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_广西市电话

时间:2020-05-26 06:59    分类:律师资讯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3718402270。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红包转账后咨询

[案]——蒙难记之十四:广西四案

原标题:蒙难记之十四:广西四案

◎事发地市通报称,其教唆被告证人作伪证,使审判陷僵局

◎调笔录等材料网发布引界关注,检方指控被指有硬伤

一起案情并不复杂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因缺乏除被告人口供外更翔实证据,开审半年多未能判决。收集到与“已明事实”不符证人证言、为四名被告人做无罪四名,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或监视居住。

事发地广西市昨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对四名采取强制措施,称经过审讯证实,们教唆、引诱当事证人作伪证,从而推翻检方指控,“致使案件审理工作陷入僵局”,涉嫌人妨害作证罪。

多据口供少人证物证

四名分别为广西律师事务所杨在新,广西律师事务所杨忠汉,广西律师事务所主任罗思方、广西青湖祥律师事务所梁武诚,为广西市开庭审理宗故意伤害致死案件四名被告人人。

根据该案长约三页起诉书,2009年11月14日,裴德等人与黄焕海等三人发生口角,被黄等三人追打后逃走。一名老乡看到后,遂叫来吃消夜裴贵、杨炳棋、黄子富等人帮忙,在附近一个小卖部与黄焕海等三人再度发生冲突。后来,黄焕海被死在市水产码头海中。经法医鉴定,死因为重度颅脑损伤。

2009年11月19日,市公安局海城分局对黄焕海案立案侦,11月22日将裴德等七人拘留,2010年2月9日对六名犯罪嫌疑人移送起诉,后补充侦一次。2010年8月9日,市检察院对四名被告人提起公诉。同年9月26日,该案在市中院开庭审理。

检方指控称,案发当日第二次冲突后,裴贵等人在裴德指使下将黄焕海带至市水产码头,裴德随后也乘摩托车赶到,众人将黄焕海殴打致死后扔进海。对四名被告人多次讯问笔录里均有对死者多次拳打脚踢、把死者踢倒在地、使用“牛百叶尖刀”砍死者头部、胸部和屁股情节。

据了解,由于该案更多依据被告人口供,没有更翔实其他人证、物证等证据,半年多经历两次开庭到目前为止没有判决。

被告人曾称被刑讯逼供

此次被拘四名分别担任本案四名被告人人。其中,罗思方是第一被告裴德人、梁武诚是裴贵人,杨在杨忠汉分别担任杨炳棋和黄子富人。

们否认检方指控,为当事人做无罪。杨在新在词中称,根据同案多人供述,当日第二次冲突后,裴德曾在电话中要老乡放走黄焕海等人,随后与朋友去旅馆睡觉,没有证据证明裴德指使行凶,也没有证据证明裴贵等人将黄焕海带到水产码头殴打致死并抛尸入海。称,因为裴德不在现场,整个起诉无法。

根据杨在见笔录,2010年9月6日会见中,杨炳棋自述曾受到公安机关刑讯逼供:“我在海城公安分局被吊、被打,现在左手还有痕迹。”

们还指出,检方指控有关内容与尸体鉴定结果不符。根据2009年11月23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黄焕海尸体检验鉴定书,黄焕海因重度颅脑损伤而死亡,其头面部、颈项部、胸腹部、躯干背部、四肢及会阴部均未检见损伤异常。即,黄焕海除颅脑损伤外,从头到脚没有任何锐器伤和钝器伤,除左面部和鼻部见条状擦伤痕和片状擦挫伤痕外,全身没有任何伤口、淤血和肿块。

四名突然被带走

审判僵局随着四名突然被抓而被打破。

杨在新妻子黄女士向南都介绍称,6月14日午11点左右,她接到侄子杨忠汉爱人电话,称杨忠汉被从南宁家中带走,并询问杨在新是否也被带走。黄女士随后拨打杨电话无人接听,赶回家一张市公安局海城分局拘押清单,家里两台电脑、三部手机、一台照相机和一台摄影机等十八项物品被警方扣。

黄女士次日赶到市公安局,从该局刑侦五队一名李姓负责人处口头得知,杨在新因涉妨害作证被拘押于看守所,直至6月18日下午,黄女士才收到市公安局海城分局拘留通知书,所涉罪名是人妨害作证罪。据悉,四名中仅杨在杨忠汉家属收到拘留通知书。截至昨日,罗思方和梁武诚家属尚未收到相关通知,因而不确定两人状态。

除四名外,三名曾接受调取证女孩宋启玲、杨炳燕、潘凤和也被拘留。据三人对称,案发当晚曾与裴德在一起,其中宋启玲整晚与裴德在一起。

检方指妨害作证

市昨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公安部门已对四名采取强制措施。其中,杨在杨忠汉被拘留,刑拘时间据通报为6月13日;罗思方和梁武诚则被监视居住。

通报还称,因认为三名女性证人证言与“明事实”不符,有作伪证嫌疑,今年1月28日,市检察院书面建议市公安局传唤三名女性证人;2月2日和3月7日,市公安局分别对宋启玲和杨炳燕采取刑拘,并以涉嫌包庇罪将宋逮捕,6月6日又将杨炳燕传唤到案。

通报称,之所以出现被告人翻供以及三名女性证人做出与检方指控事实相左证言,是因为裴德等人订立攻守同盟。“公安机关经过深入调和取证”,证实三名证人作伪证包庇裴德等人,而裴德等四名被告人亦承认,翻供系杨在新等教唆。

通报称,杨在新等四名教唆、引诱当事证人作伪证,从而推翻检方指控,“致使案件审理工作陷入僵局”,涉嫌人妨害作证罪。

相关法条

《刑法》第306条

在诉讼中,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处三年以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人、诉讼代理人提供、出示、引用证人证言或者其他证据失实,不是有意伪造,不属于伪造证据。

是否构成妨害作证罪?

界人士称调笔录,足以自证清白

刑法第306条规定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常称“伪证罪”),长期以来饱受争议,甚至被界人士批评为“刑辩头一把刀”。此次广西四因涉该罪被抓,再度引起界强烈反应。

广西:90%可能被冤

广西四被拘后,多名均表示愿提供帮助,更有倡议类似案漏罪中相仿“团”,赴广西为他们提供。一些活跃还通过网络等形式声援。

本周一,为杨在新等四名提供服务一些广西,曾向市公安局申请会见,但得到答复是“另行安排”。们表示,如果被拘确实涉嫌犯罪另当别论,但从目前掌握信息看,“90%以可能性”属于被冤枉。

6月20日,以中华全国协会会员身份向全国律协秘书长邓甲明、副秘书长马国华以及全国律协会员部几位领导反映情况。邓甲明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听取了反映情况,但相关案件尚未判决,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了解,暂时无法发表意见。

另据了解,南宁市律协周六曾开会讨论此事。截至昨日,南都记者拨打该协会会长周旭照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采访短信也没有回复。

调笔录网公布

值得注意是,杨在新在被拘前几个月已将相关案件材料快递给相识湖南,经由后者通过微博、博客公布,引发广泛关注。称,杨在新曾向他反复强调,绝对没有使用眨眼睛、摇脑袋等方法去教唆被告人或证人作伪证。

在已公布杨在新对证人杨炳燕调笔录中,开头有“作证不能作假证、伪证,一定要如实供述”这样提示,以及“在调之前,有没有人(包括、被告人家属或其他人)引诱、利诱和威胁你作假证、伪证”这样问题,杨炳燕表示“没有,我自愿作证”。

在对证人潘凤和询问笔录中,开头就明确提出“要求你不要作假证、伪证,如果与本案无关问题,你有权拒绝回答”,潘凤和表示“清楚”;笔录最后还有提问:“有没有对你进行诱供?”对方回答“没有”。

认为,杨在新在会见杨炳棋过程中,杨在杨忠汉在调宋启玲、杨炳燕、潘凤和等三名证人过程中,均采取了自我保护措施,如在开始调前均告知证人作证义务,证人在《调笔录》每页均有签字,并且调过程均有录音,完全可以证明自己清白。

曾为公文认为,很容易成为违法乱纪办案人最敌人,也使在执业中危机重重。但该案中四位已经有自卫意识,笔录很,都有证人签字,明确有防伪证告知。

呼吁公安部和中华全国协会高度重视这次事件,迅速调组,明事件真相,并希望该案例最终成为《诉讼法》修改时保护证人、保护权一个很好现成案例。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张国栋

原创:16则法官涉嫌犯罪裁判文书汇编

案_广西市电话  第1张

mwt■“伪证案”主角杨在新谈相关案件审讯及庭审经历

2010年之前,杨在新自称是广西有名“”,代理过多起涉及纠纷、拆置、行政诉讼、国家赔偿“敏感案件”。2010年9月,因为同是侄子介绍,成为“11.14故意伤害案”(即“杀人抛尸”案)嫌犯杨炳棋。

由于坚持为杨炳棋做无罪,并向宋启玲、杨炳燕、潘凤和等三人调取证,杨在新在宋启玲等三名证人先后被抓后,也被公安机关传唤、拘留、批捕,经历了1年零8个月拘留、监视居住、取保候审,直至昨天彻底恢复自由。

2月5日午,“11.14故意伤害案”判决前夕,取保候审杨在新在市家中接受了早报记者专访。

“取证时特意录音录像”

早报:你是如何介入故意伤害案?

杨在新:我侄子杨忠汉接了这个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他介绍我去做同案另一名被告杨炳棋人。

我到看守所会见杨炳棋前,杨父母就告诉我,他们儿子是冤枉,没有殴打被害人致死。我会见杨炳棋时,杨炳棋向我否认了绑架、杀害被害人黄焕海指控。

早报:杨炳棋有没有做过有罪供述?

杨在新:第一次口供与我会见他时会见笔录是基本一致,第二次是承认用刀捅死人,第三次就说是拳打脚踢打死人。

早报:会见他时,他有没有反映其他情况?

杨在新:说有被刑讯逼供。我在法庭辩论时就提出过,杨炳棋身有被警方电击留下伤痕,而且当庭展示给法官看了。我当时还拍了照片了,放在电脑里,后来我被抓,电脑被扣,照片也找不到了。

早报:你如何调取证?有没有想到会惹麻烦?

杨在新:我会见之前,只对案子有个模糊概念。但会见中,杨炳棋提到有三位证人(宋启玲、杨炳燕、潘凤和)在场,还有人开房过夜,这个细节我必须核对,我就和杨忠汉一起开始调取证了。

我在找证人取证时,特意录音录像了,表明我没有教唆他们怎么说,就是为了避免被陷害。特别是案出现以后,更有防范意识了。

早报:证人证明了什么?为什么会陆续被抓?

杨在新:杨炳燕、潘凤和证明宋启玲确实是被裴德电话叫过去,当晚宋没有离开过裴(两人开房过夜),这样,检察院指控裴德和杨炳棋等人一起将黄焕海绑架到海边打死、丢海就不能。起码裴德就不在场,指控就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所以,四个都做了无罪。当时,证人一到法庭,检察院就通知公安人过来了,在外面守着,就想把证人带走。我就跟检察官交涉,侦阶段都结束了,证人出庭作证,你们为什么要抓人?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也是想把证人带走,但证人还是在被告人家属保护下溜走了,他们没抓着。

直到2010年除夕,我接到了裴德电话,说宋启玲在家中被带走了。年后,被告家属陆续告诉我,另外两个证人也被抓走了。

早报:抓了证人之后呢?

杨在新:我在本地办一个案件,一个镇政府官员就提到,说你们(当事人)要请,公安准备要抓他。

还有南宁一个在跟我接了个案子,他也提到,公安和他吃饭,说要抓我,还说,“真要抓,不是假喔。”

早报:你采取了什么措施?

杨在新:我打电话给,他在案里表现得比较多,我对他印象比较深,我说了情况,他说:赶紧找司法厅,只有司法厅、律协能救你。

我还通报了律师事务所主任,把资料整理出好几套来,刻录了好几份光盘,还把我对证人进行调取证光盘交给了法院。

“侄子写悔过书换自由”

早报:你被带走那天是什么情形?

杨在新:2011年6月14日一早,我出门去中院办事,就被抓了。警察早知道我在家,就是不来敲门。他们前一天晚就守在外面,等第二天早我一下楼才冲过来,说依法对我传唤,并到我家里,翻箱倒柜搜。

我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接受他们问话,他们就问我接手本案经过、调取证情况等。

我知道他们会以“伪证罪”对付我,但还是有点侥幸想法:我有调取证光盘在那里,他们清楚了,“吃不下”,就会放了我,即使最后被拘留,检察院也不太可能批捕,谁也想不到,就是检察院要抓我。

早报:你怎么知道是检察院要抓你?

杨在新:因为警察说:你有罪没罪,法院说了算。警察还明确说,“你事情是检察院写了函,要。”

早报:你在看守所里发生了什么?

杨在新:2011年6月14日我被拘留,6月28日,陈光武、张凯来会见我。陪他们来就是我案子承办警察。《法》规定,会见时候不受监控,但他却在会见现场。所以,我问他,你懂不懂法?他回答:在我心中。

陈光武他们刚走,海城区公安分局就来人宣布批捕我了。

2011年7月5日前后某天傍晚,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苏力辉劝我认罪,说只要认罪,其他都好说,还可以灵活。说因为你这样搞,让被告人躲过了追究,对死者家属不好交代。我说不可能。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包括我侄子在内其他三位也被抓,我还跟提审我警察说,你们抓了我,他们一定会向司法厅、协会反映,司法厅、协会也会关注我。结果没想到,警察跟我说:“你以为你侄子就不会‘咬’你吗?”我后来知道杨忠汉写了“悔过书”,陷害我,换取他自由。

我心里还在想,他们去哪里搞证据来定我罪呢,但是他们说,即使你不说话,零口供,也有证据把你定罪。

我从2011年6月14日到2012年3月15日,在看守所整整九个月,一直没认罪。后来改为监视居住。后来又取保候审。

“我不能没罪认罪”

早报:为什么坚持不认罪?

杨在新:我没罪,认什么罪?如果没罪认罪,后果是什么?我这辈子就完了,因为认罪了,再想翻案,相当困难。

第二,认罪了,全国对你营救怎么进行下去?全国关注、声援你人也只能放弃,只能唾弃你。

第三,我认罪了,这辈子做不了了,两三年之后出来怎么办?人也老了,没什么别本事,拖了一家子,怎么活?

反过来想,我不认罪,即使你硬判我有罪,我出来会获得很多同情和帮助。我跟不一样,他可以先认罪,出来之后再弄,我不行,我没那么多资源。

早报:你认为重庆案对案有某种影响?

杨在新:如果不认罪,也许案(指故意伤害案被告人被起诉)都不可能发生。案学就是当时重庆。

早报:你被监视居住,为什么不是在家里,而是异地?

杨在新:我被监视居住是在海城区公安分局附近一间民房,是公安租下来。按照刑诉法规定,我在市有自己住房,监视居住应当安排在我家里。但是我家在学校里面,他们怕警察进进出出,影响学校教学秩序,所以就以我在市海城区没有住房为由,把我安排在那里了。

按照规定,要对我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就应当通知我家属。但他们好几天都没通知,最后是我妻子去海城区检察院办事,看到我被关在什么街什么楼多少号信息,然后一间一间去找,找到后敲门,我当时没听见,警察就对她说没有这个人,把她赶走了。后来还是陈光武来了之后,跟他们交涉,才让我家人来见我。

那以后,家属见我还比较放松,什么时间看,看多久都比较随意。后来我妻子拍照片传网,我用她手机打电话给外界,后来就被限令每周只能看两次,每次一小时,而且除了要安检,还要提前一天提出申请,所以我妻子见我一次要跑两趟。

早报:监视你警察多少人?会和你聊天吗?

杨在新:监视我警察是三班倒,最少一班是四个人,跟我同吃同住。平时也有警察跟我聊天,有些人还聊得很开心,有些人不跟你聊,有些对我很同情。

早报:监视居住后来又变成取保候审了?

杨在新:2012年9月13日,监视居住6个月还差两天,我被取保候审,就回家了。但不能离开,要想离开就要公安批准,所以我想去市中院听故意伤害案宣判,也去不了。

“不起诉就必须撤案了”

早报:你回家之后,杨炳棋家人有没有看过你?

杨在新:杨炳棋父亲还来看过我,对我也很感激。

早报:你出事,对家庭有什么影响?同行、朋友怎么看你?

杨在新:我跟妻子经常吵架,她总说我不顾家庭,不同意我去办一些比较有案子。小孩读到初二读不下去,被迫休学一年。他以前成绩还过得去,现在差得要命,英语、数学只考二十几分,学校也有人欺负他。所以想休学找另外一个环境给他,结果在另外一个学校又出问题,学校不敢要了,所以一个学期都在家里自学。

部分同行对我还好,也有一些人关系不如以前。前几天,我去一个律师事务所办事,遇到一位很熟悉老,我跟他握手,他就用胳膊挡开。

早报:怎么看你事?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杨在新:按规定,取保候审一年内,他们不起诉就必须要撤案了。

如果要起诉我,故意伤害案能不能,这是个先决条件。如果,牵涉到我问题有多?起诉我社会各界反应会怎么样?这些都是需要考虑问题。

我很忐忑,因为我命运与故意伤害案息息相关。如果故意伤害案是坏结果,我有可能被收监。

不过我心里自我安慰成分比较,因为故意伤害案,没有找到任何能判有罪证据和理由。

早报:你执照被停止年检了,现在就靠你妻子和社会捐款生活?

杨在新:我妻子基本没收入,基本就靠、网友捐款。网谣传,去年收了十几万今年收了十几万,其实两年加起来约十万多一点。没有社会各界帮助,我杨在新死定了。死定了,也死定了。

录入编辑:周子静

[案]——案始末

【摘要】杨在新、罗思方、梁武成、杨忠汉四是2009年广西市“11.17杀人抛尸案”4名被告人(注:杨在新、杨忠汉收费6000元;罗思方、梁武成收费8000元)。经过调取证,三名证人出庭作证,被告人当庭翻供,使案件审理“陷入僵局”,检方建议警方抓捕证人。由市政法委牵头督办,三名证人被抓后,四随即以涉嫌人妨碍作证罪,分别被刑拘和监视居住。其后,团,在执行职务时被警方多方刁难、阻挠,并于今年7月18日在宾馆受到被害人家属30多人围攻。

2009年“11.7杀人抛尸案”

裴德,钦州市犀牛脚镇炮台村人,渔船水手,检方指控主要被告人。2009年11月13日晚,他和一帮同乡来到市区某KTV唱歌喝酒。散场后,他们来到市三中路附近“洪记”排档吃宵夜,遇到了市青年黄焕海等三人。17岁黄焕海醉后错认裴为他朋友,双方发生争执,继而发生殴斗。

11月19日,黄焕海尸体在两公里之外水产码头被。警方迅速专案组,调了当天参与打架十余人,并得出调结果:裴德一伙人在三中路打架斗殴后,裴指使五六人将黄焕海挟持到水产码头,殴打致死并抛尸海。

10个月之后,裴德、裴贵、杨炳棋、黄子富4人故意伤害案开庭。庭,3名“时间证人”宋启玲、潘凤和与杨炳燕出庭作证,证明被告人不具有作案时间,引发了轰动。4名被告人当庭翻供,均坚称:“不是我做,希望法官找出真凶,还我清白”。4同为4名被告人做无罪。

市检察院却感到,被告人翻供、证人证明,推翻了水产码头殴打致死情节,“致使案件审理工作陷入僵局”。6月22日,官新闻媒体通报此案时称,“检方认为3名证人证言明显与明事实不符,有做伪证嫌疑……”

涉嫌触犯《刑法》306条

2011年1月底,检方书面建议市公安局启动伪证罪司法程序。后,官方称,宋、杨、潘3人供述了包庇裴德等人事实;经审讯,裴德等4名犯罪嫌疑人承认了翻供系受杨在新等教唆所为。至此,案情“水落石出”:4名涉嫌教唆、引诱当事证人作伪证,妨碍了司法机关正常办案,已触犯刑法306条,涉嫌人妨害作证罪。3名证人最初以包庇罪立案,后以伪证罪进入审起诉阶段。

2011年6月13日,南宁市律师事务所杨在新忽然被市公安局以“妨害作证”刑拘。和杨在新同时被抓还有南宁市3名:所主任罗思方、青湖祥所梁武成、所杨忠汉。

4名被抓后,案卷材料流出,该材料显示,支持“水产码头殴打致死”情节证据中,没有当时拉几个人到水产码头出租车人证、物证,也没有作案凶器物证,仅有4名被告人口供,且口供前后不一。而且,杨在见被告人杨炳棋时,杨炳棋在会见笔录签字称“被逼供过程:我在海城公安分局被吊、被打,现在左手还有痕迹”。

但侦办此案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城北队队长陈战兵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认为,除口供外,还有现场勘验笔录和尸检结果,都和这个情节吻合。至于为什么死者身没有刀伤和皮下组织挫伤,陈战兵认为是尸体被海水泡了几天,已高度腐烂缘故。

杨在新对自己被抓,似乎早有预料。事发前几个星期,他在书桌前墙壁,贴了一张湖南前名片,告诉妻子,如果他一旦出事,可以找。他还将案卷材料、被告人会见笔录、证人会见录像和笔录交给了,嘱咐后者,一旦自己出事,就公布出来。

杨在新还签署了5份委托书交给其执业律所主任覃永沛,称他一旦被抓,就委托所里其他人为他。

团阶段性事件回顾

6月20日,向全国律协汇报了此案情况,全国律协对此案很关注,要求广西自治区律协和南宁律协调此事。

6月27日,来自北京、山东、云南六名抵达,正式启动对涉案四名和三名证人帮助。这六名为:陈光武、伍雷、朱明勇、张凯、王兴、杨名跨。

6月27日,警方公开违法,六位在会见四位被关押受阻并被告知:“特殊案件”、“领导说了算”、“不要为难我,我也要吃饭”。向全国律协于宁会长和邓甲明秘书长电话汇报了六位在会见受阻情况。

6月28日,陈光武、张凯顺利会见了四妨害作证案核心嫌疑人杨在新。

6月29日,警察释放被刑拘杨忠汉、被异地监视居住罗思方、梁武诚。

7月11日,团会议确定了7月25日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故意伤害案5名被告人10名:许兰亭、朱明勇、杨学林、覃永沛、周泽、李星、徐、梁秋强、许昔龙、房立刚。

7月11日,午9时40分,房立刚律经过六次安检、反复搜身、像犯人一样被抽下腰带提着裤子接受检后,看守所通知中止会见。其理由是:接到中院电话,房立刚没有首先去中院核对身份,直接去看守所会见被告人违反了市规定。

7月12日,团20位最后确定,名单为:陈光武、钱卫清、许兰亭、刘洋、许昔龙、朱明勇、李星、周泽、杨学林、魏汝久、张凯、王思鲁、邱旭瑜、曾维昶、王兴、杨名跨、徐、房立刚、王甫、刘峰。

7月18日,团陈光武、杨名跨、李星、徐等在所住宾馆受到死者黄焕海约30多名亲属围攻。110到场情况下,围攻仍然在继续之中,团向广西公安厅求援。李星因伤入院。

围攻人员威胁,要求离开,不要为“杀人凶手”和“黑”,否则,律

师们走不出。

转自:陈鹤

广东律师事务所 连免费咨询电话 消费咨询电话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news/2990.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