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事务所_海正规律师事务所

时间:2020-05-29 12:14    分类:律师资讯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3718402270。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红包转账后咨询

[律师事务所]——【案追踪】北所案追踪

原标题:【案追踪】北所案追踪

近日,公安部指挥多地公安机关摧毁一个以北京市律师事务所为平台,少数、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涉嫌重犯罪团伙,周世锋、王宇、李和平、谢燕益、隋牧青、黄力群、谢、谢阳、刘建军9名和刘四新、吴淦、翟岩民等人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这一案件侦破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人们视线也聚焦到了北京律师事务所,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所?作为律所主任周世锋又是怎样代理案件呢?随着调深入,越来越多事实浮现出来。

“三无式”办案“表演式”

──为了扬名获利和其他不可告人目,极少数甚至不惜牺牲当事人合法权益。

坚持无罪侵吞当事人100万元代理费

2014年,律所代理了鄂尔多斯一起涉及犯罪案件。多名讨论认为,从专业角度来讲,该案最多可以提出轻罪。但周世锋为了能代理这个案件,却提出做无罪,并许诺如果不能把一半犯罪嫌疑人“放”出来,就退回100万元代理费。代理过程中,周世锋等人采取了抹黑主审法官、闹法庭、网络炒作等惯用手法,没想到法院仍然依法判决全部被告人有罪。

“当事人认为,自己合法权益并没有得到应有保护。周世锋至今也没有退还代理费。”该所一同出庭另一位透露,周世锋还对没有与法庭对着干、没有闹法庭、没有支持他观点同案破口骂。

“他们炒作每一个敏感事件,就是希望把事件炒,炒到老百姓,最后发生官民冲突,造成流血事件,最好社会介入。”翟岩民说,事件炒得越,对他们越有利,他们可以提高代理案件标,并借此出名、引起社会关注。至于当事人权益能否得到保障,他们并不在乎。

办案无卷宗无档案无材料素养令人不敢恭维

犯罪嫌疑人谢称,“周世锋办案能力比较次,他办案是无卷宗无档案无材料典型三无案件,极其不。周世峰有一次带我去安阳办案,他要求当事人安排吃请饭,游山玩水。事后安阳当事我说,周世锋每一次办案都是这样,花很多钱苦不堪言。”

替周世锋捉刀代笔写刘四新,对顶头司专业素养是这样评价,“他法学专业素养,我通过这一年接触,也逐渐感觉到非常差,跟他那个资历和年龄不相称。素养,至少在我看来,我实在不敢恭维。”

犯罪嫌疑人谢称,“办案之前从来不阅卷,周世锋在办案主要是靠刘四新提供专业诉讼,开庭之后照本宣科,如果这个不管用,周世锋就开始胡言乱语,说什么践踏法制,颠倒黑白,攻击法院法官语言。”

△北京市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

周世锋法庭行为,不像是在依法执业,而更像是一种表演。他善于制造便于网络传播各种噱头,最终目就是要让人们认为法官素质不高,把依法审判引向舆论审判,借助舆论向法院施压。

标榜“请命”实为“唯利是图”

将司法机关和政府描述成“恶势力保护者”,将自己打扮成民众权益维护者。犯罪嫌疑人勾某某说,周世锋到处标榜自己“请命”,但当勾某某提出请周世锋为农民工支招时,周世锋态度冷淡地拒绝了。

犯罪嫌疑人勾某某称,“他说积案子很多,这个案子现在都做不过来,你这个劳工案子是不挣钱,不挣钱,去做它干吗,所以说我就一下子就改变了我对他之前那些看法,以前高那种抗命印象,一下子就给打消了。”

选人看“名气”剑走偏锋冲击现行

为了尽快“扬名”,周世锋选用不看水平、先看“名气”。周世锋说,“我有两方面考虑,第一是想出名,提高所里度,我就放任他们去做了;第二个是有重疑难案件,让他们制造点影响,容易引起关注。”

对于被判过刑坐过牢、以“死磕”著称女王宇,“她在行业有名气,尽管名气靠死磕、炒作来,但是一说起王宇没有不知道。这样无形中就把律所和我度抬去了。如果律所有疑难案件,让她介入炒作,效果很好。”周世锋说。

庭内扰序庭外滋事周世锋等人涉嫌严重犯罪

警方初步明,自2012年7月以来,周世锋等人先后组织策划炒作了40余起案事件,严重干扰正常司法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把一些普通案件炒成热点案件,把一些敏感案件炒成政治案件,最好引起社会关注。”多名犯罪嫌疑人证实,律所专挑敏感案件代理,如果案件不够敏感、名气不够,就想尽办法炒热、炒。

法庭内:骂法警流氓、禽兽

2015年4月,沈阳市沈河区法院,一起案件庭审现场。

△法院视频截图

法院视频资料显示,庭审刚一开始,几就高声叫喊起来。审判长多次要求遵守法庭纪律,但这几根本不听,反而无理要求合议庭人员全体回避。他们不顾审判长、法警劝阻,继续吵闹,并公然辱骂包括审判长、法警在内法院工作人员。其中领头者正是律所女王宇。她走出席、带头叫骂,指着法警鼻子骂其是流氓、禽兽,将庄严法庭变成了骂人、撒泼之地,使得庭审无行下去。

事实,这并不是审判人员第一次遇到这样场面,此前几次庭审中王宇多次走出席,在法庭声叫骂,将庄严肃穆法庭变成了骂人、撒泼之地,庭审因此无行。

在多次制止无效后,审判长不得不要求法警将王宇逐出法庭。经常在庭外组织访民围观声援、配合王宇翟岩民,对王宇闹庭能量也叹为观止。

法庭外:打横幅、拉标语、高声叫骂

与法庭内“闹“相比,所一些和推手在法庭外”闹”也毫不逊色。

今年1月,受周世锋派遣,谢前往云南理代理一起案件。为他同行助阵,还有该所行政助理、网名为“超级低俗屠夫”吴淦。

“当时我就知道吴淦去了肯定要闹事。”谢说,他们去理之前已分好工,两人各干各。吴淦制造影响给法院施压,让谢在代理案件时获得便利。

据介绍,吴淦等人开着一辆车在法院门口不停兜圈,法院保安被迫让其车辆进入,吴淦等人又开着车在法院院内来回转,并高喊着法院院长名字。

吴淦就此向周世锋作了汇报,周世锋赞许“很好”。

在律所代理多起案件中,吴淦均参与了炒作。他一方面在法庭外打横幅、拉标语、高声叫骂,制造社会影响,另一方面在网发动网民“人肉搜索”主审法官或有关领导,发布举报、投诉帖子进行“围剿”。

“干,屠夫干屠夫,这样配合才好。”周世锋供述,“尽管吴淦不是,但能起到不能起作用。屠夫名气,他是邓玉娇案件操盘手,一听吴淦来了,相关单位就会重视。”

目:将普通案件炒成敏感案件

之所以聘用完全没有背景吴淦,周世锋看就是他将普通案件炒成敏感案件、敏感案件炒成政治事件炒作能量。

故意闹庭、制造事端,甚至蓄意让自己被逐出法庭,然后进行一系列炒作,所们到处复制着这样闹法。

2013年4月3日,江苏市法院,所王全璋和另外一位所谓作为当时被告代理出庭。但就在审资格时,法院却,王全璋这位搭档居然不具备从业资格。

王频是当时这起案件审判长。据他回忆在当天开庭前,王全璋这位搭档依然坐在席,直到自己几次请他到一边旁听他才离开。而这只是整个庭审过程中风波开始。在庭审调阶段,王全璋多次打断审判长和公诉人发言,随意插话。

庭审中,王全璋以申请回避、捏造事实等方式干扰庭审进程;未经法庭许可,擅自用“云录音”状态手机录音、拍照。鉴于其行为违反法庭秩序且情节严重,王全璋被依法治安拘留。

当天休庭后,法院将王全璋带到会议室询问为何在法庭屡屡违反纪律,但王全璋却一味胡搅蛮缠。

当天晚间,法院依据诉讼法第194条规定,以违反法庭秩序情节严重为由作出对王全璋拘留十天决定。而与此同时,庭外早有人做好准备,在网迅速发起所谓“紧急营救王全璋”,煽动一批人在法院聚集闹事。法院领导及主审法官电话被公布在网,连续几天被打爆。

扬名获利各有所图勾连“推手”“访民”形成利益链

──由于周世锋等人“闹庭”、炒作,多个案件庭审无行,简单案件也要反复开庭审理。

雇佣“职业访民”里应外合滋事闹庭

2010年8月,天津铁路法院门前,聚集了很多头戴白帽人,要求参加一起案件旁听,仔细观察就会,这一群人当中,有专人在牵头指挥,实际,这是一群“职业访民”。

天津铁路运输法院当时受理是一起故意伤害案,被告人正是王宇,王宇张凯又叫来一名所谓“声援”董前勇一同参加旁听,法警按规定对旁听人员要进行安检,董前勇却拒绝安检。

董前勇在安检口无理取闹,门外访民立刻起哄呼应。董前勇身份并不是被告人,拒不接受安检、违反法庭秩序董前勇,最终被法警驱逐出了法院。

雇佣组织“职业访民”到法院门口喊口号、举横幅,制造群体声势以闹压法,是对正常司法严重干扰。这种个别和“职业访民”在法院门内外,里应外合滋事闹庭不是个例。

组织闹访收受利益煽动不明事实网民

今年3月27日,许昌市中级法院门外发生了聚众滋事一幕,画面被传到了网并被量转发,引起了网民关注。

多数网民不了解事情真相,看到这个微博,就不明事理地转发,有些人甚至冲击法院,谩骂法官。

事件缘由是一起被终止行政诉讼案,原告代理不服法院判决,但没有依照途径申诉,而是联络了几十名职业访民来到许昌中院,他们要求旁听案件审理,还要求法院道歉,并在法院办公区域扎帐篷过夜,严重扰乱了法院秩序。

现场访民来自河南、湖南、山东等多个份,自称相互不认识,但是法院工作人员,在法院滞留期间,有人统一给他们送水、送饭,值得注意是,现场有一个名叫刘星人,外号“老道”,在全国多个市法院门前聚众滋事现场,都有刘星出现,警方明,刘星正是一个职业访民闹访组织者,通过组织闹访、收受利益。

扮演“救星”致使访民深受其害

今年6月,翟岩民在刘建军要求下,组织多名访民到山东潍坊中级法院门口举牌滋事,他们中很多人曾经多次跟着翟岩民到各地闹事,对于只要闹就对自己有利说法不疑。

正是在这个说法蛊惑下,只要有需要,翟岩民总能组织到访民,而他们中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要声援什么案件,就跟着去了现场。

为了让访民更卖力、更积极,在翟岩民口中,那些藏在幕后指挥,被他说成了可以给访民提供帮助救星。由于掌握了访民这一心理,翟岩民手中可以利用访民越来越多。

然而,不仅自己问题无法解决,很多访民还因此深受其害。今年56岁郑玉明来自天津,因为这几年跟着别人四处闹访,自己家庭支离破碎。因为四处闹访,非但妻子与郑玉明,甚至连他儿子也不愿意再跟他这个父亲联系。

合理诉求要通过合法途径表达,身为刘建军比他组织来这些访民更懂得这个道理,对于自己这次举动更是懊悔不已。

犯罪嫌疑人刘建军称,“现在回想起来这种访方式非常成问题,就是说当事人不懂,我个人作为没有给他们做出一个全面科学判断来,到最后发展成这种恶果。”

践踏损害法治把当事人权公平抛之脑后

──随着案件侦办工作进一步深入,警方还了律所涉嫌偷税漏税、行贿等其他犯罪线索;同时,周世锋个人其他涉嫌违法犯罪问题也逐渐暴露。

在代理鄂尔多斯案件中,周世锋让对方将100万元代理费和30万元费都打到自己账户。江苏一起案件30万元代理费,河南一起案件70万元代理费,也都打到周世锋个人账户……“收费经常打到自己或者自己相关账户,打到我卡钱基本没有缴税,这是严重违法行为。”周世锋供认。

另据警方初步明,周世锋等人还涉嫌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此外,周世锋在代理一起案件时,看到当事人因车祸受伤卧床不起,便邀约该当事人妻子外出旅游并发生性关系,后来生下一女。与周世锋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多名女性中,多数是其乡亲托付他在北京给予照顾晚辈。

曾经在周世锋授意下炒作案件、干扰司法多名犯罪嫌疑人,如今深表悔意──

“表现在很程度丧失了职业伦理。应该把当事人合法权社会公平放在第一位,而不能通过吸引眼球、吸引关注来达到个人目。”谢说。

“行为不是正常执业途径。不管是从事业务还是做一个,不管遇到出现什么问题,都应该通过合法渠道来解决。”刘四新说。“一味蛮干、‘死磕’,不利于推进全面依法,反而会成为依法杂音和消极不利因素,还会被境外恶意利用。”

面前人人平等也不例外

司法部公证工作指副司长何勇提醒,是助推法治进步力量,在全面依法中承担着重要责任和使命,要做全社会、守法、用法楷模。在队伍中出现极少数违法犯罪,他不能代表全国27万,也不能代表行业主流。但是极少数这些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行业整体。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触犯了都应当依法追究,谁都不会成为例外。

[律师事务所]——揭律师事务所黑幕“死磕”悔恨不已拒绝国外“人权奖”

【网综合报道】近日,因涉北京律师事务所案件被羁押王宇被公安机关依法取保候审。就在王宇取保候审前一周7月15日,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经审决定,依法分别对周世锋、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国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向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公诉。《时报》了解到,此案将于近期开庭。

公安机关明,2012年7月以来,该团伙以北京律师事务所为平台,勾结境内外势力、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肆煽动对党和政府不满情绪,攻击抹黑政府和司法公信力,矛头直指我治体制和司法制度,严重干扰正常司法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造成恶劣影响。而王宇曾以其出格举动,成为律师事务所重要一员,2016年1月,王宇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31日,取保候审中王宇对《时报》讲述了她思想转变,与去年七月刚刚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时嚣张跋扈相比,现在王宇说话声音了许多,谈到自己过去行为,王宇表示“很惭愧也很后悔”。

“我已经取保候审好几天了,取保这几天,一直在调整心情,现在身体还挺好。”王宇对《时报》表示,自己在羁押期间各项合法权利都得到了很好保障,“二三月份时候乳腺里边长了一个瘤,天津公安机关和看守所领导非常重视这个情况,帮我联系医生和医院,并做手术切除了这个瘤。术后,他们还对我生活给予照顾,我现在恢复得非常好,很感谢公安机关领导和看守所管教,还有咱们办案民警。”

2015年,王宇曾在法庭公然辱骂包括审判长、法警在内法院工作人员,扰乱法庭秩序,在律所代理案件时,她以其嚣张风格成为“死磕”代表人物,甚至被称为“女战神”。在接受采访时,王宇表示,现在觉得这称呼是“对自己羞辱”,“我过去确实在法庭内外有一些很错误行为,另外,我还经常在微博就一些案件发表不当言论,还频繁接受外媒采访,企图通过这些行为来给法庭施加压力,达到诉求,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做法确实是错误,不是一位和人该有行为,我很惭愧也很后悔。”

“这一年来,我想明白了许多,也认真思考了自己今后人生。现在我最希望就是能够回归家庭,能够做孩子好妈妈,做父母好女儿、好儿媳。”已经取保候审王宇告诉《时报》,将把自己心思和绝多数精力投入到家庭,另外,她特别强调,自己被抓之后,一些不明真相同行为自己组织了一些捐款,“这些钱我家人一分没动,我也不会要,将一一如数退还。”

律师事务所_海正规律师事务所  第1张

mwt

[律师事务所]——北京律师事务所周世锋们是如何一步步堕向深渊

北务所周世锋们是如何一步步堕向深渊本报天津7月15日电7月15日,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决定依法分别对周世锋、翟岩民、胡石根、勾洪国4人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向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常说“人因法而安、国因法而兴”,但偏偏就有人学法知法而不守法,打着“人”幌子,以“”“”“”为名,由、推手和所谓“访民”相互勾连,与西方反华势力相勾结,组织策划炒作了40余起案事件,严重干扰正常司法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企图达到不可告人目。

那这些曾经“人”是如何亲手将自己推被告人席?又是怎样一步步堕向深渊?

把时间倒回到2015年。

“死磕”:自导自演自摧残

2015年,在公安部部署指挥下,北京、天津、黑龙江、山东、福建等多地公安机关缜密侦,摧毁了一个以北京律师事务所为平台,自2012年7月以来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重不法团伙。

如果你觉得这仅仅是一个简单“知法犯法”案件,可就错特错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有预谋、有策划、有组织、与境外反华势力有勾结团伙。他们组织严密、人数众多、分工精细,构成了一个层次分明“圈”。

据侦机关前期掌握证据,“圈”共分三层:组织核心层,包括今天被提起公诉北京律师事务所原主任周世锋以及刘四新、黄立群等人;策划层,包括王宇、王全璋和推手吴淦、翟岩民、包龙军等人;跟风参与层,包括刘星、李某某等“访民”。

这些人在中扮演不同角色,周世锋等人是“圈”里核心,也是组织策划敏感案事件“导演”和“主角”。除此之外,“圈”里“摄像”和“后期制作”还扮演着公关和网络水军角色,便于后期添油加醋、火浇油,并有专人整理相关内容,发到境外网站,制造更为强舆论压力。

犯罪嫌疑人翟岩民供述,他们定期组织聚会、聚餐,交流“经验”,商讨计划,还通过、QQ群、“电报”等即时通讯进行沟通联系、煽动策划、业务培训,让参与不要按照程序走、不要遵守法庭秩序,要强势一些,按照自己意愿来处理案件。

“‘电报’主要用于组织串联,里面言论基本都是攻击党和政府,”翟岩民供述,“在里面策划、组织各种声援活动,可以设定时间删除图片和文字,就是不想让政府知道。”

想让一个案件迅速发酵成一起全国性舆论事件,除了精心组织策划外,“剧本”和“演员”也很重要。周世锋专门招收一些不遵守准则“死磕”,甚至用伪造执业履历、证等手段招收一些胆、有前科人员充当“”,利用他们“敢冲敢打”“特长”给以资助,培养成公开对抗法庭,幕后挑头滋事“骨干成员”。

在代理案件时,周世锋除了看代理费高低之外,主要看有没有炒作点。一旦找好切入口,“死磕”就开始挑事,再由推手策划组织,“访民”围观滋事。他们用散布谣言、人肉搜索、给官员“设灵堂”、聚集“访民”静坐、喊口号、举标语、拉横幅等方式,伪装成戴着追求事实真相面具“使者”,以此来达到扬名获利、制造社会混乱目。

“从我2013年进入这个圈子,只要发生一些敏感事件,他们就按这种固定模式和流程进行炒作。”翟岩民说。

他们专门热点案件、事件进行炒作,多次在网网下发表颠覆国家政权言论,并通过在公共场所非法聚集滋事、攻击国家制度、利用舆论挑起不明真相一些人仇视政府等方式,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犯罪活动。

把普通事件炒作成热点事件、把敏感事件炒作成政治事件,让不明真相和网民跟进,煽动对政府不满情绪,是所一贯推崇做法。在这种炒作模式下,每一个环节参与者都有利可图,既提高了名气、扩了影响力,还从中借机敛财,特别是那些负责向境外网站发“声援”新闻人员,“他们发东西署自己名字,境外那些网站会联系他们,给他们钱”,其目不言而喻。

他们通过采取庭内扰序庭外滋事,来炒热事件,用假象引导舆论,对政府施压。他们这种行为践踏了,损害了法治,把当事人权公平抛之脑后,成为队伍里害群之马。

境外势力:自说自话自打脸

随着案件调深入,更多事实指向了周世锋们与境外反华势力相勾连,从事着不可告人犯罪活动。

据了解,周世锋与加入地下教会胡石根、勾洪国、翟岩民等人以非法宗教活动为平台,网罗一些和访民,散布颠覆国家政权思想。

2014年以来,勾洪国受胡石根指派赴境外参加有关颠覆国家政权培训,参与炒作热点案件,并通过在公共场所非法聚集滋事、攻击国家制度、利用舆论挑起不明真相一些人仇视政府等方式,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犯罪活动。

期间,勾洪国出资并联络胡石根、周世锋、翟岩民等人密谋策划颠覆国家政权,形成系统化颠覆国家政权思想、方法和步骤。

除此之外,律师事务所和部分“死磕”还接受境外资助,利用舆论炒作敏感案事件,宣扬一些极具煽动性消息,律所官方网站和微博发布多张图片也显示,美联社记者以及二台等欧美媒体曾多次前往律所。

据媒体报道,史密斯是一个不折不扣反华老手,曾在2006年至2014年期间在美国多起反华事件中露面。

“死磕”也要认清现实,不要妄图借助西方势力来炒作“7·09事件”,企图对抗。

《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一款规定,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对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有期徒刑;对积极参加,处三年以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参加,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第五十六条规定,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面前人人平等。身为“人”个别知法犯法更应严惩。

正如犯罪嫌疑人翟岩民说:“我觉得对而言,要利用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绝不能像所那样,用一些卑劣、下流、非正常手段,严重破坏了法治建设,与公平背道而驰,不管你有什么诉求,都要在法治内进行。”

罪有应得

南京怎么找 南京咨询 拆迀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miantuanwang.cn/news/4535.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