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承担费_律师事务所

时间:2020-05-29 04:47    分类:律师资讯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3718402270。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红包转账后咨询

[被告承担费]——最高院:借条约定“费由被告承担”,法院应当支持(判决书全文)

原标题:最高院:借条约定“费由被告承担”,法院应当支持(判决书全文)

最高法院

判决书

(2016)最高法民终613号

诉人(原审被告):李强,男,1964年12月19日出生,满族,住江西南昌市湖区。

被诉人(原审原告):吴晓光,男,1963年6月26日出生,汉族,住江西南昌市青云谱区。

(其他当事人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略)

诉人李强因与被诉人吴晓光及原审被告杨娟、杨璐、曹忠、东莞光辉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辉公司)、东莞市安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铭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江西法院(2015)赣民一初字第12号判决,向本院提起诉。

本院于2016年9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诉人李强、原审被告杨娟、杨璐、光辉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曹新春,吴晓光委托诉讼代理人戴高翔到庭参加诉讼,曹忠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安铭公司经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诉请求

1.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由吴晓光承担其所应支付服务费20万元;

2.二审诉讼费用由吴晓光承担。

事实和理由

1.现有关于费承担规定仅适用于部分领域,不能当然理解为败诉方(有过错方)承担费依据;

2.是否聘请是当事人权利,而不是必须行为,法院不应因当事人是否聘请而改变案件审理结果,因此聘请与提起诉讼并不具有必然因果关系;

3.我国现行有关规定对收费标准没有统一,且当事委托之间可自行协商,因此由法院界定收费准确性有很难度。

综,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由吴晓光承担其所应支付费20万元。

吴晓光辩称

一审判决李强承担费合法有据,请求驳回李强诉请求。

杨娟、杨璐、曹忠、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未作答辩。

吴晓光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2013年12月9日,经曹忠保荐,李强、杨娟以急需资为由提出向吴晓光借款,为此,吴晓光与李强、杨娟、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六方签订了一份《借贷合同》,约定:李强、杨娟向吴晓光借款币5000万元整;借款期限为壹年,以吴晓光实际放款时间起算;利息按年息50%计算,即年利息为2500万元整(利息不包括税费,税费由李强、杨娟承担);如李强、杨娟违约,吴晓光采取措施所产生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调费、诉讼费、费等,由李强、杨娟承担;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对李强、杨娟履行本合同全部义务向吴晓光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本合同在履行中发生任何纠纷协商不成,由江西内法院裁定。

合同签订后,根据合同约定及李强、杨娟付款委托,吴晓光委托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将借款5000万元分四笔转入了光辉公司账户。

然而借款到期后,李强、杨娟却不按合同约定归还借款本息;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也迟迟不按合同约定履行其连带清偿义务,吴晓光多次催讨无果。

为实现自身合法到期,诉请法院判决李强、杨娟立即向吴晓光清偿各款项共计8182.3828万元【其中借款本5000万元,利息3065.28万元(利息从实际借款之日起暂计算至2015年4月8日止,最终计算至全部本息还清之日止),费117.1028万元】,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对述各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由李强、杨娟、杨璐、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共同承担。

诉讼中吴晓光申请追加被告杨璐,认为吴晓光汇给光辉公司5000万元中3000万元转移给李强、杨娟之女,光辉公司控股股东及法定代表人杨璐个人账户,其余2000万元也转移给了李强、杨娟、杨璐家庭公司账户,严重影响了李强、杨娟、光辉公司偿还能力。

本案《借款合同》也是杨璐代表光辉公司签订,并签署了光辉公司同意贷款股东会决议。杨璐将吴晓光转入公司账户借款据为己有,严重损害了人利益,故要求法院判令杨璐共同对吴晓光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本案借款利息按何标准计算?(下略)吴晓光费元应否支持?杨璐是否为本案适格被告,应否对李强、杨娟借款承担连带责任?(下略)

关于本案借款利息按什么标准计算问题。

《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若干问题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利率支付利息,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超过年利率36%部分利息,法院应予支持。”

《借贷合同》约定借款利息按年利息50%计算,该约定超过了司法解释规定最高限额,超出部分利息约定无效。

一审庭审中吴晓光主张应按年利率36%计算借款利息。《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若干问题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利率保护限额为24%,第二款规定年利率36%系针对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利息情形,本案中借款人李强、杨娟尚未支付借款利息,不符合该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情形。

故本案借款利息应按年利率24%计算,超出部分依法不予支持。

关于吴晓光主张费元应否支持问题。

《借贷合同》还约定了如李强、杨娟违约,吴晓光采取措施所产生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调费、诉讼费、费等由李强、杨娟承担。

吴晓光与江西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约定其应支付一审服务费20万元,实际支付10万元。

李强、杨娟、杨璐认为江西律师事务所未开具发票,不应支持吴晓光该项诉请。

一审法院认为,《借贷合同》中约定了如李强、杨娟违约应支付吴晓光所产生费等费用。吴晓光与江西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一审代理费用为20万元,委托合同为诺成性合同,双方签订即发生效力,且江西律师事务所已经履行了代理职责,吴晓光亦应按《委托代理合同》约定支付代理费。故吴晓光主张费元无事实依据,但20万元费有合同依据,应予支持。

二审裁判结果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二审明事实与一审法院明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审法院判决李强、杨娟承担费是否正确。

根据本案各方当事人之间《借贷合同》约定,如李强、杨娟违约,吴晓光采取措施所产生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调费、诉讼费、费等,由李强、杨娟承担。该约定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各方当事人应履行。

吴晓光为实现提起本案诉讼而与江西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合同约定吴晓光需支付费20万元,该20万元为吴晓光根据约定所必须负担成本,且已部分履行。故一审判决李强、杨娟承担20万元费有事实及依据;李强诉主张费不构成诉讼必然成本,不应由其承担理由不能,本院不予支持。

综所述,李强诉请求不能,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正确,应予维持。依照《共和国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李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友祥

审判员王毓莹

审判员王丹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七日

书记员王永明(兼)

建议,以后签订任何合同,借钱给别人打任何借条,记得在争议条款里面加这样一句话:

如任何一方(借款人、债务人)违约,守约方(出借人、人)为维护权益向违约方追偿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费、诉讼费、保全费、费、差旅费、鉴定费等等)均由违约方承担。

声明:本公众号文章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凡本公众号注明“来源:XXX或转自:XXX(非本公众号)”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公众号转载文章,已经尽可能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将根据著作权人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最终解释权。

[被告承担费]——被告费可以让原告承担吗

被告费可以让原告承担吗

在诉讼中,诉讼费由法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去分配,一般是诉讼败诉谁承担。至于费,有约定可以从约定,若无约定谁请谁付费。

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

1、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胜诉方自愿承担除外。

2、部分胜诉、部分败诉,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决定当事人各自负担诉讼费用数额。

3、共同诉讼当事人败诉,法院根据其对诉讼标利害关系,决定当事人各自负担诉讼费用数额。

《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胜诉方自愿承担除外。

部分胜诉、部分败诉,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决定当事人各自负担诉讼费用数额。

共同诉讼当事人败诉,法院根据其对诉讼标利害关系,决定当事人各自负担诉讼费用数额。

在打官司时候律,师费是否能够由对方来出具,可以在打官司之前问问,如果自己条件是符合,就可以在打官司时候将它们写在这面去。对于被告费由谁来承担相关规定是什么,可以咨询网得到具体答案。

[被告承担费]——重磅!最高法判例已明确:依法由被告承担费,按原告聘请约定额判!

原标题:重磅!最高法判例已明确:依法由被告承担费,按原告聘请约定额判!

导读:目前越来越多商事合同中约定:守约方因而产生合理费用,如费等由违约方承担。但是,在以往判例中,法院判决由违约方承担费条件极其苛刻,有些法院要求必须同时具备以下3个条件,才能支持原告费:

1、有服务委托协议,并且费约定应符合相关收费标准;

2、有费支付凭证(转账凭证);

3、律师事务所出具相应额发票。

且述证据原件,法院在开庭之后,统统收走!

然而很多案件,费采取代理,或后收费模式,当原告无法提供转账凭证、费发票时,法院一般难以支持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费诉请,从而聘请需要支付费用,最终由原告自行承担,这给原告聘请带来一定疑虑!!!

然而,最高高院于2017年3月17日所作(2016)最高法民终613号判决书,将彻底改变目前现状:

(2016)最高法民终613号判决书对费承担问题作了如下阐述: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审法院判决李强、杨娟承担费是否正确。

根据本案各方当事人之间《借贷合同》约定,如李强、杨娟违约,吴晓光采取措施所产生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调费、诉讼费、费等,由李强、杨娟承担。该约定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各方当事人应履行。吴晓光为实现提起本案诉讼而与江西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合同约定吴晓光需支付费20万元,该20万元为吴晓光根据约定所必须负担成本,且已部分履行。故一审判决李强、杨娟承担20万元费有事实及依据;李强诉主张费不构成诉讼必然成本,不应由其承担理由不能,本院不予支持。

而该案一审判决认为(江西法院(2015)赣民一初字第12号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借贷合同》中约定了如李强、杨娟违约应支付吴晓光所产生费等费用。吴晓光与江西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一审代理费用为20万元,委托合同为诺成性合同,双方签订即发生效力,且江西律师事务所已经履行了代理职责,吴晓光亦应按《委托代理合同》约定支付代理费。

根据最高院述判决律师事务所吴取彬解读如下:

1、只要原被告双方签署合同不违反、法规强制性规定,合同中约定由违约方承担实现费用(费),是原被告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

2、至于原告是否实际向律师事务所支付了代理费用,是原告与律师事务所之间履行委托代理合同问题,由于委托合同具有诺成性,且律师事务所以及履行代理义务,原告必然需要按照委托合同约定承担相应费。

3、至于律师事务所是否开具发票或者开具发票不符合财务制度,仅是表明原告与律师事务所付费和收费行为不符合税法规定义务,可能受到税务主管部门行政处理,但与被告依约承担费用不具有对等关系,被告以律师事务所未开具发票或原告未实际支付费作为拒绝承担费用抗辩理由依法不。

针对最高院该份判决,笔者得出以下结论:

当合同约定费由违约方承担时,原告因而聘请所需支付合理费用,无论原告是否实际支付费,被告都应当承担。

当然,在此需要提醒同行是:切勿为了费而配合当事人去做阴阳《服务委托协议》!!!

这些案件,你一定要聘请,因为胜诉后费可以由被告承担!(附:注意事项)

共和国最高法院

判决书

(2016)最高法民终613号

诉人(原审被告):李强,男,1964年12月19日出生,满族,住江西南昌市湖区。

被诉人(原审原告):吴晓光,男,1963年6月26日出生,汉族,住江西南昌市青云谱区。

原审被告:杨娟,女,1969年7月22日出生,汉族,住海市区。

原审被告:杨璐,女,1990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海市区。

原审被告:东莞光辉鞋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东莞市镇宏业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杨璐,该公司总经理。

原审被告:曹忠,男,1963年5月14日出生,汉族,住江西南昌市东湖区。

原审被告:东莞市安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东莞市镇宏业北路190A-21号。

法定代表人:常田丰,该公司总经理。

诉人李强因与被诉人吴晓光及原审被告杨娟、杨璐、曹忠、东莞光辉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辉公司)、东莞市安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铭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江西法院(2015)赣民一初字第12号判决,向本院提起诉。本院于2016年9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诉人李强、原审被告杨娟、杨璐、光辉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曹新春,吴晓光委托诉讼代理人戴高翔到庭参加诉讼,曹忠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安铭公司经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强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由吴晓光承担其所应支付服务费20万元;2.二审诉讼费用由吴晓光承担。事实和理由:1.现有关于费承担规定仅适用于部分领域,不能当然理解为败诉方(有过错方)承担费依据;2.是否聘请是当事人权利,而不是必须行为,法院不应因当事人是否聘请而改变案件审理结果,因此聘请与提起诉讼并不具有必然因果关系;3.我国现行有关规定对收费标准没有统一,且当事委托之间可自行协商,因此由法院界定收费准确性有很难度。综,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由吴晓光承担其所应支付费20万元。

吴晓光辩称,一审判决李强承担费合法有据,请求驳回李强诉请求。

杨娟、杨璐、曹忠、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未作答辩。

吴晓光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2013年12月9日,经曹忠保荐,李强、杨娟以急需资为由提出向吴晓光借款,为此,吴晓光与李强、杨娟、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六方签订了一份《借贷合同》,约定:李强、杨娟向吴晓光借款币5000万元整;借款期限为壹年,以吴晓光实际放款时间起算;利息按年息50%计算,即年利息为2500万元整(利息不包括税费,税费由李强、杨娟承担);如李强、杨娟违约,吴晓光采取措施所产生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调费、诉讼费、费等,由李强、杨娟承担;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对李强、杨娟履行本合同全部义务向吴晓光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本合同在履行中发生任何纠纷协商不成,由江西内法院裁定。合同签订后,根据合同约定及李强、杨娟付款委托,吴晓光委托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将借款5000万元分四笔转入了光辉公司账户。然而借款到期后,李强、杨娟却不按合同约定归还借款本息;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也迟迟不按合同约定履行其连带清偿义务,吴晓光多次催讨无果。为实现自身合法到期,诉请法院判决李强、杨娟立即向吴晓光清偿各款项共计8182.3828万元【其中借款本5000万元,利息3065.28万元(利息从实际借款之日起暂计算至2015年4月8日止,最终计算至全部本息还清之日止),费117.1028万元】,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对述各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由李强、杨娟、杨璐、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共同承担。诉讼中吴晓光申请追加被告杨璐,认为吴晓光汇给光辉公司5000万元中3000万元转移给李强、杨娟之女,光辉公司控股股东及法定代表人杨璐个人账户,其余2000万元也转移给了李强、杨娟、杨璐家庭公司账户,严重影响了李强、杨娟、光辉公司偿还能力。本案《借款合同》也是杨璐代表光辉公司签订,并签署了光辉公司同意贷款股东会决议。杨璐将吴晓光转入公司账户借款据为己有,严重损害了人利益,故要求法院判令杨璐共同对吴晓光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12月5日,光辉公司形成《股东会决议》,全体股东一意公司为李强、杨娟夫妻向吴晓光借款本息7500万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股东杨璐和郑嘉在《股东会决议》签名并捺手印。2013年12月6日,安铭公司形成《股东会决议》,全体股东一意公司为李强、杨娟夫妻向吴晓光借款本息7500万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股东江西维博电子发展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律铭管理有限公司在《股东会决议》盖章,法定代表人李强、郑嘉签名并捺手印。2013年12月9日,吴晓光(贷款人)与李强、杨娟(借款人)、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担保人)签订了一份《借贷合同》,合同约定,李强、杨娟向吴晓光借款币5000万元整;借款期限为壹年,以吴晓光实际放款时间起算;利息按年利息50%计算,年利息为2500万元整(利息不包括税费,税费由李强、杨娟承担);借款只限用于光辉公司地块“三旧”改造项目经营活动,不得用于与其无关其他经营活动(吴晓光同意除外);如李强、杨娟违约,吴晓光采取措施所产生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调费、诉讼费、费等,由李强、杨娟承担;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对李强、杨娟履行本合同全部义务向吴晓光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本合同在履行中发生任何纠纷协商不成,由江西内法院裁定。同日,李强、杨娟向吴晓光出具《付款委托书》,委托吴晓光将借款5000万元付至光辉公司在农业银行东莞支行账户。2013年12月12日吴晓光又向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出具《付款委托书》,委托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将5000万元借款付至光辉公司指定账户。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分别于2013年12月12日汇款2000万元,2014年1月22日汇款1000万元,2014年3月3日汇款2000万元,分四笔汇入了光辉公司指定账户。2014年1月22日光辉公司汇款1000万元至杨璐个人账户,2014年3月3日光辉公司汇款2000万元至杨璐个人账户,杨璐用该款购汇后支付了其受让光辉公司股权转让款。借款到期后,李强、杨娟未按合同约定归还借款本息。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亦未按合同约定履行担保义务。吴晓光催讨无果,于2015年4月7日,与江西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委托其为本案诉讼代理人,约定吴晓光支付服务费20万元。4月8日吴晓光又委托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向江西律师事务所汇款10万元支付服务费。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本案借款利息按何标准计算?吴晓光费元应否支持?杨璐是否为本案适格被告,应否对李强、杨娟借款承担连带责任?

吴晓光与李强、杨娟、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签订《借贷合同》,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吴晓光按合同约定和李强、杨娟指定,履行了支付5000万元借款合同义务。但李强、杨娟未按合同约定还款时间归还借款,担保人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亦未及时履行担保义务,酿成了本案纠纷。李强、杨娟应当按合同约定偿还借款,担保人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应当按合同约定对李强、杨娟借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关于本案借款利息按什么标准计算问题。《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若干问题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利率支付利息,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超过年利率36%部分利息,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合同》约定借款利息按年利息50%计算,该约定超过了司法解释规定最高限额,超出部分利息约定无效。一审庭审中吴晓光主张应按年利率36%计算借款利息。《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若干问题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利率保护限额为24%,第二款规定年利率36%系针对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利息情形,本案中借款人李强、杨娟尚未支付借款利息,不符合该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情形。故本案借款利息应按年利率24%计算,超出部分依法不予支持。

关于吴晓光主张费元应否支持问题。《借贷合同》还约定了如李强、杨娟违约,吴晓光采取措施所产生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调费、诉讼费、费等由李强、杨娟承担。吴晓光与江西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约定其应支付一审服务费20万元,实际支付10万元。李强、杨娟、杨璐认为江西律师事务所未开具发票,不应支持吴晓光该项诉请。一审法院认为,《借贷合同》中约定了如李强、杨娟违约应支付吴晓光所产生费等费用。吴晓光与江西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一审代理费用为20万元,委托合同为诺成性合同,双方签订即发生效力,且江西律师事务所已经履行了代理职责,吴晓光亦应按《委托代理合同》约定支付代理费。故吴晓光主张费元无事实依据,但20万元费有合同依据,应予支持。

关于杨璐是否为本案适格被告,应否对李强、杨娟借款承担连带责任问题。2014年1月22日吴晓光向光辉公司汇款1000万元,同日光辉公司即汇款1000万元至杨璐个人账户,2014年3月3日吴晓光向光辉公司汇款2000万元,同日光辉公司即汇款2000万元至杨璐个人账户,杨璐将此款用于支付个人股权转让款。《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应当遵守、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人利益。……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人利益,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杨璐作为光辉公司法定代表实际控股人,明知该借款是用于光辉公司地块“三旧”改造项目经营活动,但其却将该款用于支付个人股权转让款,损害了公司和人合法权益,与吴晓光有直接利害关系。吴晓光要求追加杨璐为本案被告,符合《共和国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杨璐对其接受3000万元借款及利息应当依法承担连带责任。

综,一审法院根据《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七条,《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若干问题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共和国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一、李强、杨娟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吴晓光偿还借款本5000万元并按年利率24%支付借款利息。2013年12月12日至2014年1月21日期间按本2000万元计息,2014年1月22日至2014年3月2日期间按本3000万元计息,自2014年3月3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本5000万元计息。二、李强、杨娟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吴晓光支付服务费20万元。三、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对第一、二项款项承担连带责任。四、杨璐对李强、杨娟偿还借款本3000万元及按年利率24%支付借款利息承担连带责任(2014年1月22日至2014年3月2日期间按本1000万元计息,自2014年3月3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本3000万元计息)。四、驳回吴晓光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钱义务,应当依照《共和国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4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共计.14元,由吴晓光负担.14元,李强、杨娟负担元,光辉公司、安铭公司、曹忠、杨璐对李强、杨娟负担部分承担连带责任。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二审明事实与一审法院明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审法院判决李强、杨娟承担费是否正确。

根据本案各方当事人之间《借贷合同》约定,如李强、杨娟违约,吴晓光采取措施所产生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调费、诉讼费、费等,由李强、杨娟承担。该约定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各方当事人应履行。吴晓光为实现提起本案诉讼而与江西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合同约定吴晓光需支付费20万元,该20万元为吴晓光根据约定所必须负担成本,且已部分履行。故一审判决李强、杨娟承担20万元费有事实及依据;李强诉主张费不构成诉讼必然成本,不应由其承担理由不能,本院不予支持。

综所述,李强诉请求不能,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正确,应予维持。依照《共和国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李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顾问工作室

联系:

声明:本公众号致力于好文推送(欢迎投稿),归属原作者所有!对观点保持中立,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观点,请勿依照本订阅号息自行进行投资操作,若不当使用相关信息造成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需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权益,请联系,将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删除!

被告承担费_律师事务所  第1张

mwt

刘汉 官司费用多少 天津律师事务所 武昌律师事务所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news/4386.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