简单地否认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的行为,应当承认该行为是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力的。

  关键词:放弃继承;时间限制;法律效力

  继承,是指将死者生前所有的财产于死亡时依法转移给他人所有的法律制度。继承人依照法律规定或者被继承人所立的合法遗嘱享有的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权利就是继承权。

  一、放弃继承的概述

  放弃继承,是指继承人于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所作出的放弃其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权利的意思表示。在实践中有的合法继承人愿意接受被继承人的遗产,有的则愿意放弃继承,但不管接受或者放弃都应当具有一定的形式。

  (一)明示放弃继承权的形式

  根据我国《继承法》第25条第一款的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此规定为明示放弃继承权的形式。即继承人放弃继承权,只能通过书面或者口头作出明确的意思表示。

  (二)默示放弃继承权的形式

  根据我国《继承法》第25条第2款的规定,受遗赠人应当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继承。此规定为默示放弃继承权的形式。即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没有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则视为接受继承。

  (三)放弃继承的时间

  根据我国《继承法》第25条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需要在遗产处理之前作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

  二、继承前承诺放弃继承的法律性质

  如上文所述,依据我国《继承法》的相关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而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承诺应该在继承开始后,也即被继承人死亡后,遗产分割前作出,并且该承诺必须是明确作出的,如果没有明确作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就视为接受继承。在继承开始前,即被继承人死亡之前,继承人是否可以通过某种形式承诺放弃继承?这种放弃的承诺具有何种法律性质?

  在现实的司法实践中不乏有继承人通过口头或协议的方式作出放弃将来继承遗产的承诺,承诺的相对人有可能是被继承人,亦有可能是其他的遗产继承人。笔者认为,继承的开始不同于继承的实现,继承在开始时,继承人获得的是继承遗产的权利,亦继承权。继承的实现是继承人通过合法的继承权继承到应当继承的遗产。因此,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标的是继承权而不是财产权。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前做出的放弃继承的承诺应视为可期待的继承权。这种可期待性的继承权指的是在继承开始前推定继承人在继承开始时具有合法的继承法律地位。该承诺是否在遗产继承时发生法律效力呢?

  三、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的法律效力

  根据民事法律行为分析,承诺放弃继承是一种单方的法律行为,一般一经作出就有效不存在撤回的情形但可以撤销。如果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存在意思表示不真实等瑕疵的情形,应允许其撤销。因为放弃继承涉及继承人利益重大,应允许继承人根据民事法律行为的规定予以撤销。世界各国或地区的继承法律对此问题都有明确规定。

  如前所述,根据法律的规定,放弃继承的时间是在继承开始后。至于继承人是否可以依据继承协议在继承开始前对可期待的继承权进行放弃,我国《继承法》并没有这方面的相关规定。大陆法系的大多数国家均认为放弃继承只能在继承开始后进行,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的行为无效。日本及俄罗斯的民法典以及我国台湾地区的相关法律规定也不承认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的承诺,必须在继承开始后才能实施这一行为。但同为大陆法系的德国以及瑞士的民法典则有关于继承协议的规定,允许继承人和被继承人通过订立继承契约在被继承人生前放弃继承。英美法系国家也承认放弃继承契约的法律效力。英国法律允许继承人通过订立契约的方式在继承开始之前放弃继承。

  在现实的司法实践中,晚辈与长辈之间,兄弟姊妹之间经常会达成继承人自愿放弃继承父母死亡后遗产的协议,该协议时常会发生在父母死亡之前。继承人也因继承协议的法律效力,在遗产继承时发生纠纷,对簿公堂。笔者认为,我们应该参考英美法系及大陆法系的相关不能简单地否认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的行为,应当承认该行为是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力的。

  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的行为不能等同于法律意义上的放弃继承。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的行为只要是出于行为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的规定应当认定该行为是有效的。该效力延续至继承开始时,继承人将丧失继承权。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前放弃继承的行为,其实性质是继承人放弃的了自己的期待权,而并非继承权。

  在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是否将丧失自己的继承权。笔者认为,我们可以参考我国《继承法》第25条第2款的规定,采用默示放弃形式。即当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前明确表示放弃继承的,在继承开始后,如果继承人没有合理的依据且明确要求继承遗产的,即视为其放弃继承。如果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前明确表示放弃继承,继承开始后又要求继承的,除非存在正当的理由,否则应当不予许其?^承被继承人的遗产。本着诚实信用的原则,这样更有利于家庭的和谐,社会的稳定。

  参考文献:

  [1]陈玮.《婚姻家庭继承法学》(第二版),北京:群众出版社,2012年版。

  [2]史尚宽.《继承法论》,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3]参见《德国民法典》第2275、2278/2347条,《瑞士民法典》第494、495条。

  [4]【英】安德鲁?伊沃比(Andrew Iwobi):《继承法基础》(Essential Succession) (英文版,第二版),武汉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作者简介:

  谷明慧(1988~)女,汉族,山东日照人,研究生,单位:青岛大学,研究方向:民商法学。

遗产继承前放弃继承北京_律师在线咨询  第3张

遗产继承前放弃继承北京:遗产处理前或诉讼中,放弃继承翻悔的,法院认为反悔具有合理理由应予承认

  【案情简介】

  (以下名字均为化名)

  上诉人(原审被告)马×1,男,1962年2月24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2,女,1952年8月24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3,男,1950年5月9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5,女,1957年10月3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4,女,1959年8月27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7,女,1948年10月21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兼马×7、马×4之委托代理人)马×6,男,1955年8月12日出生。

  上诉人马×1因法定继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民初字第0156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马×1及其委托代理人许钊,被上诉人马×2之委托代理人康XX,被上诉人马×5、马×6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马×3经本院合法传唤没有合法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但提供了书面答辩意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20年11月,马×2起诉至原审法院称:马×8与王×系夫妻,生前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号院平房内,1997年该地区进行危房改造,马×8获得拆迁安置房两套,其中一套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牛街东里××号(已另案处理完毕),另一套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牛街东里×号(以下简称×房屋)。此后,马×8于2001年1月7日去世,王×于2011年1月9日去世,两位老人生前均未留下任何遗嘱。上述房产应作为遗产由其子女依照法定继承原则予以分割。马×8、王×夫妇二人育有七名子女,其中马×4、马×6、马×5、马×7已在继承开始后明确放弃了对×号房屋的继承权利。因此,我作为继承人,有权继承×号房屋三分之一的份额。目前,涉案房屋由马×1占据并拒不进行遗产分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现要求法院判令:1、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牛街东里×号房屋依法进行分割,我占有三分之一份额。2、由对方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马×3虽未到庭参加诉讼,但以书面形式辩称: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号房屋系马×8所有,父亲马×8与母亲王×都已经去世,没有留下任何遗嘱,此房屋为遗产。马×1与张×夫妻在1997年牛街×号房屋拆迁之前就享有各自单位的福利分房。马×1一家现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牛街东里×1号房屋内,涉案房屋现由马×1的岳母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2)年西民初字第18859号民事案件中,马×4、马×6、马×5、马×7四人明确声明,本人自愿放弃对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号房屋的任何权利,永不反悔。因此,涉案房屋应由马×2、马×3、马×1三人继承。

  马×1辩称: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牛街东里×号房屋的产权应由本案的被告马×1享有,不存在属于马×2所说的遗产,其产权非常明确,有完整的产权人,当时以马×8老人的名义办理了产权证和拆迁的补偿协议书,是基于当时马×8老人是承租人,作为家庭的代表,马×8与拆迁公司签订协议,该代表不等于马×8是该产权人。根据1997年拆迁协议规定,马×8老人已经安置了一栋房屋,不可能享有×号房屋的安置权,所以足以证明实际上的产权人是我们一家。当时放弃权利的声明是基于把×号房屋完全办理产权过户到马×1名下,并认可房款是马×1支付,在这些条件下马×4、马×6、马×5、马×7作出放弃声明,现在由于马×2不认可上面的事实,放弃自动无效,如果认可放弃,那么前面的情况也同时认可。我不同意马×2的诉讼请求。

  马×4辩称:我同马×1的答辩意见一致,不同意马×2的诉讼请求。

  马×6辩称:拆迁公司按照面积只能给一套两居室,由于家庭开会决定谁出钱,最后两居室产权归谁。当时是我出的钱,两居室产权当时就归我。马×1是另住的一间屋子,跟我的房子没有关系,拆迁公司只以马启祥的名义办理了拆迁协议。而且交款也是我用我自己的钱,马×1妻子用他自己的钱交了×号房屋,我用自己的钱交了两居室房屋。我父母当时没有钱,我们兄弟姐妹全部认可。现在马×2以产权人名字来起诉,首先违背事实,拆迁协议上写的两家,一家是我父母,第二户是马×1一家,所以我认为马×2的起诉没有事实依据,之前我们表示放弃,是因为我们认为房子本来就是马×1的,马×2今天以这个为借口来分遗产,更没有事实依据。我不同意马×2的诉讼请求。

  马×5辩称:我同马×6的答辩意见一致,不同意马×2的诉讼请求。

  马×7辩称:我同马×6的答辩意见一致,不同意马×2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马×8与王×系夫妻关系,二人生前育有七名子女,即马×2、马×3、马×1、马×4、马×6、马×5、马×7。马×8于2001年1月10日因死亡注销户口,王×于2011年1月9日去世。二人生前均未立遗嘱或遗赠协议。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牛街东里一区9号楼×号房屋(建筑面积56.98平方米)所有权证书(京房权证优宣私字第×号)登记所有权人为马×8,房产证填发日期为2004年3月19日。另查,马×1、张×(马×1之妻)、马×9(马×1之子)曾起诉马×3、马×2,要求确认本案诉争房屋归马×1、张×、马×9共同所有。在该案审理中,马×1、张×、马×9提交马×7、马×5、马×4、马×6的声明,四份声明的内容均为:"北京市西城区牛街东里一区9号×室房产按照1997年11月25的《北京市城市住宅房屋拆迁安置补助协议书》的规定应是安置给马×1、张×及马×9三人所有;购买北京市西城区牛街东里一区9号×室房产的钱是马×1与张×夫妇支付的,我父母当时根本没有钱支付该房款,而且我父母自己安置房的房款都是马×6支付的;我本人同意应将现北京市西城区牛街东里一区9号×室房产的产权人由马×8变更为马×1、张×及马×9三人所有;我本人自愿放弃对现北京市西城区牛街东里一区9号×室房产的任何权利,且永不反悔。"2012年11月5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马×1、张×、马×9的诉讼请求。后马×1、张×、马×9上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1月18日,马×1、张×、马×9撤诉。现马×2要求继承诉争房屋的三分之一份额,马×1等人各持辩称理由进行抗辩。本案经调解,双方各持己见。

  【一审认定与判决】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遗嘱继承或遗赠办理。本案中,由于被继承人马×8、王×生前均未立遗嘱或遗赠协议,故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牛街东里一区9号楼×号房屋作为马×8与王×的遗产,应按照法定继承予以分割。马×2、马×3、马×1、马×4、马×6、马×5、马×7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均享有继承权。遗产处理前或在诉讼进行中,继承人对放弃继承翻悔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其提出的具体理由,决定是否承认。遗产处理后,继承人对放弃继承翻悔的,不予承认。本案中,马×4、马×6、马×5、马×7对其放弃诉继承表示翻悔,四人翻悔的理由均为:当时签署声明的前提是认为诉争房屋的产权属于马×1,现在马×2要求将房屋作为遗产分配,我不同意。结合各方当事人庭审表述及具体案情,法院认为马×4、马×6、马×5、马×7的翻悔行为均具有合理理由,应予以承认。据此,原审法院于2020年2月判决:一、登记在马启祥名下的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牛街东里一区9号楼×号房屋由马×2、马×3、马×1、马×4、马×6、马×5、马×7共同继承,每人各占七分之一份额。二、驳回马×2的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后,马×1不服,其上诉理由是,原判认定事实不清,本案诉争房产涉及他人权利,对于安置协议的相关事实没有提及,亦没有对房屋涉及我方权利的来源进行审查,故上诉至本院,要求二审法院改判支持其原审答辩意见,驳回马×2的全部诉讼请求。马×2、马×3同意原判,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处理正确。马×4、马×6、马×5、马×7对原判虽有意见,但未上诉,认为马×1的上诉请求正确,应当支持。

  本案在本院审理中,经本院询问,上诉人马×1对其的上诉意见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在本院审理中,上诉人马×1提出对本案中止审理的要求,但其提供的相关事实依据不属于法定中止审理的情形。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无异。

  上述事实,有各方当事人陈述、证明信、诊断证明书、声明、民事判决书、房屋所有权证等在案佐证。

  【二审认定与判决】

  本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及相关证据,可以证明的事实是,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牛街东里一区9号楼×号房屋作为马×8与王×的遗产,应按照法定继承予以分割。马×2、马×3、马×1、马×4、马×6、马×5、马×7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均享有继承权。马×1和张×(马×1之妻)、马×9(马×1之子)曾起诉马×3、马×2,要求确认本案诉争房屋归马×1、张×、马×9共同所有,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马×1、张×、马×9的诉讼请求,现该判决已经生效。上诉人马×1仍持诉争的×号房屋系其所有为由,不同意马×2要求按法定继承房屋的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上诉人马×1提出对本案中止审理的要求,因其提供的相关事实依据不属于法定中止审理的情形,本院亦不予支持。原审法院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判决并无不妥,应予维持。上诉人马×1坚持原审的辩解及不同意马×2继承房产的主张,因其未能提供相关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7530元,由马×2负担1075.7元(已交纳);由马×3、马×1、马×4、马×6、马×5、马×7各负担1075.7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至原审法院);二审案件受理费15060元,由马×1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 温馨提示

  如果您需要更多帮助或遇到任何法律问题,比如房产继承问题,欢迎向我们的北京遗产继承律师团队进行咨询,我们很乐意为您解答。免费咨询热线:139-1063-8187(08:00-21:00)

律师免费咨询 律师事务所 免费法律咨询 免费律师咨询平台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news/147532.html
文章标签: ,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